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细嗅蔷薇 中篇(一)

前篇:毒蛇与烟蒂

中篇:樱花与校园(一)

 土方十四郎的老家也不是这个县城,而是不远处的乡下。他自己考上了县里的初中,因此很早就独自搬了出来。从不参加社团活动,除去哥哥给的生活费,自己打工的收入也足矣让他在这边过得很好。

  他其实很喜欢这种看似忙碌但充实的生活,他聪明,却从不会自作聪明。没有人是不努力就能成功的……而扪心自问,土方十四郎觉得他也不曾为学习耗费多少心思。只不过是按部就班的完成自己的计划,取得的成绩却出乎预料的好。

  身边恋爱的例子不是没有,但也从没羡慕过别人。他想着他的人生就该是这样匆匆碌碌的过完,靠自己去博得自己想要的一切。不紧不慢,不累也不清闲。

  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是个保守的人。可是任何超乎常理的事情,都不太能激起他情绪的变化。这也许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冷静,这种特质使他看起来理智成熟,却比同龄人少了一些鲜活的东西。

  毫无悬念的,他被直接保送A县首屈一指的高中,而且校方承诺,会给他分配到本届的尖子班,配备最好的师资力量,帮助他们考取理想的高校。

  其实无所谓——土方踩着脚踏车,心想他这种人不论放在哪,大概都能实现自己心中所想。因为迄今为止,他想做到的事情,还没有完不成的。

  一片樱花瓣打着旋儿落进了他的校服口袋……这让他微微停顿了一下,但很快的,又匆匆向前赶路。

  换个角度来看,土方十四郎骨子里其实是个傲慢到极致的人。他不相信别人,不相信任何的物质条件,挫折和阻拦从不能拦住他的野心,也不会让他受到半点恐吓。

  说实在的,这种人很可怕:他想怎么样,就去实现,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目的单纯,行动迅速,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今天是高中生活的第一天,课表显示的第一堂课是8:40,不过生物钟让他六点准时醒来。从不睡懒觉,六点起床晨跑,用过早饭后再去学校——这种惊人的自律与自控力,完全不像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倒是有点令人联想起严明肃穆的军人,或者旧时代的日本武士。

  他喜欢早到,假如要他迟到,他宁愿旷了这一整天的课。锁好自行车,公告栏查阅自己被分到的班级时,意外的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比如即将跟他同班的冲田总悟——那是他的同乡,印象中从小就是个混世小魔王,总悟的年龄比他小一些,大抵是跳级了才能偶然在同一个班级。

  真不愧是尖子班——土方难得内心感慨一番,这个班级可谓是鱼龙混杂,但很大一部分都是名号响当当的人物。高杉晋助、桂小太郎自不必说,他们两个连同本县的神威,是典型的三大不良势力。

  至于这些人是怎么进入到顶级班的,成绩究竟配不配得上这顶级的资源,就不得而知了。

  但土方也仅仅是有所耳闻,他的处事决定了他并不会跟不良们产生什么交集,所以他不大关注这些事情。

  冲田总悟,再加上两个不良少年……倒是让人不得不担心这个“尖子班”的命运了。

  这可能就要看班主任是否足够强势到可以压制住这些个性张扬的小鬼头了,土方心想。

  他绕着教学楼寻觅起一年Z组的位置,并且很快摸到了规律,几乎所有的一年级都被排在了二楼,一共六个班级,其中一个A班不幸的被夹杂在了三楼众二年级中间。

  他们的教室在二层最边上,靠近楼梯与洗手间。

  没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怎么样都好。

  大概是他来的太早,整一栋楼都还见不到人影。三年级那边倒是零星看到有人在窗口背书。一年级二年级就松懈多了,甚至连个老师都没有,教室门都没开。

  前辈把英文念的很大声,就是听着不怎么标准,而且明显是没过脑子的。

  死记硬背真的是最蠢的学习方式了。

  土方暗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包往背上一甩,转身下了二层。

  反正学校很大,可以先逛一逛打发时间。

  他站在楼梯口,明目张胆的点了一根骆驼烟。辛辣的感觉刺激着喉咙,给大脑带来一阵前所未有的清明。

  “嘿,嘿,哪个班的啊,小子?”

  “……”土方皱着眉头转身,看到花池边蹲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一头银白色的天然卷本就散漫,又加上漫不经心的死鱼眼和懒洋洋的语调,白色的大衣衣摆扫在泥地里,更加突显了他吊儿郎当的气质。

  这种人,根本就和土方十四郎走在性格的两个极端。土方很少会接触这样的人。因为三观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跟这类人天生看不对眼。

  特别是眼前这个男人……混进学校里瞎逛,自己没被逮起来就够幸运了,还他妈的乱管闲事。

  “很狂啊,中学生行为守则没背过吗?”那人眯着眼,食指和中指间也夹了根烟,不动声色的拿暗红色的眸子瞥了瞥他:“现在的小鬼头啊,以为叼根烟就是大人了。猴子以为穿上衣服,戴顶帽子就是‘人’了,你说可不可笑。”

  “有些大人自以为自己已经是人了,但脑子还没从猴子进化过来。”土方笑笑,拽了拽自己的领口:“衣服穿反了,没发现吗?”

