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野蛮生长(六)、(七)

前文:

(一)(二)(三) 

(四)(五)

(六)、

      绿谷出久从小反射弧就长,因为他总喜欢深入地去考虑一些事情,偶尔会让人觉得他的逻辑实在是太神奇了。

  他不敢细想那个莫名其妙的亲亲,因为每次试图去回忆时,他都像生病了一般浑身不自在,所以他只好选择性放弃从记忆里提取这个片段,只反复咀嚼爆豪说过的话。

  直到凌晨,他瞪着干涩的眼睛望着天边的鱼肚白,惊恐地想:小胜说不是因为没有个性才讨厌他的……所以归根结底,小胜不还是讨厌他吗?!

         可,亲吻应该是对喜欢的人才可以做的举动吧。

  于是他又由此牵涉,开始思考爆豪到底有没有厌恶自己,如果有自己又有什么地方招惹来了小胜的厌烦……在这种严重睡眠不足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绿谷出久梦游般地踏进了小学的大门。

  “不如让小久跟胜己继续做同桌吧。”光己按着爆豪的脑袋使劲揉了揉,冲绿谷的妈妈灿烂地笑着。

  “出久,你愿意吗?”引子蹲下身,温柔地看向自己的独生子,耐心询问他的意见。

  绿谷缩了缩脖子,有些胆怯地瞥了爆豪一眼,虽然爆豪没有直白的拒绝,但被大人左右还是让他一脸不爽。

  除了爆豪,绿谷几乎没有交往过什么朋友。

  尽管爆豪的性格跟他天差地别,可爆豪身上那些优秀的特质总会不自觉的吸引包括出久在内的众多人的目光,特别是他整个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以及从不为人后,事事争第一的自信,这些闪光的特质与他生来的暴戾混杂交错。

  诸多矛盾的元素充斥于名为爆豪胜己的个体。也正因为太矛盾,所以不论对方多么过分,绿谷出久也从来没彻底地讨厌过他。

  当然,绿谷觉得,这并不代表小胜同样不讨厌我。

  想通这个道理后,绿谷忙不迭移开视线,低下头,用稚嫩的嗓音脆生生地应道:“我可以啊。”

  “别碰我啊死老太婆!”爆豪终于挣脱了母亲的魔爪,用力地甩了甩头。

  “死小子你喊谁老太婆呢!”

  “小胜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啦。”绿谷善解人意地飞快摆了摆手,补充了一句。

  他觉得与自己的无个性相比,爆豪的优秀素质早已注定了他们殊途的未来。

  绿谷想到爆豪会逐渐交到新的朋友,会渐渐身处于跟自己的生活全然没有交集的圈子……他承认失去小胜让他很难受,可他更不想强人所难,利用家长来逼迫爆豪跟一个自己排斥讨厌的人呆在一起。

  “闭嘴。”绿谷没想到,爆豪居然上前自然而然地搭住他的肩膀,趾高气扬道:“早说了要罩着你,你就是这么磨磨唧唧的才让人觉着烦。”

  “胜己……”爆豪的话明明不全是褒奖,但传达出的意义还是让引子一阵感动,眼角几乎都泛起泪花。

  绿谷有些疑惑地偷偷侧过脸去看爆豪的表情,刚巧爆豪也在打量他,这么近的距离下两人的目光一对上,竟都是一惊,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起昨晚那个胡闹般的亲吻来。爆豪咬牙切齿,绿谷瞪着眼睛,一时间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终是各怀鬼胎地扭过头去,决心再不看对方一眼。

  不明真相的大人只当小孩子别扭害羞,光己还悄悄在引子耳边咋舌道:“这俩小孩前几天还跟仇人似的,你看看现在,啧,马上比亲兄弟还亲咯。”

  “说起来他们还订过娃娃亲呢……出久是个女孩儿就好了……不过,他们俩能这样做兄弟也不错!”

