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主佐鸣/鼬鸣)31-35

31 重逢

 

打开房门时迎面扑来一阵强力的冷风,冻的鸣人立即打了个冷战,寒毛竖了一身。正疑惑着出门时是不是没关窗户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僵在了原地。

窗台上有人。

鸣人暗叹一声,鼓起勇气坦然正视那人。

从很久之前开始,他就觉得宇智波佐助跟月光特别的搭。或许佐助在他眼里,本就该是清冷,高傲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就好像寒冬的月亮。

每次在月光下看到佐助,都会有种他性格里的暴戾被月光衾洗干净了的错觉。

佐助坐在鸣人家的窗台上,静静盯着窗外的月亮。他的姿势让鸣人感到一阵窝心的怀念,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人还是保留着一些年少时的小动作。

“佐助,你终于回木叶啦。”这句话的语调甚至是有些轻快的。佐助回过头来看着他,冷冷道:“白,痴。”

“回到木叶的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想,佐助现在在哪里呢?有没有一点点惦记我,小樱和卡卡西老师的事情呢?”

“鼬死了,你的仇已经报了,释怀了吗?还是说,更加痛苦了呢?”鸣人笑笑,接着说:“想着你是不是因为伤的太重没办法回来,就忍不住想去找你。”

佐助于黑暗中默默闭了闭眼。

“说起来你可能觉得矫情,但一想着你独自背负那么多仇恨,走在黑暗里无所适从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我这里……”

鸣人锤了锤自己的胸口,揪住前襟苦笑道:“我这里也会痛。我想着佐助应该也是这么痛苦的吧,那一瞬就特别难以忍受,总想什么都不顾了,一股脑去把你揪回来。”

“我这次可不是打算回来跟你们相亲相爱的。”佐助顿了顿:“我有话问你,鸣人。”

“……”鸣人默叹一口气,无奈道:“你怎么还是那么顽固啊?佐助。”

“闭嘴回答我的问题。”佐助不耐烦的打断了鸣人,急躁道:“我要知道鼬的真相。”

“哈?”

鸣人愣了,宇智波鼬残忍的歼灭了宇智波一族,导致了佐助的叛逃,这背后还有什么真相?

“我不知道……”

“少在那里装傻了。”佐助闪身上前揪住鸣人的衣襟把他抵在墙上,鸣人觉得佐助这气生的简直让人莫名其妙,不可理喻。因而他的态度也不太好,挣道:“松开,混蛋,说了我不知道!”

“你不是跟他在一起半年多吗,居然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他死前都还在等你……”

“妈的,你是不是有毛病!”

两人就这么扭打了起来,鸣人的火来的快去的也快,怒气平息后他镇静下来,直视着佐助的双眼说:“冷静点佐助,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真相。”

他也曾疑惑过为什么鼬会死在他的怀里,也曾试图去找回半年的空白。佐助向他要真相,那他又该向谁去要一个真相?

“鸣人。”

“你!”

鸣人惊恐的对上一双万花筒写轮眼。

 

32 九喇嘛

 

鸣人对佐助从没有百分百的戒备过,尽管现实已经多次给了他教训,可他就是死性不改。

写轮眼已经控制了他的所有感官。鸣人默默的忍着那种脑内被窥视的感觉,可异样感越来越清晰,渐渐的让人无法忍受。

佐助注意到鸣人的身体开始小幅度的颤抖,刚刚还活蹦乱跳跟他较劲的人,一瞬间脸色蜡黄的像生了什么大病。

所有强大的力量都有副作用,不论是对他还是对鸣人。可想弄清真相,他必须付出这些代价。

鸣人神志不清的小声哼哼着,突然间,他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怪叫,那声音极其不自然,硬生生卡在嗓子里变了调。佐助睁开眼睛,发现鸣人竟抬手扼住他自己的脖子,一大片皮肤被他抓的鲜血淋漓。

触目惊心。

佐助也有些撑不住,停下了查克拉的供给,但鸣人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他伏在那里,一下一下的用头撞击坚硬的地板,有一下太过用力,一滴温热的血溅到了佐助的脸上。

