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我的爸爸和爹爹06-08

目录

01-03

04-05

06 爸爸难当

鸣人许是真的累了,一个人独自嚷嚷了一会就没声息了。我松了一口气,同时觉得有点对不起佐助爸爸。
  
  
喊妈妈什么的……真的只是为了满足我小小的心思啦……不过我经常在佐助面前说鸣人是我妈,他从来没阻止过,这倒是不争的事实。
  
  
老爸从客厅端走了我精心摆盘的小番茄,去厨房捯饬我们的晚餐了。我立即狗腿而心虚的跟了上去,想帮点什么忙来减轻一下我深重的罪孽。他先是把番茄又仔细的冲洗了一遍,然后开始洗别的配菜,真是毫无破绽的冰山老爸——完全不搭理认错态度良好的想要将功补过的小爷我,顿时,我感觉热脸贴了冷屁股,非常难受。
  
  
但我肯定是不敢多说什么的,因为毕竟是我有错在先……所以我小心翼翼的悄悄顺了两根他洗好的葱到我这边,放在菜板上开始切段。
  
  
在我取菜的时候我感觉到他似有似无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有没有笑,哎呀,反正他是个死傲娇,就当他笑了吧……
  
  
“……爸爸,你这次回来,是为了给我过生日吗?”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也是为了没话找话打破尴尬的气氛。不过我的内心还是抱着些许期待的,哪个小孩子不希望被父母捧在手心,放在第一位呢?
  
  
“……”佐助很明显的怔了一下,不过他的思维比较敏捷活跃,很快反应过来了,若无其事的回道:“……是啊。”
  
  
是——什——么——是——啊,是——你——个——头——啊!!!
  
  
我深深的对这不负责任的大人绝望了!鄙视所有不记得宝宝生日的爸爸(就只是爸爸,因为我怕鸣人也记不住……)!小爷可是把你们俩的生日倒背如流啊!
  
  
不过看到老爸如此不把我放在心上,我也没必要再为那点小错误耿耿于怀。犯错怎么啦?大人不也会犯错吗?
  
  
小爷我内心的重担由此得以一下子减轻了不少,冷哼一声开始切菜。但情绪不稳定连带着手上的动作都有点飘,切着切着居然还切出点渐入化境的感觉,莫名觉得自己切根葱都能切出一流大厨水平。然后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自我认知,我终于一刀切到了自己脆弱的手指头上。
  
  
都说十指连心,那突如其来的钻心之痛让我傻愣了一下,瞬间扔下菜刀,抬起手食指木然捏了捏,一大股鲜血就撑破那点皮肉不要钱似的涌出来了——终于反应过来的小爷我吓得吱哇乱叫,一边捧着手怒嚎一边还不忘泄愤似的抬腿狠狠踹了壁柜几脚,要不是佐助及时拉住我,差点自己就能把自己家厨房给拆迁了,纯手工高效率,相当节省人力物力财力。
  
  
“别乱动,我看看,伤哪了?”他半蹲下身子扯过我的手背,看到刀口的时候隐隐蹙起了秀气的眉头,这种反应已经很不错了,我这小心脏甚是欣慰啊……恩,看来老爸还是爱我的,对吧。
  
  
“得用碘酒消毒。”他又左右观察研究了我的食指半天,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后问了句:“疼吗?”
  
  
刚刚小爷我只是被吓到了所以举动才有点过激,咳,其实……多大点事儿啊?这么小一个口子还喊疼,对于忍者来说简直是没出息的表现了。这会儿好像也真的不怎么疼了……于是我对着自己的小伤口诚实的摇摇头,又犹豫着点点头:“哦……还好,好像不怎么疼了……”
  
  
佐助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去洗手,估计是想洗了手清理一下再出去帮我消毒。
  
  
——“怎么了怎么了?!谁受伤了?!”就在我俩气氛前所未有的一片父慈子孝,天伦祥和时,穿着睡衣的鸣人突然撞开门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打破了我俩难得的和气。弄明白状况后他的眉毛就皱得死紧,同样也半蹲在我面前,瞅了瞅我的伤口。不知怎么的,我刚刚毫无波动的小心脏这会儿突然就不受控制的砰砰活跃起来,还莫名其妙的红了脸。
  
  
“啧,这还挺大的口子。”鸣人语气有些不满,抬起一双蓝眸问我:“疼不疼啊?”
  
