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主佐鸣/鼬鸣)13-16

13 代价

 

“什么鬼天气嘛,可恶,”鸣人一脚踢飞挡路的小石子,愤愤道:“根本打不起精神修行。”

“不要急于求成,”鼬斜倚在树干上观看鸣人修行已经好一会儿了,顿了顿,他又开口劝道:“适当的休息可以让你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细雨不合时宜的飘起,他呵出一口冷气,抬头对着阴霾遮蔽下无比混沌的天空,享受着细碎冰冷的雨滴打在面上的感觉。一场秋雨一场寒,他突然想起这句古老的谚语,想来古人说的话,总是有些质朴的道理。

“你愣着干什么啊!”鸣人不解风情道:“下这么大雨还在那淋着不动,笨蛋吗!”

不论冬夏,宇智波鼬的手总是微凉的,但此时,另一个人的手扯过他的手,带着些炙热的温度。这新奇的感觉令鼬不自觉的微怔了一下,但很快的,他反握住鸣人的手,笑道:“要回去,这样会更快。”

鸣人眨吧眨巴眼睛,一念之间,两人就到了木屋的门口。

 “不是吧,我根本没看到你什么时候结的印……”只有亲身经历这种时空忍术,才能体会到它的妙不可言。鸣人目瞪口呆,几乎对鼬五体投地:“厉害!不愧是鼬哥哥!”

鼬揉了揉少年一头乱发,转身沏茶去了。

鸣人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准备回到客厅,发现鼬居然坐在木椅中撑着脸睡着了。

最近的鼬总是很嗜睡,看起来一副很疲惫的样子。这让他不安起来,宇智波鼬向来以不知疲倦的形象示人,那张云淡风轻的脸也颇有迷惑性。但是再精致坚韧的弦,绷得太紧也会断掉。所以鸣人觉得,鼬学会放松自己,是个好现象。

“原来你也需要休息呀,还以为你已经成仙了呢……”鸣人小声嘀咕两句,蹑手蹑脚的过去喝水,却看见桌上一滩不自然的水渍。

这不可能,一个深谙茶道的老手怎么会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怀疑与不安把他心底坚固的防线冲出一道裂缝,令人恐惧的念头生根发芽,鸣人甩甩头,拼命暗示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傻站在这做什么?”鼬悠悠睁开双眼,问道。

鸣人颤抖道:“我,我想喝水……”

鼬挑挑眉,虽然有些奇怪鸣人的反常,但他还是一言不发的起身沏茶。

冰裂纹的瓷壶悬了空,沸了的水反复相沏,水柱扶摇直下进入瓷碗。鸣人隔着氤氲的水汽看着男人,那一副认真专注的神情,形成了一副古色古香的画。

鸣人如大部分青春期的小孩,不爱喝苦涩的茶。但他逐渐的发现,就算是一样的茶叶在不同人的手里,泡出的味道也都是大相径庭的,这取决于泡茶人的心性。泡茶的人须忘人间之灼色,感心中之清明,唯万籁皆寂静,空天下于尘埃。

而鼬泡出的茶,和他本人一样耐人寻味。喝一口,就能祛除一身的浮躁。

“好了。”

鸣人把手伸过去,在刻意错开一些的地方停住了。而鼬却浑然不觉的松开了手指。

瓷碗碎裂的声音,清晰的回响在这个小小的客室里。

那根不堪重负的琴弦,终于应声而断。

鸣人感到自己眼眶一热,他忙掩饰般的蹲下去,手忙脚乱的收拾起碎裂的瓷器,连食指被利器割出一道血口也没有感觉。

鼬投向鸣人的目光有些深不可测。

“到底什么时候看不见了的?”

“只是看不清,还没到看不见的程度。”鼬叹息一声,回应了一句后,俯身抓住鸣人紧紧攥着的拳头,勒令道:“松开。”

鸣人这才注意到瓷片几乎把他的手划的鲜血淋漓,他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一时有些颓然,心烦意乱的抓了抓头,问道:“为什么瞒着我?”

没有必要……鸣人突然觉得这四个字配上此时此刻失魂落魄的自己,简直就是傻逼的代名词。他把自己缩成一团,听到鼬再度补充着:“任何力量都有代价,杀害同胞不得好死,我早已做好承受这一切的准备。”

鸣人没有抬头,心中一片茫然。他总觉得鼬的叛村是有苦衷的,不告诉他也没关系,但他不知道,鼬已经有了这么沉重的觉悟。

“是吗,”鼬伸手想拉起鸣人,不料却被他一把挥开,鸣人突然抬头,气急败坏的吼道:“既然知道迟早会有代价,你自己去死不就好了吗!”