佐助终于有些慌张,这种自残的行为不该发生在那个乐观的漩涡鸣人身上,可让鸣人痛苦的源头就是他。

“鸣人……漩涡鸣人!你给我清醒点!”佐助掰着鸣人的肩膀大力摇了摇,鸣人低吼一声,居然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佐助趁机把他的脑袋死死按在怀里,死命的制着他。

渐渐的,鸣人的动作幅度小了很多,可能是没什么力气挣扎了,干脆把整个身子都蜷缩进了佐助的怀里。

他的动作让佐助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但最终还是无声的搂住了怀里的人。他这才意识到鸣人瘦了很多。

他们就这样无言的呆在一起。

夜风吹进这狭小的空间,佐助把身体仰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面上有些疲态。血顺着他的脸庞,从眼底蜿蜒而下。

他跟漩涡鸣人注定彼此伤害,就像是命运一样。他们的性格天差地别,却又在某些地方有着难以言喻的默契。

片刻,夜深人静的木叶村突然警报四起,预试着一场骚乱的出现。佐助并没有讶异,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场骚乱是由谁引起。

这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他与药师兜合作,盗回宇智波鼬的尸身,然后,兜会帮助他把他的哥哥复活。

怀中的鸣人突然发生了某些异变,他的皮肤散发出大量的热,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着,佐助立马警惕的远离了他,突然,一股可怕的查克拉将佐助猛的弹到墙边,而鸣人躺着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佐助抹了抹嘴角的血,一双写轮眼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男人体内的查克拉邪恶、强大而深不见底,根本没有办法看透他的实力。

男人披着一件白色的和服,小麦色的肌肤为他添了些野性,体魄修长健美。他的眉眼是上挑的,却不会给人一种媚俗的感觉,反而显得他邪气俊美。

佐助隐隐对这个男人的身份有了猜想。

“宇智波的小鬼……离他远一点,这是忠告。”男人的语气嚣张的仿佛天上地下唯他独尊:“你想再害他一次?”

男人把鸣人抱到床上,转过身来,整个的气质陡然一变。他不再收敛着杀气,那种威压让佐助这种高级别的忍者都一阵不寒而栗,而男人甚至还没有出招。

“他这条小命是老子施舍的,欠你的命已经还给你。你们再没有什么瓜葛了。”男人突然笑的轻佻,不怀好意道:“听清了吗?这位宇,智,波,先,生?”

男人的周身,火红的查克拉几乎强大到具象化,它们旋转着,带来了一场灾难般的风暴。整栋楼的玻璃应声而碎,杂物漫天乱飞。

“滚吧。”

被一股强力直击内脏,佐助猛地吐出一口血来。这时,木叶的警备发现了这边的异常,渐渐汇聚了过来。佐助咬咬牙,在增援赶来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33 妖狐

 

忍者们很快包围了鸣人所在的公寓楼,卡卡西是第一个闯进室内的,他先是注意到昏迷不醒的鸣人,但注意力很快又被那个存在感极强的男人牢牢引住。

“这股查克拉……你是谁?来木叶有什么目的?鸣人怎么了?”卡卡西警惕的拉下面罩,露出一只标志性的写轮眼。

男人讥笑两声,束好自己的长发才用余光瞥了一眼卡卡西。

那一眼极冷,而男人的笑又极邪,放在一起,简直就是危险的代名词。

他的视线只在卡卡西身上停顿了几秒,紧接着就越过众人,似笑非笑的看向他们的身后。人群中的骚动渐渐静止,忍者们自觉的闪开道路,火影大步流星的匆匆赶来。

“纲手大人……”

纲手一抬手打断了卡卡西:“我感到一股不祥的查克拉。”

她神态平静的与男人对峙着,事实上内心早已不安的打起鼓来。

眼下,木叶的战力有一大批分散出去追捕药师兜,偏偏在这种时候,九尾以这种形态出现了。

纲手咬咬牙,心知木叶恐怕是陷入了水深火热。但身为火影的她绝对不能自乱阵脚,眼下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九尾的目的,只要稳住了它,木叶就还有一线生机!

