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 49

49 药师兜

  他们一路跟着鼬,直到一个不起眼的封闭的山洞出现在眼前。佐助和鸣人都敏感的发觉到了结界的存在。
  
  “鼬,为什么被秽土转生的你会出现在这里……”见他停下,佐助终于逮住机会道出了这个疑问。
  
  “原因很简单,”鼬扬了扬嘴角,直接召出须佐一拳打碎了结界。佐助皱眉,不动声色的往后让了让,鸣人则毫无防备的被尘土呛了一口,咳的鼻涕都快出来了。
  
  “我讨厌被别人命令。”
  
  尘土散去后,一阵诡异的笑声从山洞内传来。尽管暗红的兜帽几乎遮去他大半张脸,但佐助和鼬都心知肚明,那是药师兜。
  
  “你可真给我上了一课,天才鼬先生,还没有忍者能摆脱这个术,所以我对你掉以轻心了……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个很大的变数。”药师兜隐藏在帽沿下的眼睛泛着恶毒的光泽,他抬起下巴,笑得邪魅而张狂:“但是希望你能明白,你不能杀我,一旦我死了,这个术就再也无法停止。”
  
  “你居然带出这种无聊的禁术!”鸣人这会儿才终于缓过来,弄明白状况后,他一阵愤愤不平。
  
  药师兜就是秽土转生的施术者。这个术本是没有什么风险的,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启用宇智波鼬这颗棋子。
  
  “鸣人君,瞧你说的,靠它你们才实现了感人的重逢,至少感谢我一……”
  
  “你亵渎了受到净化的灵魂,散播不必要的悲伤和憎恨。”不等他说完,鼬便闭了闭眼,打断道:“人们好不容易跨越了别离的叹息与悲哀,你却用逆天之术令它们死灰复燃。”
  
  “唉?”兜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轻佻道:“杀尽一族的你还有这副慈悲心肠呢?”
  
  佐助从始至终都没怎么说话,注视鼬的目光有些复杂,事实上,在得知了灭族的真相后,他对哥哥的认知就愈发的模糊起来。从没想过有一天还能够重逢,因而他也没有考虑过再见时,他应该是怎么样的态度。不过兜的这番话却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不论真相如何,这始终是他们宇智波的家务事,轮不到区区药师兜来评头论足。
  
  于是佐助再次投向兜的视线,就变得更加冷凝而杀气四溢。
  
  “佐助,我替你复活了你的哥哥,他本该帮我们一起打败鸣人,结果却成了我们两个的障碍……”兜诱导道:“不如我们联手把他送回极乐净土,如何?”
  
  “佐助!”鸣人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立马狂躁了起来,但鼬却抬手阻止了他,像是刻意要等着佐助的回答。他只得作罢,忧心的看着佐助。他暧昧的态度让人摸不清他的真实想法,鸣人几乎快要抓狂。
  
  在这么多人的瞩目下,宇智波佐助面不改色,垂眸沉默良久,才启齿道:“我追到这里是为了找他问个明白。”
  
  他沉吟道:“不打算跟任何人联手。”
  
  “那么你现在……跟谁站在一边……”兜垂下头笑了,肩膀都在颤抖。
  
  鸣人听到佐助的回答,才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一抬眼居然发现药师兜正冷冷的看着他,还如同一条真正的蛇般吐了吐信子,和着脸上一块一块干涸的鳞片,视觉效果直接让鸣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刚一动,鸣人警惕的后退半步,佐助扔出的手里剑就已经破空而来。
  
  “佐助,我们的事待会再说,先一起打败这家伙,但别杀了他。”
  
  “你在小瞧我是吗,确实,我在通缉令上的危险程度还不如你……”兜噙着笑拉下帽沿,完全盖住自己的双眼后道:“阴谋家真是不习惯被人盯着看啊……”
  
