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我的爸爸和爹爹09-10

目录

01-03

04-05

 06-08

09 成为下忍

委屈的扑到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又听到客厅里他们似乎在争论,烦不胜烦的小爷我扯起厚厚的被子就把自己整个儿蒙了进去,神啊,就让我与世隔绝吧!闷死我吧!反正我也是个没人疼的小孩!
  
  
可能是今天让爸爸折腾了一天,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后居然迷迷瞪瞪的睡过去了。直到我梦见一只吐着猩红舌蕊的毒舌盘上我的脖子,连那微凉的触感都如此真实——吓得我惨叫一声惊醒了过来,出了一身冷汗,惊魂未定的发现我屋里居然灯火通明,一只冰凉的手已经伸进我温暖的小被窝,毫不留情的贴在我脖子上。
  
  
这可算找着罪魁祸首了。
  
  
我气鼓鼓的一把掀了被子,鸣人坐在床边笑嘻嘻的盯着我,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不厚道,而最可气的是佐助,一个傲娇的面瘫竟然也在一边偷偷嘲笑我!
  
  
“鸣人我今天跟你去办公室!”我立马扯住老妈的衣角,开玩笑,我才不要跟佐助独处一室受折磨。反正都要背书,还是陪着鸣人比较舒服。
  
  
鸣人居然笑出了声,因为他一直在往我身上套毛衣我也没法用眼神发出询问,等他把我全副武装好,佐助才阴阳怪气的来了句:“还没到第二天呢,智障。”
  
  
“佐助你怎么能说宝宝智障呢?!”我还没发声抗议,鸣人就第一个不乐意了,我趁机瞄了一眼床头青蛙样式的小闹钟,还真是,十一点五十五分,看来我这一觉睡的没有想象中那么久。
  
  
所以,你们俩大半夜的不睡觉,把我弄起来打扮的这么端庄是要干啥啊!不会是要把小爷卖了吧!
  
  
鸣人没管我扭曲的表情,轻轻松松把我提起来抱去了客厅。茶几上已经摆上了蛋糕,十二根七彩的小蜡烛已经点燃,可爱的小火苗时不时晃动一下。
  
  
佐助啪的一声关上了灯,时钟指向十二点,鸣人突然拍手,轻轻唱出了生日快乐的旋律。虽然黑灯瞎火的,我还是清楚的看到他在佐助的腰侧狠狠拧了一把,于是佐助不情不愿的跟着打起节奏,却并没出声唱歌。
  
  
哼,他不唱正好,还怕他破坏了妈妈的天籁之音呢!
  
  
唱完歌,鸣人无视我一副陶醉的样子,催着我许愿,于是我静静闭上眼睛,做出祈祷的动作。
  
  
事实上,我从不信有神仙,如果有,那一定也像我妈咪一样,是个大忙人。或者像我爹地一样,总是一走半个月,一点也不负责任。
  
  
不然的话,如何解释在我们呼唤着神明,祈祷自己被拯救的时候,神明从来都不会出现呢?
  
  
如果他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是不是我的亲人就不会那么痛苦的死去……
  
  
可上天终究是眷顾我的。因为佐助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又把鸣人带进了我的生活。于是我重新拥有了亲人,家庭,羁绊。
  
  
神仙爷爷奶奶们,如果你们真的能听见我心里的声音,如果你们真的喜欢我,那就请你们不要收回这恩赐的一切!如果你们阻挠我,小爷一定会不顾一切的维护这个有鸣人和佐助的家!哪怕要跟你们撕破脸,我也会赶紧长大,好好的保护他们两个!
  
  
我深吸一口气张开了眼睛,鸣人好奇的追问我许了什么愿,佐助冷嘲热讽道:“白痴,说出来就不灵了。”
  
  
鸣人扫兴的嗤了一声,把塑料刀放进我手中,兴冲冲的让我给他们分蛋糕。事实上我觉得明明是我过生日,鸣人看起来却比我还要兴奋……不过没关系,我是坚定的妈咪控,妈咪高兴我就高兴。可是这个……到底怎么下刀……
  
  
我愁眉苦脸颤颤巍巍的两刀下去,佐助立马说着“我来吧”上来拿走了刀,专业人士出马,小爷我立马松了口气,窝在鸣人旁边跟鸣人一起盯着佐助表演,仿佛他切蛋糕会切出花儿来一样。
  
  
美滋滋的吃完了蛋糕,我搂住妈咪的腰,眼巴巴的抬头瞅着鸣人,小心翼翼的问:“有礼物吗?”
  