既然是迟早会失去的,那干脆一开始就不要拥有。

“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都自己扛着,我把你当成我最重要的人,你把我当成什么?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鼬叹了口气,不由分说的拥紧眼前这个满腹委屈的少年。安抚般的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道:“原谅我吧。”

鸣人挣脱出鼬的怀抱,回屋大力摔上了门。鼬一阵沉默,心想自己还是没把控好度,把小鬼给宠坏了。

 “以后!”不到两分钟,鸣人又气势汹汹的站回他面前,吼道:“不准随便再用万花筒写轮眼!”

“而且,所有的任务都必须带上我一起!”

“宇智波鼬你给我记住,你要是敢撇下我一声不吭的死掉,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鼬微微有些诧异的看着鸣人带着一声怒气,硬着头皮往外冲的背影,挑眉问道:“下这么大雨,你做什么去?”

“少啰嗦,要你管!”少年恶狠狠冲他挥了挥拳头。

 

14 故乡

 

不同于木叶的晴好,雨忍村的天气总是阴雨连绵的。雨点不急促,也不喧嚣,永远不知疲倦的下落,一刻不停。它们密集的打在来往行人的斗笠上,远远看去,就像每个人都被刻意用画笔勾勒出轮廓似的。

自诩为神的男人屹立于高处,黑色的衣摆无风自动。他静静打量着这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在这片土地上,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身后的女子注意到他神情不对,立马关切道:“怎么了?”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皱眉道:“有人挡住了我的雨水。这股查克拉的感觉,相当之强。”

他没说出口的话是:这查克拉,熟悉的让人怀念。

女子没有再接话,转头望向户外的阴雨。

“动手吧,小南。消灭入侵者。”

 

 “喂喂,你们这是要去哪啊?”鬼鲛等了鼬半天,一抬眼,却发现鼬背着他睡得死死的徒弟正准备外出。鼬的徒弟不知道最近吃错了什么药,修行起来堪比拼命三郎,每次都把自己累得半死不活。

“去一趟木叶。”

“哈?”鬼鲛难以置信的看了鼬一眼,觉得眼前这位搭档八成是被调包了。

“他要吃那的拉面,你就因为这个带他去木叶?没搞错吧,鼬先生。”鬼鲛假惺惺的笑了笑:“鼬先生,该不会这小子激起了你要当个好哥哥的欲望吧……”

鼬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也不辩解什么,在鬼鲛打趣的目光中转身离去。

几分钟后,S级叛忍鼬和失踪数日的漩涡鸣人大大咧咧的出现在木叶村口。

“这是哪儿啊……”鸣人半梦半醒中惊觉已经不在修行的树林,赶忙从鼬的背上跳下来,好奇的东张西望。

“你不是嚷着一乐拉面吗?”鼬环视一周,已然明了木叶的警备水准,不慌不忙道:“就在这村子里了。”

“真的吗!”鸣人抬脚就要奔向梦中都垂涎三尺的美味,只可惜还没挪出去就被鼬一把提了回来:“冷静点,这里可是五大国最强木叶忍者村,不会让你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就这么轻而易举闯进去的。整个村子布满了感知结界。跟好我,不要擅自行动。”

鼬刚要动身,鸣人一把扯住了他的手,垂头丧气的样子跟刚刚一派欢天喜地的样子截然不同。

“算了……”鸣人垂头道:“我们不要进去了。”

“那个啊,木叶什么的,鼬哥哥应该有很不好的回忆吧。那我们就不要去了,拉面这种东西哪里都有的卖啦。”

鸣人小心翼翼的赔着笑,观察着鼬的表情,鼬没有把内心的诧异表现出来,尽管他一直知道鸣人一派大大咧咧的外表下藏着对人的情绪最为敏感的心,可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孩子的贴心程度。

“想吃就走吧。”鼬叹息一声反握住鸣人的手,鸣人赶忙蹲下防止自己被拉走:“但是比起拉面,还是你的心情更重要一些嘛!”

鼬沉默了一会儿,半蹲半跪在鸣人身前,看着鼬渐渐靠近的面庞,鸣人控制不住,没出息的腾红了脸。

“别想太多。”鼬轻声道:“你开心就行了。”

鸣人猛地抬头看进他的双瞳,专注到眼睛都不眨一下。那几乎是有些痴迷的神态了,这双眼睛太美,可涌动在他心底的却是快要把他淹没的窒息感。

宇智波鼬总有一天会失明,他说这是他残害同胞的代价。

少年恍若梦醒,慌乱的搡开了鼬,把自己从这有些暧昧不明的氛围里挣脱出来,拔腿道:“赶快赶快,拉面拉面!”

