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主佐鸣/鼬鸣)25-30

25 真相

 

 “你醒了?佐助君。”兜放下手中捣弄的设备,轻笑道:“还是年轻好,醒的比我预想的早多了。”

佐助一张本就白皙的脸此刻更有种病态的灰白,他面无表情的瞥了兜一眼,转而直勾勾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手,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需要一段时间,来理清自己的思绪。

片刻的沉寂后,他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口中喃喃重复着同一句话。兜听了半天,方才听清他在说什么。

他说:“赢了,赢了……是我赢了……”

这种话都是对自己极度不自信的人,战胜了不可战胜的对手时,才有的反应。那么这是否说明,佐助也察觉到鼬天衣无缝,不着痕迹的放水了呢?

“对,恭喜你,是你赢了,佐助君。”兜笑得有些残忍:“但是从另一种角度看,你简直输的一败涂地。”

有种奇异的力量在体内蠢蠢欲动。佐助双眸一动,黑色的火炎在兜刚刚站立的位置无声的烧了起来。

竟然是天照,佐助顿了一下。

这点份量自然对付不了兜。说实话,佐助目前竟然看不透兜的深浅。这是很可怕的,要么他的实力太弱,要么就是高出自己很多,否则不可能如此不显山不漏水。

“哦~万花筒写轮眼。”兜癫狂的冷笑两声:“哥哥留给你的好东西啊,你这双眼睛,可能是宇智波在这世界上最后的遗产了。”

 “鼬真是个温柔的好哥哥啊……自导自演这么一场好戏,就是为了让你的万花筒开眼……”

“闭嘴,鼬没有理由这样做。”

“还不明白吗?”兜缓缓的笑了:“理由当然是,为了保护你啊。”

“……”佐助无声的攥紧了手中的毯子,少顷,他松开手,痛苦的抱住了头。有那么一瞬间,鼬含笑的,染血的面容又重现在他的脑海里。

但是,这太可笑了。

鼬是仇人,杀了全家,灭了全族的恶魔。事到如今,莫名其妙的又跳出来说,这一切全是为了保护他……这个世界疯了吗?

“你看似了解你哥哥,其实却对他一无所知。”

“你敢再多说一句荒唐的话,我立马杀了你。”佐助激烈的打断了兜的说辞,他是真的一句也不想听。

他也不敢听。

鼬已经死了,被他亲手杀死。事到如今,哪怕事情出了一点点的差错,结果他都承受不起。

“我敢说,怕是你不敢听吧。”兜笑着说:“但你必须知道真相,这是你身为宇智波族人的义务。你的好哥哥,为了忍者世界的和平,为了木叶村,为了你这个弟弟,奉献了他的一切,而你却一无所知,固执的恨着他,多可悲啊,佐助君。”

“……你又为什么知道?”

“大概是因为,我跟鼬是同类吧。作为间谍,他是我一直企图超越的榜样。13岁的他,就已经能够扛起宇智波和木叶双面间谍的大任。对了,你大概也不能理解,双重间谍是何等的重担吧。”

兜一边口述,一边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佐助的神情。他觉得佐助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说法,因为鼬的一些解释不通的行为的确使他感到了怀疑。但是在情感上,佐助仍然逃避着真相。

“不,鼬是敌人……杀了两亲,灭了全族……他是罪人……”

“是,那是事实。”兜不留情的打断道:“但是那是木叶高层赋予他的任务。”

“任务……”

佐助的表情有些让人不忍心看下去,那是一种被逼入绝境,濒临崩溃前的绝望。

“十六年前,九尾袭击木叶。这件事情你应当是清楚的。”兜冷笑一声:“能操纵九尾的只有宇智波的瞳力,木业上层怀疑这件事与宇智波有关,而逐渐开始让宇智波家族远离权力的中心。他们在宇智波安插了间谍,那就是你亲爱的哥哥,宇智波鼬。”

佐助无言的听着兜娓娓道来,从宇智波密谋的政变,到抹杀全族的机密任务,到鼬对三代的恳求。

一滴又一滴的冷汗顺着他苍白的脸庞滑落。

“他的任务很成功,唯一的败笔,就是没能杀掉你这个弟弟。”

