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胜】国王的心(十歌系列,一)

歌曲:《国王的心

系列文:【轰出】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

  00
  
  绿谷出久是一个巫师,一个非常强大的,世界闻名的巫师。
  
  绿谷效忠的王国里有着两位截然不同的王。国王爆豪胜己南征北伐,立下赫赫战功,但因脾气火爆,人们又敬又畏,称其为“暴君”。而另一位国王轰焦冻则因为过人的谋略与智慧,将王国治理的井井有条,又因其性格沉稳内敛,世人皆称之“仁君”。
  
  但是人人都知道,他们王国的繁荣富庶,同样也离不开两位国王背后,那位王最倚重的宫廷法师绿谷出久。
  
  绿谷的工作面很广,他不仅要保证两位国王的人身安全,更需要通过法术使他们的王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可是从某一个时间点开始,绿谷就慢慢感觉到,自己的能力似乎在一点点的衰退。起初,只是法术的效果不佳,绿谷对国王们隐瞒了这件事情,希望自己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最近的一次意外就发生在昨晚,接见邻国大使的宴会上,当大使敬酒敬到他时,绿谷突然注意到对方袖口隐隐寒光一闪,被发现的使者顾不得其他,短剑直直刺向绿谷,绿谷的瞳孔骤然一缩,心想:没事的,我已经发现他了,凭我的法力,可以把时间暂停。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离出久最近的爆豪国王已经一个侧身护住了他的法师,刀尖毫不留情的划破了他的手臂,同时他也一脚踹开了刺客。
  
  轰国王趁机上前按住刺客的头将他擒拿在地。绿谷愣了片刻,法术一点儿也没凑效,这深深打击了他,但当他看到爆豪血流不止的手臂,便暂时把这些不安压抑在心底,慌着为爆豪止血。
  
  “你在搞什么,废久!”爆豪推开他怒吼道:“刀刺过来不知道躲吗?!你死的吗?!”
  
  “爆豪!”轰眉头一皱,忍不住阻止了一声。他抬起头,无声的对上了出久惊惶的视线。
  
  被抓了个正着,绿谷一下有些手足无措,浑身的肌肉都慢慢僵硬起来。
  
  不见了,他的法力消失了。
  
  这意味着他将没法再保护王国的子民,没法保护轰和爆豪,甚至……
  
  他已经没有资格立于他们身边。
  
  “绿谷。”轰见他脸色煞白,有些担心的喊了一声。
  
  “对不起……”绿谷喃喃着抬眼,看到轰和爆豪有些复杂和疑惑的目光,那一刻不安与委屈立马充斥了他的大脑,眼泪已经开始在眼底酝酿。
  
  他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如果不想被他们俩发现什么异样。
  
  “对不起!”绿谷深深鞠了一躬,踉跄着转身匆匆离去。
  
  
  01

  Lei non perde certo l'occasione
  巫师当然不会错失良机

  E gli tocca il cuore con un dito
  用一根指头点了一下国王的心

  le serve per la sua pozione
  那是药水里需要的
  
  
  巫师出走了。这个国王极力隐瞒的消息在下人的八卦中悄然流出宫廷。
  
  “王今天又掀翻了整张桌子。”女仆听着爆豪的咆哮,在窗边默默祈祷着:“神啊,快让绿谷大人回来吧,我也好尽早摆脱这人间地狱……”
  
  几分钟后,她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她居然在庭院里看到了绿谷骑马归来的身影!
  
  女仆几乎喜极而泣,但她很快发现绿谷朝仁君的寝宫方向去了,于是暗自决定暂时不告诉爆豪绿谷回来了的事情。
 
  “绿谷!”轰本有些颓然的倚在王座里按压着太阳穴,看到风尘仆仆的绿谷,欣喜的一下站起身来。
  
  “轰君!”绿谷单膝跪地道:“虽然知道有些过分,我也……没法对你说明原因……但有件事,无论如何也要拜托你帮忙……”
  
  百转千回,绿谷终于咬了咬牙,心一横,闭着眼道:“我想请轰君把心借给我!作为交换,我可以为您实现任何一个愿望。”
  
  “……”轰没有出声,片刻后,他走上前去,伸手把绿谷扶了起来,直直看进他清澈的眼底。
  
  “好。不需要你替我实现愿望。”轰专注的看着他说:“你要心,我就给你心。”
  
  没想到轰答应的如此干脆,绿谷震惊的后退了两步,颤抖道:“可是,心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如果失去了心,人就会失去一切作为人的感情……”
  
  “绿谷,”轰捧住他的脸,缓缓道:“我不曾拒绝你的任何请求。”
  
  “怎么做才能把心给你?”
  
