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十歌系列,一)

歌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原著设定

      愿你我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01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我曾想死是因为

  诞生日に杏の花が咲いたから
  生日那天杏花开放

  明令写着“校方人员专用”的通道内,两个少年正于光影间无声的对峙着。

  他们并不是很熟,但从某个时间段开始,绿谷就一直感受得到来自于轰的若有若无的关注。说实在的,他不太喜欢这种尴尬的场面,所以鼓起勇气率先发问道:“那个,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轰焦冻倚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双手自然而然的插在口袋里。阳光打下来的阴影刚好盖住了他的半边脸,使他的表情模糊不清起来。

  “无论是谁都没感受到,最后的一刻,只有我被你震慑住了。”轰慢慢抬起左手,透过指缝看见了绿谷出久慌慌张张的表情:“我犹豫了。”

  “你究竟……想说什么……”

  轰漠然收回视线,把目光集中到自己的手掌心。

  事实上,他到底想说什么呢?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这也太扯了。

  但是,不自觉的就被眼前的少年吸引了注意力,初见时就产生的那种怎么也挥不去的熟悉感,撕扯着他的大脑。那些或刻意被遗忘,或被时间淡去的暧昧不清的模糊记忆,蠢蠢欲动,叫嚣着呼之欲出。

  现在是午休时间,为了下午的比赛,大部分人都选择了休息。绿谷抬眼瞅了瞅沉思的轰,这时,走道里刮过一阵清爽的风。

  他深呼吸一口气,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感兴趣?”

  轰沉默了一阵,在绿谷以为他不会回答时,突然出声道:“我老爸是安德瓦,万年老二的英雄。”

  绿谷屏息听他说道:“我老爸是个极其要强的人,尽管作为英雄出道后如破竹之势名声震天,但对那个无法超越的活传说欧尔麦特恨得牙痒痒。”

  绿谷的呼吸一窒,现在的轰,看起来很不正常。

  “意识到自己不可能超越后,他想出了另一个办法……”

  “你究竟在说什么啊,轰君……”他直视着对面冷静的少年,直到他转过头也与自己对视,才问道:“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轰平静的看向他,一字一句道:“个性婚姻,你应该听说过吧。”

  绿谷的瞳孔在一瞬间紧缩,难以置信的抬头瞪向那个波澜不惊的少年。

  “单纯为了让自己孩子继承更强大的个性而选择配偶,然后逼对方结婚。”轰顿了顿,继续道:“我爸利用钱和业绩,拉拢了我母亲的亲属们,得到了我母亲的个性。他这是想通过把我培养成比欧尔麦特更强的英雄,来满足自己未能实现的欲望。”

  匪夷所思。绿谷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他慢慢的,死死的攥紧了拳头。

  那么熟悉的音节,却排列组成了他听不懂的东西。

  然后他听到轰的声音,阴冷中糅合着无尽的憎恶,看到他咬牙切齿的样子。

  “真令人作呕。”

  绿谷怔住了,不受控制的想:他是在厌恶什么?厌恶谁?父亲吗?还是……轰君他自己吗?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她总是在哭。”他伸出手,缓慢的覆上自己左脸的伤疤:“‘你的左半边太丑了’,母亲这样说着,把开水浇在了我的头上。”

  轰的异色的眸子,连着那明暗的光线通通倒映在绿谷的脑海里,那一瞬间,所有的景物都猛地极速向后退去,呼吸仿佛被什么阻挠,提不上来气的他抓着胸口的衣襟一下跪倒在地。

  他能听到耳边传来轰急切的“你怎么了”,但这一秒,在他的世界,被无限的延长与扩大。

  真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

  02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我曾经想死是因为

  冷たい人と言われたから
  被说成是冷漠的人

  爱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想要被爱而哭泣

  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是因为感受过人的温暖

  五岁前的童年记忆里,永远回荡着母亲的惨叫与啜泣。

  那时他还太小,每次母亲因为护着他而挨打时,他都只能站在一边,手足无措的哭。

  “父亲太讨厌了”,他这么想着,绝对,绝对不要成为爸爸那样的人,那种只会欺负妈妈的人渣败类。可他要成为英雄,只有拥有力量,才有保护想保护的人的可能。

  他不能跟同龄人一起玩,不能吃自己想吃的东西,每天都要做大量的训练。在这种黯淡无光的日子里,万幸的是,有母亲的温柔以待。

  所以,当那滚烫的开水迎头浇下,他甚至没有哭叫出声。心里回荡着母亲那反反复复的几句话:

  那孩子的半边越来越丑陋。

  我带不了他了。

  不能再让他继续长大了。

  母亲的反应比他还要激烈,几乎疯了般的抱头尖叫。他想提醒母亲小声一点,如果引来了父亲,那又会挨打了。

  原来……就连母亲也是如此的嫌恶他。

  可他困惑的是:既然这么讨厌,为什么要对他笑呢?

