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Free Loop 不羁音符(十歌系列,三)

     歌曲:《Free Loop》

       经纪人总裁轰×过气影帝久

       狗血,极度狗血,ooc属于我,慎(:з)))」∠)_

系列文:【轰出】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

系列文:【轰出胜】国王的心

系列文:【轰出胜】大停电的夜晚

系列文:【轰出】花信風

  Free Loop
  不羁音符

  00

  暴雨天。

  “呐呐……”超市的收银小妹恍然领悟到什么,猛地伸手拽了拽身边的经理,“刚刚那位客人,该不会是绿谷出久吧?!”

  “绿谷?”经理疑惑道:“谁?”

  “绿谷出久啊!那个几年前特别火的影帝啊!”打扫卫生的妹子也加入话题,“经理您居然连他都不知道……不过也是,他被传成同性恋后地位一落千丈,曝光率也大不如前了,可惜了,我还挺喜欢他的……”

  “下这么大的雨呢……居然都没人来接他呀,真是世态炎凉。”收银妹托着下巴静静望着玻璃门上的水渍,店里的几人都默契地没有再说话。

  01

  Outside your skin right near the fire
  我发现你在街头流离 憔悴不堪

  暴雨是突如其来的,地铁口挤满了熙熙攘攘的避雨人。在各种各样的面孔中,轰焦冻一眼就认出了绿谷出久。

  尽管他们已经分别了三年又一个月零一天,一千一百二十七个日夜。

  绿谷还是新人练习生的时候,轰就被指派给他做助理,轰见证了绿谷是如何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成长为红透半边天的影帝,绿谷也同样见证了轰从不受重视的新人助理到金牌经纪人的蜕变。

  车窗外的景物被雨水模糊,慢慢倒退的街道给人造成时光流逝缓慢的错觉。轰脱下外套转过头来,对司机说:“停车,在前面等我。”

  他打开车门的瞬间一阵强力的冷风灌入,倾泻地雨水肆意打湿了他名贵的衬衫与皮鞋。

  轰毫不犹豫地撑开伞走了下去,目的地是广场边的地铁站。

  绿谷虽然名气大不如前,可之前的影响力总还在。有那么两个人认出他后,“明星出现在身边”这种事情,还是在人群里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骚动,也正是因为这骚动,所以绿谷才没能注意到一个人的靠近。

  “让一让。”

  “让一让,谢谢。”

  嘴上礼貌的说着谢谢,动作可一点没留力气。被挤开的人不满地回头,却都被轰的气势震慑,在那种冰冷的压迫感下没几个人能跟他对视。

  轰径直破开人群,展开黑色的西装外套披盖在绿谷头顶遮住他的脸,一手护揽住绿谷的肩膀试图把他往外带,可绿谷居然呆在原地没动。

  “想清楚是不是该任性的时候。”轰附在他耳边低声说。

  绿谷的身体以微不可闻地幅度震颤了一下,轰于是明白,他妥协了。

  02

  绿谷把头抵在车窗上,与坐在另一侧的轰保持着最大的距离。

  雨声和寒风都被隔绝在车外,温暖的车厢里一路回旋着一首优美的旋律:

  I've been fabulous through to find my tattered name
  我曾与众不同 名震一方

  I'll be stewed tomorrow if I don't leave us both the same
  如果我离开 随波逐流 只会碌碌无为

  But I don't know enough, I get some kind of lazy day
  我有些不解,时间变的有些缓慢

  ……

  这一幕突然勾起了轰有些久远的回忆。

  那是他刚刚成为绿谷的经纪人时,初次参加综艺访谈节目的绿谷因受到冷落情绪低迷,因而导致后续的回答频频出错。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同样也下着大雨,在后座的暖气里,车厢里循环着这首歌,绿谷靠着窗户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焦冻……”在轰几乎以为少年睡着了的时候,少年却突然开口了,双目炯炯有神,哪里有半点困意?

  “从助理到现在,你已经跟了我差不多半年吧……”绿谷说:“给我一个评价吧,我想听。”

  轰打字的手指顿了顿,想了想,才总结道:“你有红的实力,却不太适合这个圈子。”

  “打个比方来说,你居然会在综艺上与人「交心」,或许常人眼里这是单纯善良,可从我的角度看,这是非常愚蠢,或者说没有职业素养的表现。”

  “与不熟的人肆意妄为地深入话题,是艺人相处的大忌。”

  “……”绿谷托着下巴笑笑,“你还真是一针见血啊。”

  “可我真的好喜欢演戏啊……”绿谷挪开目光,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了,直视着前方问:“怎么办呢?”

