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梦(短篇,点梗)

  长的是深夜,短的是人生。

         00
  
  这是一个属于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相对于平和的夜晚。
  
  佐助自从开始了他的寻游之旅,便很少呆在村子里过夜。于是他们难得相会的夜晚,只剩下少得可怜的两种模式,要么疯狂的做爱,要么就像现在这样,各自相安。
  
  七代火影漩涡鸣人仰躺在床上,费力的瞅着一份不知道写了什么的文书。他的两条腿大大咧咧,毫不客气的翘在靠坐在床上的宇智波佐助的大腿上,丝毫不顾及自己影级人物的形象。
  
  这有别于性爱的热烈,但他们两人都莫名的享受这一时的静谧与温馨。这种互不相干又紧紧交叠的感觉,就如同他们几十年都扯不断的纠缠在一起的缘分。
  
  在好心提醒了他两次不要躺着看文件以后,漩涡鸣人颇不耐烦的抬腿蹬了宇智波佐助一脚,随后转了个方向,侧卧着把脑袋枕到了佐助的大腿上。佐助深呼吸,看他那一副焦头烂额又专注不已的狂躁模样,只能敛下眼眸,蹙着眉头捏了捏太阳穴。
  
  鸣人此刻并不怎么搭理他,可这气氛却并不让人觉得无趣。佐助把鸣人耳鬓可能遮挡视线的碎发向耳后拢了拢,随手拿过床头的一本外国小说翻阅了起来。
  
  一室只剩下纸张翻动的声音与两人平稳的呼吸,大抵是这种平和的氛围太具有催眠效果,只不到五分钟,宇智波佐助的眼皮就有些撑不开。
  
  他的另一只手还呆在鸣人的发顶,轻柔的,玩味的,下意识的抚弄着。
  
  01
  
  宇智波佐助做了个清晰到偏离了梦境的梦,更加奇怪的是,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他傻傻的盯着夕阳下这一汪波光粼粼中,起伏着的自己五岁时的模样,前所未有的感知到这就是一个梦。
  
  这个时间,地点,这个孤零零坐在河边的小屁孩。
  
  佐助回过头,不出预料的对上了鸣人打量的目光。
  
  就像是冥冥中,有人听到了他那隐秘的奢望。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居然是雀跃的。
  
  佐助从桥边起身,冲着高处的鸣人走过去。鸣人是典型的会把所有情绪写在脸上的人,不管多少岁都是那副德行。先是被佐助发现了自己的偷窥而红着脸闪躲,随后抬眼看到大步流星冲他走来的宇智波,立马拉开了一副防御的架势。
  
  漩涡鸣人觉得:宇智波佐助一定是想找我的茬。
  
  而宇智波佐助在想:真是可爱的要命。
  
  攀爬那个过陡的土坡对于佐助现如今的身段来说有些勉强,打滑的刹那一只小手有力的扯住了他,佐助勾了勾嘴角,借着鸣人的力爬了上去。
  
  这一下变故几乎耗光了两个小孩的体力,佐助还算淡定,鸣人扶着膝盖气喘吁吁。
  
  “喂,”佐助好笑的看着他:“你为什么每天都偷看我?”
  
  他早就想问出口的,早在他五岁就想问出口的话,在如今却是梦替他圆了这个梦。
  
  如果坦率一些,如果能少一些弯路与挫折,如果可以不背负那些仇恨与宿命。
  
  这个剧本下的漩涡鸣人与宇智波佐助,究竟会呈现出怎样的光景?
  
  佐助把视线投向了清澈的湖面,那上面有飞鸟的倒影无声的略过。
  
  他不是不知道鸣人心里的想法,加上那些模糊的记忆与他对自己个性的了解,他们无数次的擦肩而过,内心活动应当都单调的差不了多少。
  
  ——怎么办,该打招呼吗?

  ——这吊车尾的每次都盯着我看……难不成是想跟我交朋友?

  ——好紧张,好想去问问他,可是没人愿意跟我做朋友的吧。

  ——想说话为什么不大胆一点,磨磨唧唧的烦死人了。还是说……我先开口比较好?

  ——算了吧……人家可是天才宇智波啊。

  ——喂喂,那是什么眼神儿啊?

  ——哼,天才又怎么样,不也是一个人。

  ——真懒得跟这种白痴说话……

  ——宇智波佐助,你等着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大爷的竞争对手!不论花上多久,一定要超越你,并且要你亲口认输!
  
