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野蛮生长(一)、(二)、(三)


*字儿是基友写的        

*竹马竹马

*献给少年一路羁绊

一、

    “出久!”引子步入厨房,笑着朝身后的房间喊道:“不要玩电脑啦,快出来,胜己来找你玩啦!”

  正对着电脑反复观看一段视频的小绿谷听到“胜己”两个字,条件反射地兴奋的跃下椅子,白嫩的小手刚刚迫不及待地握上门把,动作却又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他还没有原谅他呢。

  小绿谷咬了咬下唇,内心一片纠结。

  “出久?”

  在母亲的催促下,绿谷倒抽一口冷气,终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他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逆光的爆豪胜己。打开的小书包扔在一旁,一身干净的亚麻色衬衫只扣到倒数第二颗,手里把玩着一个崭新的欧尔麦特手办,安静地样子意外地像个小大人。

  “你干什么啊?摆一副臭脸。”爆豪一开口,那种成熟的假象立马被打破了。

  绿谷没有如同想象般惊喜于他的到来,反而板着脸一副受了气的样子,这让爆豪心里非常不爽。他皱着眉头,起身把手办递了出去。

  “呐,赔你。我妈一定要我来道歉。”爆豪揉揉鼻子,别扭道:“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不觉得我有什么错!”

  小绿谷丝毫没有接下的意思,于是爆豪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接着啊!”他不耐烦道,手又往前伸了伸。绿谷干脆把手背到了身后,轻轻摇着头。不论是那抿紧的唇还是眼底蓄起的泪,都让爆豪烦躁不已。

  他想不明白,他明明已经放下身段来道歉了,爆豪胜己这辈子还没跟人低声下气的道过歉呢!绿谷这家伙不感恩戴德就算了,居然还敢跟他呕气?!

  最近的绿谷太不听话,几乎到处让他看不顺眼……尤其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傻乐的小屁孩,也开始学着怀疑他,反抗他。

  “烦死了!”他把手办强行往绿谷胸前一按,失重掉落的刹那,绿谷果然抬手接住了小小的欧尔麦特。

  爆豪得意地扬了扬嘴角,就知道他舍不得。

  “出久,带胜己去你房间玩啊。”没发觉两个孩子间的小小摩擦,引子热情道:“午饭马上就好,等下我喊你们出来吃。”

  小爆豪没做声,刻意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挑起的眼尾则悄悄留意着绿谷的反应。绿谷同样没出声,只抱着手办,默默转身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率先走了进去,爆豪撇撇嘴,抬腿跟了进去。

  “喂,你怎么这么小气啊!”绿谷小心翼翼地摆好手办,转身就被爆豪拽住了领口,“说了来跟你道歉,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绿谷战战兢兢,又不甘地瞪着他,“哪有……哪有你这么道歉的……”

  面对爆豪的怒火,小绿谷半是惊惧半是恼怒,他骨子里并不敢与爆豪正面起什么冲突,可眼下,他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这是绿谷出久第一次在爆豪胜己面前耍脾气,起因是爆豪无意中弄坏了他珍藏的欧尔麦特的手办,并且没有说出一句道歉的话。

  “你……”爆豪愣了一下,突然抓狂道:“喂你是娘们吗怎么动不动就哭啊!行了我知道了,对,不,起!这样行不行?!”

  绿谷原本也没想哭,只是天生泪腺发达,小孩子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他不过感到委屈罢了,夹带着发泄情绪的意思……他本没指望爆豪会好好道歉的,听到这里超偷偷瞟了一下爆豪阴云密布的脸,一下忍俊不禁,破涕为笑。

  “我真是服了你了。”爆豪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他生性直爽,最怕别人一肚子心思藏着掖着不清不楚,所以跟绿谷冰释前嫌,让他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绿谷的房间他来过无数次,便反客为主,不等人招呼就一屁股坐在电脑前,上下滚了滚开着的页面。

  “我转给你的视频?”爆豪有些得意地问:“都看几百遍了,你还在看啊?哈,怎么样,欧尔麦特是不是超——帅。”

  “嗯!嗯!超——帅的!”听到这个话题,小绿谷立马来了精神,挥着拳头模仿道:“已经没事了,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啦!”