  
忍了我很久终于看不过的佐助把我拎出了鸣人的怀抱放在地上,让我背对着他们立正站好。不一会儿,我感受到鸣人走到我背后,额头一阵微凉。他替我系好束带,把我推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里是三口人,鸣人充满期待的乐呵呵的扶着我的肩膀站在我身后,佐助则稍远一些在收拾我们制造的垃圾。而我跟鸣人一比真是非常小只,个子只到他的胸口。
  
  
可就是这么小小的,还不成器的我,如今也终于被世界上最强的影认同。
  
  
看着头上独属木叶的护额,内心不知什么感觉,眼框突然有点微酸。
  
  
我想这是我走向强大的第一步。我会慢慢赶上老妈老爸,不管是个头还是实力,然后等他们都老了,我就好好的守护他们。
  
  
——小爷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忍者啦!
  
  
扼制住眼泪,我回身死死抱住鸣人,鸣人无奈的揉着我的头发。
  

“我……还可以提心愿吗?”
  
  
“可以啊,今天你是老大,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能满足的我都帮你实现。”
  
  
“就是……”我支支吾吾了一会儿,一挤眼,豁出去了:“以后我喊你妈妈行不行?”
  
  
鸣人的动作突然僵了一下,我悄悄抬眼看了看他的表情,果然,他嘴角抽搐,恶狠狠的白了看热闹的吃瓜佐助一眼:“这个你还是死心吧,不可能。”
  
  
我顺着鸣人的目光对上了佐助的眸子,摆弄垃圾桶的他居然飞快的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也破天荒的跟老爸默契爆表,立马心领神会。
  
  
我扑通一跪,鼻涕眼泪止不住的流,一边还死死搂住鸣人的大腿不松手,抽噎道:“我妈在我一出生就死了,从小就特别羡慕别人有自己的妈妈……”
  
  
鸣人慌张的想把我拽起来,不过没成功。
  
  
“呜……我特别喜欢我们的家,可是佐助,他,他不可能让我喊他妈妈的,鸣人你那么温柔的对我,我心里想着是不是妈妈就是这种感觉呢……呜呜呜……”我哭的特别卖力,简直都快抽过去了,真想给自己颁个大奖,这个愚蠢的世界欠我一个纯金的小人儿!
  
  
“唉,你先起来!起来我们慢慢商量,别哭了,听话!”鸣人见实在拽不起来我,一急,干脆也蹲了下来,把我搂进怀里一下下安抚着。
  
  
“呜,妈妈……”我试探的小声喊了一声。
  
  
闻言鸣人只是沉默,竟然没反驳!我知道有戏了,立马得寸进尺,欣喜的喊了十来遍,鸣人的表情有些别扭,不过也没说什么。
  

后来鸣人跟我约法三章,告诉我哪些场合绝对不可以说——我头点的挺欢,实际上没听进去几个字,完完全全的沉浸在“鸣人允许我喊他妈妈了”的激动情绪里,难以自拔。
  
  
“明天还要起早,该睡了。”洗完手的佐助果然过来泼冷水了,尽管还想跟妈咪再腻一会儿,可考虑到明天鸣人还要工作,小爷也只好贴心的回房睡觉啦!
  
  
正当我美滋滋的想着明天终于不用背书了,终于能睡个懒觉的时候,佐助推门进来拿他落下的东西,见我神采奕奕,便问:“你怎么还不睡?” 
  
  
我还没说什么,他就把门带上了,还留下一句:“赶紧睡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去分班,正好跟这一批毕业的下忍一起入学。”
  
  
“……”黑暗中我皱着眉,瞪着眼睛,一阵无语。
  
  
心里那个恨呀!今天就不该睡那几个小时!这下好了,明天要早起!
  

10 分班风波

我翻来覆去的想进入梦乡,尝试了数羊,放空大脑各种各样的办法,结果折腾到了凌晨五点,还是精神好的不得了。抱着既然睡不着那干脆就通宵吧的想法,我居然又迷迷瞪瞪的睡了过去。
  
  
没睡着还好,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又被拎起来那才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
  
  
可是今天喊我的是佐助,所以我没敢造次,只磨蹭了十来分钟,就在他面无表情的监督下,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洗漱,吃饭,跟在他后面往陌生而向往的木叶学院走去。
  
  
结果还是迟到了,大家都到齐了。
  
  
大概有几十个小孩儿群聚在教室里,三三两两的扎堆,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今天的分班。按他们的座位就可以看出关系的远近亲疏。
  
  
与他们热烈的讨论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我爸面无表情的脸和我昏昏欲睡的样子,放在这群人中间致使我们非常像来砸场子的,所以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了。
  
  
佐助目不斜视的走到了最后一排落座,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我也有样学样,高冷的坐到了最后,没撑两分钟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趴在面前的桌子上就呼呼睡去。
  
  
“那是谁啊?新生吗?怎么好像都没见过?”
  