不过他还没跑两步,又被身后的鼬给提了起来。

“说了要你冷静点。”

 

今天一乐拉面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老板本就热情好客,又见到了难得一见的那么认同自己手艺的孩子。除了那位再没来过的漩涡鸣人,这孩子还是第一人。他三下两下就扒拉完碗里的面,还恋恋不舍的喝净了汤。老板眉开眼笑,免费给他加了一大筷头叉烧。

鼬坐在一旁看鸣人大吃特吃,顺手替鸣人抹掉了脸边的酱汁

鸣人愣了一下,心里又不受控制的打起鼓来。他最近越来越不能跟宇智波鼬对视或有什么肢体上的接触,否则整个人都跟发烧似的,晕晕乎乎的。

他抬眼看向鼬,突然发现他的神色不太对劲。不知何时鼬的双眼已经渲上暗红,凌厉的瞥向门外,仿佛在警告着谁。

“卡卡西老师?您在这里做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鸣人还没来得及细想这熟悉感来自于哪儿,鼬已经先一步起身,他一头雾水也只好追上去,知道站在火影岩旁时,还在惋惜自己没吃完的那块叉烧。

“那是旗木卡卡西,一个很难缠的家伙,跟他对上的话就会没完没了。”鼬严肃道。

“为什么我们会暴露啊,鼬哥哥你是不是没破掉结界就直接闯进来了?”鸣人好不委屈的撇了撇嘴,心里抱怨那个叫什么卡卡西的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蠢,”鼬抬手戳了一下鸣人的脑壳,道:“木叶的术式多年未改,作为曾经的木叶忍者,我怎么可能破解不掉结界。”

“唉,”鸣人烦闷的挠挠头,注意力转到了一旁并排的气势宏伟的雕像上,嘟囔着:“能被刻在这的都是些非常厉害的家伙吧。”

 “我啊,总有一天也会变成这种厉害角色,到时候鼬哥哥你就什么都不用干,一切交给我就好啦。”

鸣人怕他不信似的,还特地拍了拍胸脯。鼬忍俊不禁,摇头感慨着,或许人的命运并不是冥冥的定数。就好像漩涡鸣人的身份、立场、记忆都变了,可他的梦想还是和从前的他如出一辙。

坚定的信念是印刻在他灵魂里的东西。

“鼬哥哥……”鸣人斟酌了一下措辞,才犹豫道:“为什么你要背叛木叶?这不是你的故乡吗?”

“故乡啊,”鼬也不意外,抬眼看了看天,正是万里无云的时刻。

“因为爱吧。”

鸣人一阵抓狂,又开始因为听不懂鼬的话伤脑筋。

 

15 对峙卡卡西

 

“此地不可久留,回去吧。”高处的风带着鼬被红绳束起的乌黑发尾随风飘扬。他迎着风把碎发撩到耳后,一步还没踩实,就敏捷的后撤开来。他刚刚所处的位置上,三把寒光闪闪的苦无赫然插在那里。

鼬皱起眉头,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尘土中缓缓走来。

“木叶可不是那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啊……”卡卡西手持苦无,另一手插在口袋中。表情并不似语气那样轻松。显而易见,在鼬戒备他的同时,他在提防着鼬。

 “旗木卡卡西。”

鸣人猛地打了个寒战,尽管他不是感知型的忍者,但却明显感觉到鼬释放出的威压。那是真正身经百战,浴血无数的忍者才能给人带来的压力。他并不是这场倾轧的直接受害者,但只是被波及,也令人难以承受,内心震撼到无以言表。

这也表示,眼前这个人让鼬认真起来了。

鸣人有点搞不懂自己这种跃跃欲试的心情,他恐惧,忌惮着卡卡西,却又急于向鼬证实自己的实力。久违的实战简直让他兴奋到颤抖。鸣人举着苦无,以一个防守的姿势挡在了鼬的身前。

卡卡西蹙起眉头把视线移到了鸣人身上。在搞清楚这个少年身份前,他并不想轻举妄动。鼬带这个少年来到木叶,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到现在也没法完全确定。

“退下。”鼬命令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旗木卡卡西,掌握上千种忍术,体术与凯媲美,幻术天赋极高,智商超群的天才。此人的结印速度忍者世界里排名第二,仅次于第一的宇智波鼬。

对付这种敌人,实在没有必要深思策略,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用绝对的实力碾压,速战速决!

鸣人瞪大眼睛,他看到卡卡西神色一僵,整个人直直栽倒下去,心中暗骂一声,知道鼬一定神不知鬼不觉的动用了写轮眼。

鼬的呼吸还没有平复下来,温热的血顺着他精致的脸庞蜿蜒而下,有些触目惊心。

 “混账!”

鸣人大喝一声,对着鼬抬手就是一拳,鼬没有躲。

“你都不会痛吗?!”鸣人一把揪住鼬的前襟,质问道:“你到底明不明白啊,宇智波鼬!”

