【all鸣】人间正道 50(完)

  
  一切混乱尘埃落定的那一天,木叶的英雄漩涡鸣人精疲力尽,在卡卡西背上睡到不省人事,口水横流,时不时还会咧着嘴傻笑。
  
  木叶长老会就火影人选问题紧急讨论了一个星期,敲定的三位候选人,终究以纲手公主拒绝再任,旗木卡卡西主动弃权,过分年轻但呼声最高的漩涡鸣人众望所归,任职木叶第六代火影告终。
  
  没有什么盛大的仪式,但是收到了许多人的祝福,风影我爱罗更是派人送来了许多名贵的礼物。新上任的除去六代火影不顾谏言,不计前嫌启用叛忍宇智波佐助,曾引来一阵非议外,一切还算的上顺利。
  
  三个月后。
  
  “不仅仅是木叶有问题,整个忍者世界,都有问题。”宇智波尘封的宅院,在某个特别的夜晚终于迎来了许久不见的两位主人。鼬倚在回廊,佐助在看他,他的却眯着一只眼睛,望着天上的月亮。
  
  “忍者究竟是什么?”
  
  “我想到处走走。寻找这个答案。”
  
  鼬终于把目光落回弟弟身上,淡然道:“鸣人刚刚上任没多久,局面尚未明朗稳定,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你帮忙。”
  
  “你比我更合适,不是吗?”
  
  “暂且替我留在这里吧,佐助。他一个人的话,”微凉的夜风卷起鼬的碎发,让清月下的他更显不食人间烟火。
  
  “我不放心。”
  
  “你又要走?”佐助皱了皱眉,继续道:“在木叶变成一个我喜欢的地方之前,我并不想为它效力。”他直视着哥哥的双眼,低声道:“我不欠它的。”
  
  “嘘,”鼬伸出食指在唇间比了比,轻笑道:“你是不欠木叶。你欠的是鸣人。”
  
  “感情,”鼬笑笑:“试着正视自己的心吧,我愚蠢的弟弟。”
  
  佐助一言不发的抿着唇,听到这里,扭头转身便走。鼬似笑非笑的目送走他略显僵硬的背影,仅一个垂眸的功夫,就敛去了所有的表情。
  
  如同一汪没有起伏的死水。
  
  宇智波佐助抱着一叠文件去寻漩涡鸣人的时候,他跟春野樱正在办公室里说些什么。无意听取,然而门是虚掩着的,两人简简单单的几句对话,把佐助听得一阵心惊。
  
  “你不用道歉啊,鸣人。”樱的声音有些故作轻松,反而更显得不自然:“喜欢一个人啊,视线总是会跟着他的。因为我的眼睛总是跟着佐助君,所以佐助君的视线跟着谁,我早就发现了。”
  
  “相反的,我必须要感谢你才对。你总是宠着我们第七班的每一个人。”再也掩饰不住真实情绪,樱流着泪苦笑道:“谢谢你一直以来那么包容任性的我,也感谢你力排众议的重用佐助君,我想,大概对于佐助君来说,你永远都是他的归宿。”
  
  佐助适时的敲了敲门,樱看到是他,忙抹了抹眼睛,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佐助,你来的正好,我有几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鸣人有些尴尬,却还是对他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伸出两根手指比划着:“一个是日向家不再划宗家分家的事,这是我很早以前就答应宁次的,我不打算食言。”
  
  “嗯。”佐助把文件放在他桌子边,瞥到那本《骨气忍传》,心知鸣人又想念自来也了,他刻意无视了那本书,稍微有些漫不经心的继续整理着手边的纸张:“还有呢?”
  
  “这个……还有个事,我想了很久,才决定跟你说,”鸣人站起身,神情突然有些严肃。
  
  “我要取缔‘根’,木叶不再需要暗部。”

  佐助收拾文件的手微微一顿。他一向反应很快,但鸣人说出的事情还是让他的大脑乱作一团。
  
  取缔暗部,这么简单的四个字。它背后要牵动多少势力,触及怎样庞大的利益链条,一旦成功,将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链锁反应——这不亚于一场颠覆性的大地震。
  
  而鸣人,会置身于何种危险的境地……
  
  他不知道。理智告诉他,这白日做梦一样的的幼稚举动无异于自杀,理想主义尽管看起来很诱人,成功的几率却实在太低。
  
  他可以是个只懂的破坏,与世界为敌的恶人,也可以一时蛰伏在鸣人身边,偿还他欠下的情。但他永远不能接受漩涡鸣人拿自己的命去冒这种玩笑般的险。
  
  “佐助,其实我知道你不愿意留在木叶做事。木叶的体制有问题,你看到了,我也看到了。”鸣人激动的握住他的手腕:“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而且至今我也没有放弃,这个世界有它美好的一面,所以不要破坏殆尽。你愿意跟我一起,改变这个世界吗?”
  