  “这家伙居然连视觉也不要了……”鸣人刚诧异了一半,佐助嫌弃的瞥了他一眼,打断道:“你看他的动作。蛇能感知体温,还能用舌头将气味送进口中,感知嗅觉。”
  
  鸣人愣了一下才转开视线。那一瞬间高傲的佐助,给他带来一种无与伦比的熟悉感。比起之前冷冰冰的宇智波,更有了几分“人”的生动与鲜活。
  
  恍然间让他又见到了年幼时,那个不把世界放在眼里的天才少年。
  
  “哼。”鸣人不屑的扭过头,控制不住的心头狂跳。
  
  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心情,他就是感动的想哭。
  
  “你做了不少功课啊,简直像蛇博士。”兜结了个怪异的印,他的身体也随之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若要形容,便是更像一条货真价实的蛇了。
  
  “呐……听说过吗?与妙木山湿骨林齐名的传承之地……”
  
  “什么?”鼬惊异了一下,沉吟分析道:“龙蛇洞?是吗,这么说,你也修成了仙人模式。”
  
  兜趴在地上,不人不蛇的样子着实令人一阵恶心。佐助冷不防打断道:“废蛇一条。”
  
  “既然你是蛇博士,希望你至少明白,我已经不是蛇了,而是龙……现在我的感知力是无与伦比的,自然的力量都站在我这边……”
  
  “妈的你是忘了本大爷吗?!”他话音未落,鸣人已经转变成仙人模式冲了上去,兜从容不迫,以攻为守,鼬的须佐适时帮鸣人挡住了攻击,而佐助早已两步上前,一刀拦腰断了蛇身。
  
  “佐助,我说过不能杀了他吧。”鼬无奈道。
  
  佐助不耐烦的偏了偏头,召出须佐,箭已上弦,一双六芒星写轮眼死死盯着兜的动向:“啰嗦,他获得了大蛇丸的力量,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形态变化后的黑炎化作一支长箭朝兜疾驰而去,兜一个闪身躲开,飞速结印道:“仙法·白激之术!”
  
  三人在同一时间内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捂着耳朵伏倒在地,耳朵里尖锐而巨大的轰鸣已经快要把人逼疯,而身体还在承受更大的压力,似乎骨头都在被不断的挤压着,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鼬在这夹缝中用仅存的心智思索:他明白这忍术应当是利用了光和声音,阻碍了他们的视觉与听觉,再利用空气的振动来麻痹感官,封锁行动。
  
  现在他们已然失去了行动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兜会选择先攻击谁?
  
  鼬咬咬唇,须佐突然绽放出盛大艳丽的红光,死死护住了鸣人。他打了个赌,事实证明,他也赌对了。
  
  “不……”兜眯了眯眼睛:“你应该已经感觉不到了……”
  
  “不用感觉我也能判断你的攻击,所以事先保护好就行了。”
  
  鸣人缓过神来,抄起螺旋丸直接逼近,佐助配合以雷切,眼看已经闪躲不及,兜翻身倒悬于洞顶,为自己寻出了一线生天,而鼬的剑仍旧断了他的角。
  
  佐助和鼬的查克拉还算充沛,可刚刚经历一场恶战的鸣人此时就有些支撑不住,仙人模式也自动解除了。兜将一切看在眼里,轻蔑道:“手足相残多年的兄弟,加上个半死不活的废人……这临时组合怎么可能伤的了我?”
  
  “佐助,你还记不记得,”鼬突然移开话题:“小时候你跟我一起出过任务,野猪那次。”
  
  佐助沉默半晌,回应的声音里带上了轻松的笑意:“啊,我想起来了。”
  
  “现在的你,应该干得掉那头野猪了吧?”
  
  鸣人听得一头雾水,更因兜看扁了他而抓狂,急道:“什么啊,比起野猪还是先干掉那条蛇吧?”
  