    “哼。”鸣人冷哼一声,撇过头嘲讽道:“还天才呢,这么个坡都上不来。”
  
  “是啊,谢谢你救了我。”佐助笑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偷看我?”
  
  “你……”鸣人在听到这句道谢后震惊的瞪圆了双眼,配上他那六道猫须更显得一派可爱,他思索了一会儿,抓狂辩解道:“啊啊啊,本大爷是在看哪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霸占了我的位置!”
  
  “哦。”佐助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原来不是想跟我交朋友啊?”
  
  “可惜了,看你也总是一个人,还以为我们能成为朋友呢……”
  
  佐助转身离去的一刹那,鸣人细弱蚊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等一下……”
  
  他笑着回头,看到小孩害羞到涨红的脸,根本没抑制自己上去捏一捏的冲动。
  
  反正,这仅仅只是个梦。
  
  佐助扯过鸣人稚嫩的手,两人一起滑下土坡,佐助往边上挪了挪,就让出了鸣人的一块位置。于是一个傻傻的小孩变成两个,他们肩并肩坐在湖边,看茜色的天空下回旋的飞鸟。然后头倚着头,慢慢进入了梦乡。
  
  02
  
  16岁的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说过这么一席话,佐助时常在想,他这一辈子都不大可能忘得掉了。
  
  “佐助,只有我能承受你的憎恨。”漩涡鸣人笑着挠了挠头:“如果最后我们都死了,就不再是宇智波和九尾人柱力,就什么都不用背负,到那个世界去相互理解。”
  
  他想他现在就置身于鸣人给他们描绘的“那个世界”。没有不堪,没有遗憾,没有纷争。
  
  一场梦罢了。
  
  03
  
  佐助试着动了动右手,发现它被什么禁锢住了。
  
  那温热的,带着一个人胸膛的炙热与鲜活的温度,正灼烧着他的皮肤,血腥味从鼻腔侵入大脑,把恐惧与惊惶散布到四肢百骸。
  
  他猛地睁开双眼,终焉之谷,12岁的鸣人奄奄一息的悬挂在他手上,他的手臂穿透了他的整个胸膛。
  
  12岁是一场终究逃不过的梦魇。在经历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后,很多记忆都随着不期而至的和平,慢慢的淡去了。可唯有这场景,至今鲜血淋漓,生动的历历在目。
  
  长大后的鸣人曾漫不经心的开玩笑,问他:“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死的?”
  
  佐助一瞬间难看的脸色把他吓得够呛,他赶忙安慰道:“唉,你别当真啊就是个玩笑,我命大着呢!再说我死了你怎么办谁去不厌其烦的缠着一定要把你带回来……哎我这不活的好好的吗?”
  
  可这都不是让他内疚的地方。他也很多次的问过自己:如果一切重来,那宇智波佐助还会不会选择离开漩涡鸣人,离开木叶?
  
  答案是会的。
  
  很多年后他羁旅云游,想要为自己赎罪,实则,他不觉得他欠了木叶什么,放在时代背景里,他甚至也不觉得自己改革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可是唯独对漩涡鸣人,他欠了感情。
  
  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在为鸣人这个傻兮兮的长不大的人祈福。宇智波佐助的命不好,可上天偏偏给他派来了一个漩涡鸣人。得之,是几世的积善行德,才带来的造化?
  
  淅淅沥沥的雨滴冰冷的打在天地间,也零落在少年的面庞。两人的实力差不多,拼战至此,早已是精疲力竭,全凭毅力撑着一口气。
  
  佐助的腿弯软了一下,突然的跪倒在这天水一色的苍茫里,跪倒在昏迷不醒的少年身前。
  
  梦啊。
  
  他撑在鸣人上方,伸手反复的抹去鸣人脸上的血痕,专注的一遍又一遍,倒下的一刻他侧过头去,看到他的血与鸣人的血,在雨水的冲刷下迅速汇聚成一条潺潺的小流,浸润到大地里,滋养着万事万物。
  
