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我的爸爸和爹爹04-05

目录

01-03

04 兴师问罪

鸣人于是一条胳膊跨过我的肩膀搂着我,不一会儿手又不老实的开始揉我的头。说实话,他像撸猫猫狗狗那样的撸我,我还……挺享受的。
  
  
“你这头发跟草一样生命力旺盛啊,这么快又长长了。”鸣人不满的嘟囔着:“佐助,你的头发也长了,都遮眼了,明天你带宝宝去理发吧。”
  
  
我自动屏蔽了“宝宝”这种不符合年龄的称呼,瞅了瞅鸣人一头清爽的短发。比起他之前那些照片里的发型,这个短的过分了,我更喜欢从前的他的样子。不过这种接近板寸的发型很难驾驭的,除了鸣人也没人驾驭的了了,总之鸣人怎么样都很好看,妈咪万岁。
  
  
“……再说吧。”佐助犹豫道。
  
  
小爷抓住这个机会,又蹭了蹭鸣人。
  
  
哼,见识到了吧,这就是我们妈咪控的力量!凡人怎么可能理解呢!
  
  
——任劳任怨,分忧解难的贤内助爸爸就没那么爽了,我知道他肯定是要报复回来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不过没事,我同样确信在鸣人面前他并不敢把我怎么样。眼下,估计鸣人已经嗅到了某种莫名其妙的火药味,不过粗神经如他,根本没想到他的宝贝儿子和贤内助正在争风吃醋。
  
  
可是我年纪尚小,怎么可能斗得过宇智波佐助这老狐狸呢?他玩弄人于股掌之间的时候我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小屁孩。于是我立马绷紧了神经,一边享受着妈妈的揉捏,一边警惕着爸爸的打击报复。佐助对我的戒备只是冷笑,低头继续改他的文件。
  
  
“课本的理论知识都掌握好了吗?今年总能去上学了吧?”他头也没抬,看似关切的话语却不亚于往我这心平气和的扔了一颗炸弹。
  
  
——我就知道!宇智波佐助他一定是在报复我!!!
  
  
虽然他说的很委婉,但他那明显带着鄙视的阴阳怪气的话语翻译过来就是:“这么久居然连本书都搞不定,真是白痴垃圾吊车尾,简直跟你妈小时候一模一样。”
  
  
“对哦,你给我起来。”鸣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小爷我不情不愿的被拽出了妈咪温暖的怀抱:“去隔壁把你课本拿过来,我要抽背。”
  
  
我立刻化身纯良的小动物,用无辜的狗狗眼盯着鸣人,就差没摇尾巴了。
  
  
“撒娇也没用,快去拿。”他啪的一下拍了后背我一掌,力气有点大,一点也没手下留情,很疼。
  
  
临出门前我又瞪了佐助一眼,他仿佛无事发生过,专心的改着公文,手下的笔飞速运转着写写画画。而鸣人正专心的看他,啧,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我也冷哼一声,哼完突然心惊自己的某些习性怎么越来越像讨厌的宇智波佐助了。
  
  
拿回课本的时候,佐助示意我不要出声,接着我就发现鸣人已经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佐助的大衣。我进来的动静都没醒,看来睡的还挺沉。
  
  
即使睡去,他的脸上还是带着深深的疲倦和休息不好的黑眼圈……真是令人心疼。话说为什么一定要做什么火影呢?累死累活的又不多拿钱,我有点理解不能。不过还是轻轻坐在旁边,老老实实的静下心看了会书。
  
  
三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共处一室,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佐助终于把鸣人的公文改完了。
  
  
他竟然背起了鸣人,轻轻对我说了句:“走吧。”我也难得给他个好脸色,轻轻点点头尾随着。
  
  
还没下到楼底鸣人就有些醒了,他精神不是很好,把头埋在佐助的颈窝让佐助放他下来。啰嗦了一堆被人看到多么丢人之类的废话。佐助自然没听他的,怕他挣脱似的,手还紧了紧。事实证明鸣人可能也只是客气一下,他真的太累了,不一会儿就心安理得的继续会周公去了。
  
