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你眸中有一个宇宙(十歌系列,一)

       歌曲:《你眸中有一个宇宙》

       无个性,大学校园背景
  即将去留学的咔×小摄影师久

      ooc属于我

      系列文:

【轰出】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

【轰出胜】国王的心

【轰出胜】大停电的夜晚

【轰出】花信風

【轰出】FreeLoop 不羁音符

       你眸中有一个宇宙

  00

  曾在冬夜某个街角与你抵着额头借火点燃一支烟

  我叼着它看向你 看进你的瞳孔里

  ——看到什么?

  01

  来到自修室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晚自习还有两分钟就会开始,可教室里的人依旧稀稀拉拉的,连两排都没坐满,我身边的座位也是空缺的。

  落座后我解下围巾,拧开保温杯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捧在手里呵出一口热气。

  水蒸气氤氲开来,给凑近的鼻尖带来一阵暖意,我微微低头抿了一口,感觉水珠挂上了睫毛……水温还是太烫了。

  于是我把水杯放到一边,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翻了翻日历。

  冬至。

  我在脑内搜寻了一下学过的地理知识,大概忆得起冬至日这一天,太阳会直射南回归线,北半球在这一天里,白日最短促,黑夜最漫长。

  过了冬至,各地的气候都会进入一个最寒冷的阶段,新年也不再遥远。

  这些抽象的概念与知识并不是我们印象中鲜活的冬至,对于难以与家人团聚的大学生来说,似乎与最亲密的人共同分享一份用塑料小碗盛着的冒着热气的米酒汤圆,才是冬至最动人的模样。

  可对于我来说,今年的“冬至”还有它另一层含义,一层我相当不愿面对,又不停来侵扰我的含义。

  铃声打响后我便熄了手机屏,铺开在桌面上的课本过了十几分钟也还停留在初始页。我拿着铅笔原本准备勾画重点的手不知不觉转移到了邻桌的木制桌面上,涂涂画画的居然渐渐成了一个Q版的小人。

  我又把小人儿的发型改地炸地更夸张了些,满意地在旁边提字道:

  「小胜」。

  盯着这副开小差得来的大作我自顾自地乐了半天又不敢出声打扰别人,从外套里取出挂在脖子上的微单拍了一张后,才拿起橡皮一点点仔细地拭去那些粗糙的线条。

  突然,有人伸手扣了扣我的桌面。我惊惶地抬头,正对上小胜居高临下的脸,他穿着黑色的对襟大衣,围着一条不怎么搭的围巾。

  他皱着眉头看着我,面色冷的像结了一层霜。我内心一阵警铃大作,直怀疑他是不是看到了我刚刚还没完全毁尸灭迹的杰作……

  “走。”

  然而他只扬了扬下巴,说了一个字,简单利落。

  我头脑一热,什么也没拿,什么也没问,就这么傻兮兮地跟他走了出来。这事儿根本不能细想,越细想越觉得吓人。

        我对一个人的顺从居然像是被岁月刻在了骨子里一般,几乎到了条件反射的地步,连我自己都觉着不可思议。

  我们走进了一座即将废弃的教学楼,原本是用来给生化专业做实验的地方,可后来因为设施落后,逐步被淘汰了。楼洞里黑灯瞎火的,小胜轻车熟路地往上走,我还是不放心地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给他照明。

  已经上到了顶层,前路被一道铁门封住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小胜随便拧了几下,然后一脚踹开了铁门,惊地半天都合不拢嘴,看小胜走了进去,忙裹紧棉衣跟了进去。

  02

  我难以形容眼前的风景。

  浓稠而深沉的雾霭泼上夜幕,挡不住一弯清冷的下弦月。硕大的校园,此刻也只是远方绵延不绝的矮山和延伸到天际的铁轨的朦胧的光斑和前景。

  我看到了山川看到了湖泊看到了一整片宇宙。

  我想起摄影老师的公开课,把握一副画面中的线条,近大远小,近实远虚,会给你的作品带来延伸感。

  此时我的双眸已经化作取景器,若问我看到了什么,我只能说,我看到了远方。

  我突然明白小胜为何要带我来这,因为我曾在他的手机相册里见过这风景。虽然是同时入学,我的活动范围几乎就止步于校外的步行街,而小胜已经摸熟了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他不怎么喜欢带着我玩,记得当时我追问央求了许久,他也不肯告诉我是在哪里拍来的。

  03

  有夜鸦站在路灯上高傲地俯视这世界俯视着你我,

  你抬眼朝它一瞥,吐了一小口烟圈。

  我想说些什么,随便说些什么。

  但我能想到的话题,都并无意趣。

  小胜正趴在天台边抽烟,风起时,他的刘海被掀了起来,露出轮廓分明的侧脸,长长的围巾随风摆动着。

  他眯着眼睛吐出一口烟雾的刹那,我按下快门,咔擦一声,他默默地抬头瞥了我一眼。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赶忙抬脚凑过去,跟他窝在一起向下看。

  “明天就走?”我问:“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问完我就后悔了,明知故问,这么明显的没话找话,只能称托出我的无趣。

  “嗯。”好在他应了一声化解了我的尴尬,但紧接着又骂道:“你他妈真以为我这一星期都闲在家里睡大觉呢?”

