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 48(下)

48 永不凋零的花(下)

  见到他们的时候,长门与小南均神色平静,显然,他们并没有惊异于两人的到来。反倒是鸣人与鼬微微有些诧异长门的龙钟老态。
  
  他全身上下都布满了黑色的铁棒,整个人被限制在一处没法行动,那些装置有生命似的,在源源不断的将他生命的能源吸走。
  
  “和平不期而至了啊。”他轻飘飘冲两人撂下一句开场白,似嘲讽,又似玩笑,可鸣人从他的神态里什么都看不出来。
  
  竟像是认真的。
  
  “现在的你,对何谓痛楚有些理解了吗?”他叹息道:“若没有尝过一样的痛苦,人就无法真正理解他人 。即便理解了,也未必能互相谅解。”
  
  鸣人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鼬,但对上他眼睛的刹那,他又忙把视线转开了。眼前虚弱到说一句话都要气喘吁吁的长门,让他无法联想起自己意识领域里构建出的那个穷凶极恶的仇人。鸣人一瞬间脑子里有些混乱,他费力的想了想反驳的话语,却终究哑然。
  
  因为他不得不承认,佩恩的话是对的。他无法释然自来也的死,无法原谅自己的家园被践踏,一如不明真相的佐助执意对鼬复仇。
  
  “这就是历史,人终究是无法相互理解的生物。”长门断言,又诱导道:“憎恨我吗?想报仇吗?杀了我复仇,不过是你的自我满足。世界不会改变,自来也把这种同憎恨战斗的使命托付给了你,真是可悲呐……我的师弟……”
  
  他话音未落,一根黑色接受装置已经直直奔向鸣人,然而鸣人一动不动,在一个极近的距离,鼬的须佐能乎已然护他周全。
  
  “我之所以来见你,是有原因的。”鸣人冷冷的直视着这位妄图置他于死地的同门师兄,道:“我想知道,面对仇人时,我到底会怎么做。”
  
  “……哦,”长门失笑,玩味道:“答案呢?”
  
  鸣人攥紧了拳,咬牙切齿道:“果然还是无法原谅你……想要杀你的冲动……怎么也抑制不住!”
  
  鼬蹙眉紧盯着冲上前去的鸣人,他没有阻止,只是在赌。长门一直试图激怒鸣人,甚至在引导着他的恨意,一旦鸣人走上了复仇之路,那么,长门将取得无言的成功。
  
  可如今的漩涡鸣人,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只会冲动,冒失毛燥的孩子了。果然,鸣人破风而来的直拳顿在了长门面前,那距离到底有多近呢?长门难以掩饰的一滴冷汗与小南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已经把这一幕的惊险反应的淋淋尽致。
  
  鼬轻松释然的笑了笑,他看向长门的目光带着探寻。不仅仅是命悬一线,死里逃生的惊吓,比起挨上那一拳,长门更加难以接受的是鸣人居然收了手。
  
  人面对自己恨之入骨的仇人时,怎么可能控制的住?
  
  漩涡鸣人,难道是个怪物吗?
  
  鸣人花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了被引出的暴戾与嗜杀,他垂下头,回忆夹杂着难以再续的时光向他袭来时,他突然感到有些难以言喻的忧伤。
  
  记忆里,细碎的阳光下,自来也笑着对那懵懂的孩子说:“如果我没能找到答案,就将他托付给你吧。”
  
  “收到!”年幼的小鸣人兴奋的举起手敬了个礼:“既然是好色仙人的托付,那就没办法了!”
  
  突如其来的泪浸润了眼眶,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好色仙人相信人与人互相理解的时代一定会来临,当时我没有细想……当他把答案托付给我,我也只认为是对我这个弟子的认可,因而很高兴。”他抬起胳膊狠狠的擦了把眼睛:“现在想起来,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他很可能不知不觉的被好色仙人给坑了。
  
  长门沉默了良久,再开口时他仿佛更加苍老无力了:“尽管如此,你还是没法原谅我。”
  
  他顿了顿,又道:“自来也说的是落后的理想主义,跟现实差太多了。你又不是神,亲眼目睹了这样惨痛的现实,还相信自来也的戏言吗?”
  