  可是光己和引子都忘了自己说不来悄悄话的特质,一句句吐槽全给两个孩子听进了耳朵里。爆豪冷哼一声转身走进教室,绿谷的双颊挂着迷之红晕,礼貌地跟大人道别后,忙跟着爆豪后脚跑了进去。

(七)、

    开学的第一天,学校并没有急着安排课程,只是让家长把孩子送来安排座位,熟悉一下环境,外加领取一下新学期的课本。

  绿谷和爆豪来的晚,因而座位比较靠后,前排很多人都兴致勃勃地聊着天。绿谷因为昨夜根本没睡,感到头重脚轻,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打不起精神,他伏在桌面上,发现身侧的爆豪把腿敲在课桌上,正面无表情地翻阅着新发的课本。

  “小胜,你等下放课后有什么事情吗?”绿谷轻飘飘地问了一句。

  “干什么?”爆豪眼也不抬地回问道。

  “陪我去后街买些东西吧。”

  “买什么?”

  “买……买……嗯……&%&$#……要、告诉妈妈哦……”

  绿谷说了一半还驴头不对马嘴的话突兀地消失在他逐渐均匀的呼吸声中,爆豪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发现他几乎已经趴在课桌上睡着。

  “买……”

  绿谷上下眼皮打着架,爆豪不忍直视,扭过头去对着书说:“你赶紧睡吧,下课我喊你。”

  小绿谷这才安心的沉沉睡了过去,爆豪悄悄把视线投向他,阳光正好洒在少年脸上,连皮肤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清楚。

  大概是秋日的太阳有些刺眼,小绿谷吧嗒两下嘴,把脑袋往旁边阴凉处挪了挪,离爆豪更近了一点。

  “爆豪!”左前方窗边的孩子突然发现跟他来自同一幼稚园的名人,激动地转过身喊道。

  “嘘。”爆豪压低声音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扬扬手里的书,蹙起眉头说:“太刺眼了。”

  “把窗帘拉上。”

  绿谷这一觉睡地特别香,长时间趴在课本上,右半边脸上都被课本的棱边刻出了一道道显眼的红痕,挂着口水目光呆滞的傻样被爆豪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半天。

  “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绿谷还没清醒,睡眼惺忪地自言自语。爆豪看也不看他,直接拎出自己的手机,坏笑着在绿谷面前晃了晃。

  爆豪是同龄人里最先拥有手机的,对此绿谷十分羡慕,可引子说为了保护视力,至少要三年级才会给绿谷配置移动电话。

  此时,绿谷怔怔地看了会儿他心心念念的手机,脑子里那根弦儿猛地被撩拨一下,他大喊道:“我居然忘了跟妈妈说不要来接我了啊啊啊啊啊!!!”

  他这一嗓子在静下来的班里非常响亮,爆豪猛地一把将他的头按到课桌上,低下头威胁道:“上课呢,别吵,懂?”

  绿谷发不出声音,只有捂住嘴巴,可怜兮兮地拼命点头。爆豪突然眉头一皱,翻过手背在绿谷脸上试了试,又顺手挪到他的前额上贴了一会儿。

  “好烫啊。”他这才注意到绿谷面色不正常的潮红,伸手狠狠掐住绿谷的脸问:“你傻子啊?自己发烧都没感觉吗?”

  “没,就是好困。”被掐住脸蛋的绿谷口齿不清道:“没事,回家吃药明天就好了。我都习惯了……话说疼疼疼你别掐我小胜!”

  “……”爆豪松开手,像看神经病似的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事实上他对绿谷这种弱鸡体质已经彻底无语了,又没有个性,又体弱多病,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挣扎才能活这么大的。

  “今天别去买什么破东西了。”爆豪拽回手机,斩钉截铁地说:“直接回家。”

——TBC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挺可爱的但其实这会是一篇强强emmmm

听说卖萌求评论就会被施舍评论的我来求评论了呜呜

评论(4)
热度(212)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