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 48(上)

    48 永不凋零的花(上)

      感人肺腑的美好重逢并没有持续多久。大地仿佛肺部重病的老人,从胸腔深处发出沉闷的咳嗽,带动地面以难以想象的频率震颤着,一时间,所有人都难以控制平衡,被蛞蝓包裹之前,入眼的只有无尽的阴云与遮天蔽日的黄沙。

  尽管被护住,他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轰鸣与地面的塌陷炸裂。这股力量的冲击定然会让木叶的满目疮痍,可当他再度睁开眼,看到这块空荡荡的天坑,依然瞠目结舌。

  短短的几十秒,木叶村消失了,宛如硬生生的承受了一场天灾。

  “没事吧?”

  他没有说话。事实上,在使用自然能量后,他就可以感觉到大家的查克拉。刚刚爆炸的瞬间,有很多能量点在他的感知里消亡。老师的,同伴的,熟悉的不熟悉的……生命脆弱的就像一根蜡烛,任凭一口气便可以吹熄。

  暗云压境,风波涌动。在这静穆里,身着黑底红云长袍的五人死神般缓缓降临在他们面前。

  因为感受到了世界的痛楚,所以才无法抑制这愤怒与疯狂的憎恨。

  还我师父……还我老师……还我木叶……

  去死,去死,恨不得他们全部去死。

  “鸣人!”

  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鸣人已经手持螺旋丸直直向佩恩天道冲了上去,天道纹丝不动,平静的注视着失去理智,带着杀意狂奔而来的少年,饿鬼道嘴角微微上扬,轻飘飘的伸出一只健壮的手臂,张开手掌,鸣人的螺旋丸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鸣人大骇,立马向后撤去,天道在这时行动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黑洞般把他的身体吸向前去,他抵抗不得,被人一把拽住胸口,那双轮回不由分说强势占据了他的思维,人间道上前,按住他的头顶。

  灵魂被拉扯的滋味,真是一言难尽。源自于心灵底处人性的惊惶,让鸣人奋力的挣扎抗衡起来,这是一场灵魂的拔河,在他即将脱力的刹那,一条燃着红色烈焰的手持剑横扫,直接挥断了人间道的手臂。鸣人立马抓住时机,后撤回鼬的身边。

  “说了让你别冲动。”鼬看了看惊魂未定的鸣人,转身防御,浅浅责备道。

  “……须佐能乎吗。”天道没有情绪的脸难得有了些波动:“鼬,你果然是个很大的变数。一旦启用你,就面临着风险。”

  “收手吧。”鼬的衣摆被风卷起,淡然回道:“我全力协助鸣人,即使是你,也没有胜算。”

  他话音刚落,修罗道就直直冲了过来,鼬眉头一拧,准备好了须佐的防守,但鸣人居然已经用真身正面迎了上去,一把将修罗道按翻在地,他的头部被深深嵌进坚实的地面,只剩下半张死不瞑目的脸。

  鸣人仿佛根本没打算让鼬出手。畜牲道通灵出的独角兽张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居然被他拽着角生生给抡了出去。一鼓作气的,他又向着距离佩恩天道最近的饿鬼道冲去。

  “影分身术——仙法·超大玉螺旋丸!”

  “鸣人,忍术对这个佩恩没用,他能吸收查克拉。”鼬提醒道。

  果然,他的忍术全然没有作用。鸣人猛地一拳打过去,饿鬼道头一偏便轻巧的闪过。鸣人飞起一个横踢,却在空中被拽住了脚踝,他挣了两下,被抛起后在空中进行一次回旋才落回地面。

  尽管这一系列流畅的体术完成的很漂亮,现在的局势依然不容乐观。鼬不动声色的看紧了天道,并不时出声告诉鸣人一些情报。

  “佩恩的眼睛都是相连的,所以即使从死角发起攻击,如果不瞒住全员的视线就毫无意义。”

  “那么!”鸣人双手一拍,沉稳道:“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看不见的攻击!”

  仙人模式感知危险的能力与攻击范围,都是非同一般的。而蛙组手会利用自己身边的自然能量,变成鸣人身体的一部分攻击 。

  他一拳堪堪擦过饿鬼道的面颊,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饿鬼道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打中,居然破风飞了出去。

  明明应该躲开了。

  “影分身之术!”得手后鸣人毫不恋战,迅速后撤几步,与两个影分身共同跟天道对峙着。

  “原来如此。”佩恩沉吟道:“你已经成了仙人。学会了跟自来也老师一样的术。”

  鸣人怔了一下,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佩恩居然称自来也为:老师?!