再也看不下去兜虚伪得意的笑,佐助嘶吼道:“不对!他招招致命,甚至不惜用万花筒写轮眼来杀我……”

不用别人反驳,他的内心早已溃不成军。

“不把你逼入绝境,如何彻底封印大蛇丸大人?”兜说:“不要自欺欺人了,佐助君。这场战斗根本是鼬一手替你安排好的。让你的万花筒开眼,封印大蛇丸大人的咒印,甚至于教会你须佐能乎的用法……”

“……”

含笑的鼬,冷漠的鼬,年轻的鼬,老成的鼬……在这交替不断的杂乱记忆里,佐助突然想起决战时,他曾气急败坏的对鼬说:“现在的我能看穿你的一切幻术。”

鼬那时候是怎么回应的呢?

鼬笑着说:“你这句话,我暂且记下了。”

佐助不知道自己心里翻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矛盾,充满矛盾。

“他是个完美的男人,只是太过自信,这是你们天才的通病……”兜嘲讽道:“他想以自己的死永远掩盖事实,却没想到秘密被我勘破,天才宇智波鼬何时把我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过?”

佐助的双眼在昏黄的烛光明灭,呆滞道:“不,我不相信你所说的一切。我不可能相信你的鬼话。”

因为如果承认了这一切,就等于直接否定了他宇智波佐助活着的意义。

兜早就料到佐助会这么说,轻松道:“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鸣人君。”

佐助猛然抬眼:“关他什么事?”

“战斗结束后,鼬留了一些力量在等着鸣人君。”兜说:“我认为鸣人君一定无意中得知了什么,鼬想要消抹干净,或者,鼬想要跟鸣人君传达些什么讯息。”

 “鸣人。”佐助的脸色相当难看。

他不想相信眼前这个疯子的每一句话。可是内心的怀疑快将他的理智扯碎。

仇恨是他年少时活着的动力,如果这就是所谓真相,那宇智波佐助,究竟是一个多么滑稽的,苟活在别人施舍下的小丑。

 

26 我爱罗

 

在木叶两位首席医疗忍者的照看下,鸣人的高烧很快就退去了。确认没有别的问题后,纲手允许他回家静养。

最近的鸣人一直有些闷闷不乐,小樱试着询问,都给鸣人东拉西扯的含糊过去了。这下连带着樱也不开心起来。曾经的漩涡鸣人对她毫无保留。而现在,这个开朗的大男孩也开始有自己的心事,这让她感到失落。

 “小樱,早,你今天气色还是那么差,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小樱恶狠狠的瞪了大清早就开始搞事的某白痴一眼,掩盖不住的杀气使鸣人后背一凉,立马噤了声。

“佐井,她这两天到底怎么回事?动不动一副要吃人的样子……”鸣人在佐井耳边偷偷嘀咕了一句。

“不知道……应该是‘那个’来了吧。”

“那个?”鸣人怔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哦……怪不得!都说女孩子那个来了会很狂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樱上去给了鸣人一个爆栗,佐井满意的合上画册,转手递给委屈巴巴的鸣人:“恭喜康复,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鸣人眨巴眨巴眼,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呐,鸣人,”樱翻了个白眼,也递过一个精美的小盒子:“这是我的礼物。”

“哇……小樱!”

“赶紧把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收起来,”不远处传来中气十足的女声,来者正是五代火影纲手公主:“鸣人,看看,谁来看你了。”

“……”随之信步走来的少年有翡翠般漂亮的眼睛,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上位者的从容自信。美中不足是他的表情太过于淡漠,仿佛无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可那双眸子在看到鸣人的瞬间,化作了一汪碧湖。

鸣人激动道:“我爱罗!你怎么来了!”

