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我的爸爸和爹爹01-03

接着搬文。轻松向,咳咳不要较真,不要严肃!

背景:大战后,云游四海的二柱子捡回来一只小崽子。故事就这么欢乐的开始啦~

01 妈咪控养成计划

我的名字叫漩涡宇智波大宝,再过两天,我就刚好满12岁了。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想,为什么会有人起这么傻的名字?——哼,怎么,不行吗?每当有人问起,在这么表现的同时,我的内心都在泪流满面……哦不,泪流满心。
  
  
这能怪我吗?宝宝委屈啊。谁家孩子的名字是自己有权利做主的啊!这群浑蛋!
  
  
说到这个名字,就不能不提起爸爸刚刚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我9岁,人生就已经处在第一个不幸的低谷。那时候,闪亮登场解救我的爸爸是多么威风凛凛啊,一头光泽的黑发,奇异犀利的发型,利落的身手,黑色的长袍,暗红的眼睛,中二的台词,高冷而又成熟,对一切不屑一顾的傲然气质——总而言之,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刹那,我就瞬间拥有了男神和努力的方向!
  
  
可是当我屁颠屁颠跟着他投奔他的家乡后,特别是见到了火之国木叶忍者村大名鼎鼎的英雄漩涡鸣人后,他的形象就出现了一道裂缝,然后逐渐崩塌,昔日的伟大都一去不复返了,抓也抓不住。
  
  
我打小就没爹没娘,也不知道别人家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但是……我不能不说这两个人,真的是在拉低全世界父母的幼稚下线。
  
  
决定收养我并没有多么困难,可能鸣人那日理万机的家伙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过一遍脑子。再或者,我真的跟鸣人长的有几分相像,金灿灿的发,和几道猫须一样的胎记——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奇缘。(如果不像可能也不会引起佐助的注意了)这件事拍板下来的时候,他们首先就遇到了养儿的第一大问题,那就是称呼问题。
  
  
机智如本小爷,则立即看出了他们俩不可告人的关系,直觉来说,佐助的气场更加强大,鸣人更有亲和力。于是为了防止他们反悔,当下我就冲着正在喝水的火影大人扑上去,凄厉又真挚的大喊了一声:“妈——!”
  
  
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这么深情过,可他还是一口水都喷在了我头顶,我愤愤瞥了一眼墙边的佐助,他正如狗血言情小说中傲娇中二的男主,想笑又崩着不笑,最后嘴角乱他妈上扬。
  
  
不过之后我就没有闲心吐槽他了,因为我受到了来自鸣人的威胁。
  
  
最后,我喊佐助爸爸,喊鸣人爹爹。因为他俩谁也不让谁。当时佐助的威严还在,所以我也没敢如法炮制的扑上去喊妈。不过在我极度渴望母爱的内心深处,依然觉得鸣人是当之无愧的老妈。
  
  
紧接着,他们又就我的名字问题展开了搏斗。
  
  
没错,你没有看错,这两个人,仗着自己有些本事,隔三差五就要来一场切磋。说切磋都太文雅了,反正他们一句话不对就能撕起来,并且总能控制在双方都不受伤的程度活动拳脚。这让我大开眼界。我的理解是,不是说学舞蹈的一天不压腿就难受吗?他俩应该也是那么个道理吧。
  
  
“儿子,你叫什么名字?”鸣人顾及着散落的文件,表示暂时休战。然后对着年幼的我来了这么一句。
  
  
妈,你自己都不觉得你这句话超诡异的吗……
  
  
“我没有名字,以前我姐都叫我大宝。”我心里知道这个昵称太土太俗太平凡,期待着这两人能给我换个好听点,雅致点,或者狂霸炫酷点……的新名字。
  
  
但显然我高估了他们。
  
  
“宝宝啊,好名字。”鸣人不顾佐助在一边皱眉,竟然首肯了这个接地气的,冒傻气的名字。他一边捡文件,一边漫不经心道:“你就叫漩涡大宝了。”
  
  
宝宝内心震惊了,你到底是真觉得不错,还是根本没听清啊妈妈!
  
