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鸣】人间正道(主佐鸣/鼬鸣)05-08

05 梦中的午后

 

春野樱恢复意识时是在某个傍晚,身处于木叶医院的病房。

她在昏沉中隐隐约约听见笔纸摩擦的沙沙声,很让人安心。睁开眼,就发现那个酷似佐助的少年佐井,正抱着速写本,专心致志的描绘着什么。

傍晚的风带着暖意从窗口吹进,席卷起白色的窗帘,细碎的暖阳散布在少年的身上,星星点点的。他是那么的专注,仿佛沉溺其中,隔绝了现实的世界。

小樱无奈的笑了一下,有点不忍心打破这唯美安逸的景象,不过细心的佐井已经注意到她的响动,停了笔,合上了本子。

“小樱,已经醒了?”

“是啊,”樱笑了笑,有些好奇的问道:“佐井,你画的是什么?可以给我看看吗?”

“可以,只是还没有完成。”

画中的场景是他们一同度过的数不清的日常,平凡一幕却莫名让人心头一震。

她跟鸣人并排走在木叶的街道上,鸣人不懂女孩的心事,总是不合时宜的开一些劣质玩笑,樱的嫌弃溢于言表。

 “佐井……”樱仰了仰头,问:“该死的鸣人为什么不来看我?又欠揍了吗?”

“……”佐井一瞬间暗淡的神色让女孩的内心升腾起一股巨大的不安。原来一切都不是噩梦,她们真的失去了漩涡鸣人。

“鸣人失踪了。”神出鬼没的银发不良上忍突然出现在病院的窗台,点点头招呼道:“佐井,小樱。”

“卡卡西老师!鸣人他……”

“小樱,你昏迷了十三天,”卡卡西垂下头去:“你是医疗忍者,应该明白,我们已经错过了最佳援救期。”

“鸣人是从悬崖上跳下去的,当时就已经身负重伤。”

“怎么会……卡卡西老师!”小樱怒道:“那也不能就这么放弃啊!”

“冷静点,小樱。”佐井劝道:“老师的话还没说完。”

卡卡西平静的瞥了女孩一眼,漠然道:“我什么时候说让你们放弃了。”

“我来是要传达火影大人的命令,我们卡卡西小队,从今天开始要执行的任务只有一个,”卡卡西正色道:“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漩涡鸣人。”

“当然,这个任务的难度系数比较不稳定……孩子们,有觉悟了吗?”

银发上忍被突然冲上来搂住他的女孩吓了一跳,当他感觉到樱的颤抖,便暗叹一声,温柔的拍了拍姑娘的头顶。一如曾经,天台上,佐助与鸣人大打出手时,他对无助的姑娘许下的,温柔的承诺。

“别怕,一切都还会回到从前的。”

 

 “怎么了?佐助?”蛇小队一路奔波,突见自家老大顿住脚步,纷纷戒备起来。

佐助没有作声,手中的苦无却笔直朝着荒无一人灌木丛飞了出去。一个披着兜帽长袍的人影骤然现身,飞跃落到了临近的树枝上。

“够敏锐,不愧是宇智波家年轻的天才先生。”那人邪笑着推了推眼镜,神色间没有一点跟踪被发现的心虚。

“兜。”佐助仿佛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面无表情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跟你谈谈。”兜默默拉低了兜帽,直至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可隐藏不住的是一抹轻佻讽刺的笑容。

佐助皱起眉头,不知何时开启的写轮眼已然蓄势待发。

“别那么冲动嘛,佐助君。”兜摊了摊手,随意的在树枝上坐了下来,道:“现在的你跟我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失去了归宿的,搞不清自我的可怜人。”

“不如跟我联手吧?佐助。”兜突然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的眼睛若有我的辅佐,绝对能变的更强大。”

“什么意思?”佐助沉吟道:“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

“好吧,看来你的情报有够落后……”兜低笑两声,玩味道:“佐助,你知道吗?漩涡鸣人,死了哦。”

