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七夕(3Z,短篇)

存个梗,这篇的延伸其实已经开始写了。不过我自己还是挺喜欢这个短篇的_(:з」∠)_

01.

“总之……啊该说点啥呢……欢迎来到3z班之类的?”卷毛老师无奈的挠挠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我不会带你们任何课,不过今后三年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以上有什么问题吗?”

三秒沉默后,小声的议论四起。

“这么年轻没问题吗……”

“是啊看起来完全是小鬼一个啊……”

“什么啊那没精神的死鱼眼”

银八老师随手捡起一支的白色粉笔,在黑板上留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后就把粉笔碎尸成无数小段,扫了一眼议论纷纷的小鬼,看似随意的抛了出去。

喋喋不休的小鬼们默默吐出嘴中的粉笔头,乖乖闭嘴。

“那个啊……有什么问题要举手发言,怎么小学老师没有教过你们吗?”

“老师,”大猩猩举手起立:“一般来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

“那个太俗套了,而且别看我很年轻我可是有着大叔的内心老年人的记忆力啊,反正自我介绍了也记不住名字,慢慢相处才能真正了解对方,对吧。”

所以老师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怕麻烦吗……

“那个,老师,”新八同学一脸严肃的推了推眼镜:“我觉得我们应该先选出班干部。”

“啧啧,一早就写好竞选宣言然后又跑来提出这种建议,也不知道家里怎么养的,该不会是猩猩养大的吧,对吧大姐头?”神乐一脸厌恶。

“说的是呢,不过小神乐,”阿妙笑眯眯地转过脸:“他是我一手养大的亲弟弟啊。”

一旁的土方十四郎相当无语地听着几个女生叽叽歪歪。

女生就是这样啊,八卦的不行,早知道就不该来的那么早,虽然选了个靠窗的位置但是以后跟这群神经病坐在一起三年,想想就有够要命。

话说还摊上了这么个吊儿郎当的胡闹老师,学校的脑子被驴踢过吗?当初可是承诺让自己进尖子班的,这种班主任哪里值得期待了?

啊嘞,刚刚一闪而过的粉红……是什么……那个……老师的裤链没拉这种事情我要说出来吗?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混蛋,太羞耻了。

内裤竟然是草莓的花纹?!真的假的啊真的是男人吗?!!!

深呼吸……装作没看见就行了,装作没看见就行了,装作没看见就行了……

土方按耐住内心的波涛翻涌煞有其事的拿起笔抄写黑板上的电话号码。

“班长啊,就那边靠窗的那位同学吧。”

原本哄闹的班级一下安静了,众人顺着银时的手看向墙角。

土方感到一阵杀气,顿住了笔。

假发君拍案而起:“这算什么!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我们要民主的选举!”

“哎——?”总悟同学懒洋洋地拉起眼罩打量了土方一眼:“算了,谁当都没有关系,谁当上了再拉下来就好了。”

“吵吵吵吵吵什么吵啊,”银八老师直接坐上了讲桌:“我可是看的很清楚啊,你们之中只有他老老实实穿了校服,而且遵守纪律,尊重老师,而且他从坐在那里就开始抄笔记了,这么努力认真的学生做你们班长是你们的福气啊,抱怨什么啊一群臭小鬼。”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情那今天就先这样吧,老师我要回家看电视剧重播了,”新八老师跳下讲台:“有一点要跟你们说,我啊,虽然是个比较随性的人,但是也会被人说性格奇怪很难相处之类的……嘛,我们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吧,然后沉淀下来的,就都是最深的感情了。”

来自窗边的微风吹起了窗帘,吹翻了书页,吹动了发丝。

“来到我们z班,你们每个人都很有个性,不过我看得出你们都是好孩子……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改变……也许你们现在无法理解……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吧。”

“最后,被命运选中的班长同学,以后你就是我的左右手了,请多多指教。”银八拍了拍某方的肩膀。

没想到某方“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唉?别激动嘛这位班长同学……”

土方拽住银八的手腕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拉出了教室,银八只觉得这孩子掌心滚烫,恐怕是过于意外,产生了心理问题,暴走了。

“老师……”土方贴近银八的耳畔,呼吸的热气让银八觉得有些痒:“你♀大♀门♀没♀拉♀好。”

02.

冬日的暖阳照进办公室,黑发少年拼命地勾画着什么。

从一堆试卷中抬起头,土方班长揉了揉酸疼的眼。

“终于改完了……话说老师你根本在拿我当免费的苦力使唤吧!我——”土方止住了声音。

轻轻脱下外套,盖在那个人身上。

“混蛋,真拿你没办法。”

03.