面对情绪失控的少年,鼬张了张嘴仿佛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他叹息一声捧住鸣人的脸,虔诚的吻上他的唇。鸣人的脸腾的一下涨红,他试了一下,根本挣不开。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宇智波鼬是理智到没有感情,平静到没有波澜的,但此时此刻,感受着他的热烈,鸣人认识到自己对鼬的看法可能大错特错了。

几个暗部察觉了这边的骚动,大批增援正飞速赶来。鸣人掏出一枚烟雾弹引爆,为两人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被他们逃了,”暗部指挥着:“你们两个,去追。”

 “……别追了,”

“卡卡西前辈!”暗部赶忙查看卡卡西的状况。

“啊……我没事,”银发上忍慢慢从地上撑坐起来,环视一周道:“谁也不能把今天发生的事说出去。”

他心里清楚,如果那个男人真心想要他的命,他现在就不会伤到还可以悠哉悠哉说话的程度。卡卡西反复咀嚼着鼬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可能有暗示性的行为动作。

在卡卡西模糊而久远的记忆中,那个小小的鼬,年仅十一岁就被冠以天才忍者的名号。在夕阳的余晖中,他仰着头看他,一本正经的问:“得到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就不觉得异样吗?你本不是宇智波的族人,却可以使用写轮眼的力量。”

   “你究竟算是那一边的忍者?”

“这写轮眼,是朋友托付给我的。”卡卡西记得自己这么回应了他:“它提醒我决不能让同伴被杀害。”

风中的孩子显得那么单薄,卡卡西的话令他沉默,倔强的抿着唇,若有所思。

紧接着,宇智波止水被杀害了。

据卡卡西所知,那是鼬最好的朋友。可少年依旧每天跟着他执行任务,杀伐决断,不曾犹豫,显得冷血又瘆人。

“队长你说过,你的写轮眼是朋友托付给你的。”

“朋友的意愿,是不是非得回应不可?”

“……”

鼬坐在树下,静静望着天上的月亮。虽然只能看见侧脸,却给人一种深沉到哀伤的错觉。一向淡漠通透的孩子,现在看起来竟有一丝的迷惘。

再之后,宇智波灭族的惨剧发生了。直到通缉令拿到手,卡卡西才终于相信是谁一手造成了宇智波的灭族。他们共事一场,可到头来,他还是对宇智波鼬这个人一无所知。

 

16 鸣人的决心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得到消息赶来的鬼鲛看到不省人事的鼬,有些不快的问道。

鸣人没有回答他,连头抵在墙壁上的姿势都没变一下,这副模样,倒是搞得鬼鲛本来准备说出口的指责的话,也没法说出口了。只能默默叹道:“你去休息吧,我在这就行了。”

鸣人仍然没动,只是默默闭上了干涩的眼睛。他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鼬刚刚咳血倒下的情景,一种巨大的恐惧快要把他压垮了。

他很害怕失去宇智波鼬,怕到不能去想。

 “鼬哥哥就拜托你了,”鸣人揉了把脸,疲惫道:“如果他醒了问起我,就告诉他我出去修炼了。”

“你去哪?”鬼鲛突然来了兴致:“你去没去修行,我可瞒不过你师父,他的厉害,你总该比我清楚吧。”

“那你就什么都别说了吧。”鸣人咬破拇指,结印道:“通灵之术!”

片刻,一只通体黑色的乌鸦悄悄盘落于鸣人的肩头,少年捋了捋乌鸦的头顶,命令道:“带路吧。”

 

乌鸦落在了一条小街的旅店上,鸣人对乌鸦道了声谢,解除了通灵。

不知怎么的,即将面对那人这件事让他害怕中又藏着隐隐的期待。他犹豫不决时,一阵风起。恍惚中,鸣人察觉到一股虚幻的重力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仿佛要鼓励他似的。

鸣人一回头,什么也没有看见。

重新打起精神,他认真的观察了一下旅馆的构造,所幸他要去的那间房,窗户根本没有落锁。

里面的人背对他侧卧在叠席上,白色的和服背后,是一个小小团扇的纹案。

鸣人悄无声息的踩上地板。突然,有什么金属抵在了他的后腰上。他猛地挥出武器,却在半道中被那人钳制住了。鸣人恼怒的转头,佐助俊美冷漠的侧颜落入眼帘。

“影分身?”叠席上侧卧的人影砰的一声消失不见,直接以事实印证了他的疑问。

佐助抬手环住了他的肩膀,笑道:“Naruto。”

鸣人无奈道:“放开我,佐助,我只是来跟你谈谈。”

说完鸣人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不管“Sasuke”还是“Naruto”,这些称呼放在如今的他们之间都显得亲密过头了。但不知为什么,他们可以自然而然的喊出对方的名字,仿佛他们本就如此亲密似的。

评论(2)
热度(302)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