  
他从进来做的事和说的话跟佐助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但在我眼里,他处处都散发着独属于妈妈的温!柔!光!辉!
  

“呜——”我的眼圈一下子红了,泪水涟涟的扑进了鸣人怀里,手臂像假肢一样伸在外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切菜切废了一条胳膊呢……
  

“好疼,好疼好疼哦,呜呜——”
  
  
正在冲洗菜刀的佐助可能一个恍神没拿稳,我听见他手里的菜刀咣啷一声掉进水池里去了。
  
  
显然我跟鸣人都没空注意他,我忙着碰瓷,途中只听鸣人叹息一声,也回抱住我,一下一下小心翼翼的拍打着我的后背,嘴里还念叨着:“谁让你动刀啦?有你爸在这你现什么事啊跑去切菜,我这三年让你干过活吗?疼死你活该。佐助你也真是的,你怎么让小孩子切菜啊?唉,不哭了不哭了,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伤算什么……喂你鼻涕都沾我身上了!”
  
  
宇智波佐助:“……”
  
  
我觉得佐助一定发自内心的想问一句“What The F***”但是我不管,我不管!老子就要妈咪抱,就要嘤嘤嘤!不爽你弄死我!有种你就当着鸣人的面弄死我!
  
  
“呜呜,我一定是遭报应啦,我把爹爹种的小番茄弄死啦……呜呜呜对不起嘛爹爹……”
  
  
享受着福利的我还不忘利用一下条件,本来鸣人可能会在想起来的时候找我麻烦……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一定不好训斥我!对对,小爷我真的是高瞻远瞩……足智多谋……老奸巨猾……玉树临风……
  
  
咳,好像有个词儿用错了,无视就好。
  
  
果然不出我所料,小番茄死了和儿子受伤了正在求爱抚这两件事摆在一起,后者百分百更让鸣人忧心一些,他如同小时候一样哄我,极尽温柔道:“瞎扯什么报应不报应的啊,好了好了不哭了啊,宝宝乖啊,你都多大了还动不动哭鼻子,真没出息……”
  
  
正打算着“没出息就没出息吧我要揩油到地老天荒”的本小爷居然被一股不可抗力给揪出去了!我张牙舞爪的宣泄着自己的不满,佐助只淡淡道:“出去上药了。”鸣人一听,点点头也不阻拦。
  
  
哼!借口——你就是看我跟鸣人亲近不爽嘛!心机的大人!
  
  
上好药,又缠了几圈绷带,药蛰到伤口是真的有些疼,疼得我我龇牙咧嘴的,佐助看看我,把力道放轻了点。当佐助给我绑绷带的时候,鸣人晃荡过来,仰躺进沙发,抖着二郎腿,一手搭在靠背上另一手揉着太阳穴闭目养神,非常英气潇洒,丝毫没有先去厨房帮把手的意思。
  
  
佐助包扎完嘱咐了我两句不要碰水之类的,又给鸣人倒了杯水,关切的问他是不是头疼,被否定之后就转身回去做饭了。
  
  
我内心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嗯……其实吧,爸爸也挺不容易的。嘛,无所谓了,谁让我是个妈咪控呢。
  
  
07 装病真难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房间外面就开始有了走动的声音。鸣人倒是能心安理得的呼呼大睡,可睡眠一向比较浅的我就要饱受精神折磨。
  
  
听得出外面的人有刻意放轻动作——我知道那肯定是佐助,佐助是不睡懒觉的,而且必定会在家吃早饭,有时候鸣人忙起来,他早上连带着中午的便当都能给鸣人准备好。他这个人20岁的外表,60岁的生活习惯,作息规律,饮食营养健康,保养的比女生都好,那白嫩的皮肤深受木叶各位少女心阿姨的嫉妒和垂涎,可是敢上去吃豆腐的从始至终只有鸣人一个。
  
  
这个是听樱阿姨说的,当年她们全届妹子几乎都对佐助怀有点非分之想,但是佐助这个人太冷淡所以她们也只敢眼巴巴看着,自己脑补点小剧场什么的,可天不怕地不怕的鸣人上去就嚣张的把佐助的初吻给抢了,虽说是意外吧,可从此成了全校女生的头号公敌。
  