我爱罗冲他笑笑,伸出一只手道:“鸣人。”

鸣人,好久不见。

鸣人笑着握住了那只白皙修长的手,看起来非常开心。

勘九郎暗暗瞥了我爱罗好几眼,几乎都要怀疑站在那的是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了。但他也可以理解我爱罗对鸣人的态度为什么与众不同,幼时,是鸣人将我爱罗从绝望的深渊拉出,而后更是不惜危险,从晓的手里救回了我爱罗。

我爱罗会选择成为风影,也与鸣人不无关系。同为人柱力,他们两人有着太多相似的遭遇,正因感同身受,才成为了旁人无法取代的知己。

“这次你失踪,风影真的出了不少力,你要好好的感谢人家,鸣人。”这么喜人的时刻,纲手的神色居然有些微妙的黯然:“我知道你们久别重逢,有很多话要聊,不过鸣人,你先跟我来一趟办公室,有重要的客人在等你。”

“重要的客人?比风影还重要吗?”

纲手狠狠瞪了他一眼,鸣人赔着笑,无奈的挠头道:“那我爱罗你先去休息,我回来马上去找你玩。”

“恩,不用着急。你去忙吧。”我爱罗淡淡道。

彼时,脚步轻快的鸣人还不知道前面有什么样的噩耗在等着他。

 

27 噩耗

 

纲手的办公室有些热闹,隔着一段距离,鸣人就听到里面谈话的声音。不过纲手推开门后,那声音就戛然而止了,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有些刻意。

纲手坐到办公椅上,鸣人环顾了一圈,发现这里几乎都是老熟人。卡卡西老师,佐井,小樱,静音,还有一只从没见过的……蛤蟆。

鸣人正纠结着“原来蛤蟆也是会长胡子的吗”这种无聊的问题时,蛤蟆也上下打量着他,问:“这孩子就是自来也的徒弟吗?”

纲手叹息一声:“是,他就是漩涡鸣人。刚才我们提到的预言之子。”

鸣人疑惑道:“什么?老头青蛙?什么东西?”

“注意你的言辞!”纲手厉声呵斥了一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位是妙木山两大仙人之一的深作大人,因为找你有事特地前来拜访的。”

鸣人还想反驳什么,但是看到纲手的态度悻悻住了嘴。他可不想去挑战连纲手都敬让三分的角色,不过老头的眼神打一开始就没从鸣人身上移开过。

“你就是小自来也的徒弟吧。”

“小——自来也?”鸣人抓狂:“你这老头竟然喊好色仙人小——自来也?”

“鸣人!”纲手怒道。

“好吧……”鸣人举双手投降:“那,这位仙人爷爷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

“唉……”深作长叹一声道:“总之先告诉你吧,小自来也他……他战死了。”

“你说什么?”鸣人猛然抬起头,一时间竟然听不明白那几个字的意思。

他的目光仿佛带着刺,巡视过去的时候,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避开了。

非常令人讨厌。

“事出突然,你不信也很正常。”蛤蟆仙人倒是没有躲避鸣人的视线,回道:“前一个月,自来也打探到消息,说晓的首领潜伏在雨隐村……”

这段话开了个头,鸣人也安静了下来。他渐渐开始相信自来也战死的消息,以好色仙人的性格,不用听后话他都可以推出接下来的情节。

一股无名的怒火就这么突然涌上心头,他直接插进纲手和仙人的谈话中问:“是婆婆让他去的吗?”

少年的声音不大,但清清楚楚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房间回归了寂静。

因为任谁都听得出来,那语气中压抑着的隐忍的愠怒。

纲手仰起脖子,深呼吸道:“没错。”

“为什么?”

为什么总有些笨蛋以为一己之力可以扛起整个世界?

“婆婆你明知道他的性格吧!为什么要让他去送死?!让他只身一人……”

他不是真的生气,只是需要一个缺口去发泄巨大的恐惧和心慌。

“鸣人,冷静点。你不会不明白五代的心情吧。”卡卡西瞟了鸣人一眼。

“……”死一般的沉寂中,鸣人的唇动了动,有什么话咽了回去。

他不关心什么暗号,不关心蛤蟆仙人要传给他什么能力,不关心佩恩有多么通天的本领。他本来也就是个吊车尾的,不如佐助、鹿丸他们那么聪明。

他只想回家,昏天黑地的睡一觉,然后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梦。

鸣人在众人担忧的目光中转身道:“如果好色仙人是五代火影,他绝对不会让婆婆去冒这个险。”

鸣人离去时把门摔了个震天响,小樱有些不满他的无礼,纲手却出声道:“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28 恸哭

 

鸣人晃悠悠的独自走在木叶最繁华的街道,连平日里最喜欢的一乐拉面也视而不见,反倒在一家书店门前驻了足。

“倍受期待的《亲热天堂》系列火热发售中!”

