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 46 (原著风,主佐鸣、鼬鸣)

不容易啊二柱子终于快把持不住被攻略了

46 宿命的二人

 团藏一跃而起,佐助挺身护在两人面前,须佐搭起弓箭,瞄准着团藏的身形,在他落地的那一瞬间发射出去——时机正好,来不及结印的团藏右臂幻化出木枝,才总算改变了箭弩的轨迹。

  好一招以攻为守。香燐抿了抿唇,开始专心的为鸣人疗伤。只是刚刚感受到那极微弱的心脉,她心下就是一惊。

  没救了。

  佐助胸口急剧的起伏,连续自杀式的攻击消耗了他太多查克拉。但他也发现了一个疑点:团藏既是不死之身,又为什么要耗费那么大的力气躲开他的攻击?

  他渐渐有些明白了团藏的术式。手臂上十只写轮眼,加上木遁柱间的细胞:初代加上宇智波的力量,看来团藏老贼居然打着控制九尾的算盘。

  ——这家伙,也盯上鸣人了。

  趁他缓冲,佐助再一次发动箭弩,这次直接命中,不过团藏又将他的攻击无效化了。转瞬间,团藏通灵出了一只巨大而样貌极丑的食梦貘,佐助不得不与它周旋,一时脱不开身,陷入困境。

  感受着那细微的脉动,香燐却相反的一直心跳加快。

  这么脆弱……这么脆弱……

  她的手魔怔般,鬼使神差的放上已经昏过去的鸣人的脖子。

  只用轻轻的一下……他就会从世间消失。

  这个,唯一能影响到佐助的人,这个变数——

  “干什么呢,女人。”

  她本就紧张,被这突如其来的耳畔的声音骇得惊叫起来。

  九尾俊美的脸离她极近,彼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惊悚的她,漫不经心道:“吃了你哦~”

  沉睡中的鸣人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恍然间,他的意识沉入了一片深深的,陌生的黑海。这一口气就要到头了——他会被淹死。

  鸣人憋着一口气挣扎了起来,缺氧的感觉让他脑子发昏,四肢也逐渐失去了力气。

  就这么昏过去……是不是就轻松了呢。

  意识的末尾,有一双温暖的手臂揽住他,唇上一热,新鲜的空气进入肺部,他贪婪的从那人口中夺取着。

  场景一转,他来到了封印九尾的铁笼。这里一如既往的阴暗潮湿,可是却少了优雅的打着盹儿小憩的狐狸。

  “小九。”鸣人试着喊道:“你在哪。”

  他的余音在这空荡荡的空间里回旋,孤零零的,没有回应。

  他一急,眼前一片白光闪烁,剧烈的咳嗽下,居然悠悠转醒了过来。他花了足足半分钟才找到焦距,定睛看了看面前的人,应该是叫做香燐——这个女人离他差不多有半米远,很像刻意保持的距离。平日里他们没什么交集,此时香燐居然用看怪物一样的神情瞪着他。

  “你救了我吗?”鸣人看看身上包扎处理过的伤口,明明是很严重的伤,此刻却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他有些迟疑,但还是缓了缓,笑道:“谢谢你啊。”

  “你该谢的不是我。”她没想到鸣人会道谢,愣了一下道:“没什么。”

  鸣人一转脸,看到无比惊险的一幕。一只食梦貘张开血盆大口,佐助拼命抵抗着那引力,团藏居然神鬼莫测的出现在他身后,鼓起腮帮子一鼓作气的出招:“风遁·真空连波!”

  “佐助!”鸣人急忙站起身来提醒道:“用火!”

  闻声佐助愣了一下,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不情愿道:“不用你说!”

  他双手飞快的结印,一发完美的豪火球完完全全被食梦貘吸了进去,通灵解除了,佐助乘胜追击,冲上前去一拳将团藏打的飞出十几米。他自己也猛地伏地吐出一口血,须佐能乎也随之消失了。

  看到鸣人的安然无恙后,他渐渐沉稳了下来。

  “当右手十只眼睛闭上,你的术就会解开,”他喘息道:“你没有时间了。”

  团藏脸色一变:“你这家伙,居然知道伊邪那岐吗?”

  佐助扯起一抹笑容,立刻发动须佐冲了上去,得意道:“果然是这样啊!”

  团藏咬咬牙,一个闪身绕到佐助背后,写轮眼已经捕捉到他,佐助瞬间转身发动雷切,在电闪雷鸣间嘶吼:“为了得到那只右手,你杀了多少宇智波的族人!”

  团藏结印:“出手的是鼬!”

  “那是你逼他的!”

  两人相撞,僵持而胶着的定格在一个姿势,团藏手中的短剑没入佐助的要害。

  “哈哈哈哈哈!”那张从容的面具再也挂不住,狂笑到狰狞,伸出手臂道:“你太着急了,我的眼睛还睁着呢,你就回到鼬的身边接受教导去吧!狂妄的小鬼!”