  
虽然不想承认,但在女性当中,我爸爸的人气在木叶称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了!他的粉丝几乎网罗了所有年龄段女性,上至半只踏进棺材满脸褶子的老婆婆,下至木叶幼儿园的小萝莉,对着我爸爸的脸都能有粉红色的幻想……相比之下,鸣人的受众面就比较奇怪,4—16岁的小孩把他当偶像男神,40朝上的看他的眼神儿都带着慈爱……不过要是算总数,鸣人赢定了,因为佐助只有女性粉丝,而鸣人是男女通吃。
  
  
迷迷瞪瞪的又睡了一会儿,客厅里多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应该是鸣人起床了。火影是个全年无休的苦差事,所以他最晚也得在六点钟起床。我听到他边打哈欠边跟佐助说早上好,然后是盥洗的声音,到这里我的小眉头就皱巴起来了,因为我知道,等他洗漱完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了。
  
  
果然,脚步声渐渐朝我的房间逼近了。内心强烈的挣扎着,外面阴天又下雨,这种天气放在冬天简直阴寒入骨了,但是被窝里却很舒服,反正最适合睡觉。说真的,我连眼皮都不想抬起来,我也确实没抬起来。
  
  
“——漩,涡,大,宝,起床啦!”鸣人单膝跪在我的床边,整个人俯下身,两手分别拽着我两只耳朵往旁边扯。他的手碰到我的耳垂时我忍不住嘶的倒抽了口凉气,因为他的手指刚刚接触过水,真的太冰了!
  
  
既然如此也不好再装睡,小爷委屈的撑开眼皮,干涩的上下打架,先是瞅瞅对我笑的灿烂的火影大人,随后一股突如其来的困意席卷而来,我没抗住,非常顺遂的又磕上了眼。
  
  
“怎么又睡了?!”鸣人惊呼,仿佛觉得回笼觉特别不可思议。接着他又不依不饶的继续骚扰我,这次他选择捏住了我的鼻子。
  
  
这有什么难的,小爷当下做出了本能选择,瞬间切换成用嘴呼吸。还呼出了两声类似猪的呼噜声。
  
  
鸣人惊了:“卧槽,这都能睡着?”
  

这时佐助冷冷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快点起来,煎蛋要凉了。”
  
  
“就是啊,”鸣人接了句:“佐助这么早起来给你做早饭,你还赖床,对得起他的辛苦吗?小懒鬼。”
  
  
“我数三个数,掀被子了啊——3……”
  
  
可恶!我当然知道佐助早起准备早饭是非常辛苦非常负责成熟的大人的行为!有些大人指不定还做不到那样儿呢,可是,听鸣人帮他说话小爷就是不爽!而且,那句话是拐着弯催你吃饭呢,以前我们俩在家的时候,我闹绝食他可都没管过啊……
  
  
又困又累的我实在是不想去那个乱七八糟的办公室背书……于是心生一计,故作委屈,眼巴巴的坐起来,搂住鸣人,把整个上半身都像一条大虫似的蜷进他怀里,带着鼻音哝哝道:“好冷,难受。”
  
  
“难受?怎么鼻音这么重?不会是感冒了吧?”鸣人听到我难受,忙不迭的把我的身子掰直,抬手在自己头上试了试温度,又放在我眼皮上试了试:“还真有点烫唉……”
  
  
我心想我妈果然是天然呆,那冰凉的手,我这刚从被窝出来的热腾腾的大脑门碰在一起,那能不烫吗。
  
  
“佐助,怎么办啊,宝宝好像发烧了唉。”
  
  
听到召唤的佐助于是捏着把滴油的铲子就过来了,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盯了我一会。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警惕的扫了他一眼,没想到瞬间就被他就发现了蛛丝马迹,只听他语气冷冷的缓慢笃定道:
  
  
“装的。”
  
  
他这两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崩出来的,让我不禁心生感概,到底跟我多大仇呢,亲爱的爸爸。
  
  
好在鸣人显然不信:“是真的啊!我试了他的眼皮特别烫!”
  
  
“……”佐助一时半会没说话。我趁热打铁,趁火打劫,再次埋进鸣人温暖的胸口,虚弱不满的嘟囔了句:“……手痛。”鸣人恍然大悟,扯起我绑的齐整的小手,焦躁道:“佐助,你昨天是不是没处理好伤口就包扎了?该不会是发炎了吧?”
  