鸣人抬手摸了摸那有些陈旧的海报,冲老板惨淡的笑了笑。

他想起那个躲在温泉偷窥的白发大叔,被别人发现了还挂着鼻血还狡辩。那算得上是鸣人不喜欢的画面,但现在看起来也弥足珍贵。

他失了魂一般,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跟好色仙人一起经历过的场景,直到站在了自家门口,他又想起自己那只绿色的青蛙钱包。

早就不知道落在哪了。

鸣人叹息一声蹲在了地上。走廊里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鸣,鸣人君!”女孩一路跑过来,面色绯红道:“不好意思,这个。”

她摊开手,小青蛙安静的躺着:“鸣人君出事了之后,就拜托卡卡西老师把这个给了我……总,总之这段时间是我代为保管的。”

鸣人沉默了一会儿才接过钱包,正欲开口,女孩却突然蹲下身子拥住他:“别说谢谢……鸣人君,振作起来,不要这个样子。”

鸣人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加、加油,鸣人君。我先回去了。”

雏田走后,又过了很久,鸣人才伸手抓了抓头发,抻着膝盖站起来开门。

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翻箱倒柜。他在一堆衣服里找了半天,终于翻出来那套橘黑的忍服。鸣人换上这身衣服,又系好黑色的护额,站在镜子面前打量着自己。

上半身还合适,裤腿却短了一截,快到脚踝上面了。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心想那时候自己大概就只有这么一点点高,好色仙人帮他挑这套衣服的时候鸣人以为老奸巨猾的他会让自己掏腰包,没想到最后送给了他。

不知想到什么,鸣人突然狂躁的把护额摘下甩到一边,蒙上被子翻来覆去。

睡着了就好了,他想。

可辗转良久,他也没能入睡。干脆放弃挣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无事可做。

他想自己或者需要大哭一场,但一点哭的欲望都没有。

夜色已经降临,窗外一点点黑了下来,他突然莫名的惧怕这种安静,抓起钱包冲出了房门。

喧闹的木叶街在夜色里也是安安静静的。除了几家24时营业的便利店和街角的路灯,没有什么亮光的地方。

入冬的天气,夜风有些凉。鸣人揉揉鼻子,辗转了好几家才去买到了一根双人冰棍。他一屁股坐在长椅上,撕开包装袋,熟练的把冰棍一分为二,就好像曾经好色仙人为他做过的那样。

 “……”鸣人怔怔的盯着手中不断融化的冰棍,一滴一滴的糖水滑落,其中一滴还滴在了他的手背上,居然是热的。

然后他发现自己哭了。

他诧异的瞪大眼睛,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却意外的没有什么伤心的感觉。只是空的厉害。

一起去过的温泉,瀑布,栈道都还历历在目。通灵术和螺旋丸学成时的喜悦,都是第一个跟他分享。

鸣人打了个喷嚏后感到肩上骤然一暖,赶忙拿袖子胡乱的抹了抹脸,回头一看,来者居然是我爱罗。风影的长袍披在了鸣人身上。

“谢、阿嚏——”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大喷嚏。

“……”我爱罗绕到他身边坐下,无声的跟他一起看对面的路灯。鸣人觉得这挺傻逼的,但我爱罗一直不说话,他也没什么心情搭讪。

“自来也大人的事我听说了。”我爱罗突然说:“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你的。”

我爱罗始终都没往鸣人那边看一眼,但就是知道鸣人在想什么。

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那种失去至亲的感觉。

我爱罗依然没看向鸣人。他只是这么,静静的陪伴着。

“我想让他一直看着我,直到最后。”鸣人的呼吸声渐渐沉重了起来:“我想让他看着我当上火影。”