  我刚想反驳,却意外地打了个喷嚏。

  “啧。”

  他三两下解下自己的围巾套在我脖子上,带着他的体温的暖意瞬间包围了我。

  “反正也是你送的。”

  我摇摇头又把围巾解了下来,将长长的围巾展开,固执的想把我们两个人都套进去。他沉默地任我摆弄,直到我心满意足地把两个人都裹在围巾里,才忍不住骂我一句“白痴”。

  “给我一支烟。”在他诧异的神情里,我笑笑补充道:“我也想试试是什么味道。”

  他看我的眼神有了些变化,但最终还是递给我一支烟。我把头凑近他,借着他的火点燃了自己的烟,那姿势看起来就像隔着一段距离的吻。

  小胜以前是不抽烟的,我们从小同窗到大,至少高中毕业前我都没有见过他抽烟。不过反过来也一样,小胜同样不知道,我也会抽烟,只是不频繁。

  成长在我们之间,无声划开一整条绚烂的银河,每人都各自有了自己的秘密,欢欣或悲伤都不再习惯向对方毫无保留的分享倾诉。

  可不知怎的,今晚,我不太愿意在他面前再有任何的掩饰和伪装。

  04

  我以为我看够了阳光

  它泛滥得多廉价而寻常

  直到与你人海相望

  才知我从未曾真的见过阳光。

  一根烟快燃到尽头时,不远处的街道燃放起的烟花炸响了寂静的夜,也把黑白的夜的画布渲染成五颜六色。我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小胜居然甩开围巾站上了水泥台状的护栏。

  “很危险的,快下来!”我提醒道,可那声音在漫天烟火面前不值一提,很快被掩盖消散了。

  他肆意地笑着,大声问我:“敢不敢上来?!”

  我一下被那张扬的气势镇住了,背后是万丈深渊,眼前的人却在火树银花里冲我如此不羁的笑。

  那震撼言语太难形容,

  像时光都凝滞在了怀中。

  黑夜里,他让我想起太阳。

  “敢!”我听到自己竭尽全力的呐喊,一瞬间把爆竹声都压了下去,或许是太过用力,连眼前都模糊了起来,眼泪泛起了一阵湿热。

  他伸出手,在我们双手交握的瞬间发力把我拽了上去。站稳在制高点的那一刻,我简直激动地想要放声大喊。

  小胜看起来倒是比我淡定多了,站在一边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因我所处的高度不同,眼中的他又与身边的景物构成了另一副感觉完全不同的画面。

  我不停退后,拿起相机找着角度,整个人像魔怔了一般,直到他猛地拽住我,这才惊出一身冷汗。

  差点掉下去了。

  “你找死啊?”他斜了我一眼,转身跳回天台,头也不回地说:“走,再带你去个好地方。”

  05

  他到体育馆后面租了辆电动车,一副出远门的架势,我完全不知道快递点还有租车这种服务,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愣着干什么,上来啊。”他跨上车去,撑在侧边的腿笔直修长。

  “后面还有两节课呢……”我犹豫道。

  他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神经病,晚自习有什么好上的。”

  “他们说辅导员今晚第二节课会巡视,人数不够的话就点——”

  “少啰嗦。”他不耐烦地打断我:“你就说去不去吧。”

  “去。”我没再多想,拎着个头盔套在头上,直接跨上了后座,还没坐稳车就冲了出去,差点没把我给甩下去。慌乱中我死死搂住小胜的腰,他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倒是没说要我放开。

  “小胜,你冷吗?!”我唤道。

  寒风呼啸擦的耳垂鼻尖生疼,我扯下围巾正准备缠到小胜脖子上去,他突然一个急刹,我整个撞到他背上去了,刹那间失重的感觉让我压抑了许久的惊叫冒出了喉咙。

  对,就在刚刚,谁也没意识到这并不是个下坡而是个台阶,然后他们直接骑着小电驴从十来级台阶上飞了下去。

  “卧……槽……”小胜把车停了下来,愣了半晌,突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我说不出一句话,心跳的跟擂鼓一样,也别提冷不冷了,冷汗倒是惊出了一身。

  这么刺激的经历还是头一回,那种直接的后怕以后,我居然觉得回味无穷。

  “爽!”