  
“不,”佐助突然出声打断,这让我的内心又燃气了熊熊希望之火——果然,爸爸最帅了!你看那发型,是一般人能驾驭的住的吗?!爸爸赛高,快给我个炫酷的名儿我不要后半辈子都被人叫大宝啊啊啊!
  
  
——“叫宇智波大宝。”
  
  
好,刚刚的话就当我没说。
  
  
“什么?浑蛋佐助,叫我爹爹当然要跟我姓了。你有什么不服气的?!”
  
  
“叫我爸爸当然跟我的姓。”
  
  
“你是不是一回来就找不痛快?!”
  
  
……
  
  
我无声的看着鸣人一个冲动,把自己辛辛苦苦捡了半天的文件又甩了出去。连他自己都有些愣住了。
  
  
“……”鸣人拍案而起:“宇智波佐助,我今天跟你没完!”
  
  
虽然这次确实怪不了佐助。
  
  
然后他们又开始了一场长达十几分钟的互殴。
  
  
家暴是很不利于小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两位大人。
  
  
本小爷就委屈一下自己……给你们展现一下成熟大人的风采吧。
  
  
“……爸爸,爹爹,不然,两个姓都跟吧……?”
  
  
我的牺牲换来两人暂时的和平,不过那么久的打斗居然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鸣人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道:“好是好。可是……”
  
  
“谁的姓在前面呢?”
  
  
这个问题抛出来以后,我就隐隐预感到,自己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
  
  
这两个大人是怎么都学不会做个像样的大人的。
  
  
“你今晚上不要想碰我一根手指头。我说到做到。”
  
  
你来我往间,似乎是佐助爸爸占了上风,我看见他把鸣人以一个奇怪又暧昧的姿势擒拿在怀里,但是当鸣人冷冷的抛出这句状似威胁的话以后,错觉般的,佐助爸爸嚣张的气焰一下子收敛了不少。
  
  
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名字就被确定下来了。漩涡宇智波大宝——是不是非常好听,非常狂霸炫酷屌……个大头鬼。
  
  
从回忆里抽出思绪,我不由得叹了口气。跟他们一起生活已经三年了,要想把类似的不堪入目的回忆都扯一遍,那简直到我毕业都说不完。当然,我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上学,鸣人说他检查我合格以后就会动用特权,让我直接插班去接受下忍的课业。
  
  
自从我到这里,已经三年了。虽然是佐助亲手把我领回来的,但我跟妈妈……不,爹爹在一起的时间更长。爸爸说要去寻找什么……忍者世界的本质,几乎三天两头的不着家。
  
  
虽然我是没法理解吧,不过看鸣人没啥怨言的样子,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我心里却越来越向着鸣人,他的话我总是听的,且打心眼里对佐助有些不满——我觉得假以时日,我可能会变成一个,恩,妈咪控。
  
  
02 爸爸归来

佐助爸爸这次离家出走……哦不,云游四海的时间有些长,半个月了,小爷都要担心他是不是出轨了。不论是让我变成单亲家庭还是他再随便捡回来个什么二宝三宝的跟我争宠,给人的感觉都不是很好。
  
  
本小爷一大早就被鸣人拎去办公室背书,他说那是下忍的基础理论知识,是一个合格的下忍必须掌握的东西。因为他死活不愿意给我放水,所以本小爷至今未能成为下忍,途中也闹了几次情绪,不过我看他一点也不心疼,反正一句话,开后门休想,就是不让我过。
  
  
说起这个背书……真是令人头疼。与之相对的,实际操作,包括查克拉的运用和一些基本忍术,我却能非常迅速的掌握好。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鸣人那个耿直的榆木性格就是不让我过!多好啊!我的老妈大公无私的七代火影大人!哼!身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官二代,我根本没体会过官二代的便!利!
  