“不知道,但是他旁边的那个人好酷哦!” 
  
“什么嘛,凭什么这么嚣张。”

  
我隐隐约约听到来自前排令人厌烦的议论,便强撑着抬起头皱着眉狠狠瞪了她们一眼,正对上一个女孩打量的视线,她心虚的立马把头转了回去。我冷哼一声,心想嚣张怎么了,老子的妈妈是火影还不能嚣张啦?告诉你们老子的爸爸可是……呃,我爸爸可是火影的男人!
  
  
想到这我又转头看了看佐助,他的姿势动都没动,就是嘴角多了一抹怎么看怎么欠揍的笑意。
  
  
我心想不愧是我老爸,果然够狂,这么从小得瑟到老,居然也活的好好的,没被人打死。
  
  
随后一个不认识的老师进了门,我也就没好意思继续睡,他目光扫到最后一排时看到我们,显然愣了一下,立马向这边走来,大抵是想跟佐助寒暄什么,只见佐助摆摆手,让他不要声张,他恭敬的点点头,这才开始管理纪律,宣布学校决定的分班情况。
  
  
我没骨头一般懒洋洋的趴着,支起一只耳朵听着命运的安排。在分到第七组时,刚刚被我用眼神儿凶回去的女孩儿脆生生应了一句到,我把下巴搁在桌子上,撑起一只眼皮打量她,内心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要让我跟她分到一组。
  
  
“吉野翔一,还有,恩……”老师突然顿了顿:“大宝。”
  
  
我刚想嘲笑一下这诡异幼稚的名子,才发现老师正慈祥的盯着我看。前排的同学也随着他的视线像我们看过来。
  
  
我一头雾水,迷茫的抬头看了看佐助,佐助连眼睛都没睁开,直接把我从座位上揪了起来。
  
  
“???”我无辜的愣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
  
  
——谁他娘的叫大宝啊!!!小爷可是有响当当的宇智波加漩涡之名,怎么直接给我砍了一大半只留了一截最low最戳的部分?!
  
  
那个女生又有了笑料谈资,跟周边几个妹子叽叽喳喳的絮叨起来,还时不时偷偷瞄我一眼再接着偷笑。我一看她就来气,又不好发作什么,压着一肚子火好等歹等等到了分班结束。
  
  
今天下午就得三人一组,去指定的地点等待分配的老师。确认了自己的队友,很多人选择留下来先相互熟络一下,我则不然,在宣布解散的一刹那就迫不及待的往教室门口冲。
  
  
当然,假如当时我注意到佐助的眉头是皱起来的……我一定不会那么狂就是了。
  
  
忤逆爸爸的结果就是本小爷又被单手提起来,脚不沾地,欲哭无泪。
  
 
“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来到前台,老师正在收拾名单等一堆乱七八糟的文件,佐助冷着脸放下我,自顾的开始跟他谈起我的一些情况。老师有些严肃,时而恭敬的点着头。
  
  
无所事事的一抬眼,就看到那个讨人厌的女生正跟一个看起来挺笨的男生站在一起,那应该就是我的另一个队友了,他俩居然交流的还不错,有说有笑的。
  
  
于是连带着这无辜的新队友,也给我划分到讨厌栏去了。
  
  
待到负责任的家长宇智波佐助终于和老师交流完毕,我已经一分钟都不能在这儿呆下去,急匆匆的向外走,恨不能脚底生风。
  
  
“唉?那个,大宝,”被点名的我浑身一激灵,木着脸看向那个女生。佐助也停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一眼,俯身对我道:“都交代好了,我先回去准备午饭了。你这边结束也不要瞎逛,直接去接你妈回家,别让他在外面乱吃,不干净。”
  
  
“……”我无奈的点点头,转过身就气势一变,抱着膀子靠在门前,冲她挑挑眉,大有“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意思。
  