我爱罗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鸣人的后背:“他一直看着你呢。你是唯一一个继承了他意志的弟子。”

“鸣人,你看,我都已经当上风影了。”

鸣人抹了抹眼睛道:“可恶,我爱罗你不要得意,我一定会超过你成为最强火影……”

“鸣人,你实在不适合沮丧的样子。太丑了。”我爱罗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鸣人像一只被人踩住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他还没发作,就听到我爱罗又开口说:“自来也大人一定也不愿意看你沮丧的样子。”

良久,鸣人才沉重的叹息一声道:“谢了,我爱罗。”

我爱罗没有再回话,于是两人又继续傻傻看街对面的路灯。

“我明天就回去了。”我爱罗出声打破了沉默。

“不再多待两天了吗?”鸣人捧着脸,漫不经心的挽留着。

“你平安无事就好。”

鸣人想说些什么,突然鼻子一痒,又打了个喷嚏。

果然是祸不单行,要感冒了。他烦闷的想。

夜深了,鸣人起身把披风物归原主道:“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

鸣人给了我爱罗一个拥抱,道了声再见后,把手抄在裤兜里转身离开。路灯下,他孤零零的影子被拉的修长。

 

29 火之意志

 

回到家的时候,鸣人几乎累的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门外一丝鬼鬼祟祟的气息和两道让人不大舒服的视线。他实在没力气去管这些事情了,于是直接扎进自己的小床,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夜。

乱七八糟的梦一直没断过,自来也的笑容和佐助的背影交替闪过,他甚至还匪夷所思的梦到了佐助的哥哥。梦里,鼬笑着弹了弹他的额头。

一夜浅眠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醒来时,他几乎怀疑自己昨夜被人殴打了一顿,哪里都疼。

门铃不合时宜的响起,鸣人揉了揉太阳穴,脚步虚浮的上前把门拉开一条缝,他顺着这道缝隙向外看去,发现奈良鹿丸正一脸震惊的盯着他。

“什么啊,是鹿丸啊。”鸣人转身又扑回了床上。

鹿丸进门后捂着鼻子打量了一圈,鸣人把窗帘拉的死死的,他这一关门这屋里就没有一点光亮了。

“鸣人,你门口有点‘热闹’啊……”鹿丸若有所思的说。

“我昨晚也察觉到了。”鸣人埋着脸,姿势都没变一下:“木叶居然把我当敌人一样的防着。”

“你别瞎想,这肯定不是火影的命令。”鹿丸叹息道:“麻烦啊……”

“对了鸣人,风影大人今早回去了。”

“哦。”鸣人有气无力的说。

“你没去送送他吗?”鹿丸感到有些头疼。

“嗯?”鸣人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用送……”

“你病了?”鹿丸走上前去,发现鸣人不仅仅是普通的感冒,他又起烧了。

“没事。”鸣人一把挥开鹿丸探来的手,恹恹的坐起来,吸了吸鼻子问:“你找我什么事?”

“你跟我来。”鹿丸放下手中的照片,拽起鸣人就要向外走。

“喂!干什么!我不去医院!我昨天刚从那出来!”鸣人奋力挣扎着。

“吵死了,跟我去见个人。”

为什么我要做这么麻烦的事啊,鹿丸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想。

 

“你骗我!”半拖半拽的,鸣人还是被弄到了木叶病院门口,急道:“该死的鹿丸,这不就是医院吗!”

“少啰嗦,等着。”鹿丸无奈的挠挠头,视线落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美丽妇人的身上。

那是一名美丽的孕妇,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即将成为人母的温柔,看到他们俩时,孕妇惊喜的喊道:“鹿丸!鸣人!”

“红老师!”鸣人惊讶的合不拢嘴,指着夕日红扭头看向鹿丸,他刚要出声,鹿丸就打断道:“唉,不是发福,是孩子。”

  “是阿斯玛老师托付给我的孩子。”鹿丸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显得非常的成熟,他把红老师扶到一边坐下,自己竟默默点了一根烟:“将来,这个孩子会是我的徒弟。”

鸣人犹豫半晌,还是朝红老师走过去,蹲下身小心翼翼的问:“我能摸一摸吗?”