  
直到中午,我嚷嚷着饿,他才放我出来觅食。我喊他一起,他说还有几个文件没审,估计下午才能搞定,让我自己先填填肚子,不用管他。
  
  
唉,爸爸不在,只有本小爷担负起照顾老妈的重任了。
  
  
我决定去一乐唆碗拉面,完了再给那勤劳的鸣人打个包,以展现本小爷的贴心孝心,杜绝他们想再领养个女儿的心思。连我都可以看出最近事情很多,从佐助走后,鸣人几乎是搬家住在办公楼里了。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也不好好吃东西。这样下去,很可能佐助回来见到的只是一具尸体了。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心事在街上晃晃悠悠的溜达了一会儿,居然在一乐门口偶遇了佐助和鸣人的老同学,新时代三忍之一的春野樱,现任木叶医疗队队长,非常厉害的一个老阿姨……恩,大姐姐。她提着一包蔬菜,估计是要回家自己开火。只看她的外表,那是百分百贤惠的好女人。
  
  
于是我大大咧咧的招了招手:“小樱阿姨好。”
  
  
——?!
  
  
外表温柔的女人以我难以想象的速度丢下包裹,手肘勒住我的脖子,力气之大,面目之狰狞全然超出我的想像。我几乎没法呼吸了,缺氧的感觉非常痛苦……
  
  
泪眼婆娑的我向后瞟了一眼,却看见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身影。一如初见时的打扮,一成不变的黑色长袍和高冷生人勿近的气场,强大又成熟的气质……很明显就是风尘仆仆不知道从哪浪回来的宇智波佐助。
  
来不及因爸爸的归来而喜悦,我立马求救般的大力挣扎起来,不顾众人惊异的视线在街上大喊大叫:“咳,爸爸!爸爸救命——爸爸!”
  
  
宇智波佐助状似怜悯(其实是面无表情,但那样显得小爷也太惨太没面子了)的看了这边一眼,好像还冲樱点了点头,之后就仿佛不认识我,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了。
  
  
“呃,佐助君……?”樱有一瞬间的失神,被我抓住空隙,不过她的反射神经也在我之上,佐助过去后不等我逃脱立即恢复凶神恶煞的样子继续勒紧了我的脖子,这个变脸速度可以去破个世界纪录什么的了。
  
  
此时此刻我满脑子都是小白菜……地里黄……没有爹……没有娘啊……
  
  
打不过这位女壮士,爹不疼娘不爱,我只好没骨气的低头妥协。
  
  
于是我眼泪刷刷一流,哭的鼻涕都下来了:“樱……姐姐……姐姐女王大人,仙女姐姐……女神女神,我错了……”
  
  
我汗颜的看着美丽可人温柔似水的樱姐姐放下我,顺手替我轻轻整了整衣领,自顾自唠了两句家常,让我代问鸣人同学好,随后提起自己的蔬菜继续赶路了。
  
  
听说鸣人小时候还暗恋过她?难道鸣人是抖m吗……望着她潇洒的背影,小爷惊魂未定的揉着脖子,贪婪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
  
  
据说由七代火影鸣人,叛忍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共同组成的这个传说中的第七班,曾经有一段教科书般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三角恋。我妈咪那时候就是个24k纯种小屌丝,内心荡漾着恋慕春野樱女神,女神却心无旁骛的关注着当届校草,也就是我的爸爸大人。最后爸爸叛逃了,妈咪扬言要替女神守护幸福,死也得把害女神伤心的人渣揪回木叶谢罪——就是这么痴心不悔的举动,鸣人展现了极大的意志力,日复一日,千万里追逐着爸爸,终于追出了点友谊、情敌以外的火花,还迟钝的不停的发朋友兄弟卡,差点把爸爸逼疯了。
  
  
这段,是我从一本木叶秘史里看到的——因为跟官方历史内容差距太大了一度成为禁书,至于我是怎么搞到的,还是保密的好,毕竟,在这个和平的信息时代,想知道些八卦比什么都容易,特别是这种高层人物的八卦。
 
  
摇摇头感慨了一会儿大人复杂的世界,我还没迈开步子,突然发现刚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佐助又从街道另一边折回来了。然而,这次身侧还跟着伟大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
  
  
一股小火苗蹭的一下直冲头顶,他娘的小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啊——说好的文件下午才能改完呢?!妈,你根本是不想和我一起吃饭吧!凭什么他一喊你就出来啊!
  