“九尾……”这称呼一出口,在场的忍者们纷纷抽一口冷气。

九尾妖狐,最强大、邪恶的尾兽。十六年前,曾令他们的家园在一夜间化作废墟残骸。以牺牲四代火影为代价才平息了那场骚乱。

把九尾这种双刃剑作为武器保留在村子里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事情,这也直接导致漩涡鸣人在众人憎恶、恐惧的目光里度过了一个不怎么愉快的童年。

九尾的出现就预示着不祥,这是木叶人公认的事实。

纲手深呼吸道:“你有什么目的?”

“让他们滚,”男坐到床边,俯身观察着鸣人的睡颜,笑道:“咱们单独谈。”

男人锋利的指甲从鸣人的额头暧昧的滑下,一缕鲜血顺着鸣人的脸颊缓缓流了下来。

他抬眼,一双弯弯狐狸眼直抵人心,仿佛看穿了纲手的恐惧似的。

“你别动,我答应你。”纲手说。

卡卡西与纲手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九尾一旦脱离人柱力,人柱力必死无疑,现在不对鸣人下手,只能归结于他仍然没有办法脱离鸣人。

卡卡西带人离开后,房间内只剩下两人一狐。

“说吧,你想干什么?”既然还有谈判的余地,纲手心里就有了底,那股子上位者的气势也就出来了。

九尾自然一点也不怕她。

“我又救了这小鬼一命,火影连个谢字也没有吗?”男人勾唇道:“人类可真是薄情呀。”

纲手疑惑的蹙起眉头,顿了顿道:“发生了什么?”

男人嗤笑一声,阴冷道:“宇智波一族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34 再相识

 

九尾已经不是第一次保住漩涡鸣人的小命了。

坠崖那次,护住他耗费了九尾太多的精力。尾兽本就是查克拉的集合体,于是他只能像一个重生的婴儿,慢慢的聚集起自己的查克拉。

他现在的力量,只有巅峰期的两成不到。

纲手怎么也想不通:“九尾,你为什么要维护鸣人……趁他虚弱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摆脱人柱力的束缚,不是吗?”

纲手正想追问什么,九尾却摆摆手打断了她。夜色中,男人静静的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抬头冲某个方向嗅了嗅,那姿态倒似一只真正的野兽。

他突然笑了笑,视线所看的方向一阵白雾涌动破开,一位老人捂着被灼伤的手臂跌坐在地。纲手一惊,地上那人正是木叶的元老,暗部首领团藏,不知何时起,他竟一直凭借着幻术藏在屋内。

九尾充耳不闻纲手的呼喊,一步步逼近团藏,硬生生把他从地面上拎起,团藏痛苦的挣扎着,喉咙里发出破碎的语句,不知是谩骂还是求饶。

“你想让我为木叶卖命。”九尾的语气轻佻:“但你记好了,我的主人只有漩涡鸣人,如果他有什么差错,你跟你的木叶都得给他陪葬。”

狐狸是认主的,且一生只认一个主人。

随着指甲陷入气管,团藏已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徒然的蹬着腿,口中开始冒出大量的鲜血。

“小九,放开他。”

“……”男人皮笑肉不笑,恶狠狠的来了一句:“漩涡鸣人,你敢命令我?”

鸣人一阵头大:刚刚是谁亲口承认他是主人的?