  佐助漠然无声,下一秒,团藏难以置信的低头,看到穿透自己心脏的刀刃。

  他脚下一软,颤抖着咳出一口血。

  “怎么回事……”他惊恐道:“为什么伊邪那岐没有启动——”

  “正如你所说,我的幻术不如鼬。”少年冷漠的看着团藏匍匐在雪地上,眼睛眨也不眨的补了一刀。

  但是,这短暂幼稚的幻术,只要用对地方就行。

  透过刚刚那个鼬的幻影——他早就确认了,能在一瞬间让我中幻术。

  团藏咬牙切齿:他怎么可能不利用这一点呢,因为拥有了写轮眼,居然大意到忽略了应对写轮眼的基本战术。

  团藏狼狈的伏在雪地里,艰难的呼吸着,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后,他突然发力,抓住面前的枯草,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去。

  垂死挣扎。

  他的身体在洁白的大地上画出一条蜿蜒的血迹,佐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爬出很远很远,才从容的跟在他身后。

  苟且吧,苟且吧。求生吧,逃吧,逃吧。

  剑已出鞘,距离在一点点缩小。

  鸣人一跃而下,轻松的站定在团藏面前,挡住去了他的去路。团藏抬眼看他,眼中的不甘与憎恨,如果能化作实体,一定可以将鸣人粉身碎骨。

  “还记得吗?”鸣人突然出声提醒道:“我说过,我活着,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黄泉路上去给宇智波谢罪。”

  “但是送你上路的不该是我。”鸣人抬眼,对上佐助隐忍的目光。

  “你懂什么——”团藏突然痛苦的扭曲道:“我都是为了木叶,都是为了木叶——”

  佐助手起刀落,一小滴血溅到了鸣人的面庞上,他忍不住向后瑟缩了一下。

  团藏罪大恶极,他必须死。鸣人仰起头定定神,呼出一口冷气——

  尽管已经经历了许多,但他到现在,仍很反感一些太过血腥的场面。

  “你接下来怎么打算?”鸣人瞥了佐助一眼,问道。

  佐助也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破天荒的回了句:“你呢。”

  “我啊~”鸣人伸了伸双手,交叠在脑后,笑道:“我去把纲手婆婆找回来。”

  “是吗。”

  时过境迁,他们已经不习惯于这样平静的相处了。

  鸣人心想:比起心平气和的对话,还是拳头更适合他们俩交流。

  一时间,疲惫至极的两人都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突然,一道粉色的身影夹杂着风雪飞驰而来。利器的声音一晃而过,鸣人大惊失色。

  那是小樱。

  “住手!小樱!”

  佐助感知到了身后危险的逼近,背在身后的手优雅的抽出草雉剑,笑着一个回旋——

  三人定格在这一刹。

  佐助死死拧着眉头,盯着鸣人鲜血淋漓的手掌。小樱不住的颤抖着,莹绿色的眸子里瞬间蓄满了眼泪,手中的苦无也掉在了地上。她后退两步,痛苦的捂住了脸。

  鸣人一脸严肃的与佐助对峙着,事实证明他的判断也没有错。他就知道,要杀了佐助,樱一定会犹豫。但面对小樱,佐助却绝不会留情。所以即使没有写轮眼他也预判到了佐助的轨迹,并果断的伸手握住了刀刃。

  “放手。”佐助蹙着眉,冷道。

  鸣人不动声色的松开,佐助才收回了剑,他转头看向跌坐在一旁的小樱,蓦然叹了口气。

  “小樱,”他问道:“你已经放弃了吗?”

  “鸣人……我也不想这样,”樱抹抹眼泪,抽噎道:“佐助君已经不是从前的佐助君,他现在是国际通缉犯。继续这样下去,你会——”

  佐助突然扬起一个讽刺的笑,抱着胳膊冷眼旁观这场闹剧。他也很感兴趣,鸣人究竟会如何收场。

  “谢谢,我明白你在关心我。”鸣人苦笑着挠挠头,道:“但佐助所做的事,现在的我能理解。”

  樱怔怔的抬头看向他,佐助也呼吸一滞,再笑不出来,反而握紧拳头狂躁道:“鸣人,之前就说过了,没有父母兄弟的你,能理解多少。你只不过是个外人,闭嘴吧。”

  鸣人没有理会他,反而自顾自冲他扬起一个笑脸:“我知道了啊,鼬哥哥的事情。别小看我,我可比你想象中知道的还要多得多的多。”

  小樱茫然的看着专注对视的两人,一如既往,没有分毫插足之地,她垂眸笑了笑,内心是一片荒芜。

  “我还没放弃呢,要把你从复仇的泥泞中拯救出来这件事。”他笑着避开了佐助冰冷的视线:“或许我和你 ……应该反过来才对吧。”