  没过太久,他很快被赶来的安德瓦抱去包扎,直到上完了药,才感觉到皮肉的灼烧与剧痛。

  “妈妈呢?”他问道。

  “她伤害了你,送去医院了。”安德烈在他面前蹲下,试图伸手抚摸他的头顶。

  “别碰我。”

  真令人作呕。

  年幼的轰使出全身最大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从不敢忤逆的父亲,奔走出逃。

  03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我曾经想死是因为

  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还未和你相遇

  绿谷睁开眼的瞬间,已然置身于一个小小的公园内。正值黄昏傍晚相交之际,火烧云染红了半边天,光线有些暗。

  他暂时没有搞清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还是循着本能走近孤零零坐在长椅上,那个单薄的孩子。

  “你好……请问……”在看清孩子全貌的刹那,绿谷猛地倒抽一口冷气。

  这明明就是一个小版的轰君。

  他试着回忆起轰君今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看着孩子带着戒备的冷漠的眼神,还有那脸上新换的纱布,默默叹了口气。

  晚了一步,他想。

  “轰君,在这里做什么呢?”他试着坐在了小孩身边,小心翼翼的接近他,笑着问道。

  没有质疑他为什么认识自己,没有回应他的问题,年幼的轰一动未动,淡淡吐出三个字。

  “我想死。”

  绿谷的心跳漏了一拍,难以置信的看向这个冷静到与年龄不符的孩子。

  “为什么……”

  “死、死……我想死......”孩子突然疯狂的撕扯自己面上的纱布,还未结痂的伤口再次渗出鲜红的血,再也无暇考虑其他,绿谷一把拥住瘦弱的孩子,感受到他急促的呼吸和轻微的颤抖。

  “没有人爱我,大家,大家都恨不得我去死。”

  没有纱布阻隔的右边,湿热的泪水一下子浸透了绿谷的衣服。

  “轰君,轰君,听我说。”绿谷心疼的一下一下轻轻拍打着小孩的后背:“有人爱你的,我会爱你,世界上很多人都爱着你。”

  “骗子。”小孩把泪水蹭干,从他怀里抬起头。

  “不是啦,”绿谷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等到轰君长到我这么大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很多好朋友。”

  “真的?”小孩显然不信。

  “相信我!以后的你非常的强大,啊啊……该怎么说呢……”绿谷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其实啊,我来自你的未来呢。”

  “未来?”小孩打断道:“到那时候,我就能遇到你吗?”

  “是!我保证!”绿谷笑着揉了揉小孩的头发:“我会在未来等你,未来有我来爱你,所以,请好好的活下去,轰君。”

  04

  “绿谷,喂绿谷!”看到他转醒,蹲在他面前的轰才松了口气:“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吗?”

  绿谷出久轻轻呼出一口气,突然伸手揽住轰的脖子,形成了一个拥抱的姿势。轰显然有些吃惊,但仍旧没有拒绝他。

  “太好了,”他欣喜的说着:“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轰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也切实的感觉到,那些被他遗忘在某个角落里,鲜活到呼之欲出的记忆,在此刻更加蠢蠢欲动。

  一定,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他的。

  

       05

  第二轮,第一场比赛,轰焦冻终于对上了绿谷出久。这个名叫绿谷的少年,带给了他太多太多的意外。

  居然用已经骨折的手指再次发动攻击……

  轰爬起来抹了抹嘴角的血,郑重的盯着场中的绿谷。

  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拼到这种程度。明明是没有胜算的局面,而且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继续战斗了,但绿谷还是固执的想要打败他。

  就好像要证明什么他在坚持的东西。

  “你的遭遇,你的觉悟,不是我这种人能衡量的,”

  “但是,你那使用一半力量夺取第一来否定父亲的想法,在我看来完全是玩笑。”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少年不顾一切的向他袭来,他却因这句上气不接下气,嘶吼到有些变了腔调的话大脑一片空白。

  “轰君,轰君,听我说。”

  “有人爱你的,我会爱你,世界上很多人都爱着你。”

  “我会在未来等你,未来有我来爱你,所以,请好好的活下去,轰君。”

          夕阳下的一切都那么绮丽,绮丽的就像一个梦境。

  铺天盖地的热浪汹涌澎湃,跳动的赤色火焰自眼睛侵袭霸占了他的半身。绿谷被逼退到十几步远的地方,踉跄稳住脚步,看向他的神色居然带着几分欣喜。

  自己明明很想赢,居然还主动帮敌人。

  轰看着他,徐徐展现一个自信的笑容,从未有过的表情看的绿谷怔了怔,随即也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笑。

  不知是汗还是泪,一滴水渍悄然划过轰的面颊。

  绿谷,谢谢了。

  虽然这场比赛我赢了,但你早就赢的更加彻底。

  我不会手下留情,所以,来感受吧。

  我活着,我活着,我在好好的活着。

  巨大的爆炸声后,天地一片混沌。

         我就在这里啊。

  

       06

  绿谷在校医室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都痛的要散架。他费力的抬眼,看到伫立床边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的轰焦冻时,心里小小的紧张了一下,动了动嘴巴,喉咙一阵烧灼,只发出破碎的只言片语。

  他撑坐起身,扶了扶沉重的脑袋,温热的水杯已经贴心的置于唇边。轰半跪在床沿,扶着他的背。

  有些受宠若惊的啜饮一口,他清了清嗓子冲轰道了谢。再然后,就很久没有人出声。

  “很小的时候,我曾经想死。”轰突然出声道:“但是,我遇到了一个人。”

  绿谷的心跳渐渐加快,胸口的起伏也急促了起来。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遗忘了他。但是,他刚刚再一次的救了我。”

  轰欺身逼近,直视着绿谷红成一片的脸。

  “还记得你保证过什么吗?”

  保证?

  先不说什么保证……这个距离太犯规了吧!绿谷挤上眼睛,拼命的甩着头。

  见状,轰轻笑一声道:“不记得也没关系。”

  绿谷有些心虚的悄悄抬眼,唇上猛地传来柔软温热的触感,他难以置信的瞪大的双眼。

  “不记得也没关系,”

  “这次,换我来爱你好了。”

  

       07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因为有这样的你在世上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我稍稍喜欢这个世界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因为有这样的你在世上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对这个世界我稍稍有了期待

  愿你我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Fin———

  脑洞歌曲:《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想把轰出代入十首歌系列之第一首歌。

评论(19)
热度(637)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