  
不夸张的说,小爷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
  
  
“你怎么还没吃饭呢?”鸣人发现一乐门口失魂落魄的我,倒是快步走过来了,蹲下来用袖子擦我的脸:“哎呦怎么了这是?哭了?谁欺负你了?爹给你揍回去!”
  
  
我内心顿时又酸又暖又欣慰,看吧,这就是妈妈的好,这就是母亲的光辉!本小爷从现在起,将坚决贯彻漩涡鸣人的立场不动摇!
  
  
不顾黑着脸的佐助,我一头扎进鸣人的怀抱,情不自禁的喊了声:“妈……!”
  
  
妈咪控就妈咪控吧!爸爸什么的真是太差劲了!

03 小番茄之死

鸣人今天倒是没披着那件很有特色的大长袍,不过还是有人认出了他们的火影。于是一屋子人都好奇而八卦的盯着他们伟大的火影上下打量,不过给佐助一个眼神吓得缩了回去。
  
  
“什么玩意,你喊我什么?!”鸣人掰过我的肩膀把我扶正立定站好:“谁是你妈?别往我身上堆,站好给我说清楚!”
  
  
“这不重要,”我抽抽搭搭继续柔弱无骨的往老妈身上贴:“重要的是我被欺负,爸爸竟然不管。”我还比划着模仿了一下:“就这样,就直接过去了。”
  
  
“……佐助,”鸣人严肃的思考了一会,注意力还是被轻而易举的转移了,他略带责备的看了佐助一眼:“他还小,不要想着什么事都让他自己解决嘛。太过严厉,可是会造成心理阴影的。”
  
  
——话说,妈!拿背书折磨我一个月卡着不让我合格的人没资格说这句话吧!你儿子已经快被你的严厉折磨的不成人形了!你就大发慈悲让我过了不行吗?!
  
  
不过敏锐的直觉告诉我现在佐助一定对我非常不满了,大庭广众他还能控制的住,只是瞪了我一眼而已。回家以后就不好说了,他很可能要找借口修理我一顿。
  
  
“是小樱……”他刚一开口,我跟鸣人就齐齐打了个哆嗦。
  
  
“啊哈哈,什么啊,小樱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对女孩子不要那么小气,要大度宽容一点吗……”
  
  
鸣人一听这个名字,要替儿子复仇的嚣张劲一下荡然无存,转而开始教育起我来:“要有绅士风度啊,小樱一个女孩子,能把你怎么样?她能怎么样…… 她还能——”
  
  
终于,在佐助冷笑了两声以后,鸣人发现自己说(编)不下去了,因为他想起小樱的确能把人怎么样,于是悻悻的闭上了嘴。
  
  
“樱阿姨欺负你两下,就忍着吧。你爹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从来没反抗过。”自暴自弃的鸣人突然拽起地上的小孩:“吃饭吃饭,饿死了。”
  
  
我震惊的想:鸣人你果然是抖m吗?!还有,你儿子挨揍,罪魁祸首就是让我喊阿姨的你啊!
  
  
于是这风光无限的一家三口就幸福的开始坐在一起吃拉面了。途中,佐助碗里的叉烧都夹给了鸣人,鸣人的卤蛋则夹给了我。我一直没抬头看佐助的表情,不过内心免不了洋洋得意。
  
  
在老妈的关爱下美滋滋的吃了一顿饭,鸣人表示要立即回去批公文,佐助自然毫无怨言的跟着。虽然不放心他们两个独处会不会小别胜新婚干点少儿不宜的事情,不过自己的利益也是很重要的……趁着鸣人终于暂时忘却要检查我背书的事情,小爷赶忙找了个借口说要回家午睡,溜之大吉。
  