  “不想从这个圈子消失,那就适应这个圈子。”

  绿谷说:“我只是想演戏而已。”

  轰停下手中的工作,叹息一声揉了揉太阳穴。

  他何尝不知道绿谷的坚持,可因家庭环境,他虽不曾亲身接触,却从小就明白这个圈子的阴暗,也见过太多仅凭一腔热血,高呼着理想的人是怎样被现实磨去棱角,消磨致死。

  不适应的话,就只有陨灭,任性妄为的话,就必然受到潜规则的惩罚。

  绿谷出久算是个蛮有潜力的新人,有天赋,够聪明,又足够谦虚与努力,所以轰打算引导他一下。事实上,这也是他把宝押在绿谷身上的一场赌注,他要用绿谷的成功告诉父亲自己的实力。

  “我明白。”轰说:“但是,你想做自己,想把自己的心声传递出去,至少要先让所有人看到你。”

  “……”

  之后绿谷就沉默了下来,慢慢又把头倚上车窗,轻声跟唱着:

  I've been fabulous through to find my tattered name
  我曾与众不同 名震一方

  I'll be stewed tomorrow if I don't leave us both the same
  如果我离开 随波逐流 只会碌碌无为

  ……

  03

  I won't see you tonight so I can keep from going insane
  今晚若见你 我可能失去控制

  Cause It's hard for me to lose in my life I've found
  因为失去你是一种煎熬

  沉默蔓延,绿谷没有说话的意思,他的眼神看起来像放空了自己的灵魂。轰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他不知道绿谷此刻在想些什么,可这无声的每一秒,都让他倍受煎熬。

  “到前面路口就可以了。”

  轰转过头打量了窗外一眼,认出这是绿谷还没成为艺人前居住的小区,房子大多老旧,环境也很杂乱,跟他成名后的别墅根本没法相提并论。

  “出久……你最近接的两个角色都不大适合你,而且不利于重新塑造公众形象,你如今的经纪人——”

  绿谷打断道:“谢谢轰先生送我回来。”

  轰的瞳孔骤然紧缩,绿谷礼貌得体的微笑在他们间无声竖起一道冰冷的城墙,这出类拔萃的演技居然用到了他的身上。轰突然无比清楚地意识到:

  他想拒绝他。

  他想撇开他。

  他想划清界限。

  他放弃了他。

  “你喊我什么?”

  “轰先生。”绿谷从容应对着,语气客气而疏离,“没想到您竟是安德瓦先生和影后的儿子,从电视上看到的时候真吓了我一跳呢。”

  “到这里就可以了。”绿谷把身上的西装脱下,像是没注意到轰冷凝的表情似的若无其事地递了过去,“谢谢。”

  他刚起身拉开车门,轰一把擒住他的手腕把车门带上,力气巨大的震得耳鼓膜都有些痛。司机从后视镜里偷偷看了一眼,发现轰把绿谷的脑袋按在后座上激烈地吻着。

  轰很少有这么粗暴失态的时候,现在的状态像是一个急于求证、挽留什么,或者说失去了安全感的孩子,看似处于强势的一方,却莫名让人觉得可怜。

  唇上一痛,轰抬起头抹了抹唇上渗出的血,死死盯着绿谷的目光一片炙热,专注执着的有些瘆人,捏着对方手腕的手也一直没松开。

  “我们曾经走到这一步了。”轰一字一句的说。

  绿谷垂下眼帘,紧紧咬着嘴唇,僵持的手在半空中无声抗拒着。

  “看着我。”轰说:“求你,别逃避。”

  轰语气中的哀求让绿谷突然感到一阵无奈与悲凉,他一点点放松身体,轰再次低头吻住了他。

  “我们走到这一步了。”轰再一次强调道。

  “是啊。”绿谷抬起袖子遮住眼睛,“如果你没有离开的话。”

  04

  I'm a little used to wandering outside the rain
  我已习惯在雨中漫步

  You could leave me tomorrow if it suits you just the same
  如果你有新的彼岸 大可在天明离我而去

  But I don't know enough, I need sun when it leaves the day
  但我不解 其实我需要那个离去的人

  总有一些可提可不提的陈年旧事。

  有实力的绿谷出久开始学着应对虚伪的圈子后,加上轰的辅佐和提点,一路顺风顺水地蹿红,令同行们眼红不已。

  树大招风,逐渐的,一些负面的新闻开始流露,人们质疑他的后台,质疑他的运气,千方百计想知道他在生活中是不是一如荧幕里单纯善良,努力真诚。

  捧回影帝奖,是绿谷出久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他开始拒绝轰为自己挑选的“适合”的角色,而去挑战那些从未尝试过的东西。一部违背主流的电影上映后立马引发争议,在有心人的引导下,绿谷身价大跌,可挑剧本的余地越来越少。

