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27】罢工记(上篇)

 01
  
  巴吉尔颤抖着拎起桌面上被精致小巧的钢笔压着的便条,心虚地匆匆扫了一眼后,他震惊地张大了嘴,并且足足过了半分钟才缓过劲来,拔腿飞快往庭院跑去,边挥舞着手里薄薄的纸片边喊: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沢田大人离家出走了!”
  
  打的昏天黑地的守护者与暗杀部队终于杀戏时,他们亲爱的十代首领已经只身一人漫无目的地走出了很远。
  
  今天本是沢田纲吉召集瓦利亚来彭格列总部议事,起因是最近有一股不知名的势力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冒充彭格列,悄悄做起了毒品生意,这极大的损毁了彭格列的威严。
  
  纲吉已经收集到许多情报,希望这次可以商量一个比较合理的对策,把他们一网打尽。
  
  可头疼的是,每次暗杀部队和他的守护者见面,总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一场大规模血战,这直接导致总部财政月月赤字和纲吉的开会恐惧症。
  
  瓦利亚过来的前头一天,纲吉已经找自己的守护者挨个儿叮嘱了一遍,了平、蓝波、狱寺和山本欣然同意,表示保证不会主动与瓦利亚发生冲突。骸和云雀就比较难搞:一个一直缠着他追问“我答应了会有什么福利”,活像一个欲求不满的变态,另一个则只顾自己品茶,从头到尾没搭理他,最后还以他太聒噪为由把他赶了出来。
  
  沢田苦着脸想:难道我愿意像个老妈子似的一遍遍追在你们屁股后面唠叨吗?给我长点记性吧长不大的混蛋们。
  
  计划赶不上变化,瓦利亚们走进庭院时,虽说守护者们的表情都僵硬又冷漠,但总体气氛还是风平浪静的。
  
  这种平静的假象维持到蓝波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口中的棒棒糖不偏不倚地黏到了XANXUS的貂毛上,然后土崩瓦解。
  
  蓝波单方面挨揍没多久,狱寺就看不过地冲了上去,山本本来是劝架的,但脸上不知被谁的趾骨擦了一拳后就莫名其妙的加入战局。这么热血的群架怎么可能少了亲爱的大哥呢?所以了平也大吼一声冲了进去。
  
  姗姗来迟的云雀只瞥了一眼就勾起嘴角,拉来架势道:“群聚,咬杀。”
  
  房间里隔音太好,纲吉浑然不觉门外发生的骚动,在办公室左等右等只等来了一脸高深莫测的门外顾问和时不时发出诡异笑声的变态凤梨头。
  
  “我来送上个月的财政报表。”门外顾问笑着抬了抬帽沿:“负的。”
  
  “kufufufu……”六道骸凑过去,轻轻在纲吉的侧脸啄了一口:“别怕,亲爱的,我可不是来送报表的。”他顿了顿,又说:“我来讨债,收取我的福利。”
  
  他话音刚落,一枚突如其来的子弹在他的高筒靴边炸裂开来,骸不得不远离纲吉躲开这子弹。
  
  “刚刚的乱斗你没参与?”少年态的Reborn笑着吹了吹枪口,胸有成竹道:“我可看的一清二楚。”
  
  六道骸不以为意地笑着,手中慢慢幻化出一把锋利的三叉戟。
  
  “很好。”纲吉盯着冒烟的地板,握着笔咬牙切齿地说,“劳驾两位出去切磋,我不想再花钱修我的办公室。”
  
  从彭格列逃出来以后,纲吉没沿着海边走,反而专门挑些七拐八拐的小巷子乱钻,到自己都认不清路时,才满意地上了大路。
  
  他整了整衣服,彬彬有礼地拦住了一位行人。
  
  “Buon giorno。”他礼貌地笑了笑:“请问这里是哪个家族管辖的地盘?”
  
  那人看他一身高级西装,很快放下戒备,凑过来轻声道:“悄悄告诉你啊年轻人,这里可是最强黑手党——彭格列的地盘啊。”
  
  纲吉看着那人自豪得意的笑容,无语地抽了抽嘴角——还是没跑出彭格列的地盘。他憋着火气道了声谢,转身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开。”他一上车就抱着胸口,眯着眼睛恶狠狠地说:“能开多远开多远。”
  
  “可是……”司机还是新手,头一单就碰到这么奇怪的客人,生怕是精神病或者逃犯。他头也不敢回,小心翼翼地从倒车镜瞥了那气势汹汹的青年一眼,有些惊恐地说:“您要去哪儿呢?”
  
  “我怎么知道我要去哪?”纲吉感到一阵头疼,揉了揉额角闭上眼睛说:“随便开吧。”
  
  车辆平缓地行使了半个多小时,中途纲吉开始昏昏欲睡,司机回头,见他头磕在窗户上睡熟了,心想明明外表看起来挺温柔和煦的一个男子,怎么脾气就这么暴躁呢?
  