  樱颓然的坐在地上,佐助也沉默无声。

  “佐助,你知道的吧,我曾经被村里的人们憎恨,那是因为我体内的九尾。”鸣人用一种轻快的语气诉说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辛酸:“我恨他们,我也想过复仇。还以为自己会一直孤单下去……但是跟你相遇以后,我知道你总是一个人,我——我很开心 。”他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你一个人,让我感到很安心。”

  “……”佐助垂眸。

  “我背负九尾,你背负宇智波的宿命。真是讽刺啊。”他笑了笑,仿佛真的沉浸在回忆里:“我那天看到你,其实想立刻找你搭话的。但是我放弃了,因为你什么都行~所以,我私自把你定做我的对手,从那天开始 你成了我……目标。”

  “我想跟你一样强大帅气,所以一直拼命追赶在你身后。”

  鸣人不再回避,直直捕捉到佐助的视线,望进那黑寂寂的眸子,他能感觉到,那空洞的虚妄下,是多么强烈的复杂的感情。

  正如鼬哥哥所说的,宇智波佐助从来都是个用情至深的人。正因为他爱的太深了,所以他的恨才来的那么猛烈。

  少年一反曾经的阳光,有些腼腆的冲他笑开:“我,能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

  “……”樱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滴进雪地里,砸出一个个小小的雪窑。不远处的香燐,干脆隐藏起自己的身形,抱着膝盖,颓然的听着。

  佐助的内心被那熟悉的笑容猛地一撼,面上却依然镇定道:“无论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回心转意。这个世道是错的,我已经决定,要建立一个新的体制。”

  他顿了顿,又道:“鸣人,现在你能做的,杀了我,成为保护村子的英雄。要么,你会成为被我干掉的丧家之犬。”

  “杀了你,算什么英雄?”鸣人不屑的嗤笑一声,突然面色一变,严肃正经道:“佐助,你听好。如果你攻击木叶,我就不得不同你作战。”

  佐助凝望着他,那里面夹杂很多的迷惑,茫然与不解,就仿佛他从来没认识,没真正了解过眼前这个少年一样。

  可他们已经认识了漫长的十几年。

  “我明白,这个时代有太多的不公,也清楚的知道木叶有自己黑暗的一面。我不会用你那种极端的方式改变它,但我会用我的方法改变这个世界。”

  ——你要,跟我一起吗?

  “而且,我依然坚持,只有我能承受你的憎恨,你可以尽管对我发泄出来。”鸣人正色道:“那时候,我会背负着这份憎恨,与你一同死去。”

  佐助猛地移开视线,低下头,一阵咬牙切齿。

  他不明白。

  到底什么意思,鸣人。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执着?!”

  你究竟想干什么?

  为什么不放手!为什么要扯着我!你让我疯狂,犹豫,挣扎,痛苦!

  “因为,你是我的那个‘唯一’。”

  佐助一下子怔住了,片刻,他抬头对着天空,有雪花落在他的眉心肩头,一触即化,易逝的让人不知所措。

  “我们没法用一般的方式相互理解,初次相遇我就知道了,我们只能用拳头……啊啊算了我不想跟你啰嗦个没完了,”鸣人一阵抓狂,不耐烦道:“反正如果最后我们都死了,就不再是宇智波和九尾人柱力,什么都不用背负,到那个世界去相互理解吧。”

  樱抱着膝盖,突然的泣不成声。

  “要死的是你——”

  “要死一起死,佐助。”鸣人飞快的打断了他。

  “够了……鸣人,你还有火影的梦想,没必要跟佐助陪葬……就由我……”樱痛苦的抱头呻吟道。

  “不,佐助交给我。”鸣人说这话时并没有看向小樱,反而是对着佐助,两人都不甘示弱,拼命的把对方映进自己的瞳孔:“这也是,我跟鼬哥哥的约定。”

  小樱面上一阵燥热,垂下眸子。最近的鸣人越来越成熟稳重,也越来越散发着独属于他的光芒。

  鸣人是真的下了决心,跟她那天真的半吊子的觉悟一点也不同。

  佐助沉默半晌,居然哼笑一声。

  “好吧。”他这么说着。

  “好吧”,这真是一句暧昧的话。

  ——————————

  这个时代的高楼,已经从根基开始动荡。

  尾兽只剩下两只,大国的实力一度失去平衡。

  看吧,一场巨变,马上就要开始了。

  雨忍村依然是连绵不断的阴雨天,高塔上,男人沉默的立着,奇怪的是,雨水见到他,就见到瘟神似的避开了。

  “木叶应该已经开始防范你了。”女子走到塔下,漠然抬头道。

  “佩恩是无敌的。”他说:“接下来,要去木叶。”

     谈笑间,一个国家的命运已经被悄然改变。

评论(5)
热度(288)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