红朝他温和的笑了笑表示应允。

鸣人伸手覆上红高高挺起的肚子,感受到婴儿心脏的跳动,兴奋的不能自己。

无数的生命消亡了,但他们的意志不曾磨灭。信念代代传承,无数的生命正在孕育,宛如叶子那样,只要有光,就会生生不息。

鸣人想起三代爷爷挂在嘴边的话,当年的他似懂非懂,如今却已经可以体味到其中道理。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火的影子照耀着村子,新的树叶就会发芽。

 

30 日向雏田的爱情

 

鸣人属于一旦内心拥有目标,就很快能打起精神的那一类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任何人都难免会产生负面的情绪与状态,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段时光也可以作为一个调整自我的契机。

鸣人与雏田并肩坐在拉面店里,因鸣人心事重重,时不时处就会于神游状态,所以他身旁羞涩紧张的女孩感到一丝苦闷。

是鸣人约她的,说是为了感谢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雏田一直帮忙收拾房间,还保管了他的小青蛙钱包。这理由合情合理,但是,这件事的本质依然是漩涡鸣人,一个雏田默默关注了十几年的男生,要请她吃饭。

究竟算不算是约会呢?

雏田几乎一天都在胡思乱想,怎么看镜子里的自己都不满意,她又不能太刻意的打扮,因为,如果鸣人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自作多情的她就会非常尴尬。

她希望自己可以陪伴鸣人一生,但她不贪心。她只希望自己放在心尖上的男孩可以幸福快乐,永不失去那招牌似的灿烂的笑容。

 “雏田,你今天特别的漂亮。”落落大方的夸赞很有鸣人直言不讳的风格。 

“谢、谢谢……鸣人君也很帅气。”

等待拉面上桌的那几分钟,雏田以为鸣人会找些话题来聊,不过后来她就发现鸣人几乎一直在发愣。她有些担心的唤道:“鸣人君,鸣人君?”

“啊,抱歉抱歉。”鸣人转脸笑道:“刚刚说到哪来着?”

雏田松了口气,腼腆的笑笑说:“没什么,拉面来了,快吃吧。”

鸣人扒拉了一口拉面,发现雏田一直偷偷盯着他看,便抬头冲她挑挑眉,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女孩立即接道,然后无心的替鸣人抹去了嘴角的酱汁。这个动作结束,两人都僵住了。

雏田通红着脸埋下头去,再也不敢看向鸣人。

鸣人的僵硬不全是因为雏田大胆的动作,而是这个场景带给他一种难言的熟悉感。他想,他身边的那个人,应该不是雏田。

“鸣人,你小子约会还走神呢,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尽心照顾当心被甩咯,哈哈。”老板毫不留情的取笑着两个年轻人,女孩子的爱慕都这么明显了,鸣人这小子真是迟钝。

“说什么呢大叔,我们才不是那种关系呐!”鸣人立即回嘴,看到雏田有些失落的样子又于心不忍道:“我们只是朋友啦,雏田这么好的女孩,以后谁娶到就有福了。”

“好,好。”老板大笑着给他加了块叉烧。

敏感的雏田察觉到鸣人的心情变化,尽管内心酸涩,可她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吃完了饭,鸣人十分绅士的把雏田护送到家门口。

“到这里就可以了,谢谢鸣人君特地送我回来。”女孩微笑道。

“啊,快进去吧,外面冷。”鸣人干脆利落的转身,潇洒的向后挥了挥手。走出很远一段距离,他才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对于感情,鸣人是有些迟钝,但他并不傻。

他知道雏田对他有种特殊的好感,但是他没有精力去回应。这个世界赋予他太多的任务与压力,他身上不仅仅有自己的梦想和任务,更有着别人的祝福和期许。

爱情这东西,他大概也曾莽撞的尝试过,可到头来,回报他的只有一个义无反顾离去的背影。

评论(7)
热度(315)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