  “你既也是他的徒弟,我有件事无论如何也想问清楚……这是我的直觉,但你们应该不是以杀戮为乐的人。”
  
  “够了,鸣人,不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鼬打断道,可鸣人却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本书。
  
  这本书的成色已经不新,上面还有一些血迹与褶皱,可足矣让长门与小南回想起一个人。
  
        长门开口,沧桑的声音里道不尽的是生而为人的苦难。从战争的伊始,到他们如何与三忍相遇,拜自来也为师,晓的组建与初衷,弥耶的死……有些事,是长期潜伏的鼬也不知道的内幕。他只顾徐徐的说,而余下的三人也静静的听。
  
  愈听,愈是胆战心惊。
  
  鸣人沉默良久,捧起那本书翻了翻,沮丧道:“或许……你说的没错。我也觉得事情跟你说的一样。”
  
  “我能理解你们的一切。”
  
  小南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他毫无察觉的继续说道:“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法原谅你们,无法不憎恨你们。但是……好色仙人既然把寻找答案的任务托付给我 了,那么,我想试着去相信他相信的东西。所以,我不会杀了你们。”
  
  鼬欣慰的看了看眼前的男孩,叹息一声。他从未相信过谁,可鸣人的确有让人信服的神奇的力量。
  
  长门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拼命忍住咳意,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要我们等着你为这个世界带来和平吗!别开玩笑了!这世上没有真正的和平!”
  
  “那,我来解开这个诅咒,只要和平存在,我就会把它抓住……我啊,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鸣人啪的一声合起书本:“这本书主人公的名字就叫鸣人,是好色仙人留给我的宝贵的遗物。我会成为火影,为世界带来和平,可……这本书的灵感不是来源于我,而是师兄你。所以说,预言之子,其实指的是我们两个人。”
  
  小南沉默的垂下了头,长门哑然,握紧拳头挣扎道:“你凭什么相信自己不会改变?人生往后有太多的痛楚,你能断定自己不会改变吗?”
  
  鸣人想了想,突然抱头回敬给长门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当然,我可是主人公,我变了故事就变了嘛!”
  
  空气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静默的,长门闭上了双眼,费力又平稳的一呼一吸。
  
  “鼬,我稍稍理解了你的感受。”他开口道:“漩涡鸣人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我。”
  
  “是啊。”鼬平静的回应了一句:“你只想到以痛苦来制裁痛苦,可人世间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疼’。”
  
  长门不以为意的哼笑一声,结印道:“鸣人,既然鼬都为你而改变,那我也试着相信你吧。”
  
  伴随着小南的惊呼,外道轮回天生术在整个木叶的范围内施展开来。拥有轮回眼的人同时拥有着掌管生死的能力,青色的雨滴梦幻般降临在木叶的土地上,这里的生命如同野草般生生不息,再度发芽,疯狂的生长。
  
  “这也算是一点补偿吧,在我来木叶后被杀的人都有救。”
  
  “你……”鸣人有些震撼的打量着长门一瞬间斑白的头发和干枯稿瘦的身体,松弛的肌肤与深陷的眼窝,那一副颓然病态,宣告着此人的命不久矣。
  
  这是他最终的选择。
  
  “战争让双方伤痛死相伴,谁都没法接受同伴的死……”血顺着他的嘴角蜿蜒而下,长门感受到生命一点一滴的流逝,眼皮渐渐沉重了起来:“特别是你们没经历过战争的这一代人,就算找到了死亡的意义,剩下的也只有伤痛与憎恨。要么蝼蚁般活下去,要么憎恨下去,这就是战争……这也是,你今后要面对的事……”
  
  “别说了……长门。”
  
  “鸣人,我会回到老师身边,守望你的故事。你是三部曲的收官之作,第一部是自来也,非常的遗憾;第二部,我的故事就非常的拙劣了,可是一个系列得靠完结篇来体现价值……所以……”
  