  
听到这,佐助的面色又沉了几分,我小心翼翼偷偷瞄了他两眼,生怕他什么时候失去理智拿他的大铲子敲我。其实现在拆穿我的谎言让我下不来台也还好,万一后悔了以后想尽办法给鸣人吹枕边风,要鸣人把我丢回去可就头疼了。
  
  
“友情提醒你,现在已经7点30分了,鸣人。”佐助不疾不徐的展现了高段位选手的风采:“你最好现在就去吃早饭,不然可能会被门外顾问扯去做思想教育工作。”看着惊惶起身的鸣人,他微笑了一下,再次补充到:“还有,不要想着不吃早饭我会允许你出门。”
  
  
佐助终于恢复了他一家之主的本来面貌,展现了自己的威严和变态的控制欲……重振了夫纲父纲……咳,佐助冷静的正经起来,是非常可怕的,因为那时候的他条理清晰,头脑灵活,不言苟笑,不容置喙。
  
  
鸣人手忙脚乱的跑到客厅,对着精致的早饭一顿暴殄天物式的狼吞虎咽,一边换衣服一边发号施令:“佐助你今天别跟去了,留在家里照顾大宝吧,等他好些了看着他把剩下的理论背完……”他还想补充什么,但是看了一眼挂钟便作罢了,匆匆道:“我先走了!”
  
  
我内心一阵惊慌:不!鸣人你走了我怎么办!反正都是要背书我装病还有什么意义……!等等我!带我走!不要留我一个人跟黑了脸的佐助呆在一起啊啊啊!
  
  
啪嗒一声,随着大门的合上,如同我内心的希望之门,也被重重的甩上了。
  
  
佐助的一只眼睛被刘海挡住了,他用一只眼睛就能散发出那种充满蔑视的感觉,真是厉害。
  
  
他接近我,因为手上有油便用手背试了试我的额头,接着还蹲下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医药箱翻出了一只体温计给我弄好,转身要出去搞他的早饭。
  
  
“……”我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了,觍着脸小声喊着他:“爸,爸爸……”
  
  
“——嗯?”他云淡风轻的斜了我一眼,我立马咕咚吞了口口水,把到了嘴边的“我没生病”四个字硬生生咽了回去。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他又回来了,这次洗好了手,没有提着铲子。他取出我的温度计煞有其事的甩了甩,对着灯管开始研究,我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等着被打脸。事实上,如果佐助没有关心我,我都不会感觉这么难堪。
  
  
唉,罢了,不作死就不会死——我内牛满面,心里后悔了一万次为啥不跟鸣人一起走???
  
  
片刻,他收好温度计,我偷偷看他,从表情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站在床头,笑着说了句:“小朋友,我们谈谈?”
  
  
然后他直接把我从被窝里揪了出来,随便套了件外套,不顾我手舞足蹈拳打脚踢,不由分说就把我拎到了客厅。
  
  
我觉得我要被谋杀了!

08 背书要命

    
“先吃饭。”他把我放在椅子上,又回到我卧室拿出了几本书。
  
  
“鸣人晚上回来之前,我看着你把这些全部背会。”
  
  
——他还不如杀了我呢。
  
  
什么叫温柔的捅刀子!看看我爸爸就知道了!
  
  
“全,部,背,会”四个字像回旋镖式的在我脑子里巡回乱撞,想起背书我真的是头一突一突的疼。
  
  
“爸爸,你不生气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什么?”
  
  
“就……我装病的事情。”
  
  
如果我能提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话,我肯定不会心虚了!我会底气十足的跳脚问他“我就骗骗你怎么啦?你这不负责任的大人!”
  
  
“看在今天你生日的份上,不计较了。”
  
  
他到底是以什么心态摆出一副“感谢我的宽宏大量吧,凡人”的嘴脸的啊!明明把人家的生日都搞错了好不好?!
  