  “……吻。”绿谷有那么一瞬间几乎溺死在他深沉的眸子里,垂头丧气道:“吻我。”
  
  轰不容他犹豫,再次挑起他的面庞,随后,那张独一无二的俊美容颜便逐渐的在绿谷眼中一点点放大。那也是绿谷出久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除紧张情绪以外,别的情绪引起的心如擂鼓。
  
  呼吸交织缠绕的瞬间,他已然不能思考。
  
  不远处,一群精灵愉快的歌唱着:
  
  Il cuore del Re
  国王的心

  Il cuore del Re
  国王的心

  Il cuore del Re!
  国王的心!
  
 
  02
  
  顺利拿到了轰的心这件事并没有给绿谷带来多少信心。
  
  他失踪的日子里实际上去拜访了隐居的师父,师父告诉他,化解困境,需要制成一种特殊的药水。这种药水的原料,就是仁君与暴君两位国王的心。
  
  轰的慷慨让绿谷感激,但也让他越发害怕面对爆豪的拒绝。
  
  绿谷跟爆豪从小一起长大,目标一致,但性格却是天差地别。他们都想成为这世间的英雄,但不同的是,爆豪事事都要出人头地,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而绿谷却不甚在意这些,只要可以为别人带去心安,他甚至可以默默无闻。
  
  爆豪总是把绿谷当成一个无能的弱者来看待,所以当绿谷被贵人点拨,逐渐展现出法术天赋后,爆豪的态度便愈发恶劣起来。
  
  一个原本该躲在他身后的废物,突然成长到他捉摸不透的地步。爆豪难以平衡自己的心态去接纳这样一个事实。
  
  站在寝宫外,绿谷犹豫了很长时间。他千思百虑后,得出的结论是无论如何也要去试一试。不论是为了王国的安危,还是为了再次与小胜和轰并肩站在一起。
  
  他必须得试一试。
  
  “废久!你他妈的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他妈的死外面了呢!”前脚刚踏进门,绿谷就被一声巨大的爆炸惊的缩了下脖子。
  
  他还没调整好心态,爆豪已经上前揪住了他的领子。
  
  “小、小胜!你冷静点!”面对爆豪凶神恶煞的样子,绿谷组织好的说辞都落回了肚子,他磕磕巴巴道:“我、我想借你的心用一用,我会还给你,而且我可以、可以满足你任何一个愿望。”
  
  “哈?”爆豪一脸莫名其妙的呼出一口气,冷冷问:“凭什么把心给你这废物?”
  
  “小胜……”绿谷垂头道:“我,我不能说。”
  
  “你又有事瞒着我,很好。”爆豪冷笑道:“那你就尽管试试,还能不能拿到我的心。”
  
  “怎么了?求我啊?”
  
  “……”
  
  几分钟后,绿谷灰头土脸的走了。爆豪咬牙切齿的掀翻了桌子。
  
  他凭什么为绿谷的不告而别心烦意乱?从莫名其妙的拜师到莫名其妙的失踪,突然跑回来了以后又莫名其妙的伸手讨要他珍贵的心。
  
  爆豪胜己厌恶这种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更憎恶绿谷出久有事瞒他。
  
  绿谷在渐渐脱离他的掌控,察觉到这个事实,他狂躁不已,却毫无办法。
  
  “王。”女仆战战兢兢的上前,递过一封信:“这是绿谷大人留给您的信。”
  
  爆豪不耐烦的接过来一看,信封上歪歪扭扭的“给小胜”瞬间让他有股想揍人的冲动。
  
  三十秒后,那封信在他手里转眼化成了灰烬。
  
  03
  
  “该死的废久你给我站住!”
  
  骤闻身后一声令下,绿谷回身惊讶道:“小胜,你怎么来了。”
  
  “……”爆豪咬牙切齿的打量了他片刻,突然出声道:“可恶。”
  
  绿谷被他奇奇怪怪的态度弄得一头雾水。
  
  “那个什么破法术,”爆豪揉揉鼻子道:“操,没了那些装神弄鬼的玩意儿,我也一样能护着你。”
  
  “……”绿谷心里一沉,明白女仆一定是提前把信交给爆豪看了。他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小胜知道了真相,他也能轻松一些。
  
  “我……”绿谷犹豫道:“我不想只躲在你们身后,我也有自己的梦想……也想成为一个很强的……英雄。”
  
  “……”爆豪低声咒骂了句什么,突然上前道:“妈的,不就是一颗心么。”
  
  “施舍给你了。”爆豪吼着:“你尽管变强啊废久,反正怎么样也超不过我!”
  
  “我……”
  
  “别罗里吧嗦的。”爆豪不耐烦道:“赏你了,怎么拿?”
  
  “小胜……”
  
  爆豪那嚣张别扭的样子,在绿谷眼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可爱。这种心情,推驶他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
  
  绿谷踮起脚尖,扶着爆豪的肩膀,仰头吻住了他的唇。爆豪迟疑了一瞬,激烈的回应了起来。
  
  Il cuore del Re
  国王的心

  Il cuore del Re
  国王的心

  Il cuore del Re!
  国王的心!
  