  
越是靠近家门口,我的原本明镜止水的内心就愈发的忐忑不安起来。因为我想起了今天被我误伤牺牲的小番茄……现在鸣人又睡着了,没人护着我,难保爸爸不把我拎出去修理一顿。
  
  
强作镇定的开了门,我的心砰砰直跳,太有力了以至于我怀疑佐助是不是也听见了我心虚的声音……不过他一时半会没管桌上的小番茄,直接把睡死的鸣人弄进房间了。可能他动作太大,导致鸣人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跑去浴室洗脸。
  
  
佐助已经独自坐在了客厅里,闲散的坐在沙发上,魅力十足。他盯着桌上摆盘的番茄看了一会,没有出声。他越是沉默不语,我就越是心慌意乱,最后都要抱头痛哭了,这每一分每一秒都太折磨了,神啊,我还只是个孩子,求求你放过我吧!
  

“今晚吃什么啊?”鸣人一边洗脸,一边朝着客厅问了一句。客厅里只有坐立不安的我和冰山一样泰然的佐助,不过他这句话不可能是问我,怎么想都是说给柱子爸爸听的。
  
  
听说寻常人家的一日三餐基本都是由妈妈负责的,可是我们家却是由爸爸……咳,因为鸣人身为火影,太忙了嘛——好吧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借口。那么换个说法,你难道指望一个独居了十几年还没学会自己做饭,冰箱里囤的都是过期牛奶的人来照顾孩子吗?
  
  
相比之下,佐助的手艺就要好很多了。而且人家生活的精益求精,从口感到营养均衡的搭配,无一不注意。所以当爸爸在家时,我们家的头等大事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他的头上,毕竟能者多劳嘛……再不然难道要小爷伺候他们两个大人?小心我告你们虐童哦浑蛋……
  
  
但是,爸爸在家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很不稳定。所以家里的零食非常充足,佐助不在家的时候我跟鸣人到处练地摊,点外卖,日子过的虽然不健康,但也逍遥自在的很。
  
  
大抵是男人都对地道的特色美食比较敏感,鸣人带我去过很多小吃摊,卫生暂且不说,味道真的是棒极了!美中不足的就是偶尔会遇到小樱阿姨……她不仅仅会完全不顾火影的面子当着我对妈咪一通说教,而且会威胁鸣人再这样她就要告诉佐助……这真是太可怕了,多么可怕的女人啊。还好妈咪没有追到她,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鸣人追到她了那我的生活是不是也跟现在有很大的不同呢?
  
  
“佐助,晚上吃什么啊?我饿了。”鸣人估计是以为佐助没听见,隔老远又大声重申了一次。
  
  
我赶紧又把眼光转移到佐助身上,本以为不会开口的人幽幽道:“番茄炒蛋,番茄鸡蛋汤,番茄肉丝面。”
  
  
“为什么都是番茄?!”鸣人在浴室愤愤抱怨了一句,接着就传来噼里啪啦的水声,他开始洗澡了。
  
  
这次佐助没回话,抬头冲着冷汗如雨下的我,轻轻勾了勾食指。
  
  
“你,给我过来。”
  
  
——妈呀,本宝宝内心都要崩溃了!
  
  
纵然此刻我是千百个不愿意靠近他,最后还是不得不乖乖的走了过去,这一路不过五六米,对我来说却像走过了撒哈拉沙漠,反正我没敢抬头,盯着佐助的脚背扭捏不安。

05 救赎之旅

“来说说看,我要听听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我的番茄秧子呢?嗯?”佐助抱着膀子,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威慑力十足。他的声音本来就有些清冷,尤其是最后那个从鼻腔里哼出来的,尾音微妙上扬的“嗯?”——听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感受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一边呼唤着妈你快别洗了你儿子要被弄死了,一边还要应付爸爸心灵的拷圝问——人生才刚开头!为什么就如此的艰难了!
  
  
“我……我练豪火球,失,失手了。”本来想随便扯个谎圝话糊弄过去,但是在看到老爸那可怖的写轮眼后我肚子里打好的草稿都忘的干干净净!不就是搞死了几棵番茄吗我知道那是鸣人亲手给你种的你很不爽可是至于吗,爸爸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啊爸爸!
  
