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17(原著风,温馨)

17 忘年会

“好冷啊……小银,借我条围巾阿鲁。”神乐吸溜着鼻涕,无精打采道。
  
  
就连一向抵抗力强大的夜兔族都被寒流给弄感冒了……这个天气,真的让人不想出门不想工作,只想好好的呆在壁炉前烤火。
  
  
不过天气也确实该到冷的时间了,他们这里往年进入12月,都是零度左右。而再过几天,就是新年了。
  
  
“真是的,你自己的围巾呢?”卷毛一脸不情不愿的从被炉中钻出来,一时半会难以接受夸张的温差,脱口而出一声:“靠!好冷!”
  
  
神乐蹲下身,带着嫌弃夹杂着无语的死鱼眼戳了戳银时的脑门。
  
  
“呐小银,为什么又缩被炉里面回去了啊,”女孩把玩着一撮银色的卷毛:“你不知道有一位可怜的生着病的妙龄少女就要被冻死了吗?”
  
  
“哈?妙龄少女?哪儿呢?”
  
  
神乐:“……”
  
  
“我说神乐,在地球上能这么威胁我的人都不叫妙龄少女……喂……喂我警告你别乱来!住手!秃头老爸有宇宙的那一个就够了!住手!神乐!丫头你听到没,你这浑蛋……神乐!我错了——歌舞伎町女王神乐大人,拜托您高抬贵手饶了我脆弱的毛囊吧!”
  
  
头发被拉扯带来头皮的紧绷感,掌控在女孩手里的发根命脉让卷毛的心悬了起来。这小姑娘就算无心残害他的毛囊,可是手下没轻没重的,一个不留神,自己就要提前步入秃头中年大叔的行列了!
  
  
不仅仅是年龄上的大叔,失去了头发,身心都会彻头彻尾的变成枕巾上散发出脑油味大叔!颜值有什么用?没了头发大家还不是都长的一个样!
  
  
银时想了想变成秃头大叔后,跟着长谷川一起去打小钢珠的场景,顿时一阵毛骨悚然。某种角度来看长谷川都要比他高端,至少,人家有头发啊!
  
  
于是为了杜绝意外变成秃头的可能性,冷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卷毛依然战战兢兢的抱着膀子站在了自己的衣柜前。他搓了搓冻的有些不灵活的手指,撅着屁股开始给神乐小公主翻找保暖的围巾。
  
  
经过半天的扒拉,他终于搜出一个密封袋,里面有两条款式相差无几的旧围巾。他取出红艳艳的那条顺手递给身后的小公主:“呐,凑合着用,过两天再给你买新的。”
  
  
“我不要新的,我要压岁钱。”机智的神乐小公主才不吃这一套,拍着胸脯道:“今年想用一条围巾就把我的新年礼物打发了?我告诉你,没!门!而且也不要妄想蹭十四的礼物说是你送的,压岁钱也好礼物也好你们两个必须一人给我一份!”
  
  
诡计瞬间被识破的卷毛暗叹一声小鬼头都不是当年好骗的小鬼了,他没再多说什么,看他家小公主半天没接手围巾,就直接把围巾给神乐圈到脖子上:“不错,我觉得比你之前那条好看多了,这个喜庆。”
  
  
“小银……你不觉得这条围巾……”神乐伸手轻轻拽住卷毛的衣角,一脸严肃谨慎的问道:“有点臭吗?”
  
  
“——?!”卷毛敏锐的后撤一步,果不其然,话音未落,小公主就伏地大吐特吐了一番,在银时诡异的注视中虚弱的抹了抹嘴角,恶狠狠道:“嗝,可恶,有一股擦过牛奶的破抹布的味道阿鲁。”
  
  
——浑蛋怎么可能?收进去之前可是他亲手洗好的。
  
  
“神乐,”银时皮笑肉不笑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我觉得这里最臭的就是你。”
  
  
他本打算一定要让神乐自己动手把他的卧室打扫干净以展现爸爸的威严,但小公主犹如神来之笔般突然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脖子缩了缩,非常惹人怜爱。
  
  
“唉……算了,等会我来收拾吧。”身为宠溺孩子的家长,银时这个代理爸爸也免不了外刚内柔,色厉内荏。他想了想,从袋子里取出另外一条深蓝色递过去:“呐,你先用这个。”
  
  
神乐无辜的瞪着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身体却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把围巾接过去的意思:“不要阿鲁,那条有股尼古丁混着蛋黄酱的臭味。”
  
  
银时咬牙切齿的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那用我的!”
  
  
“不要阿鲁,”神乐转身一路小跑,滑进被炉里缩成一团:“有大叔的臭味。”
  
  
“……”坂田银时:“……信不信我抽你?”
  

小公主吸溜着鼻涕,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兴奋道:“哦哦!打一架打一架!”
  
