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细嗅蔷薇 中篇(二)

梗:《七夕》

前篇:毒蛇与烟蒂

中篇:樱花与校园(一)

中篇:樱花与校园(二)

     土方十四郎挑了个靠窗靠后的位置坐下了,铺开自己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又拿出几支惯用的笔来。
  
  陆陆续续有人走进了教室,填满了空缺的座位。
  
  土方一直埋头整理着常用单词,这是他从初中就养成的习惯,只不过工程量太大,一直到现在也还在坚持。直到高杉晋助带着几个人浩浩荡荡走进来时,他才抬眼看了看。
  
  高杉直直走到与他反方向的最后一排,大约是教室后出口的位置才坐下,几个看起来就不是好学生的跟班们也就近的落了座。
  
  高杉大概觉得空间有些窄,他抬腿踹了一下课桌,双脚交叠着放了上去,靠着后墙开始玩手机。
  
  坐在他前面的是个戴眼镜的男生,一脸的老实相,看到高杉晋助连腿都打哆嗦了,哪里还敢反抗。
  
  土方开始庆幸高杉跟自己有一段距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挑挑眉,事不关己的埋头写单词去了。
  
  除去高杉那一片的气氛不太对,班级里现在颇有些热闹。褪去了初见的生涩,同龄的少男少女们很容易打开话题,聊的热火朝天。这时候讲台边的银时突然清了清嗓子,从口袋里摸出一副金丝眼镜戴上,一副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众人安静了下来等着他的下文。
  
  “总之……啊……该说点啥呢……欢迎来到Z班之类的?”卷毛老师无奈的挠挠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我带你们的国文课,今后三年由我来担任你们这群小鬼的班主任,以上,有什么问题吗?”

  三秒沉默后,气氛突然炸开,议论四起。

        “这么年轻没问题吗……”绑着马尾的女孩子用手挡着嘴,悄悄冲身边包子头的女生抱怨着。

         “是啊,看起来完全是小鬼一个啊……”

         “什么啊,那没精神的死鱼眼……”葱头少年抱着膀子,淡漠道。
  
  土方把周边的议论一字不落的都听进了心里。
  
  惊讶吧,难以接受吧,不敢相信吧……你们慢慢去体会我难以言表的复杂感受吧。

  银时倒从容不迫,只是勾起唇角笑了笑,垂下头捡起一支的白色粉笔,在一片议论声中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电话。
  
  他转过身,把粉笔碎尸成一截一截,随意的抛了出去。

  聊到眉飞色舞的几只均无幸免的被粉笔头狠狠砸了一下,高杉的某小弟痛的大叫一声,憋了一股火正要发作,突然发现暗器是从银时手里扔出来的,看了眼高杉不管不顾的神色还是乖乖闭上了嘴。

  “有问题要举手发言,”漫不经心的语气配上吊儿郎当的笑容,让人怎么看怎么不爽。银时道:”怎么……小学老师没有教过你们吗?”
  
  众人一阵沉默,一时间只听的到吹动窗帘的风声。

  “老师,”刚刚被欺负的男孩儿居然勇敢的举了手,让土方感到有些意外。他犹豫道:“一般来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

  “恩……自我介绍……”银时认真的想了想道:“反正介绍了也记不住名字,慢慢相处才能真正了解对方嘛,所以这个自我介绍……”银时耸耸肩:“咱们就免了吧?”

  根本是你自己记不住吧……土方内心疯狂吐槽。

  “银时老师,”本县第三大不良势力头目桂小太郎同学居然一本正经的发了言,还恭敬的称呼银时一句老师:“我们应该先选出班干部。”

  此言一出自然又引发了一片讨论,桂前排的包子头少女一脸厌恶的偏过头去,毫不客气道:“啧啧,一早就写好竞选宣言然后又跑来提出这种建议,真是不要脸。”
  
  几乎全班都听到了她这句话,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桂的小弟们怕老大面子挂不住,有几个已经坐立不安,开始对少女行使横眉怒目的面部表情威胁。
  
  “看什么看?”少女丝毫不惧,一捋袖子道:“你想打架吗?”
  