  小司机单手布着方向盘开始在同一个地方兜圈,另一只手则摸出手机,正想要报警,身后的青年突然轻轻咳嗽了一声,直吓得他手机都滚落到了真皮坐椅底下。
  
  “停一下。”纲吉的目光紧紧锁着窗外一个身形高大的灰发男人,对司机指了指说:“跟上他。”
  
  02
  
  男人往一栋城堡式的建筑方向走了,附近是商业街,车开不进去。纲吉立马下车准备去追。
  
  “先生!”司机可怜兮兮地喊道:“您没给钱呢!”
  
  “……”
  
  纲吉脚下一顿,一摸口袋,想起什么似的浑身僵硬了一下,半晌,才在司机警惕的目光里慢吞吞掏出了一张黑卡。
  
  谢天谢地,幸亏不是一把枪。
  
  “我们不能刷卡……有现金吗,先生……”
  
  “……”纲吉垂着眸沉默。他跑的仓促,没被逮到就不错了,根本没有时间换衣服,也没有顾虑到现金的问题。
  
  “我看,您这也不是正规银行卡啊,这、这该不会是……”司机取过卡片翻过来掉过去看了看,卡片上那熟悉的纹样让他脑子里灵光一闪道:“你是彭格列的fan?这是彭格列周边产品?”
  
  纲吉红着脸匆匆接回了卡,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仅有的200欧元一股脑塞给了司机。
  
  “喂!”司机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不安地喊着:“您给多了啊!”
  
  纲吉没有回头,只潇洒地在空中摆了摆手。
  
  03
  
  那个灰发男人似乎被一个女孩儿给绊住了,纲吉鬼鬼祟祟地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发现他们一起走进了一家门店。玻璃是透明的,可一眨眼的功夫,男人就不见了。
  
  纲吉仔细巡视了一圈,依然没有男人的踪影。
  
  他决定深入腹地搜查,整了整领口,深吸一口气,上前推开了门。
  
  不进到里面还没有感觉,进来之后才发现客人非常多,里面的雅座几乎全坐满了,女仆们灵巧地穿梭其中,送上茶水和各种服务。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
  
  沢田纲吉一阵脑壳疼。
  
  “欢迎回家,我的主人。”见纲吉一脸说不上来的表情站在前台附近,一名橙发的女仆礼貌地笑道:“请问,您是用餐还是应聘呢?”
  
  “日安,亲爱的女士。”纲吉说:“请问从这里是否可以通向别的地方呢?我刚刚似乎看到一位老友走进来,可跟过来却不见了他的踪影。”
  
  “这里的后厨是可以通向后面的城堡的哦,城堡里的人员很复杂,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女仆脸上染起了两朵红晕,朝这位迷人又优雅的绅士道:“不过,只有工作人员才会被允许通过呢,您的朋友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哦,我看到那个人了。看起来他们只是样貌相像,抱歉,是我认错人。”纲吉温和地笑道:“Grazie,非常感谢你,女士。”
  
  “有您这样有礼的朋友真是幸福呢。”女孩不好意思地说:“您的眼睛真漂亮啊……冒昧问一句,先生,您是亚洲人吗?”
  
  “是的,我的家乡在日本。”纲吉温柔地回应道:“听口音,你应该也不是本地人吧?”
  
  “哇!”女孩惊喜地瞪大了眼睛:“我也是日本人!”
  
  “真巧。”纲吉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做过多的表示。他有些不甘心线索就这样断掉,想到女孩之前的话,又试探道:“请问你们是在招聘吗?事实上我刚刚辞掉了原本的工作,所以……”
  
  他那不是辞职,而应该叫“罢工”,纲吉默默地念道。
  
  “是的!”女孩开心地笑道:“而且我觉得,是非常适合您的岗位呦!”
  
  “好的。”纲吉满意地点点头:“是什么工作呢?”
  
  “女仆。”
  
  “……”
  
  事实证明,前进的道路永远是曲折的。
  
  沢田纲吉突然怀念起自己桌上的钢笔,如果有的话,他一定能徒手把笔给捏折了……
  
  他尽量平复了一下心情,抽着嘴角问:“待、待遇……”
  
  “包吃包住,待遇相当好呦!”

           ———TBC———

下篇7.7考了试再写

五月点梗的时候很开心看到有人想看all27……性转我还是没敢尝试,所以就写出这么一篇东西来,下篇就要开门放守护者了(/ω\)。

指环上铭记着我们的光阴,初中就开始写家教同人,算是见证了家教圈最辉煌的时候,到现在已经很多年了。我想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忘了家教给我的感动了……

评论(5)
热度(144)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