  
没等佐助开口,我扑通一声抱住他的大圝腿哀嚎起来:“呜啊啊啊爸爸爸爸我错啦——我赔给你嘛我再让妈妈给你种一院子嘛呜呜呜你原谅我一次啦——”
  
  
我知道我这种类似于撒泼的行为对他们俩几乎都没有什么用,因为鸣人也好佐助也好,对付我这一招都很有办法。不约而同的先揪着领子拎起来完圝事。
  
  
啊嘞?这不科学啊,为啥是从身后把我拎起来啊?
  
  
智商超群的小爷迅速反应过来,因为那根本不是佐助的手。
  
  
于是客厅的气氛更加诡异了。佐助依然是嚣张的坐圝姿,不过目光里不再那么底气十足,仿佛被撞破了什么小秘密一样遮遮掩掩。我呢,心里承受能力还是史前级别,早就规规矩矩坐在我爸身边等着挨骂了。一大一小并排坐着,还都一副怂怂的模样,对面是一副美圝人出浴,活色生香的火影大人……这画面让木叶任何一个人看到估计都会大跌眼镜。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教他忍术。”裹圝着白色浴巾的鸣人的脸色是少有的严肃,至少我从没见过他这么认真的样子。他刚洗过的头发没擦干,还在滴滴答答滴着水。佐助想反驳什么的样子,好像碍于某些原因又咽了回去。这一切都让我隐隐约约意识到,或许这次事情闹大了。
  
  
“佐助,你跟我来。”他从始至终都没怎么搭理我,看也没看我递过去的毛巾,只是拽着佐助回去了他们的房间,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从九岁到现在,不论我做错了什么,鸣人都没有这样冷落过我。这反常的举动让我内心的不安迅速扩大,一片愁云惨淡。
  
  
他们会把我扔回去吗?
  
  
不要……我还没有背会那本学前理论,我还没通圝过下忍测验,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不要啊,我不想离开这里……不要在带我体验天堂的甘甜后又把我打回地狱!求你们了!
  
  
赌气般的用鸣人的毛巾擦了擦鼻涕,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贴上耳朵,开始偷听。
  
  
“有你有我,还不够吗?”鸣人的声音里透着货真价实的恼怒:“那样的童年我们过了一次就行了,你还想让他经历那样的童年?!”
  
  
“冷静,鸣人。”好在佐助的声音没有不耐烦:“事实上他的内心已经比很多同龄人成熟了。”
  
  
“不,那也不到他可以掌握力量的时候!他没有成长到那个地步——他太容易被吞噬了,佐助,你明白吗?我不想再看到另一个你,一个你,就已经让我心力交瘁了。”
  
  
“你这种想法有问题。”佐助顿了顿:“你知道他求我带他走的时候对我说什么吗?他说他全村都被杀了,连晚回来的姐姐也没被放过,只剩下他一个阴差阳错的躲过一劫……他要复仇,他要力量……看到他眼神的时候,我就决定带走他了。”
  
  
“去他圝妈圝的复仇,复仇复仇,我现在最烦听到这个词!”鸣人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他本来也不是多么清亮的音色,这种嘶哑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复仇能带来什么?只有无尽的失败感——”
  
  
“那就让他失败好了。”佐助终于有些不耐烦:“不经历失败,他永远不会明白你说的那些大道理。鸣人,你老是想着不让他走弯路,但是如果把我们经历的那些事情摘出我们的人生,那还会有现在的你我吗?”
  
  
鸣人很久都没有声音,只有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仿佛是一个温柔到心里的拥圝抱。
  
  
“你变了,鸣人。”佐助叹息一声:“从前的你会更信任别人的。”
  
  
“你忘了吗?你跟我说过的,哥圝哥临走前也对你说过的话。他希望你不要像他一样,把什么事都扛起来。”
  
  
听到这就已经够了,我震圝惊的后退了几步,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反圝锁上圝门。
  
  
原来我自以为隐秘的晦暗的,不为人知的肮圝脏心思,他们一直都了如指掌。并且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开始用他们各自的办法引导我成长。
  
  
鸣人希望我像个普通的小孩,幸福快乐快乐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佐助则希望我砥砺磨练,尽快强大起来去面对现实的挑战。
  