佐助怀疑的眯了眯眼,在兜提及那个禁忌的名字后,他已经不想再抑制杀了这个人的冲动。

宇智波佐助跟漩涡鸣人的是非,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插嘴。

“所以,你在这世间已经没有羁绊了。鸣人君真是傻的可爱,一厢情愿的追在你后面,你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人……对吧,佐助君。”

话音落下,兜才惊恐的察觉到骤然靠近他的某人,天地间雷光闪动,那刺耳的声音仿佛万鸟齐鸣。

他难以置信的吐出一口血,震惊的看着穿过他胸口的那只手,修长好看,却染满了罪恶的鲜血。

 “关我什么事?”他抬头对上佐助的眼睛,只看到仇恨的暗流涌动。

“可惜,谈判破裂了。”兜突然癫狂放肆的大笑起来:“你真是个可悲的人,宇智波佐助。”

佐助不想再听他胡言乱语,手上的电力猛地加大,兜的表情一阵扭曲,可这终究不是他的真身,受到袭击的影分身化作一股白色的烟尘,无影无踪。

“走吧。”

 “佐助……”香燐还沉浸在刹那的感知中无法自拔。佐助那本就深沉阴暗的查克拉,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冰冷刺骨的感觉。

她想,大概是因为兜提到的那个“鸣人”。

“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香燐推了推镜框,快步跟上前去。

 

06 不安

 

“该死的猴子把我害的这么惨!本大爷要把他打到落花流水!”休息够了的鸣人早就躺不住,回想起之前被四尾追着打的惨痛经历,就一肚子不服气,总想着以牙还牙,报复回去。

“不忙。”鼬按住他问:“我更想知道在失去记忆后,你还记得学过的忍术吗?”

“这个……当然……”闻言鸣人原本嚣张的气焰顿时弱了下去,不仅支支吾吾,连眼神也开始躲闪。

“当然是全忘光了,对吧?”干柿鬼鲛扛着那把万年不离身的大刀走进来,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扑鼻的腥味,鸣人捂着鼻子抬眼一看,居然发现他刀上挂了个血淋淋的,不知死活的人!

“呕……”鸣人忍不住反胃的感觉干呕了几声,他的身体本能的在排斥血腥的味道,而且,那刀上的人连面容都血肉模糊了,实在太过难看。

“小鬼,仔细看看,这是谁?”鬼鲛自然不肯放过他,直接把猎物扔到了鸣人的脚边,鼬的神情倒是有些不悦。

“熔、熔遁老紫?”鸣人翻着白眼勉强的看了看,突然指着“尸体”激动的蹦了起来:“这他妈不是四尾吗!我的猎物怎么被你给逮来了!”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没用吗?小子。”鬼鲛嘲讽的笑笑,他刚刚准备直接把尸体丢了完事,因为想逗一逗鼬的小徒弟才把这恶心的东西带了回来。

“可恶的鲨鱼佬……”鬼鲛重新挑起老紫,鸣人忙不迭又看了几眼,突然呼吸一滞,蹲下身去护住老紫说:“等等啊!他还有呼吸呢!”

“不可能,他体内的四尾已经被抽取了,不可能还活着。”鬼鲛有些不满受到阻挠,鸣人却不肯退让。

“他的尾兽都已经被抽取了,留他一命不行吗?”

鬼鲛这回是真的不耐烦了,啧了一声就要想把鸣人踢开,一直没有发话的鼬却在此时行动了,鬼鲛对上他的眼睛,便不敢再动。

这位实力、心机、智力都深不可测的搭档,饶是鬼鲛这么狂妄的人,也不得不忌惮三分。万一不小心激怒了宇智波鼬,天晓得会发生什么惨剧。

“随他吧。”鼬拉起地上的鸣人说:“留在你这也没用,先让鬼鲛带他去疗伤,听话。”

鸣人哪能不听话,他知道鼬哥哥答应过的事绝对不会食言,就差雀跃欢呼鼬哥哥万岁了。鬼鲛瞥了他一眼,小人得势,他还不忘炫耀似的朝鲨鱼佬扮了个鬼脸。

“鼬,这个徒弟迟早要被你宠坏。”鬼不屑的冷笑两声:“忍者的世界,纵容他感情用事,谁又知道是不是在害他呢?”