  佐助猛地擒住鸣人抓着他的手,一根一根的掰开他的手指,他注意到鸣人的神色里带着显而易见的黯然。
  
  “怎么做?”佐助冷冷问道:“你要怎么做?”
  
  “你不需要待在木叶,我们的行动会受到木叶守旧势力的牵制。”鸣人正色道:“你回去音忍村,以音忍首领的身份与木叶结盟,从旁协助我。”
  
  “漩涡鸣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的事情,究竟有多危险?”鸣人被他语气中隐隐的怒意吓了一跳,佐助更气被他一副怔怔的天真模样,怒道:“暗部的运行是有别于明面的潜规则,它背后——”
  
  “不需要!”鸣人突然提高音量,打断道:“一个崭新的,清明的局面下,不需要肮脏的潜规则。”
  
  “就算是这样,人类恶劣的本性不会改变,清明总有一天会变得浑浊。”
  
  “那一天,我就再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就算我死了,我的后人也会继续我的理想。”
  
  佐助看着他澄明的双眼,心里被堵的一阵窝火:“但愿你的后人别骂你是个傻子。”
  
  “呐佐助,从刚才我就想问……”鸣人小心翼翼的凑近他:“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他千想万想,怎么都觉得,这件事情,完完全全符合佐助的利益。但是佐助并没有像想象中那般支持他,反而冷着脸,怪声怪气的,一副随时都会爆炸的样子。
  
  “我气你是个白痴。”佐助一阵咬牙切齿:“这件事你不准轻举妄动,等我考虑两天。”
  
  “佐助你这混蛋!我才是火影好不好?!干嘛要经过你同意!”
  
  “就凭没有我帮你,这事百分之二百失败。”佐助微微昂起头,带上门前突然顿了顿,有些别扭道:“鼬回来了。”
  
  鸣人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佐助没有告诉他鼬在哪里,但他凭着直觉,果然在火影岩边找到了鼬。
  
  与鼬一起站在这里,对峙卡卡西老师,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可那么短的时间里,他的头像已经并列于纲手婆婆旁,那个张口闭口“当火影”的小鬼,已经毅然扛起了这份并不轻松的担子。
  
  “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鼬优雅的坐着,鸣人一个闪身就死皮赖脸的窝了过去,固执的把头枕在鼬的腿上。
  
  他在鼬的面前,永远都幼稚的能活回三岁去。
  
  “都当上火影的人了,还撒娇。”鼬笑笑,宠溺的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
  
  “在我心里,你也是一位伟大的火影。”鸣人又往他怀里拱了拱,闷声道:“我上次说的给你正名的事情……你……”
  
  “鸣人,”鼬轻轻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不要再提,好吗?”
  
  “……”
  
  “我明白你的苦心,但是,对于我而言,家族的荣誉远比个人荣誉更重要。”鼬捧正鸣人的脸,伸手捏住他的两颊,鸣人被迫与他对视:“就当是满足我,行不行?”
  
  “呜呜呜呜呜!”鸣人挣扎了半天才终于从鼬手下挣脱出来:“好啦我答应你!不提就不提了!”
  
  “乖。”鼬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这次回来呆几天?”鸣人郁闷的在他旁边一屁股坐下。
  
  “见你一面就走。”
  
  “……”鸣人一阵无言,鼬不看也猜的到他沮丧的神情,便开口道:“鸣人,有些精神上的痛苦,是超越死亡的。我跨过时间的束缚,获得了永生,这或许就是报应吧,我将在这漫无目的的冗长时光里,不得超脱。”
  
  鸣人没想到鼬会突然提起这么沉重的话题,他何尝不知道鼬的痛苦,但恨自己无能为力,只能说:“我会想办法……”
  
  “这不是你的负担。”鸣人刚要反驳,鼬就打断道:“我也会想办法,但在你离开这个世界前,我都会陪着你。我的知识,能力,经验全部为你所用,不论怎样,都无条件的支持你,守护你,在你有限的生命里,最大程度帮你实现你的理想。”
  
  “这样够吗?我的火影大人。”鼬笑着问他。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鸣人苦笑了一下。
  