  “你这是什么拙劣的模仿啊。”爆豪毫不客气地嘲笑了一句,片刻,他收回视线,凝视着屏幕上男人英武的背影,自信满满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都能打破逆境获得胜利……等我觉醒了个性,一定会成为跟欧尔麦特一样厉害的英雄。”

  “嗯!嗯!”绿谷被他的话感染,忙不迭点头道:“欧尔麦特总是能笑着拯救别人,总有一天,我也——”

  “你?”爆豪打断了他,咧着嘴笑道:“算了,不管你觉醒出什么个性,都肯定比不过我啦。”

  “出久,小胜,开饭啦!”

  “安心,我罩着你。”爆豪跳下电脑椅,拍了拍绿谷的肩膀道:“走吧。”

  目送着爆豪的背影,小绿谷原本高涨的情绪一点一点冷却了下来。

  绿谷出久是个擅于思考的孩子,他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哪里出了问题。

  事实是,他本就是跟在光彩耀人的爆豪身后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尾巴。

二、

        绿谷喜欢观察别人的个性,或许是纯粹的兴趣,又或许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他把它们画在草稿纸上,一一设想这些个性的最佳用途,顺便充满期待地构想属于自己的,尚未觉醒的个性。

  “拿去。”

  “什么?”

  “你弱智啊看不就知道了,笔记本啊!”爆豪的视线不自然地偏向一边,语气里是少有的迟疑:“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谢谢,小胜!”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款式不新颖,也不是这个年龄段流行的礼物,但绿谷还是小心翼翼地接过本子,一点也没掩饰自己的受宠若惊,脸上幸福的表情简直让爆豪心满意足,自尊心爆棚。

  “我想想……该记些什么呢……”

  “你还是先把字认全了再说吧。”爆豪打击道。

  当晚,绿谷是抱着本子入睡的,他暗暗决定,等他识字以后,就把自己收集到的个性与英雄信息,好好的誊写汇总下来。

  他已经认定爆豪胜己会是自己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可从没想过,上天注定,他们的距离将越来越远。

  人与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这是绿谷出久四岁时,就已经认识到的社会现实,尤其在爆豪胜己觉醒了自己的个性之后,这种感觉便愈发困扰着他。

  爆破,没有什么可说的,这种个性一如爆豪的性格与追求,是非常纯粹的暴力与强大。所有人都明白爆豪的个性有多么优秀,可爆豪胜己并不满足于这种低声下气的臣服,他要的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名。

  个性觉醒后仅仅两个星期,他就已经撂倒了幼稚园里所有觉醒了个性的孩子,面对弱者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很多时候,这种单方面的碾压看起来如同一场恃强凌弱的欺凌。

  类似的事件发生时,绿谷出久总是躲在爆豪身后不远的地方,伤痕累累的弱者的求饶与眼泪,让他愈发怀疑起爆豪的做法。

  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个性”的存在难道不是为了让人们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吗?

  “住手吧……小胜。”绿谷终于从树后走出来,扯了扯爆豪的衣襟。

  “他已经认输了。”

  “认输?”爆豪恶狠狠地盯着地上的人道:“英雄怎么会认输?”

  他正要上前,绿谷居然动了动脚步,战战兢兢地拦在了他的面前。

  “躲开,绿谷出久。”爆豪连名带姓地叫了他,而后扬起一只手,警告道:“不然连你一起炸飞。”

  “快走。”绿谷飞快地说了一声,声音有些奇异的沙哑与颤抖,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他居然为了救人挺身而出了,他居然胆大妄为到敢于挡在“小胜”的面前……

  被他护在身后的孩子立马会意,爬起来转身就跑。爆豪正欲上去追,绿谷冲上去死死搂住了他,格斗天赋赋予他野兽般精准的直觉,他猛地捏住了绿谷的右臂。

  这么近的距离,如果他全力攻击没个性的出久,那绿谷这条手臂非得废了不可。

  他不怕死吗?