“你不能杀了他,我们都不是该取他性命的那个人。”他缓了缓,继续道:“小九,这是请求。”

九尾心里不愿,可终究还是慢慢松了手上的力道。

“婆婆你先带他去疗伤吧,我跟小九在这里没问题的。”

纲手咬咬牙,目光在含笑的九尾和鸣人间逡巡了两个来回,终于带着团藏离开了。

“他可不会对你的救命之恩感激涕零。”

“我知道。我只走我认为对的那条路。至于他怎么样选择……”鸣人轻笑道:“那是他的事情,如果他还想对付我就尽管来,我奉陪到底就是了。”

九尾嗤笑一声,玩味道:“我也只是虚张声势罢了。”看着鸣人疑惑的表情,他又补充:“我现在连十分之一的查克拉都动用不了。”

一阵莫名的沉默后,气氛也有些沉重了。

“谢谢。”鸣人突然道。

九尾不耐烦的挑起一只眼睛瞥了他一眼。

“谢谢你,九尾。我知道你帮过我很多次。”鸣人回忆着:“每次我痛苦无助的时候,你总会出现。不过那段时候你还是小孩子的样子,不管我怎么叫你也不理我,怪里怪气的。”

“小子……你……想起来了?”九尾微微诧异,随后又很快释然。心想大概这就是福兮祸之所依的道理。佐助虽然又一次让鸣人身处险境,但鸣人却因此打破了封印,找回了失去的记忆。

 “全都想起来了。”鸣人抬头冲他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笑脸,伸出一只拳头,诚挚道:“九尾妖狐,我们来重新认识一下吧。”

那拳头仿佛带着魔力,让九尾不由自主的一步步的靠近。一个在黑暗中寂寞了千年的生灵,总算寻得了可以填满心底的无望和空虚的东西。

一缕致命的,诱人的火光。

九尾伸出拳头与他碰了碰:“九喇嘛。”

鸣人笑着回道:“漩涡鸣人。”

 “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多少?”九喇嘛很讨厌这种不干脆的自己,压着怒气问:“你到底什么时候醒的?”

“哦……从你支开卡卡西老师他们的时候吧……大概,”鸣好奇的眨眨眼,恍然大悟道:“我说你该不会是在害羞……”

没等他说完,九尾一肘子过去,鸣人立马疼的捂着肚子直不起腰:“下手这么狠的?!”

九尾冷哼一声转身出门,鸣人忍痛喊道:“你去哪啊别乱跑啊!”

“滚。”九尾说:“别烦我。”

 

35 成长

 

鸣人无奈的叹息一声,不擅长应对这种我行我素的人,不过跟九尾多年培养出的默契,也能让他们相处时并不显得生份。

但是现在,他也没有空闲去思考这些小问题了。刚刚复苏的记忆带给他的震撼,直接让他对周围的一切产生了怀疑。

来来往往的人各司其职,一场骚乱的刚刚平息。鸣人风风火火的闯进了纲手的办公室。纲手本靠着办公桌沉思些什么,闻声转头瞪了鸣人一眼。

也许是因为一段记忆的失而复得,生命的空缺被填满,少年由内而外的散发出焕然一新的感觉。

“婆婆,”他焦急道:“我要跟深作大人去修行。”

“……”纲手欲言又止,严肃的打量着眼前看起来不太一样了的少年。

“上次太激动冒犯了仙人爷爷很对不起,这次不会了。”鸣人握紧拳头道:“我要变强,揍佐助一顿再带他回来,并且,我要杀了佩恩为好色仙人报仇。”

纲手不动声色的紧盯鸣人一会儿,叹息一声瘫坐回座椅,她苦恼的按了按太阳穴,抬首问道:“九尾呢?”

“小九的话,婆婆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他不会威胁到木叶,我保证。”鸣人回答道。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纲手目光犀利如炬:“凭什么相信一只尾兽的说辞?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就算你我都信任它,你又拿什么去向村里的人解释说,这家伙不是颗原子弹而是只可爱的小狐狸呢?”

“婆婆……”本以为少年会迫不及待的反驳,没想到鸣人居然冷静的摇摇头,镇定到眼神都有些冰冷。

“他不需要别人相信,因为一旦他想要毁灭什么,你阻止不了他,木叶阻止不了他,但我可以。”

纲手的眼神有些复杂。她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这个孩子了,那个单纯天真的漩涡鸣人,究竟是被这个时代吞噬了,还是被少年亲手埋葬了呢?