  
我家离木叶最繁华的主街道有些远,几乎是木叶村最偏远的角落了,好在比较安静。这是一套传承下来的大院,平时只有我跟鸣人两个人,显得空旷而冷清。我查过资料,这里是宇智波的祖宅,我一无是处的爸爸倒是财力雄厚,竟然继承了这么一套地产。
  
  
因为太过冷清肃杀,鸣人秋天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种子,神神秘秘捣鼓了一下午,种了一院子的小番茄。我说小番茄他还不乐意,非得跟我纠正那是圣女果。
  
  
这几棵苗苗长的都非常好,秋番茄到12月左右就可以收获了,现下可爱的果实已经透出点红,非常青涩可爱。佐助特别喜欢这几棵苗苗,经常亲手照顾它们。
  
  
睡醒了两次之后,天都暗了,家里还是没人回来。百无聊赖的我想复习一下爸爸教我的忍术,站着吐大火球,看起来特别傻,像是马戏团的杂耍——不过据说这是宇智波家代代相传的秘术。
  
  
在忍术这方面,鸣人不知怎么的有些反感我过早的掌握一些必杀技,在他眼里我还是个只会替身术,分身术的小鬼头。不过爸爸倒是潇洒的很,一向冷漠的他对我在忍术上的热情与天赋非常满意,总是背着鸣人偷偷教我一些高等级的东西。我想鸣人发现了是会生气的,不过那也没关系,天塌下来有爸爸顶着呢,先遭殃的肯定不是我。
  
  
想到这里,小爷愉快的哼唧两声,对着空地就是一记豪火球。恩……挺完美的,不过力度角度都有点偏差就是了……
  
  
我蹲在一地被烧的焦黑的小番茄前面,欲哭无泪。觉得佐助不用特地想什么借口找我的茬了,我都给他准备好了。
  
  
几分钟后,我跑进厨房,找出一个带着青瓷花儿的大盘子,把小番茄捡进去,一个个剥了皮冲洗好,端端正正的摆在客厅,又去清理了一下案发现场,弄到鸣人绝对看不出来是我失手把他和佐助的爱的苗苗烧死了的程度,才松了一口气。
  
  
呀嘞呀嘞,佩服自己呀,真是临危不乱,足智多谋,哎呀,本小爷都快要爱上我自己了。
  
  
从自我陶醉的内心世界里出来再看到桌上那盘惨不忍睹的番茄,我再次被打入了现实的地狱。沉着脸拉开门出去了。
  
  
其实我是想出去躲躲风头的,不过鸣人从小就教育我一定要直面困难,敢作敢当……哦,其实我就是觉得,他们还能把我打死不成?!打死了就没有这么可爱贴心帅气机智的儿子了,他们舍得么!
  
  
离办公室的门很近的时候,我无意中模糊的听到了两人争论的声音。鸣人好像说到“音忍”……什么的,我立刻集中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耳朵都要竖到门里面了,也正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听觉上,英明神武的本小爷居然右脚被门槛绊了一下,直接扑进去跌了个狗吃屎。
  
  
我觉得我的脸一定红了,燥红燥红的,一是有些丢人,二是我看到了一幕非常刺激人的画面。本应属于鸣人的座位,佐助正正大光明的坐着看公文,而鸣人……鸣人居然那么自然的坐在他大腿上!我颤抖了,指着他们,“你你我我”的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过这两人在我进来时就很快分开了,看来还是有几分羞耻心的。被撞破了这尴尬的场景,鸣人的脸也有点红。他自顾走到一旁的接待客人的沙发窝进去,舒展大长腿交叠翘在茶几上,开始左右拿捏,活动放松自己的肩膀。
  
  
“行这么大的礼呢?”佐助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说完这句话竟然朝我笑了一下,笑得我毛骨悚然:“儿子。”
  
  
我怒瞪他一眼,迅速爬起来偎到鸣人身边去了。
  
  

  
——————

_(:з」∠)_喜欢请给宝宝一点评论鼓励,瞬间亩产一千八!

评论(19)
热度(314)
  1. 下页※海贼迷ASL♥珊罩子菌 转载了此文字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