“早上好,老师。”

“呦猩猩同学。”

“那个……老师你这样说会不会太伤人了……你仔细回想一下……”近藤同学玻璃心了,近藤同学不开心了。

土方班长上前一步,在银时耳边提醒道:“他叫近藤勋。”

“啊对了!你是近藤同学!呀嘞呀嘞,说了老师记不住你们的名字…只能记住你们的特征……”银八拍了拍土方小天使的肩膀:“太感谢了,多串同学。”

“谁是多串啊!!!”

04.

“喂你家也太乱了吧,这能是人住的地方吗?这么大人了你不害臊吗?”

“你那是什么语气啊?跟老师说话应该要更加尊敬一点……”银八老师已经自然而然地躺倒在猪窝里看jump了:“你要找的资料估计都在那边,你自己翻翻吧。”

土方同学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默默叹口气,卷起袖子——

打扫吧。

05.

“高杉晋助今天又旷课了,志村妙身体不适请假,其他全部到齐。”土方拿着名单,在高杉同学众小弟杀人的目光面前也毫不畏惧的起来汇报着。

“是吗……看来我这个学生还真是个性的不像话啊……”卷毛老师接过名单:“今晚去家访一次好了。”

06.

“上来。”土方蹬着自行车停在卷毛身边。

“哈?”

“不是要去家访吗?我载你。”

“……哦。”银八老师依然处于不解的状态。

“身为班长这也是我的失职,我跟你一起去。”

坐在后座的银八怎么想都有点不对劲。

07.

“这次月考我们班成绩不错,当然了这有你大大的功劳。”翘着二郎腿的银八老师决定犒劳一下自己能干的小助手。

“那你能不能别那么辛苦了。”

“……?”

“没事。”

08.

“你最近和冲田同学处的不错嘛。”银八老师欣慰道:“年轻人啊,就应该多交点朋友……”

“只是在商量竞选的事情,他想当班长。”土方同学一脸坦然。

“……这样啊,没关系……不是有句话说竞争对手才是最好的朋友吗?勉强也算啦……”银八老师整了整书:“然后呢?商量的怎么样?友好的决定让给冲田君了吗?”

“怎么可能。”土方捡起银八不小心弄掉的手纸:“与其说你的身边只能是我的位置,倒不如说……除了我,谁受得了你?”

09.

“老师,我要举报。”冲田同学推开办公室的门:“班长违反了中学生行为规范,他一身陋习。”

“冲田同学,好样的,过来”银八一脸猥琐笑:“举报有奖,给你发糖。”

10.

“未成年小鬼耍什么酷啊?身为班长你还不以身作则。”银八夺掉土方手中的香烟丢到天台的角落:“这玩意害人,你不知道吗?”

“别理我,我最近很烦。”班长颓然。

“算什么啊你是恋爱不顺的少女吗?振作起来啊混蛋。”银八揪起土方的衣领。

“……差不多吧。”

“啊?怎么了就差不多了……”

土方挣脱银时的手:“说了别管了,最近很烦。”

11.

“你又一个人在这忧伤啥呢?放学不回家。”银八老师很是讨厌青春期忧郁的少年,以前是,现在也是。

不过眼前这个,似乎是个意外。

土方班长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吹着冷风。

“如果我们毕业了……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

“不知道怎么办。”

银八一屁股坐在了土方对面的课桌上,大长腿晃呀晃。

“土方君你有梦想吗?”

“梦想?”

“对,梦想。”

“小时候我想当警察。”土方依然没有回头。

“现在呢?”

“不知道。”

“有句话不是说……三岁看到老吗……嗯,你想当警察就要朝那努力啊,毕业是个新的开始不是吗?”

“闭嘴吧。”土方同学提起书包:“顺便提醒你一句,那个桌子上有近藤同学的鼻屎。”

“卧槽你不早说!”

我们都毕业了,你不会寂寞吗?

不过很快会有新的学生陪你吧。

可我会寂寞呢。

12.

“这是什么?”

“看了还不明白吗?花啊。”

“我知道这是花,”银八老师恍然大悟:“哦!今天竟然是教师节吗?”

“教师你个头,”土方同学倾身咬住某卷毛的嘴唇。

“今天是七夕啦,笨蛋。”

———end———

评论
热度(174)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