  “我也跟自来也学过忍术,自来也是我曾经的老师。对你而言,我是你的师兄。”一阵风起,带动废墟里的砂石和尘土,佩恩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仰慕同一老师的同志应当能互相理解才对。”看着鸣人渐渐皱起的眉头与渐趋愤怒的表情,他顿了顿才说:“老师渴望看到和平。”

  鸣人抬起手,巨大的查克拉飞速旋转着凝聚在他手中,带动身旁的风在他所站之处形成一个气旋。随着那蓝色的光球旋转扩大,众人能清晰的听见一种高频的噪音不断刺激着神经与耳鼓膜。

  查克拉的形状,宛如一个巨大的手里剑。

  “你们犯下的罪行——”少年愤怒的嘶吼着,激昂中竟然飞起一把将查克拉手里剑冲佩恩扔了出去:“哪里有什么和平可言!”

  距离手里剑较近的两人仓皇躲避,佩恩边闪躲边道:“只是因为你还没有理解和平的意义罢了!乖乖束手就擒吧,你的起能促进和平!”

  已经躲开了的人间道没想到这团东西居然二次扩大,被包裹进去的时候他整个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面容狰狞而扭曲。

  “鼬,有件事你说的对。”天道从那惨象里回过头皱了皱眉,厌恶道:“漩涡鸣人果然是个不听人言的家伙。”

  鼬的表情仍没有放松,空中,鸣人正与佩恩飞速的交手,虽然还能勉强招架,但是他的动作比起之前的流畅完美,显然迟钝不少。

  看起来,他的仙术查克拉应当一时补给不足,刚才的那个术,威力很大,可消耗也太大。这么下去,就危险了。

  鸣人听到鼬喊自己的名字,一回头就对上一双暗红的写轮眼,查克拉混乱的无法汇聚,他立刻明白自己是中了幻术。

  “用蛙组手。”鼬嘱咐道。

  紧接着视野一亮,幻术解除了。他立刻回头看了一眼,鼬的身形渐渐隐匿于白色的雾霭中。周边的一切都看不清了,不论敌友,都高度的紧张起来。

  这是……鼬哥哥的幻术。鸣人唇角一扬,双手合十,进入了仙人模式。

  惊恐中,畜牲道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她被重重击倒滑向一边。看不见的攻击从四面八方,接连不断的袭来,她慌乱的抬手挡着,眼前又明光一闪,鸣人双手持螺旋丸正对她垂直而下,她惊叫一声,喉咙一甜,便再也发不出声音。

  所有被她召唤出的凶兽都消失了,雾霭渐渐散去,鼬在他面前背对他站着。鸣人累的气喘吁吁,忍不住伏跪在地。仙人的妆容渐渐褪去,他的双眼也恢复了湛蓝和澄明。

  “看到了吗,刚刚你干掉的那一个。”

  鸣人顺着他的视线抬头看去,惊讶道:“为什么?他刚刚不是死了吗?!”

  “天道后面的那个鬼面,拥有复活的能力。所以……”鼬蹙起眉,冷道:“他必须死。”

  “我……有……办法。”鸣人撑着膝盖缓缓站起来。他瞳孔骤然一缩,佩恩手持铁棒飞速奔袭而来,他把鼬往后一拽,拉开架势道:“退后,不要被螺旋手里剑误伤。”

  鼬看他闭上眼睛,凝神迎战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就会逞强。”

  “你已经没有仙术查克拉了。”

  利器迎头击来,划破空气带来呜呜的风声。鸣人不躲不闪,猛地张开双眼,再次进入了仙人模式,他以手相劈,铁器居然应声而碎!随后他飞起一脚,把佩恩踢退了十几米翻倒在地。

  他一刻也不停的结印,在影分身协助下再次甩出一个巨大的螺旋手里剑。

  鼬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暗自结了个印,天气骤变,天地昏黄,浓雾四起。那轰鸣着的手里剑破雾来到面前时,天道猛地瞪大双眼,千钧一发之际,饿鬼道居然挺身护上,全然吸收了这个忍术。他正得意的妄图嘲讽几句,手里剑居然嘭的一声化作一阵雾气。

  居然是个影分身!另一个影分身猛地扑上来死死缠住他,手里剑在空中打了个转再次飞向天道,鼬默默算了一下,天道的力量应当已经恢复。不出所料,他弹开了这个忍术。

  可是,还没完呢。

  “仙法·螺旋连丸!”少年奇迹般的破雾从天而降,天道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到他的影分身正跨坐在破碎的地狱道的尸体上,洋洋得意的笑着冲自己抹了抹鼻子。