  
我知道我这样子挺臭屁的,不过那个叫吉野什么的小子居然明目张胆的嗤笑了我一下!我心里的不爽顿时更上一层楼,火儿都快从天灵盖冒出来了。
  
  
“唉,就是,以后都是一个班的了,先认识一下呗?我叫晴子,他是翔一,我们都知道你叫大宝。”女孩儿伸出手没有得到回应,有些尴尬的收回:“刚那是你什么人啊?你们俩气质真像。你这么高冷,跟你的名字一点也不搭。”
  
  
“……”我莫名其妙,瞪了她一眼:“那是我爸。”
  
  
“真的吗?你爸长的好帅呀!”晴子感慨了一句:“你们长的倒是不太像。”
  
 
“……”真是让人内心一阵无语,这位姐姐,您知道自己在损人吗?还有,我爸长的再帅也不是你能肖想的!我爸永远是属于我妈的!我妈?我妈那更是你不能肖想的了!
  
  
“话说,之前怎么没见你来上过课?”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翔一使劲把腿儿一蹬,一屁股坐在了课桌上。
  
  
“我爸我妈在家教我。”
  
  
“啧啧,你家里人都是忍者啊?真羡慕。”
  
  
羡慕吧,还有你更羡慕的呢。
  
  
不想再跟他们闲扯,我撂下一句:“有什么话下午再说吧”,不顾他们回答,直直走出了门。
  
  
走到火影塔下,我才舒了口气。以前想着盼着上学,却没考虑到这么多事情。一想起那两个不靠谱的队友,小爷就急得想挠墙。
  
  
我心烦意乱的闯进办公室,倒是把愁眉苦脸正在批文件的火影大人吓了一跳。
  
  
“漩涡大宝!你给我注意点儿!万一我正跟人谈公事呢?你也这么闯进来?!”拍案而起的火影大人终于注意到小爷的情绪不对,顿时话题一转:“这么早就放学了?佐助呢?”
  
  
“妈,我想换班。”我合上门,闷闷不乐道。
  
  
“在办公室不准叫我妈。”鸣人停下手中的工作端起茶杯晃了晃,只剩茶叶了。我上前给他接了杯水送回去。
  
  
“为什么想换班?”
  
  
“不为什么,就是想换。”
  
  
鸣人捧着水,试探道:“……跟同学处的不好?”
  
  
“有个女生,”我气鼓鼓道:“很烦。”
  
  
鸣人若有所思:“女生啊……”
  
  
“晴子?”
  
  
我撅着嘴点点头。
  
  
“宝宝,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鸣人放下茶杯开始教育我:“是不是不能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而要发现别人的优点?我跟你说,晴子的忍者理论笔试是这一届的第一名。”
  
  
见我不说话,鸣人又补充到:“其实分班都是经过老师们深思熟虑的,我也都过目了,这是我们觉得最合理的搭配,你不要以第一印象就否定一个人,要学会与人相处……”
  
  
“妈——不是,爹!”我打断他:“这事儿都是你管的,你说句话的事!你就给我换个班吧……”
  
  
鸣人的脸色一下沉了,我心里也咯噔一下,不知道哪里惹鸣人不快了。
  
  
“你觉得,因为我是火影,所以你有特权?”
  
  
那点肮脏的小心思一下子被拆穿了,我有些手足无措,但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抱有这种想法。因为我的爹爹是全世界最厉害,最伟大的影,我不止一次的想要跟别人炫耀,也曾多次想要让他对我放水。
  
  
鸣人一句话惊醒了我,他说:“在我成为火影的这条路上,可没有捷径。”
  
  
我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不敢插一句嘴。
  

“你坐那边去,先好好想想,我改完这两个文件我们就走。”鸣人又开始埋头苦干。而我十分顺从,愣愣的坐到长椅上,开始无限神游。直到他敲了我脑袋,才怔怔的抬起头。
  
  
“我刚刚是不是太严肃,吓着你啦?”鸣人关心道:“别不开心了,走,中午你爹请你吃一乐拉面。”
  
  
“……”我先是摇摇头,又点点头,猛的想起佐助的嘱托,赶紧拽住鸣人:“爸爸说要你回去,不要乱吃东西。”
  
  
“臭佐助搞什么鬼!一乐拉面才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鸣人语气一变:“怎么,他做饭吗?”
  
  
这回我赶紧点头。
  
  
“……”我看到鸣人的嘴角抽了抽:“那就没办法了,欠着欠着,下次我再请客。”说罢拍了拍我的背,推着我往外走:“走走回家吃大餐,别闷闷不乐的了~”
  
  
小爷这已经不是闷闷不乐了……是忧心忡忡啊。 

——————

打滚儿求评论~
  

评论(17)
热度(391)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