  
我慢慢把脸埋在枕头里,枕巾迅速氤湿圝了一大块。
  
  
是的,这三年以来,不论他们给了我怎样的关怀备至,我也始终没有忘却粉圝饰的太圝平圝盛圝世里,局部依然存在的欺圝压,侵略和战乱。我是一定要复仇的,从姐姐被奸鰰污的尸体全鰰裸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这么决定了。
  
  
那时我九岁,一天之内,就经历了失去一切的痛苦,然后我遇到了宇智波佐助。他很强大,在看到他一招秒杀数十个忍者时我就再没怀疑过他的强大。于是我求他给我力量——他说他没法给我力量,力量是要靠自己去寻找的。
  
  
他答应带我走。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对于他自己来说,或许也是一种救赎。他不断的行走,见识更多的人,更多的事,他只是想要看清自己该怎么走下去才是对的。
  
  
隔壁的争吵仍在持续,并且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我曾经偷偷给他们总结过,这两个人吵架其实非常有特点。第一个阶段是鸣人喋喋不休佐助只管听,偶尔回嘴。第二个阶段是佐助的绝地反击,相应的鸣人越来越沉默,直到鸣人完全没声息之后,数上十秒,他们就会开始肉圝搏。
  
  
五、四、三、二、一 ——隔壁果然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间或有什么杯子碎裂的声音。
  
  
我怎么这么了解他们啊?真想给自己颁个大奖……
  
  
在我受不了的用枕头压头以后打斗的声音又持续了几分钟,接着就传来低低的喘息和鸣人有些压抑的呻圝吟。
  
  
“……”
  
  
我一把掀翻了枕头,干圝他喵的,你们真是够了!不知道隔壁还有未成年人吗?能不能注意点影响啊?为什么能直接从打斗发展到调圝情的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阶段啊浑蛋!
  
  
其实因为我年龄尚小,所以对这档子事情了解的并不很清楚。只知道似乎是佐助欺负鸣人,因为每次结束后鸣人看起来都很辛苦。而且那么骄傲强大的鸣人,有时候还会求饶什么的……真是不能忍。
  
  
在隔壁的动静发展到肆无忌惮的时候,本小爷也正式从那点忧伤的情绪中走了出来。不,其实是被他们逼了出来。带着一腔怒火,我大步走到他们门前,把房门拍的震天响。
  
  
“爸,爹!你们在干什么?!爸你不要欺负我爹,我听到了我爹都快哭了!”
  
  
卧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不一会儿又传来几声比较大的响动,听声音应该不是调圝情,而是有人挨揍了。
  
  
不依不饶的站在门口,我今天就要一倔到底,我就要在这站着看你们还能不能做的出来?!哼——
  
  
突然,我眼前的木门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被向后拉开了。佐助已经换上了便服,居高临下的站在我面前,他的脸上居然史无前例的挂了彩,像是被人一拳砸出来的印子——早知道这两人如果无心伤着对方,几乎都可以万无一失的。不过……
  
  
呸,活该,让你欺负我妈。
  
  
小爷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左右想挤进去看看鸣人,不过次次都受到佐助的阻挠。我气急败坏的喊着:“爹!爹——你让我进去!”
  
  
“佐助!”鸣人有些底气不足的声音从房内传来:“好饿啊,你赶紧做饭去。”
  
  
佐助侧着身圝子听他吩咐,我则从缝隙偷偷瞄了一眼老妈,他的浴巾胡乱的裹在身上,整个人慵懒到四仰八叉,大概是累了,所以安静的一点也不像我记忆中那个永远充满阳光,充满活力的老妈。
  
  
想到这我又白了老爸一眼,他大概是觉得挺莫名其妙的。不过还是一边往外走一边把我往外推:“走,别在这打扰你圝妈休息。”
  
  
霎时间里面一个枕头就砸出来了,冲着佐助的后脑勺,我惊讶的张大了嘴,不过还没有命中,就不偏不倚的被佐助接了下来。
  
  
“都是你教的!你让他喊我妈!我就知道肯定有人教他!你给我回来说清楚——”
  
  
这次都不用佐助催,我配合的拉上了门。毕竟,唠叨起来的老妈,战斗力是非常可怕的。

评论(8)
热度(380)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