  然后,爆豪看到了绿谷额头上的冷汗以及视死如归的表情,那一瞬间,他脑子里轰的一声,愤怒与不安让他全身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几乎没法思考,年龄与阅历摆在那里,他也想不明白。

  爆豪只能惊惶地甩开绿谷的手臂,转身离开。

  到这绿谷才松了口气,习惯性地抬脚就想追上去。

  “别跟着我。”爆豪猛地定住,头也不回,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从今以后,别再跟着我。”

  小小的绿谷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难过地说不出话来。他隐隐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严重,不再像之前发生在他们间玩笑般地相互呕气。

  一股莫名的直觉告诉他,曾经属于他的那个小胜会越走越远,而更可怕的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三、

      那一天引子哭着来到爆豪家时,年幼的爆豪正在房间里反复观看他发给出久的那段欧尔麦特的视频。他跟绿谷的聊天框里,记录就止于这个视频的链接。

  “出久他……”

  爆豪轻轻打开房门,背靠着墙,默默倾听着客厅里的对话。

  “他哭着问我,还能不能变成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

  “我对不起那孩子……”引子抽噎着:“他没有个性……他的梦想……他的将来……全部都毁了……我……”

  “真是太可惜了。毕竟那孩子和胜己都那么崇拜欧尔麦特呢。”爆豪听到母亲说:“但这也不是你的错……不要太悲观了,没有个性的人也有很多,并且可能会活的更加幸福……你看,出久那么聪明,就算将来不做英雄,也可以做警察或者——”

  “那不一样啊——”引子的哭腔里染着让人不忍听闻的绝望:“那……不一样啊……”

  爆豪没有再听下去,轻轻带上了房门,坐在电脑前静静发了一会呆。

  绿谷的头像是一个Q版的欧尔麦特,傻兮兮地冲他笑着。

  爆豪不动声色,抬手叉掉了那个对话框。

  总在爆豪胜己身后的小尾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新的跟班。他们簇拥爆豪,吹捧爆豪,最大限度地满足爆豪胜己幼小又庞大的自尊心。

  “我们班的毕业舞台剧,是关于英雄的故事哦~”幼稚园老师循循善诱道:“大家觉得,谁最适合扮演‘英雄’的角色呢?”

  “那还用说嘛~绝——对——是爆豪啊~”跟班小弟立马接道,又有几人附和起来,最终,居然在这个小小的班级里形成了一阵口号般规律的声援浪潮:

  “爆豪、爆豪、爆豪、爆豪——”

  爆豪满意地巡视着眼前的一切,刻意跳过了瑟缩在一旁的那个绿发孩子。

  “老师——”一个微弱的声音突兀地打断了对爆豪的声援,曾被绿谷从爆豪手下救出的男孩颤巍巍地站起来说:“我觉得绿谷比爆豪更适合英雄的角色。”

  爆豪脸上的笑容逐渐凝结了,绿谷则朝着角落里更加缩起自己的身体。

  “啊啦,那就有两个候选人了呢。”老师微笑道:“那我们就来投票吧,同意爆豪同学的写A,绿谷同学的就是B,然后我来统计票数。”

  投票后的傍晚,同样的场景地点人物,不同的是爆豪身后再也没有那条黏人的小尾巴。

  “我、我输了……求、求你放过我……”

  “啊?”爆豪的尾音微妙上扬,听得人不寒而栗,“真正的英雄怎么会认输?像你这种垃圾……拿着个性有什么意义吗……”

  他身侧的跟班已经冲上前去一脚踹到孩子的腿上,再欲抬脚时,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把他推了出去,跟班没站稳,一屁股跌在地上,恼怒地瞪向胆敢阻挠他的小鬼。

  爆豪平静地看着气喘吁吁地挡在男孩面前的绿谷,只觉得站在这里的他就是对自己的一个活生生的讽刺。

  就像黑板上那不甚工整的“爆豪:20 VS 绿谷:21”。

  “你们……不要欺负他。”绿谷握拳道。

  “还做着英雄的白日梦啊……”

  “呐,出久……不是也可以念成deku吗?”爆豪慢慢地笑开,暗红色的眼底氤氲着嘲讽:“deku,什么都做不到,「无个性」的废物……正适合你,不是吗?”

  绿谷前所未有的表情让爆豪史无前例地犹豫了一下,可他不允许自己后悔。

  绿谷从没告诉过别人,也不明白爆豪是从何得知自己的状况。

  一个无个性的……

  废物……

  他攥紧的拳头渐渐无力的松开,踉跄着后退两步,一向红润地脸色也变得蜡黄。

  有时,我们疏于防范,却忘了来自儿童的恶意,往往比成人来的更加直接可怕。

——TBC

评论(11)
热度(620)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