  “三段攻击,干得漂亮。”鼬浅笑着看了看身边等着夸奖的少年,忍不住伸手刮了刮他的鼻梁。

  “你确实很厉害,佩恩被打成这样,还是第一次。”他向上一跃,合掌道:“地爆天星。”

  “来了!”大地不断的出现裂纹,仿佛引力倒置了一般,佩恩投掷的黑色球体瞬间扩大了几十倍,破碎的板块,连根拔起的大树,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引向那黑色的球体。

  “啊啊啊啊——”鸣人和鼬都悬在半空,他死死扒住一块石头,冲一旁镇定的半跪在石板上的鼬呼道:“不妙啊!这么下去非常不妙啊!被吸上去就完了!”

  “喂,鸣人。”

  鸣人没好气的应道:“干什么!”

  “被吸上去就完了,那你怎么还活着?”

  鸣人难以置信的瞪了他一眼,发现如此紧要关头,鼬哥哥居然还笑得出来。

  这个人……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啊!

  他抓狂道:“现在是笑的时候吗?!为什么生死攸关你还这么若无其事啊?!”

  “不是若无其事,”鼬抬起头道:“分析情况需要冷静。 我们把天道投掷的黑色球体视作核心,只要破坏他应该就可以了。用上自己最强的远距离忍术,一起攻击中央部分。”

  鼬在没有背负什么东西后,冷静理智,优雅从容,温润和蔼,强大自信,一个原原本本的他逐渐的展现在鸣人面前。成为队友后,他是一个无比可靠,令人安心的人。

  鸣人身下的石头突然剧烈的摇晃了一下,他收回目光,再次搂住石块惊恐道:“啊啊啊啊啊,这样根本瞄不准中央部分啊!”

  “不用瞄准,反过来利用它的引力就行了。”鼬顶着风站起来,睁开眼睛的一瞬间,鲜红的须佐把他整个人武装起来,如同置身平地,稳稳当当,不慌不忙,笃定道:“无论什么招数,都必有它的弱点。”

  “站起来。”

  风带起他衣袖,凌乱了他的发丝,但丝毫不减他的魅力。在他的注视下鸣人也慢慢的爬了起来,凝聚起查克拉,在某一个相同的瞬间,一鼓作气的掷出去。

  “八坂之勾玉!”、“风遁·螺旋手里剑!”

  巨大的能量相撞,如同被延长了的闪光灯,天道在爆炸声中跌落地面,鼬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身形一窜,须佐手中的圣剑直直捅入对方的胸膛。

  “这是十拳剑。”他垂下眸子,淡漠道:“还有什么想说的,趁现在说吧。”

  有一丝血迹从嘴角默然流淌下来,佩恩的视线有些空洞,沉默半晌,他才开口道:“我预见了今日。”

  鼬抬眼,严肃的望向他。他自顾的说着:“你的身份我从来都清楚,但是你的能力也是必要的。”

  “……”

  “漩涡鸣人坠崖,九尾联络你的信号波动,我也接收到了。”他顿了顿:“你没有把他送回木叶,试图消除我对你的怀疑。我好奇你的做法,却没想到你会被他改变。”

  “你我目标一致,都是为了和平。你跟我一样,为了各自的正义行动,你为了你正义,而我为了我的正义。”他一阵气息不稳,又吐出一大口血沫来:“就连漩涡鸣人,也是为了他的正义。”

  “恨我吧,鸣人。你杀了我,可以说是报仇,可我们都明白,那不过是你的自我满足而已。”

  鸣人无声的站了过来,神情有些莫名的沮丧和颓废,还有点说不上来的茫然无措。

  “就这些遗言?”鼬半蹲下去,问道:“告诉我你本体的位置。”

  在前往佩恩本体所在之处的中途,他们不出预料的受到了一些人的阻拦。除去对鼬身份的一些盘问,还有对两人行动的阻挠。鸣人已经很疲惫了,也有些烦躁,他不知道要如何解释现在的心情。不耐烦的状态下,甚至与情报部的亥一先生发生了一些口角。

  “你去跟他谈谈?!”男人的态度非常坚决:“谈谈能解决什么?!他把让木叶生灵涂炭,你——”

  “我也不知道……我也恨不能杀了他!可是把他杀了,又能解决什么……”

  “那你也不能——”

  “亥一先生。”鼬瞥了他一眼,冷不妨打断了他的话,满眼都是警告的味道:“佩恩是鸣人打倒的,我想他有这个谈话的资格。”

     亥一沉默了。

        ——————

        卡文卡文卡文,写多少先放出来吧qwq

评论(11)
热度(297)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