“要你多管闲事!”鸣人最受不了有人说鼬的坏话,更何况还是当着他的面,当即忍不住捏起拳头要替师父出头。毕竟在他心里,鼬哥哥总是护着他,是天下第一好师父,实力强悍,简直就是完美无缺,不容置疑!

“得,我在这纯属碍事,你们师徒一条心。”鬼鲛扛起奄奄一息的四尾,结了个印便渐渐消失在白色的雾气里,临走之际还留下一句虚无缥缈的话:“鼬,你好好想想我的话吧。”

“莫名其妙。”鸣人是个直性子,最嫌弃那些喜欢故弄玄虚的家伙。

 “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鼬微微颔首道:“你还记得多少忍术?”

 “嗯……”一头虚汗的鸣人内心早已章法大乱,想要在鼬的眼皮底下蒙混过关,简直是天方夜谭。他愁眉苦脸了半天,才定了定神结印道:“色诱之术!”

金发大波的美女变着法的往鼬的身上凑,几乎是极尽所能的挑逗着眼前的男人。然而从始至终,宇智波鼬都面不改色,云淡风轻的立在那里。鸣人内心一阵挫败,突然感觉情色是对这完美男人的亵渎。

他摆摆手,郁闷的抱怨道:“真的假的,这样都没反应,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鼬只是笑笑打算离去,身后的鸣人却抬手扯住了他的衣角。小心翼翼的说:“你别嫌弃我好不好,虽然忘了,但我很快就学会给你看。”

鼬停住了脚步,背对他好一会儿,才轻轻骂道:“蠢徒弟。”

鸣人再怎么逞能,终究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失去记忆让他也丧失了安全感,曾经被抛弃的经历,让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惧怕孤独。正如雏鸟面对第一眼看到的人,会产生不自觉的依赖,鸣人对于鼬,也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情。

“什么嘛!本大爷那么机智,只要稍微指点一下,就……嘶!”

额头传来的轻微的痛感让喋喋不休的鸣人终于噤了声,鼬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道:“过来,我给你讲讲招式。”

“好!”

鸣人这才开心起来,一蹦三跳的追在鼬屁股后面。

 

07 希望

 

就算大脑中的记忆消失了,身体积累的某些经验仍然存在着。在鼬的引导下,短短三五天时间,鸣人就把之前拿手的忍术重新掌握的七七八八了。当他终于成功的在螺旋丸中引入形态变化后,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跟着鼬一起回去的路上,他脚下一直有些虚浮发软,鼬注意到这个细节,没有多言,直接背起了他。

“为什么这么勉强?”鼬的语气里没有责备,这让鸣人感到心安。他没有睁开眼睛,嘴角却挂着心满意足的笑。放松身体,把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去。

少年的骨架已经长开了,可能是大病初愈,加上长期营养不良,导致他瘦的有些硌人。

要补一补了,鼬默默的想。

月色下,两人的身影被拉的幽长,鸣人突然出声打破了这静谧的气氛。

“总有一日,我想变成你这样完美的忍者。”

消散在风中的呓语,被鼬一字不落的听进耳中。

“是吗。”背上人的呼吸已经规律而绵长,鼬却还是自言自语般的回应着:“可是优秀也是有烦恼的,有了力量,人就会被孤立,从而也会变得傲慢起来。”

“被寄予了最大的期望,就要必须超越眼前的障碍。树敌千万,最后就连普通的活着,都被人憎恶。”

他噤了声,想道:其实被那么多人托付梦想,并不是轻松的事。

鸣人跟佐助,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佐助因用情至深而憎恨着他这个哥哥,恨会驱使他变的强大,最终超越我这个哥哥。在这段路上,他抛弃了很多东西,鸣人却默默的跟在他身后,把他丢掉的东西一一捡起来,扛在自己身上,替他保存在自己心里。

漩涡鸣人是个非常勇敢的孩子。面对越是强大的压力,就越是勇往直前。

日以煜乎昼,月以煜乎夜。煜这个字,是鼬赠予他的代号。那是同他一样,温暖又光明的样子。

“难得听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鼬哥哥。”背上的人没有睡沉,这会儿居然清醒了过来。

“醒了就下来自己走。”

“不嘛……”鸣人耍赖般的把头在鼬肩膀上蹭了蹭。

“多大了,还撒娇?”