  “闭嘴,吊车尾的。”佐助抱着胳膊看鸣人一副气结的样子,唇角不自觉的勾了勾。
  
      “他还不清楚宇智波的真正实力,不需要视觉的禁术……”鼬缓缓睁开双眼,复杂又华丽的纹路在那双眸子里铺开,他低声道:“伊邪那美。”
  
  “看到你就像看到曾经的我,所以你一定会输。”
  
  “是吗?鼬,我敬佩你,也理解你。来路不明的我被木叶孤儿院收养,培养成间谍周转各国,我饰演虚假的自己,用谎言欺骗他人。当我终于弄不清自己是谁的时候,木叶却不再信任我……”
  
  “你和我都为木叶做了这么多,得到的只有污名和诋毁,”兜后退两步,捂住脸,咬牙切齿,癫狂嘶吼道:“木叶究竟给了我们什么?!”
  
  兜的发问掷地有声,给并不知晓这段内情的鸣人又一次带来了相当大的精神冲击。他看了看默然不语的鼬,那种灰暗的沮丧感又一次侵蚀了他的灵魂。
  
  了解的越多,越是清楚,那个只有明媚阳光的木叶,不过是他假想中的一个桃花源。
  
  他该去正视的,不论是怎么样的阴暗,只要那是他爱着的家园,他就该去正视的。
  
  勇往直前,说到做到。不忘初心,才能把木叶真正的变成一块他理想中的乐土。
  
  “无论村子拥有怎样的黑暗和矛盾,我都是木叶的宇智波鼬。”
  
  鸣人震惊的抬起了头,鼬冲他笑了笑以示安抚。继续道:“我对你抱有对立和理解这两种感情。从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如今我才明白,了解自己并不意味着做到一切,让自己变得完美。而是要真正弄清楚自己能做到的事和不能做到的事。”
  
  “丧家犬的狡辩!”兜激烈的打断道:“你是说要放弃自己做不到的事吗?”
  
  “不,我是说可以允许自己做不到一些事情。”
  
  “正因为自己办不到所有,才有了弥补的同伴。想要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人,就要正视真正的自己,不认同自己的人,注定失败。”鼬对上鸣人呆呆的视线,轻松道:“这都是一遭生命里,漩涡鸣人教会我的事。”
  
  鸣人垂下头,攥紧了拳头。
  
  “我要的不是你的说教!而是你的能力和情报。你有血统,开了万花筒写轮眼,拥有那么多的秘密,那么多忍术的和力量。鼬,你拥有太多能令你自己成就自己的要素。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我的秽土转生!”
  
  兜看上去有些病态的歇斯底里,地底突然涌出大量的蛇把三人捆缠在身后的大树上。
  
  “感谢谬赞。”鼬不慌不忙,对一旁的佐助道:“佐助,看我的眼睛。”
  
  “幻术·写轮眼 !”
  
  “月读。”
  
  两人互相斩断了对方身上的蛇,又替鸣人松了绑。
  
  “你的命运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但决定命运的是你自己。好好回想我的话吧。”鼬扶起鸣人,告诫道。
  
  “我实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兜的声音因心虚而渐渐小了下去,眼前虚影一片,他踉跄了两下,不知从哪冒出的鼬抬手砍掉了他的角。
  
  犄角落地的那一声脆响让他无声打了个寒战,他惊惧的是:他的角明明刚刚已经被砍掉了一次……
  
  兜无限的绷紧神经,在模糊的视线里捕捉到鼬袭来的身影,他仓皇挥刀砍下,鼬即刻化作漫天乌鸦,在纷纷扬扬的暗色羽毛中,他只来得及看到鼬的回眸一瞥,而后他发觉他的角又一次断落在地。
  
  他难以置信的盯着那一截犄角,惊恐的“啊”了一声,颤抖着合掌道:“仙法,无机转生!”
  