  04
  
  Il cuore è un pessimo ingrediente, la strega lo sa
  巫师知道 心是一种很麻烦的原料

  Perché è intelligente ed ha capito
  因为它有智慧 

  La notte al castello
  而巫师那一夜在城堡里意识到

  il cuore era innamorato!
  这颗心爱上了一个人!

  药水配制失败了。绿谷问了师父,才得知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作为原料的心必须是纯粹的心,而不能装着别人。
  
  这两颗心里,都装着别人。也就是说,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轰和爆豪,都有了各自喜欢的人。
  
  绿谷有些闷闷不乐起来,他再也没法抱怨爆豪什么,因为他终于也尝到了被人隐瞒的滋味。
  
  他若想要继续下去,要么促使国王与心中之人两情相悦,要么就斩草除根,彻底让国王死心。
  
  
  05

  Cuore, dai confessa, conto fino a tre.
  心啊 快坦白吧 我数三下

  devi dirmi chi ama il Re
  你得告诉我国王他爱上了谁

  Cara strega, cara strega
  亲爱的巫师啊 亲爱的巫师啊 

  Devi migliorare con l'arguzia:
  你需要变得更聪明一点才行
  
  
  大殿中,绿谷特地等着轰。他是前来归还国王的心的,再见小胜一面,他就会跟着师父远行。绿谷觉得,是时候向轰说明真相了。
  
  “轰君,谢谢你。”绿谷说:“我不会放弃的,就算这个办法行不通,我也会继续寻找解决的方案。”
  
  “绿谷,我说过你不需要跟我那么客气。”轰平静的说。
  
  “轰君……我有个问题,嗯,你不想回答的话不回答也可以……”绿谷小心翼翼的问:“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轰的眼神暗了一下。
  
  “没关系没关系!”绿谷忙摆手道:“这是您的隐私,不用告诉我的。那,我就此告别了,还要去找一下小胜……呃……”
  
  轰一把擒住绿谷的手腕,逼他直视自己,严肃道:“绿谷,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呃”绿谷被他问的有些发懵,可同时,一股奇异的预期正在心底生根发芽。他忍着那股冲动,不让自己正视心底不断放大的声音,反问道:“我该明白……什么?”
  
  “我毫不犹豫的把心给了你。”轰说:“我所有的感情,都给了你。”
  
  “可是我已经还给你……”绿谷话说了一半,突然红着脸瞪着眼抬起了头,心底那股前所未有的温热,让他初次体验到什么叫悸动。
  
  两人的距离太近,气氛不由得暧昧,呼吸都是焦灼的。
  
  绿谷从来都觉得,轰拥有一双带有魔力的眼睛,他这么顶级的巫师,总也会一不留神就被吸进去,沉沦辗转。
  
  轰的唇渐渐凑近了。
  
  绿谷的心脏活跃的吓人。
  
  “废久!”
  
  这中气十足的一句话立刻吓醒了绿谷,他猛地推了轰一把,窘迫的不住的摇头。
  
  “半边脸的!”爆豪上前一步把绿谷拽到自己身后,示威道:“老子的人你也敢动!你整天看臭久的眼神都快把我恶心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抱着什么肮脏的心思,杀千刀的伪君子!”
  
  “小胜……”绿谷反应过来,忙去劝架。
  
  “你给我闭嘴!”爆豪总结道:“废久是我的!”
  
  “绿谷不属于任何人。”轰淡定道:“你只是单相思。”
  
  “哈?”爆豪眯了眯眼抬起手:“你不服是不是?干一架?”
  
  
  06
  
  那天的事情,绿谷有些不愿再回忆。事实上,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真正消化了他听到的那些东西。
  
  而当绿谷面对两位国王其中任何一位都会脸红心跳的时候,他失去的法力居然开始一点点恢复。
  
  两情相悦。他脑子里突然蹦出的词,把他生生吓了一跳。
  
  “废久!”两分钟不见人,爆豪就喊了起来:“滚过来!帮我穿衣服!”
  
  绿谷暗叹一声往楼上走去,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绿谷一抬眼,果然是轰君。
  
  “你是尊贵的宫廷法师,”轰强调道:“不是低贱的男仆。”
  
  绿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被一步三回头的拽走用早餐去了。
  
  “主啊……”目睹了一切的女仆开始默默的画十字:“赐我无限勇气,阿们。”
  

  ————fin————

  感谢基友 @欧皇少女•喵 提供脑洞,歌曲:《国王的心》
  
  想把轰出,胜出代入十首喜欢的歌写文,这是第二篇。第一篇是轰出《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ω\),求热度鼓励我继续下去吧!

  
 

评论(11)
热度(1297)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