  桂的手下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嚣张,一时吃了个瘪,悻悻的在心里记了一笔账。
  
  土方环顾一周,发现看到这种充满硝烟气息的冲突事件,很多人脸上居然是兴奋期待与跃跃欲试……
  
  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鬼班级?
  
  以后跟这群神经病呆在一起三年,想想就有够要命。更别说还摊上这么个吊儿郎当的胡闹老师,教导主任的脑袋被驴踢过吧……当初一口一个承诺让自己进尖子班,这种班级哪里尖子了?他妈的倒三角吗?
  
  揣着一肚子的苦闷,土方摇摇头按耐住内心的波涛翻涌,拿起笔开始抄写黑板上的电话号码。

  “班长啊,”银时啧了一声,苦难的挠了挠头,思索一会儿往边上一指道:“要不就那边靠窗的那位同学吧。”

  原本就沉默的气氛一下更压抑了,众人顺着银时的手看向窗边。
  
  “哦~”葱头少年愉悦的发出一个音调。就连后排的高杉晋助也睁开眼睛,扬起嘴角投来感兴趣的视线。

  土方感到四面八方传来的杀气,顿住了笔。

  桂拍案而起:“这算什么!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我们要民主的选举!”

  冲田懒洋洋的把头搁在桌子上,打量了土方一眼,笑道:“算了,当上了再拉下来就好了。”

  “吵吵吵吵吵什么吵啊,”银时拍了下讲桌,走到前面单手一撑,居然直接坐了上去:“我可是看的很清楚啊,你们之中只有他老老实实穿了校服,而且他从坐在那里就开始抄笔记了,这么努力认真的学生做你们班长是你们的福气啊,抱怨什么啊一群臭小鬼。”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情就先这样吧,老师我要回家看电视剧重播了,”卷毛老师仰了仰头,晃着两条大长腿道:“我啊,虽然是个比较随性的人,但是偶尔也会被人说性格奇怪很难相处之类的……嘛,我们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吧……”
  
  然后沉淀下来的,就都是最深的感情了。

  来自窗边的微风卷着两片花瓣,吹起了窗帘,吹动了书页,形形色色的发丝在阳光下翻飞着。

  “来到我们z班,你们每个人都很有个性,不过我看得出你们都是好孩子……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改变……也许你们现在无法理解……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吧。”

  “最后,被命运选中的多串同学,”银时轻松的蹦下来,走到窗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左膀右臂了,请多多指教。”
  
  土方突然烦躁的不行,那一瞬间什么也没想,下意识的就挥开了他的手。
  
  他听到角落里的高杉轻佻的吹了声口哨。
  
  为什么——
  
  他只是想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三年而已。同学个个奇葩,他可以忍,老师吊儿郎当,他也可以忍,可就连这点清净,也要被人剥夺。
  
  银时的一句话,就能让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众矢之的。现在全班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
  
  土方一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隔着空气冷冷的与他对峙着。银时似乎也没觉得多尴尬,只是挑了挑眉收回了自己的手。
  
  “没什么事的都自由活动吧,记得下午按时上课。”他扭头道。
  
  在他将要离开之际,土方突然发问:
  
  “为什么把我推出去?”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银时放大版的脸已经骤然映在他青灰色的瞳孔里,他双手撑着土方的课桌,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
  
  土方不由自主被逼的身体后倾了一些,他蹙着眉头跟银时对视着,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个混蛋到底想干嘛。
  
  “为什么把你推出来?”银时用上扬的语调说完这句话,居然伸出手不轻不重的往土方的脸蛋上拍了两下。
  
  “因为你自私又傲慢,臭小鬼。”
  
  “……”土方抿了抿唇,一时间什么反驳话都说不出口。
  
         满脑子就只剩下四个大字:斯文败类。
  

评论(5)
热度(140)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