  大概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血浓于水,或者说水乳交融。
  
  去他妈的,不走了,佐助想。
  
  他太累了。
  
  我陪你,就这么睡到地老天荒吧。就像你说的,假如最后我们都死了,就不再是宇智波和九尾人柱力,就什么都不用背负,到那个世界去相互理解罢。
  
  呵,梦啊。
  
  少年扬了扬唇角,揽过身侧人的肩膀,轻轻瞌上了眼。
  
  04
  
  他是被一阵瘙痒给弄醒的。书本不知何时掉落在床下,鸣人也早就放下文件,仰头一脸偷笑的把玩着他的鬓发,被他擒住手腕逮了个正着。
  
  “别动。”他还没兴师问罪,鸣人反倒笑嘻嘻的命令起了他,一点也没有恶作剧被抓包的心虚。
  
  看到鸣人借力撑起身子把脸凑过来,佐助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直到鸣人仰头吻住了他的唇,他的心跳还是难以平复。发生在两个大叔间,不是一个多么纯情的吻,而带着些许诱惑的意味,鸣人用舌尖描摹着佐助的唇线,一点一点的细细舔舐过去。佐助勾了勾嘴角,激烈的回应起来。
  
  “你说你,怎么长那么好看呢。”鸣人停下的时候,流氓般笑着拍了拍他的脸蛋:“虽然只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
  
  佐助不以为意的哼笑一声张开怀抱,鸣人便极默契的懒洋洋的顺势躺倒在他的怀里,抱怨道:“累死了……每天就是改文件改文件,火影可真不是好干的活。”
  
  “嗯。”佐助安静的听,用不甚娴熟的手法给他按摩着头部。

         “苦差事啊苦差事——可是佐助,我不后悔啊。”

         “嗯。”
  
  “其实……我刚刚也睡着了一会儿……上边点,对对……舒服……”鸣人闭着眼睛,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宇智波佐助技师的服务,时不时还哼唧一声。
  
  “我做了个梦……我说佐助,你快猜猜,我梦见什么了……”
  
  “嗯,梦见什么了?”佐助轻轻反问,听着鸣人慵懒的声音,几乎以为他下一秒就会睡着。可鸣人却突然的张开了双眼,眸子里晶亮的光闪了一下,直直映进他心灵的最底层,连面上也不自觉的带上一抹微笑。
  
  “我们去了你跟我说的那个地方,就从没去过的那个,你说到处都是蝴蝶,特别美的地方。”鸣人咂咂嘴,不情愿又满足的叹息道:“好歹梦里神游了一回,值了。”
  
  “……”
  
  宇智波佐助沉默了很久,但手上的按摩动作一直没有停止。直到鸣人几乎真的迷迷瞪瞪将要睡过去,他才开口道:“我们走吧。”
  
  “嗯……”鸣人下意识附和了一声,下一秒惊觉哪里不对,惊醒道:“走什么?现在走?走去哪?”
  
  “你跟我,我们,”佐助低声道:“去旅行。”
  
  “……”鸣人起先用“你是开玩笑吧”的充满怀疑的眼神盯着佐助,几十秒后他也严肃了起来,因为他发现佐助好像是认真的。
  
  “那木叶怎么办?”
  
  “反正是和平时期,让鹿丸替你几天,不会有问题。”
  
  “那——”
  
  “嘘……”佐助打断了鸣人滔滔不绝的问句,双手轻轻覆上他的双耳:“不要想了,停止思考。”
  
  “想的越多,越是迈不开脚步。”他垂头,声音低沉沙哑,两人温热的呼吸近距离交缠在一起,气氛暧昧的让人神志不清。鸣人被迫注视着他黑漆漆的双眼,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就几天,相信你的部下,没事的。”
  
  事后鸣人一阵懊恼:该死的宇智波,使了什么色诱术,让他神魂颠倒的。
  

        06

        宇宙洪荒里,你我的生命不过朝生暮死,晦朔春秋,须臾而已。

        得你入梦,拥你入怀,幸甚,甚幸。
  
  05
  
  那之后,木叶七代火影失踪了两个星期,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只可怜奈良鹿丸被迫冒名顶替,处理木叶一切事物,愁的头发都掉了一大把。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Fin.—————
  
  没忍住,答辩之前先写了一篇佐鸣。感谢小可爱们点梗,其他cp答辩后慢慢写。想看叔佐鸣的可以持续关注下我的另一个坑《我的爸爸和爹爹》,虽然视角不一样,但也能看到佐鸣谈恋爱~
  
  喜欢请给我点鼓励,点赞推手评论都ok,感谢阅读,么么哒!

评论(18)
热度(324)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