她有些感伤,又有些欣慰。叹息道:“你长大了。”

“远远没有。”少年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掌心:“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没有人给我第二次机会。”

“我知道了。”与鸣人对视的一刹那,纲手收起眼底的一丝心疼,只剩下身为火影的客观冷静:“我不过问了,九尾的事也好,佐助的事也好,你不愿意告诉我自然有你的顾虑。你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一早我安排你和深作大人见面。”

“不用了,我今夜就走。”鸣人退后两步,对纲手深深鞠了一个躬道:“保重,婆婆。”

少年头也不回的背影一时间竟与离去时的自来也重合,那是纲手最后一次目送自来也的背影。

纲手的内心瞬间被不安侵占,拼命抑制着挽留鸣人的冲动。

她那天也想对自来也说的,你不要走。

纲手自嘲的摇摇头,揉着发红的眼眶,觉得自己肯定是老了。

忽然,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折返回来的鸣人隔着办公桌拥住了她,轻声问:“婆婆,我还有个请求。能让我见见宇智波鼬吗?”

他感受到纲手的身体一瞬间僵硬起来。

“怎么,你想起了什么吗?”纲手立马掐住鸣人的肩头反问。

“没什么……我就是想见见他,哪怕是没有温度的躯壳。”少年苦笑道。

纲手叹息一声,跌进办公椅:“宇智波鼬的尸体今晚被盗走了。”

“什么?”鸣人的眉头瞬间皱起,本想追问是什么人干的,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人。

宇智波佐助。

鸣人有多希望此事跟佐助无关,内心就有多怀疑佐助是凶手。因为不会有如此巧合,也没人比宇智波佐助更有作案的动机。

罢了。鸣人摇摇头,自嘲而无奈的笑了一下。欲转身离去时,纲手在后面喊住了他。

“佐助来过,是吗?”纲手的声音透着些疲惫的喑哑。

鸣人回头笑笑:“没有,没有任何人来过。”

合上门的刹那,他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可毫无防备的他只觉后颈一痛,眼前便猛的一黑。

这下惨了,婆婆以为我去修行了,一定不会发现我失踪了的……

昏过去前,他脑子里略过无数的念头,最终什么也没来的及细想。

 

 “再过两天,把纱布拆掉,你会拥有这世界独一无二的眼睛。”兜摆弄着手里的瓶瓶罐罐:“怎么样,去找鸣人君弄清楚你哥哥是个怎么样的人了吗?”

佐助一动不动的合衣坐在床上,旁若无闻。

“我倒好奇,你是要继承哥哥的遗志,继续做木叶的忠犬呢……还是说你有什么别的选择?”兜对他的无动于衷习以为常,自顾自的兴奋起来。

“佐助君,加入晓吧。如果你同意,我可以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少年冷冷道。

“我可以送你……整个音忍村。”兜狂笑起来。

少年皱皱眉,心知自大蛇丸走后,音忍村便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定是被药师兜趁虚而入的掌控了。

这对于孤军奋战的他,似乎真的是一份大礼。不管日后他要对付木叶还是晓,无疑都增大了他的势力。

只是他仍看不明白药师兜的立场。他不是晓的人,大蛇丸已死,药师兜为何要拉拢他,又为何几次三番劝说他加入晓?

“你的目的?”沉思半晌,佐助缓慢而笃定道:“你想利用我掌控晓。”

“聪明,答对了。”兜也直言不讳,阴笑道:“利用这个说法可不好,我们是合作。”

“晓组织实际上有两个首领,佩恩是暗处的首领,而鼬是明处的首领。鼬的能力在其中发挥着无可取代的作用,而现在,他们需要同样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你。”

佐助嗤笑一声:“野心不小。”

“我考虑两天。”少年话闭,随即背过身去,表示不想再被打扰。

“你会答应的。”兜笑道:“佐助君,我知道你是哪种人。你丢下木叶,在大蛇丸大人身边忍辱负重那么多年,你这个人,会为了得到力量不顾一切。而我,可以帮你获得更大的能量。”

明灭的烛光下,少年的呼吸绵长。

评论(20)
热度(335)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