  
坂田银时:“……还是算了。”
  
  
在年末几近于个位数的温度里,他还得打水擦地,给任性的女儿擦屁股,想想就非常可悲,有种单身爸爸的悲哀感。
  
  
于是他看着一红一蓝两条同款围巾,有一点点思念起任劳任怨,俯首甘为他为孺子牛的土方十四郎。
  
  
其实这两条看似普通的围巾是有些历史的。或者说,它们是有某种象征意义的。
  
  
那是一个不论什么时候回想起都令人啼笑皆非的意外,那也是他们故事的伊始。  
  
————————

那一年的年末,江户的雪下的很大。积雪遍布在房顶和大地,彻夜都把天空映的有些发亮,行走在雪地时,一脚下去都能听到咯吱的响声。
  
  
万事屋老板正提着便利店刚买的小酒,慢慢悠悠的缩着脖子朝家走。
  
  
——没办法啊,这种天气,没法骑他心爱的老婆“小绵羊”出门。血雨腥风都好好的过来了,他可不想因为交通事故给摔成残障人士,太逊了。
  
  
歌舞伎町的大街上一派喜气洋洋的感觉,处处充满着过年的氛围。各种平时只有酒鬼大叔谈心的居酒屋和小酒馆,如今也聚集起一群群的人举办忘年会,几乎每家都爆满,这也是他不想去登势那里拿酒的原因之一。而原因之二,就是那死老太婆对他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是的,每逢年暮,许许多多的日本人都会参与忘年会。所谓忘年会,即是把这一年给遗忘的意思。在忘年会上,大家尽情的享用香醇甜美的日本酒,忘却过去一年的不利,迎接新的一年来临。
  
 
初来江户的时候,他的忘年会一般是跟登势一起过的。再后来,遇到了新八与神乐,新八偶尔会带姐姐一起过来,他们的万事屋就更加热闹了。
  
  
“火锅呢?为什么没准备?!”银时刷的一下拉开自家大门,满心期待着热腾腾的牛肉小火锅的味道充斥嗅觉,可这幻想立刻被现实打破了。
  
  
少年少女本来正坐在一起研究着什么,新八手里拿着封看起来非常正经信,而神乐盘着腿叼着醋昆布,好奇的偎在旁边探头探脑,听到动静,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银时。
  
  
“银桑,这个……”新八推了推眼镜,扬扬手中的信:“土方先生写的……”
  
  
“什么?战书?”卷毛哼哼两声,颇不耐烦的把酒摆好,坐两人到对面,翘起二郎腿。
  
  
“不是啦。”新八忧心忡忡道:“这是忘年会的邀请函呢。”
  
  
闻言,卷毛质疑了一声,从新八手里拿过信件,自己上下瞅着。
  
 
“新八唧,忘年会是什么东东阿鲁?”少女一件好奇。
  
  
“神乐,忘年会就是大家聚在一起要忘掉一年中的不愉快,迎接新的一年……你看,去年我们不是一起吃了火锅还反省了工作吗?我难道没告诉你?嘛,那个就是忘年会啦。”神乐的表情从听到火锅时就有点不自然,不知道那脑袋瓜子里想到了什么,居然还擦了擦口水!新八告诉自己无视就好,默默转头问道:“怎么办银桑,要去参加吗?”
  
  
银时冷哼一声,随手把信纸揉搓成一团,大手一挥丢尽了垃圾箱。
  
  
新八内心暗叹:猜中了,果然是不去吗?毕竟他跟土方先生一见面就免不了吵架,而且真选组是政府机构啊,他们去不太合适吧……
  
  
正在他内心为“银桑不接受邀请”寻找充分的理由时,银时起身扯下沙发上的外套往肩头一搭:“走了!新八,神乐!”
  
  
志村新八默默推了推眼镜,没有说话。而一边的神乐发出一声欣喜若狂的“哈,终于不用吃猪肉火锅了!”,立马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人类为了吃,究竟可以多么没有原则和下限?还是说,贫穷磨光了你们所有的棱角和志气吗?新八再次叹息,认命般的拎起银时刚刚放好的酒就想跟出去:“我说你们这么急干什么,这才刚刚五点钟啊!喂等等我啊!”
  
  
没想到银时看到他后噔噔噔的又冲回来,叉腰怒道:“新八唧!把我的酒放回去!”
  
  
志村新八:“……”
  
  
心情愉悦的父女二人加心情复杂的新八,乘坐小绵羊一起来到了真选组屯所,一路上都有惊无险的,几次差点一车三命。
  
  
看到目的地时银时一个刹车,轮胎发出了与冰面摩擦的刺耳的声音,失重感伴随三人的惊呼,嘭的一声过后,他们就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好在他们全副武装,裹得很厚,这一跤摔得不痛不痒,无非就是有点丢人。
  
  
一个人突兀的掌声响起,银时向上翻了翻白眼,对上了土方那双瞳孔扩散的青光眼。一个躺着,一个站着,土方在他眼中是全然倒着的形象。
  
  
“真是精彩,你们演杂技呢。”土方幸灾乐祸的笑笑,在银时看来那个表情真是贱兮兮的:“我可不记得我请来了马戏团啊。”
  
  
看见这张脸就胸闷。
  
  
银时呆滞的坐起身来,拍拍身上和头发上挂着的雪,活动活动肩膀,突然一记左勾拳朝身后招呼过去,不过自然被早有防备的土方云淡风轻的拦下了。
  
  
“银桑,土方桑,你们别这样啊!”新八赶忙爬起来劝架,一边不忘碎碎念道:“真是的到底为什么你们一见面就要吵架啊……”
  
  
神乐在一旁给银时比划着姿势,捡起雪球手舞足蹈冲一旁乱砸,用力声援着自家老爸:“打!打!上啊银酱!这样!揍他!”
  
  
这场景真是让人胃疼。照这剧本发展下去,忘年会什么的,开的好才怪吧。

评论
热度(234)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