  粉丝的失望与舆论的质疑都是一种压力,面对这些绿谷出久不为所动,再次展现出他那种坚韧的品质,轰从很早以前就看出来,这个人温顺随和的背后,有自己的倔强和性情。

  “你在一点一点毁了多年营造的形象。”

  “可如果你考虑好了,我会站在你这一边。”

  轰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资料,连日考虑对记者的方案,他已经两天不眠不休。绿谷站在身后攀住他的背,把脸贴在他的面旁,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

  “还记得你当初对我说的话吗?”

  “现在,世界都能看到我了。”绿谷慢慢蹭了蹭他的面颊,像一只小动物似的,“所以我要开始做自己了。”

  轰笑了笑,揽下他的脖颈,两人安静地接吻。

  “焦冻,我要辞了你。”一吻过后,绿谷轻微喘息着,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眼里却没有笑意,“没开玩笑,你现在事业有成,没必要跟我一起冒险。”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轰扬扬嘴角说:“你赶不走我的。”

  不论现下处于何种逆境,轰的态度给了绿谷最大的安心。

  半个月后,在轰的应急处理下,绿谷的负面风声渐渐小了下去。这时,某制片人居然携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找上门来,诚心邀请绿谷出演其中一名男主角。

  “这种题材很难打开国内市场,而且对风口浪尖的绿谷来说也是一场胜率不高的赌博。”轰冷静地分析道。

  “国内市场我们会尽量争取,就算强求不来,我们还有国外市场,何况绿谷先生现在的情况,也没有什么挑选剧本的权利。”制片人追问道:“请问绿谷先生可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态度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绿谷啪地合上剧本,“安藤小姐,谢谢,很有意思的剧本。”

  “能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吗?”

  “当然。”

  “动心了?”制片人离开后,轰走过来递给绿谷一杯水。

  绿谷抿了口水,看着他说:“你现在辞职还来得及。”

  轰不动声色地走过来,把他压制在沙发上,在他颈侧不深不浅地咬了一口。

  “疼。”绿谷笑着推了推他,“别闹,说正经的。”

  “说正经的,”轰说:“别再提让我走的事。”

  “……”

  绿谷缓缓闭上眼睛,享受着来自恋人的亲吻与爱抚,许久才回应一声:“好。”

  他甚至开始觉得,假如再也混不下去,干脆就去做个话剧演员,或者去艺术中心做一个表演老师。他和轰会好好的相爱下去,哪怕只是作为大千世界最普通平凡的两个男人。

  绿谷突然有些心惊,不知不觉间,他居然会被轰影响和改变了如此之多。

  确定接下剧本后不到一周时间,某家小报发表了一篇关于绿谷性向的专题报道,不但有他接下同性题材电影为证,更是曝光了多张偷拍他与经纪人暧昧相处的情景,霎时间,各大报刊网站争相转载,娱乐圈前所未有地沸腾了起来。

  这是最坏的状况,万幸也早在绿谷和轰的预料当中。

  绿谷疲惫地应对完第二场发布会,走出会场时又被人群围了起来。记者的提问越来越刁钻,他们不觉得绿谷此次可以翻身,干脆完全不留情面了。

  “绿谷先生,请问您是同性恋吗?”

  “绿谷先生,可以透露下您跟您的经纪人是什么关系吗?”

  “有传闻说您被时娱的总裁潜规则才获得影帝的地位,这是真的吗?”

  “影帝是由组委会评选的,如果有质疑可以去向他们询问。”绿谷镇定地看了记者一眼,道:“我不是同性恋。”

  我不是同性恋,只是在人生最精彩的一段旅途中,碰到了一个相见恨晚的男人。

  想到这,绿谷下意识地抬眼去寻找他的身影,没有。

  不是不知道,这样是不理智的。

  可就是迫切的想看到他的身影,想听到他用不冷不热的语气说出令人安心的语句……

  绿谷深呼吸两口,无数乌压压的摄影机对着他,像一架架冷冰冰的大炮,不管怎么向远处看,眼里都只有耸动的人头,潮水灭顶般的窒息感淹没了他,使得他呼吸急促起来。

  当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恋人不仅仅是刚巧那一刻不在身旁,而是彻底地离他而去。

  05

  Only time will tell and I will figure out
  我发觉在我的生活中只有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汽车停在楼下,轰执意要上去坐坐,绿谷推脱不掉,也就没再拒绝。