  鼬苍白的面容闪现在黑暗里,对他摇了摇头。他的角再一次坠落。
  
  无论怎么样都会回到最初。无论怎么样。
  
  兜一屁股跌坐在地,紧闭双眼,紧紧的抱住头。他突然觉得这一幕极其可笑,于是便不管不顾的笑出了声来,笑到不能自已,前仰后合,甚至笑出了眼泪。
  
  他信仰的那些东西都是狗屁,凡人无论怎么样都敌不过天才。
  
  他就是个渣滓,无论怎样挣扎,都是旁人眼中的笑话。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就算是一文不值的人生,他也不要别人操控。
  
  药师兜迟缓的抬起头,眯着眼把手中的匕首翻来覆去。
  
  宇智波鼬,我陷入这无尽的噩梦,你也别想解脱。
  
  “他无法从这轮回中逃脱。但是,当决定面对自己的本真面目不再逃避时,伊邪那美就会解开了。”
  
  “为什么特意把这术施加在兜的身上?”没有再看鼬那作为代价失明紧闭的左眼,佐助只是这么沉声问道。
  
  “他和曾经的我很像。他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对,但指责他一个人同样是错误的。只希望兜不要像我一样,至死都执迷不悟。”
  
  “这——”鸣人的话还没出口,佐助已经先他一步爆发道:“他有什么资格让哥哥做到这个地步?你跟他不一样,你是完美的……”
  
  “佐助,”鼬不疾不徐的打断了冷静边缘的弟弟:“我曾经托付给鸣人别天神的瞳术,企图用操纵的方式引导你。没人比我更把你当小孩。我不相信你的力量。”他没有再看佐助呆滞的神情,垂眸一笑,接道:“总之,或许没有哪个单一的个体是完美的,所以才会吸引能够补充自身不足的东西,希望你能看清我,别再说我是完美的。”
  
  佐助动了动唇,最终还是没有作声。鼬顿了顿道:“接下来我来停止秽土转生,战争结束了。我能作为木叶的宇智波鼬,再一次保护村子,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留恋。”
  
  “为什么?木叶明明把你害成这样,你还是忠心耿耿……就算你能原谅,我也不能原谅。是你把我变成这样子的,你就这样一死了之……”
  
  “佐助……”鸣人不忍看他低落至此的样子,或许直到刚才,他才更加了解真实的宇智波佐助。撇去那些刻意的仇,鼬在他心里,始终是个完美无缺的哥哥。他无法原谅毁灭了哥哥的木叶,无法原谅夺走了哥哥的时代。
  
  鸣人想: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可是他已经学会了正视与接受。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他不是,佐助不是,鼬不是,木叶不是,时代也不是。
  
  佐助是个太过极端的人,在他眼中,要么就只有完美的哥哥,要么就只有罪大恶极的黑暗的世道。
  
  可是鼬哥哥也有不完美的地方,这个世界也有它的可爱之处。他想佐助应该也已经有所察觉,只是仍在顽强的抵抗着改变。
  
  少顷,鼬叹息一声道:“佐助,能改变你的人不再是我。”
  
  佐助也摇了摇头,沙哑道:“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让我想起从前。”
  
  “我们越是像以前一样,我越是理解你,就越发不能理解木叶。我明白你希望我会怎么做,但这个世界是错的。”
  
  鼬没有再多言,只是转向一边僵直的药师兜,命令道:“停止秽土转生,把印告诉我。”
  
  “辰……”
  
  “寅……”
  
  一个人在给自己失而复得,短暂的残存倒计时。这太过残忍,鸣人不忍再看,也不忍再听下去。他听到佐助在耳边轻道:“永别了。”
  
  比起他们两人鼬真是无比的平静,直到药师兜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才神色一凛。
  
  “怎么了?”佐助眉头一拧,鸣人也紧张了起来。
  
  很快,大量的鲜血从兜口中汹涌奔下,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三人面前转瞬化作一摊淋漓的腥臭的血水。
  
  鸣人后退两步,止不住的干呕起来。

评论(9)
热度(306)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