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野蛮生长(八)、(九)


前文:

(一)(二)(三) 

(四)(五)

(六)(七)

(八)、

    “嗯,妈妈。好的。买了就回去。”

  “中午?”绿谷抬头跟爆豪对视一眼,又垂下眼帘道:“中午就跟小胜在外面吃,不回去了。”

  “好的,嗯,会注意的。”

  “妈妈再见。”

  “谢谢,小胜。”绿谷递回手机,扶着书包带冲他笑笑。

  “……”爆豪粗暴地劈手夺了过去,掌心甚至带出一丝火星,把绿谷惊得默默缩了下脖子。

  这也难怪,虽然他一路沉默地听他打完电话,但内心始终憋着一团无名火。平时无论他说什么都乖乖听话的绿谷,今天居然直接反驳了他的命令,执意要出来购物,并且撂下话说:

  “小胜,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就自己去啦。”

  当然,绿谷会这么说可能是单纯的出于好意,或者说至少他没有恶意,但在爆豪眼里这无异于绿谷直接在威胁他,如果他胆敢扔下这个病怏怏的小晕子自己离开,绿谷有什么三长两短,不要说引子,光是他自个儿的亲妈都能徒手把他给撕了。

  爆豪努力压下火气时一直默默劝导自己:我可不是在担心他,我也没有妥协,我只看在他是病号的份儿上不跟他计较而已。

  绿谷这种看起来相当阿宅的小孩儿出人预料地熟悉老街的每一家店铺,他领着爆豪七拐八拐找到了一家旧书店,门口悬挂着两串风铃。只占一方小角落的老屋实在太不起眼,哪怕从小在这条街混到大的爆豪也从没发现过这个地方,他瞪着眼睛心想早知道这小子这么熟路鬼才会傻兮兮地陪他逛街。

  绿谷乖巧地跟老板打了声招呼,从书包里拿出一打草稿纸对着书架一页页翻阅查找,爆豪略好奇地凑过去瞥了一眼,发现绿谷不知何时已经把与教科书配套的,可能用到的学习资料全部罗列了下来。

  别扭与不爽来得莫名,绿谷挂着汗珠的鼻子和红扑扑带着雀斑的过分认真的侧脸静静映入爆豪暗红色的眸子里,他踮起脚尖吃力够书也只能两指触碰到书脊的末端的样子让爆豪禁不住嗤笑一声,然后轻松地帮他把书拿了下来。

  绿谷备受打击万分沮丧,礼貌地道了谢后就开始思索起他一直以来都十分在意的身高问题——

  小胜的生日只跟我差了三个月身高却差了6cm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我跟他吃的东西应该差不多每天也有早睡早起听话乖乖喝牛奶吃蔬菜和鱼,等等我居然忘了今天我有没有喝牛奶这下怎么办完了完了……

  “书呆子才会研究教辅资料。”走出小店,爆豪不屑地说着,扭头却发现绿谷一边走居然一边托着下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休止地碎碎念,直到他暴躁地“喂”了一声,绿谷才从那无比诡异的状态里解放出来。

  “嗯?”绿谷诧异地问:“咔酱你刚刚说我今天喝牛奶了?”

  爆豪相当干脆地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我说你脑子烧坏了。”

  “……”绿谷捂着额头,瞅着爆豪的眼神相当哀怨无辜。

  “饿死了,赶紧走。”

  “等等……还有……爆豪突然扭过头来,那凶狠的表情看得绿谷头皮一紧,但也只能继续说:“还有一样没、没买……呃……那啥……”

  绿谷吞了口口水,双手合十,小心翼翼地抬眼,“小、小胜……要不我自己去买,你先去对面吃点东西我等下过去找你?”

  爆豪这一刻真是史无前例地想弄死他,当然,这仅仅是在他还未知绿谷要去购买什么的情况下。

(九)、

   “你买那么多这玩意儿干嘛?啊?!”嘈杂的快餐店里也压不住爆豪的怒火与嗓门,“你什么意思!是在嘲讽我送你的东西有多廉价吗?!”

  “不、不是啦……”绿谷一头冷汗,连连摆手,“我很喜欢小胜送的本子,有很多东西想记录下来所以才特地……”

  爆豪拍案而起,揪着绿谷的领子问:“记?!记什么!你不是准备在每一页都诅咒我吧!你肯定是这么想的,喂你说啊!”

  “……我——”绿谷的神色突然有些慌乱,眼神也开始闪躲。

  “我想要收集所有英雄的资料……把大家的「个性」好好的记录下来……”

  “我……”

  爆豪冷静下来坐回座位,连鼻息和挑起的眼尾给人的感觉都带着满满的讽刺。

  “怎么,你还没死了做英雄的心?”

  “我想过了。”绿谷暗暗攥紧拳头,抬眼道:“放弃很简单,可是只要欧尔麦特没有亲口对我说「你不行」,那我就永远不会死心。”

  爆豪渐渐拉下嘴角,狠戾的眼神根本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会拥有的。

  这么喧嚣的环境里,爆豪在那一瞬间却只能注意到绿谷坚定无比的眼神,现在的这种心情他早不陌生,绿谷逞英雄为了救下别人义无反顾地拦在他面前时,那种感觉能激发爆豪胜己一切负面情绪,甚至让他一瞬间竖起浑身的刺。

  就如同当年,尽管明知舞台剧是虚构,明知双方母亲和老师都在台下抱着期待的眼神,明知自己的举动会搞砸演出,在这一切因素的阻挠下,「英雄」出马时他仍然被那一瞬间的恐惧支配,毫不犹豫地朝着无辜的绿谷出久砸出了货真价实的一拳。

  想把他刺得鲜血淋漓,简直恨不能刺死那个叫绿谷出久的,明明是个废物却不能认清现实接受自己的渣滓。

  “而且,小胜送我的那本是有特殊意义的啦……”绿谷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留着它有别的用途呢。”

  “我走了。”爆豪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板着脸起身,绿谷不知爆豪的情绪为什么突然这么低落,急忙起身欲追,可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本身只是高烧引起的脱力与眩晕,可要命的是他倒下前眉骨还重重磕了下桌角,一瞬间闭着眼的绿谷透过薄薄的眼皮只能看到满眼血红,身后的椅子也随着他的滑落与地板摩擦出难听的噪音。

  哪怕刚刚还恨不得他去死,可意外真正发生的时候,爆豪才强烈地意识到他不想失去绿谷出久。

  只是短短几秒内的事情,爆豪怔怔地看着绿谷跌落,回神想去抓他时已经晚了。

  餐厅乱作一团,经理联络了救护车,爆豪走到一边,用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腕止住颤抖,佯作镇定地通知了绿谷的母亲。

  不出所料引子是跟光己一起到的医院,索性绿谷没有什么大事,那一下没伤到眼睛,就是高烧和眉骨的伤口比较麻烦,他已经睡着了,正在病房安静地挂水。

  光己走出病房,二话没说上前愣头给了长椅上的爆豪一巴掌。

  “你就是这样好好护着他的吗?”

  “他自己栽的关我什么事?”爆豪捂着后脑勺,怒吼着回应。

  “胜己,不论什么原因,我对你很失望。”光己说:“希望你清楚,作为男子汉,你已经答应的事情却没有办到,这也是一种失败。”

——TBC

评论(4)
热度(136)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