  小屋面积不大,东西不多,从很多细节可以看出屋主生活的拮据,倒是客厅窗前摆放的一架昂贵地钢琴,与周边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雨还没停,绿谷倒好两杯水放在茶几上后就坐到沙发里看手机,似乎在用行动表示自己并不欢迎轰这位“稀客”。

  轰则掀开钢琴,优雅地坐下,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弹奏起来。

  悠扬的旋律中,绿谷望着玻璃,不断滑落的水渍和自己的倒影融合在一起,他看地渐渐有些出神。

  耳畔这调子他只听过两次,却一次比一次更加刻骨铭心。

  那一天的电视上,几乎所有频道都在直播安德瓦公开继承人,同时也是继承人与现任影后订婚的晚会。面无表情的轰携未婚妻站立于安德瓦身侧,举手投足都似高贵的王子。

  他坐在钢琴旁,修长的手指灵活地雀跃在黑白间,奏响了这支曲目,这首他说为“绿谷出久”谱写的歌。

  “弄点吃的吧。”绿谷出神太久,不知何时轰已经停止弹奏,轻车熟路地打开冰箱门,正翻找着食材。

  绿谷暗叹一声,“我认为我们已经分手了。”

  轰充耳不闻,头也不回地问:“想吃什么?这里有鸡蛋,番茄,拉面……算了,还是弄一份猪排饭给你吧。”

  绿谷猛地冲过去按上冰箱门,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句:“别装傻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轰的表情逐渐凝固,直到又恢复成那张面无表情的冷淡的脸。

  “是你单方面认为我们分手了。”

  绿谷难以置信地瞪着他,就好像他从没认识过眼前这个人似的:“你已经订婚了,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不可能跟她结婚的!我的母亲就是……总之很复杂。”轰的话说了一半戛然而止,苦笑道:“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告诉你。”

  轰上前用力地拥住他不停颤抖的身体,低声说:“你不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无时无刻不想回到你的身边……每一天都是煎熬……”

  绿谷觉得眼前这一幕真是滑稽又可笑,一个自顾消失了三年的人,现在跑来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

  一通电话,一个短信,真就那么难?

  “我没法联络你,我的力量不足以跟父亲对抗。”轰稍有急切地解释着:“但如今不同了,我抓住了一些把柄,他同意让步,所以我才能出现在你面前。”

  轰的话让绿谷头脑中混乱起来,他沉默半晌,生硬而讽刺地接了一句:“醒醒吧,你们家我可高攀不起。”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全部告诉他们了,我喜欢你,我的爱人一辈子只有你一个。”轰若无其事地说:“我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所以你别推开我,好吗?”

  绿谷宛若被雷劈中,他不敢想,在那样的家庭背景下出柜,轰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究竟蕴含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事实。

  “我爸当时也是急了,把我肋骨都打断了两根。”

  绿谷心烦意乱地挣了两下,发现根本没法挣脱轰的桎梏。

  “给我点时间。”他说:“然后你可以走了。”

  “……”

  “好。”轰仍死死搂着他,“时间会证明一切。”

  06

  轰离开后,不一会儿,雨也停了下来。

  绿谷在黑暗中玩着手机,删除通话记录时突然想起轰消失之初,他们是有过一次通话的。

  他依稀记得自己一直紧张的追问轰的情况,可轰不是沉默就是支支吾吾,匆匆的十几秒而已,挂断前,只留下一句“等我”。

  他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一旁,闭上双眼,跟着扬声器中单曲循环的调子轻轻哼唱起来:

  And it's hard for me to lose in my life I've found
  因为失去你是一种煎熬

  Outside your skin right near the fire
  我发现你在街头流离 憔悴不堪

  That we can baby we can change and feel alright
  宝贝 我们可以扭转一切共渡难关

——end

       这是一个需要脑补的HE

  感谢小可爱 @正五面体 点梗,感谢基友 @欧皇少女•喵 带病陪我讨论人设,能力有限,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们想要的感觉

      梗还有挺多的跟基友抱怨了下十篇写不完....她居然说干脆写十篇轰出十篇胜出十篇轰出胜好了emmm

      我需要...考虑一下23333

      

评论(25)
热度(1546)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