  银时迅速低头看了看,的确是,他里面只穿了件黑色的低领内衬,原本绣着个骚气的花边儿,现在只剩下一堆杂乱的金丝线头。

  不过他可不打算让自己几句话被一个小屁孩顶撞的颜面扫地。

  “这衣服双面的,我走在潮流的顶端,有什么问题吗?”银时跳下来坐在花池边儿上,一下子原形毕露,二郎腿翘的老高:“你小子有点拽啊,没听见问你话呢,哪个班的?看你有点眼熟,难道是上学期被处分的多串君吗?”

  土方内心感慨着“谁她妈是多串啊”,一边没好气的反问道:“你谁啊,凭什么管我?”

  这真的不怪他脾气不好……尽管他没什么人缘儿,也厌恶人际关系,不过他对陌生人一般还都是客客气气的,更别说长辈了。

  只能说,命中注定,八字不合。

  “我是这儿的老师,今年带Z班班主任。”男人得意的看着土方毫无破绽的表情出现一道裂缝,愉悦的抖着腿道:“坂田银时。嘿,小崽子,我还能不能管你了?”

  去他妈的。

  土方在一瞬间是真的想骂娘。可是良好的修养和强大的心理素质,让他生生忍住了冲动。然后他深深的看了坂田银时一眼,其中暗含的情绪真是波涛汹涌。

  这种人凭什么,可以当老师?!

  那么年轻就带班主任?还是尖子班——

  这种人……这种吊儿郎当的……

  土方莫名的有些怒火中烧,但面上风平浪静,又瞪了男人一眼。男人正掐着烟,被他瞪了不怒反笑,那笑容让人觉得真是……真是欠抽。

  土方很少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至少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认真的想揍一个人了。

  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走进校园了。坂田银时拍拍屁股站起来,土方发现他们俩的个头差不多。不过他正处于长个子的阶段,超过眼前这令人不爽的男人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在得知了他老师的身份后,土方不得不多了些顾忌……匪夷所思是匪夷所思,但事实也不会改变。他甚至有点想放下自尊服个软,免得以后整天被找麻烦。

  烦都烦死了。

  “操,你干嘛!”一秒破功,土方引以为傲的理智被这个男人夺走他口中香烟的举动轻而易举的碾碎了。

  “黄骆驼?我不喜欢,味道太辣了。”银时随手把抢来的烟头按到了泥土里,土方的眼神儿都变了,仿佛银时是把他的脑袋给扣进了土里。

  “年纪轻轻的怎么喜欢这玩意儿……”银时从口袋里摸呀摸,半晌摸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棒棒糖。

  他还悉心剥下了糖纸,对着糖欣赏了一会儿,啧啧两声,一转手揽过土方的肩膀,把棒棒糖塞进了他嘴里。

  操,草莓味儿的。

  “……”土方都有点儿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这样才对嘛。”银时按下他的头狠狠揉了揉:“你就是抽烟,也挑万。宝。路那种温柔点儿的啊~这么大点儿人哪就来一肚子烦恼了,你是快要退休的办公室警察吗?烟啊,寂寞的时候抽两口解解馋就得了。你可别向往什么大人的世界,回过头你就知道自己有多傻逼了。”

  嗤,说得跟自己有多大年纪一样。

  土方绷着脸,被银时硬生生夹在胳肢窝里夹到了班门口。

  哦,还含着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

  真他妈的像做梦一样,真他妈是个操蛋的噩梦。

  土方赶紧偷偷把棒棒糖吐了。

  “没人。”土方郁闷道:“我刚来过了。”

  “哼,”银时又在口袋了摸来摸去,得瑟的把钥匙在手上呼啦啦转了三圈:“想不到吧,我有钥匙。”

  尽管土方怎么也想不明白,作为老师,作为班主任……持有班级钥匙这件事情,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

  正出着神,银时突然把钥匙往他校服口袋里一坠,沉甸甸的,莫名的就让他联想起早上的一片樱花。土方抬头看着他,拿眼神儿做询问。

  “今年记得带钥匙纯属偶然。”银时解释道:“上一届的时候,我们全班卡在门口做的自我介绍。”

  “因为你忘带钥匙?”土方已经有些习惯了这位班主任的路数,渐渐的,性格里那些冷静自持又都回到了脑子里……谢天谢地。只是没想到坂田银时看起来这么年轻……居然还带过一届毕业班。

  “bingo!”银时打了个响指:“我觉着你吧,看着就挺细心的,适合做这个看门儿的……不,不对,这个,劳动委员。”

  “……”土方一边的眉毛跳了跳,也没再推辞,干脆的开门进去了。

————————

大概又要被我写成长篇了/吐血。

中篇大概都是校园背景了。

依然求喜欢,求评论~

评论(6)
热度(145)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