“啰嗦,要你管!”鸣人又赖了一会儿,恋恋不舍道:“算了,放我下来吧。”少年一跃而下,揉了揉鼻尖道:“鼬哥哥身体不好,不要总是照顾我了。”

 “小事而已。”鼬闭了闭眼睛道:“不频繁使用万花筒写轮眼,身体就没太大负担。”

“啊啊啊,什么嘛!”看他这副样子鸣人就一阵抓狂,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愤愤的说:“你这人对自己的性命这么不在意,才让人担心的要死!”

“……”思考着他的话,鼬犹豫了一会,才颔首道:“抱歉。”

“又来了又来了!谁要听你道歉啊!”鸣人这次是真的抓狂了:“我只是想让你至少相信别人一点!不要想着什么事都自己扛着啊!”

鼬心里微微诧异了一下,鸣人看似大大咧咧的,却有那么细腻的内心。

少顷,他才应了一个单字:“好。”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明白了吗?佐井,小樱。”卡卡西解说完毕,收起卷轴等着两人消化任务信息。

“也就是说,现在晓也正在寻找鸣人的下落,而且情报比我们还要充足。”小樱有所领悟的点点头。

“换句话说,与其避着他们,不如跟在后面利用他们,找到鸣人的几率更大。”佐井接着分析道。

“不错,只是我要提醒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卡卡西比划出两根手指道:“一,我们即使找到鸣人,也可能只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二,小樱,特别是你。”被点名的小樱诧异的抬头看着他,卡卡西才继续陈述道:“晓中负责九尾的两人,是干柿鬼鲛和宇智波鼬。”

“佐助目前已经脱离了大蛇丸,也就是说,他也是以鼬为行动目标的,所以,这次行动中,我们很有可能会碰上。最坏的结果,就是要同时应付鼬跟佐助。”

如果没有鼬,佐助就不会离开木叶了。

如果佐助没有离开木叶,那他们就不会失去鸣人。

小樱收在身侧的拳头缓缓握紧,她的沉默让一旁的卡卡西和佐井都有些担心。

“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樱苦笑一下,道:“至少这次为他们做点什么吧。”

“我知道了,”逆着晨光,卡卡西起身吩咐道:“出发吧。”

 

08 疑云

 

吃饭,修行,睡觉。日复一日,让鸣人隐隐有种被隔绝在世界之外,只活在鼬为他一手营造的世外桃源里的感觉。

冥冥中,鸣人察觉到自己必须要找回某些缺失的东西,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曾几何时,遗失了什么东西。

现在的一切都太完满了,也正因完美,所以才更像一个被精心编制过的梦境。一层一层温柔的谎言包裹着这个梦,不痛苦,但就快要把他溺死其中。

“鼬、哥、哥!”鼬终于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鸣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开始了不要脸的耍赖日常:“我要任务啊!给我任务啊!再不给我任务,我真的要腐烂,发霉了!要不……”鸣人见鼬仍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赶紧爬起来摇尾乞怜道:“要不你带我出任务也行啊,鼬哥哥……好不好嘛鼬哥哥……”

只要给鸣人逮到机会,诸如此类的情景便会无休止的上演。为了争取和外界多多接触的机会,漩涡鸣人可谓使尽了浑身解数,从撒娇到耍赖,从装傻到卖可怜,无所不用其极。

鼬不得不感慨:这小子屡败屡战的精神真是让人敬佩的不行。

“今天回来,就带你出去。”

得了鼬的这句承诺,过于兴奋而没法专心致志练习的鸣人早早结束了今天份的修行。可他从日薄西山等到月上梢头,眼皮都开始打架,还是连鼬的半点影子都没见着,兴奋早已冷却,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忧虑。

宇智波鼬承诺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除非是客观条件限制了他的行动,难道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说……漩涡鸣人再一次被人遗弃了呢?