  长门的话语伴随着面上的微笑永远的断结凝固在此处,再也没有了下文。
  
  小南从始至终只留下了一滴眼泪,她平静的伸出手,漫天的白纸轻柔的包裹住了眼前的尸体,仿佛是来自她最后的拥抱。
  
  “你打算怎么办 ?”鼬问道。
  
  “我会脱离晓。长门和弥耶就是我的一切。”她看向鸣人道:“既然他们俩把梦想托付给你,长门信任你,那我也信任你。”
  
  “啊,”鸣人自信而郑重的拍了拍胸脯:“鸣人这个名字,永不放弃的毅力,感同身受的痛楚,都是师父和师兄留给我的宝藏。”
  
   小南轻轻笑了笑,踏着一地的纸片与漫天飞舞的纸张信步走来,美好的宛如真正的天使。几张纸在她手里回旋成一束玫瑰,她亲手递到了鸣人的怀中。
  
  “希望你能绽放出永不凋零的希望之花。”
  
  她走后很久,鸣人都傻傻捧着花愣在原地。直到鼬轻轻的取笑了他一声,他才反应过来。
  
  绷紧的神经松懈了,疲惫感铺天盖地的袭来,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因为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去阻止他。”鼬突然开口道:“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鸣人的神色有些复杂,他心里何其矛盾,虽说这忍术可恶至极,逆天而行,如果鼬哥哥没有打破控制,那后果不堪设想……可是,也正是因为这背德的忍术,他才又见到了活生生的,日思夜想的宇智波鼬。
  
  他咬了咬牙,坚定道:“不,我去阻止,刚才说过,这一切都交给我。”
  
  鼬幽幽的瞥了他一眼道:“别一个人硬撑,想阻止这秽土转生我再合适不过。”
  
  “这场战争的所有都由我承担!这是我的责任!”鸣人握紧了双拳,这一通发泄似的怒吼耗尽了他的耐心与定力,他难以置信自己怎么会对鼬用这种语气说话。果然,一抬头,鼬哥哥正严肃的盯着他。
  
  “鸣人,你变强了。”他皱眉道:“但是现在看来,你似乎也遗忘了很重要的事情。”
  
  “听着,你要记住,村里那些原本讨厌你的人开始仰慕你,是因为你意识到了他人的存在,并为了他人的认同而一直努力着。”
  
  鸣人努了努嘴,神色间有几分动容。
  
  “你说过自己是靠着很多人的帮助才走到今天的,对吧?那么在拥有了强大力量的今天,如果你忘记他人,自大而执着于个体,总有一天,你会变成第二个我。”
  
  鼬向鸣人身后的树林深深看了一眼,漠然道:“无论你有多强,都不要想着独自背负所有,那样你必然失败。”
  
  永远不要想着独自去承担一切。
  
  “并不是只有当上火影才能得到人们的认可,而是只有得到人们认可的人才能当上火影。”
  
  这句话算不上什么鼓励与褒奖,可实实在在的让鸣人热血沸腾起来。鼬无疑在他内心深处制造了一场地震,这是一句直击心灵的话语。
  
  眼前的这个言辞犀利却无处不为木叶,为他着想的人,根本就是一个无冕的火影。
  
  这是木叶欠他的。
  
  鼬任鸣人自己消化,召唤出乌鸦并且一抬眼便用了天照。看到鸣人震惊的神色,好笑的解释道:“止水的眼睛很多年都不能用了。”
  
  “鸣人,你对佐助的影响其实比这眼睛大的多。没有这眼睛,你也能阻止他。”
  
  “不!”鸣人慌乱道:“现在的你也能直接去见佐助不是吗?这次……”
  
  这次就好好的跟他说明真相……不是扮演而是真正做一个爱他的温柔的好哥哥……
  
  “我曾经想独自一人包揽一切,结果失败了。这次,我打算将有些事情托付给我的同伴。”他笑着看向鸣人的身后:“但你身上的担子已经很重,所以我不会把佐助拜托给你。”
  
  鼬毅然转身,留下一句:“佐助,鸣人就拜托你了。”

  “站住,鼬!”现身的佐助望着鼬的背影啧了一声,鸣人与之对视一眼,会意的两人一前一后,默契的追在了鼬的身后。

评论(5)
热度(271)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