  “别乱想。若说自私,是我更自私。”鼬回道:“我身份特殊,不宜与你正面接触,而且,我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我的心境。”
  
  “鸣人,看着我,”鼬倾身吻上他的额头:“永远不要低估你对我的重要性。”
  
  “……最近,我有个想法,”鸣人暗自庆幸这是夜间,鼬看不清自己红透的脸,赶紧把话题绕到正事上。
  
  “大概猜的到。”鼬一脸云淡风轻,与鸣人的目瞪口呆形成了鲜明对比:“你想取缔暗部,是吧。”
  
  “……”鸣人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一度怀疑宇智波鼬用了读心术之类的东西。
  
  “我不做评价。我说过会无条件支持你所有的决定,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必须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鼬揉了揉他毛哄哄的脑袋,补充道:“佐助会保护好你,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提起佐助,鸣人回想起他不明不白的态度,顿时一阵头大。
  
  “对了,鸣人,我有件事想问你。”鼬说:“从你身上我感觉不到九尾的查克拉了,你们最近有联络吗?”
  
  “没有,”鸣人黯然的摇摇头:“小九很久都没有回应过我了。”
  
  “是吗……”鼬了然,承诺道:“若你希望再见到他,那么下次回来,我会替你找到解决的办法。”
  
  鸣人晕晕乎乎的从山顶回来,佐助已经在这里等他好一会儿了。鸣人被他皱着眉打量了好一会儿,心里都开始发毛了佐助才开口说话。
  
  “他回来之前,我不去音忍。”
  
  “哦……”佐助自顾的往前走,鸣人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他”指的是谁,拔腿跟上去,佐助的速度又慢了下来,不耐烦道:“啧,你走前面。我要看得到你。”
  
  “……佐助,我说,”鸣人愣愣的问:“你是不是太紧张了点?我计划都还没实施呢……”
  
  “白痴,隔墙有耳,也不知道你说的话会被多少人窃听。”
  
  “哇,那你也不能24小时看着我啊!”
  
  “你,说,对,了,”佐助一字一句道:“我必须24小时看着你,所以不要回你的破公寓了,来我家。”

  “我家怎么了?你家才破呢,你家……你家有什么好吃的吗,”伴随肚子一声哀嚎,鸣人没出息的率先偃旗息鼓败下阵来,举手投降道:“我好饿。”
  
  “有。”
  
  “可我想吃拉面。”
  
  佐助瞪他一眼:“这么晚了怎么可能有拉面?”
  
  直到鸣人真的吃上一口佐助亲手为他做的拉面时,还处在难以置信的懵比状态。
  
  大抵是他太饿了,这一碗普普通通的拉面他吃得狼吞虎咽,差点还痛哭流涕。
  
  “……”佐助有些无言,终是看不过去的提醒了一句:“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不知怎么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他拿袖子胡乱的抹着,一边疯狂吐槽自己真是太没出息了。
  
  就是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对不起,鸣人。”佐助沉默的等他发泄完,才犹豫道:“虽然我没有对你说过,但是很多事情,对不起。还有,谢谢。”
  
  “……”有生之年能从佐助嘴里听到这些,鸣人着实有些震撼。随即一阵后悔没有机智的录个音以后拿它威胁傲上天的宇智波佐助。
  
  “你去休息吧,我来洗碗。”
  
  躺在为他准备的舒适被褥上,鸣人还是觉得这一整天过的都没有什么实感。鼬带来的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个长长的梦。
  
  事实上那种心情,就叫做悸动。
  
  尽管脑子很乱,但身体疲惫,就着厨房放轻的刷碗声,他浅浅进入了梦乡。
  
  这一场梦里,居然有无数的魑魅魍魉追杀他,只因为他要将“暗”从光的世界强行摘走。
  
  鸣人一路狂奔躲闪,直到力气用尽,一头栽进冰冷的水坑。意识濒临涣散的刹那,他身下的水突然明灭交替,散发出绮丽而邪魅的赤色暗光。
  
  抱着红球的小男孩踏水而来,明明赤着的脚,却没有沾到一丝水渍。白色和服穿的随意松散,几乎就是随便披在身上。凡他所经之处,暗色的水仿佛突然沸腾了一般,繁复的花纹涌动穿梭着,流光溢彩,与男孩手中的球交相辉映。

  宛如步步生莲。

———Fin

明天悄咪咪开个鼬鸣小破车……等我
   
  

评论(4)
热度(88)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