  
“爸……”我心如死灰:“我生日是明天来的。”
  
  
“可鸣人……”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住了嘴,这句话就在一个不自然的状态下断掉了。过会儿他皱了皱眉抄起手边的报纸,开始哗啦啦狂躁的来回翻阅。
  
  
差点忘了,要我爸爸承认自己错了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不仅如此,诸如“我输了,我错了”等等服软的话,都不被他宇智波佐助的词典收录。某些时候他非常的成熟,但是在一些意外的点上却执拗的可怕。关心人,担心人,感动,欣喜都不直接表现在脸上,别扭的可怕。
  
  
没错,我的爸爸是个死傲娇,我从很久之前就明白了。
  
  
可是我仍然很介意他刚刚没说完的那句话……鸣人?鸣人什么?爸爸,你要是敢说是鸣人告诉你我的生日在今天的,我立马哭给你看你信不信。
  
  
吃完饭我自觉的把碗送到厨房洗刷好,其实就是想拖延点时间,不想那么早面对无趣的课本。
  
  
“术的学习难易度分成哪几个阶段?”
  
  
“……啊?”刚刚回到客厅的我一脸懵逼的甩甩手。这还没看书呢,怎么就抽背上了?话说佐助没看书也能抽问……这难不成都刻在脑子里了?!天才啊!!
  
  
“不用死记,你跟鸣人有点像,我估计你记不住。”他胸有成竹的给我分了个类,一下子划到吊车尾那行去了:“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吊车尾怎么啦?吊车尾现在不都成火影啦?
  
  
但是不得不承认我在背书上差了根筋……于是只能愤愤不平的重重点了点头。
  
  
“点什么头啊,回答啊。”佐助一派闲散嚣张,看着我水深火热:“这又不是判断题。”
  
  
“S,A,B,C,D,E……呃还有个,还有个……”我抓耳挠腮的干着急,应该还有个特殊的种类,一时想不起来。
  
  
“写轮眼。”佐助若无其事的提醒了句,听声我猛地灵光一闪:“对了,还有血继限界和秘传!”
  
  
“最基本的三大种类,哪三种?”
  
  
这个简单,我胸有成竹道:“忍术,体术,幻术。”
  
  
“嗯。”佐助点点头:“这太简单了,你要是答不上来我就把你丢出去。”
  
  
“……”
  
  
还算正常的问答有惊无险的过关,可是某个时间段之后,佐助抛出的问题越来越不正常了。
  
  
“你看上了同队的女孩,怎么办?”
  
  
小爷老脸一红:“不能跟同队女孩搞暧昧,带有私人感情会对任务造成阻碍,会妨碍整队关系!”
  
  
佐助无声的看着我,眼神仿佛在同情一个无知的傻子。我紧张的冒了一手心汗。
  
  
“看上了,就去追嘛。”他幽幽道。
  
  
我突然想起,鸣人跟佐助就是一个小队的——
  
  
“咳。”我立马装模作样的使劲点头:“知道了,爸爸。”
  
  
“你的队友之一负伤,而你们正在被敌人追赶,放弃他就逃的掉,不放弃他可能会全灭,”佐助饶有兴趣:“怎么选?”
  
  
“确保任务完成是第一位的……”我斟酌了一下,又觉得太过于残忍了,有点说不下去。
  
  
“这一题怎么答都算你对。”佐助居然点点头:“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想保护同伴就去保护同伴,觉得任务重要就去完成任务,没有人会责怪你的。”
  
  
“……”跟着心走,那太好了:“让女孩子跑路,我留下出其不意的爆发,横扫千军,最后带着队友光荣归队,迎娶白富美,做人生赢家!”
  
  
佐助怜悯的看了我一眼:“做梦还是发烧?”
  
  
我:“……”
  
  
经历了毒舌爸爸一天的折磨,到鸣人回来时,我几乎已经神经衰弱,听见开门声就冲他扑过去了,可是在看见他手里的蛋糕盒子时,顿住了脚步。
  
  
“12岁生日快乐,儿子。”
  
  
别过鸣人笑嘻嘻的脸,我转头去看佐助,他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吃些水果。
  
  
这对父母也,太,太欺负人了吧!我脸一沉,冷哼一声转身回房摔上了门。
  
  
“他怎么了?吃火药了?”鸣人诧异的问佐助。
  
  
“……他说他生日不是今天。”佐助艰难启齿:“你是不是搞错了,鸣人。”
  
  
“啊?”鸣人怔怔的回应:“可我记得就是今天……就,差不多今天附近?”
  
  
“白,痴。”
  
  
“你那是什么态度啊浑蛋佐助,为什么都怪我啊?!你自己不也没记住吗?!”
  
  
……
  
  
小爷听得咬牙切齿,恨恨的想挠墙:爹不疼娘不爱……爹不疼娘不爱!
  
  

  
  

评论(4)
热度(378)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