鸣人颓丧的蹲下,心里有些憋闷,烦躁的不想思考,只想做一只把头埋进沙坑的鸵鸟。

天很快破晓,就在他打算出去找人时,鬼鲛和鼬却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一瞬间鸣人的心情有些复杂,可他最终还是激动的冲上前去,喊道:“混蛋,你们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我像个笨蛋一样等着,就怕你们出了什么事情。不回来你们好歹跟我说一声吧!到底拿我当什么啊!”

“闭嘴吧,小子。”鬼鲛一直听不惯某小孩的聒噪,直接打断道:“还不是拜你所赐,今天遇到木叶的几只跟屁虫已经够倒霉的了,好不容易甩开,又被四尾的人柱力给缠上,一肚子火还要听你抱怨。”

仿佛被泼了一桶冷水,鸣人一下怔住了。

“假仁假义的非要救人一命,结果呢,看看人家是怎么回报你的?”鬼鲛毫不留情的挖苦道:“只会张口闭口‘鼬’、‘鼬’的,简直就是个……”

“鬼鲛。”鼬突然出声道:“你去上面。我来跟他说。”

鬼鲛悠悠噤声,冲鸣人扯出了一个诡异的笑脸,配上他的五官,扭曲的些可怖,他再没有说什么,只背好鲛肌,转身离开。

“抱歉,让你久等了,是我不对。”鼬走上前去,想了想,还是轻轻拥住了少年。他感受到怀中的人在轻轻颤抖。有些不知名的温热的液体,透过他的衣物,炙热的几乎能灼伤肌肤。

鸣人猛的挣出他的怀抱,问:“你拿我当白痴吗?”

“总是这个样子,什么都不告诉我,”对上鼬的眼神,鸣人就有些嚣张不起来,挪开视线道:“既然是我的错,那就让我自己去承担啊……”

“我不需要躲在你身后,我也不想看你为我的愚蠢买单。”

“你没有错。”少年迷茫的神色让鼬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回应道:“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能看着没断气的熔岩老紫死在自己面前吗?”

“但是……”少年张张口又闭上,最后只能看着鼬,哑口无言。

“如果连你自己也不能认同自己,还等着谁去认同你呢?”

鸣人垂下头,开始静静思考着鼬所说的话。他不曾怀疑过自己,这是他能一直向前走的动力。可是如果他失去了这份坚持与自信,又怎么能大言不惭的说有朝一日要变得像鼬一样完美?

“还有一件事要跟你道歉。”鸣人情绪的起落几乎都挂在脸上,鼬看着他瞬息万变的表情,忍俊不禁道:“虽然答应这次会带着你,但是这次任务等级太高,所以我要食言了。”

“……”鸣人听的一阵头大,捂着耳朵甩了甩头,怒发冲冠道:“宇智波鼬!你个超级霹雳无敌大骗子!”

“别生气啊,我道歉了的。”鼬似笑非笑的道着歉,简直就是毫无诚意的代表。

“谁要听你道歉啊!我要任务,任务啊!任务你懂不懂啊!”鸣人觉得自己将要被逼疯时,鼬却抬起他素长的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

“所以说……”

什么话都憋了回去,鼬从未有过的轻松的表情,几乎把他看傻了。

 “呐,原谅我吧。”

世界都安静下来,只有那个笑容,无声的徐徐展开,惊艳了悠悠岁月。哪怕成为火影的很多年后,漩涡鸣人淡忘了曾经的这段时光,可在记忆的一角,却仍充斥着这样的一副画面:

在一个有些嘈杂的黎明,一名温润如玉的男子,轻笑着点了点他的额头。

评论(1)
热度(315)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