  听着小胜的笑声,我只觉得疯了疯了,都他妈的疯了。

  可看着他的笑脸,我又莫名跟着傻笑了起来。

  我想这个世界在凡愚眼中,大抵是太多彩的。

  在我眼中 ,只剩黑白汹涌和你金色的笑容。

  你是怎样的 ,

  便是怎样的。

  痴的、癫的、都是好的。

  06

  他带我来了一条老街。街道两边建筑都非常富有年代感,商店和流动的小摊贩又给这里添加了些现代的气息。

  从刚刚那有惊无险的一跃后我整个人都跟喝了酒似的轻飘飘的,兴奋到有些放飞自我。

  如若不是,我也不敢在扯着小胜去拍了大头贴以后,还缠着他坐在小摊前吃汤圆。

  “要来几碗汤圆呢?”掌勺的老婆婆问道。

  小胜别扭地坐下,不耐烦地说:“我不吃,你自己吃。”

  我们要了一碗汤圆,我埋头吃,他托着腮玩手机。

  我想唤你名 ,

  想打破这寂静。

  而我只是想想罢了 ,

  未敢发一声。

  我们一直沉默到碗里的四个汤圆只剩下一个,我用余光扫到手边的大头贴,小胜别扭的表情跟现在一样,满脸阴云密布。

  可他又没有拒绝我。

  然后我鬼使神差地舀起最后一颗汤圆递到他嘴边,在那袅袅升腾的热气中跟他对视,恍然间从他暗红的瞳孔中,看到了我的影子。

  我才惊觉自己在做什么,红着脸刚想收回手,他已经就着我的手一口吃了进去。

  嚼完后还补了一句:“真难吃。”

  我紧张地瞟了一眼老婆婆,好在她忙着给别桌端上热腾腾的汤圆,似乎完全没听到我们对话的样子。

  07

  还车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晚自习早已结束,就连寝室都快要熄灯了。

  小胜是要回家的,所以他把我送到了寝室楼下。

  这么重要的别离时刻,我居然词穷到除了“一路平安”什么也想不出来,于是两人只能对面沉默。

  “……”

  “澳洲那边应该是春天吧?”

  我懊恼,又没能想出什么有意思的话题。

  “嗯。”他说:“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走了。”

  “小胜!”我拿出相机,扯住他匆匆地说:“等下你走你的,我数一二三,你回下头好不好?”

  “……”

  “我不会回头的。”他直视着我,“你想拍的话就拍背影吧。”

  “一。”

  “二。”

  “三。”

  他没有回头,只抬了抬手,在夜色下随性地挥了挥。

  我看着他远去的身影被昏黄的路灯拉地修长,看到他又低头点了一根烟。

  我低下头呵出一口热气,搓了搓快要冻僵的手。举起手臂拿袖子拭去不断渗出的热泪,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死死盯着他的背影。

  我把相机色调调成强烈反差的黑白,一下下按动着快门,直到泪水糊住我的右眼,再也看不清镜头。

  目送。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去祝福他。

  在我眼里,有一个自由的灵魂,乘着风,正向太远的远方流浪。

  08

  新年夜,我陆陆续续收到了来自一些朋友的祝福消息,客厅里煲着电火锅,电视里不厌其烦地回响着那一支喜庆喧闹的旋律,我窝在自己的房间,开着电脑,又一遍遍翻着手机。

  “出久,小胜今年过年回家吗?”客厅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不回了!”我大声回道。

  “那你记得要给他送新年祝福哦!”

  应承下来后,我仰面倒在床上,又开始心不在焉地玩手机。

  昏昏欲睡时,手机屏幕突然闪烁起来,我迷迷糊糊地看清「小胜」两个字,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喂?”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小心翼翼地问:“小、小胜?”

  “嗯。”电话那头传来他清晰的回应,“新年快乐。”

  片刻,他又低声说,“I miss you。”

  世界静止。

  这里三千流云向下淌,

  那边莺飞草乱长。

  可是这些都与你无关,

  于是便与我无关。

  窗外突然鞭炮齐鸣,可我还是一字不落地听清楚了这句英文,于是整个世界的喧嚣再与我无关,千万里的距离也荡然无存。

  “新年快乐。”我哽咽道,“我也是。”

——end

        感谢 @朝礼 点梗,非常温柔的一首歌,时间仓促,成品大概就是这样啦~之前的歌曲已经全部补了链接!感谢支持!

评论(21)
热度(591)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