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16(原著风,温馨)

16 请不要在工作时间谈恋爱(肉渣,慎)

一个激烈的吻的前奏,预示着一场久违的酣畅淋漓的情事即将到来。牙齿和血肉碰撞出浓烈的味道——那大概是血。些许的痛楚和血圝腥暴圝力,比什么都更能勾起这两人相互征服的欲圝望。
  
  
土方的嘴唇微微颤栗,猛烈的回应着来自银时的啃噬,伸出手去撕扯银时的外衣,银时当然也不甘示弱。这使他们两人看起来像两只饿极了的野兽,唇圝舌交圝缠里,是血液的沸腾。他们明白,只有他们彼此,才能给彼此带来如此极致的体验。
  
  
有些满足的轻轻圝喘息着,银时微微抬起头,他伸出舌圝尖从左到右,缓缓的把嘴角的一丝血迹舔shì干净,在意乱情迷的表情中,用那挑衅的,迷蒙的眼神注视着他的情人,带着一缕迷幻的笑容。
  
  
没错,这是毒圝品,危险而勾人,土方觉得浑身的血都轰然爆圝炸,压抑了许久的感情不容许他再忍耐。或许他不善言辞,于是要把这些天的思念,痛苦,责备,心疼,通圝过这种方式,让另一个人感同身受。于是他猛烈的回应起这个粗圝暴的吻。
  
  
维系着这个姿圝势,银时扶着身下那因为兴圝奋有些硕圝大的分圝身,一点一点的坐下去,许久没有做圝爱的身圝子有些不适应,更何况没有任何身圝体上的前圝戏。那艰涩的痛苦令他兴圝奋的颤圝抖了一下,尽管如此,他还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向下。
  
  
他身上滑落的汗水迷住了土方的眼睛,咸涩的液圝体把眼球蛰的生疼。一片炙热交错而缭乱的呼吸中,土方突然出手阻止了银时的动作,他强圝迫自己留下一丝岌岌可危的理智:“喂,你干嘛?”
  
  
“强圝奸你。”银时固定住他的头,俯下圝身去,伸出舌圝头从身下人修圝长的脖颈一路舔圝到润泽的唇,在伤口处再次不轻不重的啃噬了一口,满意的听到土方“嘶”的倒抽一口气。
  
  
怎么会忘了呢?这个人可是个天生的抖s啊。银时,既然是你自己点的火,要好好的让我把这支烟品到最后啊。
  
  
——“我要干圝死你。”土方邪笑道。情圝欲已经把最后一丝理智火化,什么节制,什么禁欲,什么理性,都通通都去他圝妈圝的吧。
  
  
——“哼,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银时调笑着回应。
  
  
令人窒圝息的滚圝烫在体圝内又胀圝大了一圈,银时发疯般向下把性圝器吞圝入体圝内。直到连根末入,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这个姿圝势所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深度,几乎有一种快要被顶穿的错觉,银时适应了一下,就开始缓慢的上下动作起来。
  
  
“哈……嗯……”眼前这副景象彻底刺圝激了土方的神圝经。这副肌理分明的胴圝体蕴藏着无限的力量,不同于柔圝软的女人,那刚劲的气味,可怖的浅浅的疤痕,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是那么的美丽迷人。随着银时越来越快大幅度的动作,身下被包裹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几乎灭顶的快圝感。他布住那人的腰,冲着记忆中的敏圝感点狠狠的顶去,果不其然,身上的人一下子瘫圝软圝了,粗重的呼吸中夹杂若有若无的呻圝吟——这真是最好的催圝情药。
  
  
土方加快攻势,动用全身的力量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撞击着那小小的敏圝感点。银时几乎憋不住自己的呼声了,溢出口圝中的呻圝吟并不难堪,只能让双方更加兴圝奋。不停的摩擦几乎麻痹了,偏偏还涌圝出要命的快圝感……这刺圝激让他不受控圝制的挺圝起身圝体,后仰着射圝了出来。
  
  
高圝潮过的余韵还在,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僵硬和绷紧,还有时不时小幅度的颤圝抖。不过还没完,土方可没打算让他好好休息。他突然起身,就着插圝入的姿圝势把银时抱起钉在墙上,抬起一条腿,毫不留情的对着敏圝感点继续狠狠的抽圝插。
  
  
“唔,啊——不,不要了!——啊!”难以置信这人竟有这么大的力气,把一个大男人生生抱起来不说,还这么生龙活虎。银时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调,连续不断的刺圝激带来的口干舌燥甚至让他的喉圝咙开始嘶哑了,土方用额头正过他的脸,激烈的吻着他,身下的动作也一直没有停止。
  
  
已经高圝潮过的身圝体分外的敏圝感,经受不起这么强烈的刺圝激,两人早就大汗淋漓,冲上头顶的快圝感太过强烈了,甚至让人有些未知的恐惧。会死吗?——大概吧。
  
  
“不,要了……不要了……啊!”终于得以自圝由的呼吸,银时几乎已经全身挂在土方的身上:“哈,混、蛋……你,为什么还……还这么有劲……”
  
  
——“不是说要干圝死你吗?”土方的话语有些漠然,但唇却炙热如火。那滚圝烫的唇圝瓣吻上他化作一汪春水的湿圝漉圝漉的眼睛,舔圝去眼角被激出的泪。在高强度的动作下,银时再次发圝泄圝了出来,还来不及喘息,土方把他背过去贴在墙上,又一次狠狠的进入了他。
  
  
——“怎么样?我有没有那个本事?”看不见土方的表情,银时拼命的仰起头,又无力的垂下去,这感觉快要逼疯他了,想也不想一拳抡出去,却整个手臂都被土方背在了后面。这是警圝察缉拿犯人最常用的手法,土方用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娴熟的不行。
  
  
“啊——啊啊——”突然加快的冲撞让他不顾一切的喊了出来,面颊贴着冰冷的墙壁,身上无处不是火圝热灼烫的。冰圝火两重天,他无法再思考,无法再反圝抗,只能任凭自己嘶哑的呐喊,喘息,感受这切身的,来自另一个人的热情和欲圝望。
  
  
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姿圝势,做了多少遍,久到银时完全失去了意识,陷入一片混沌的黑圝暗……他隐隐察觉到,或许土方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可怕的s……?只是平时压抑久了隐藏的比较深?
  
  
——迷迷糊糊中有什么人在拨圝弄他的发圝丝。
  
  
银时一把擒住罪魁祸首的腕,缓缓的睁开眼睛。
  
  
独属清晨的朝圝阳带着晨风洒向他们栖居的地方,可是身圝体酸疼疲惫,不过浑身干净清爽。也是辛苦土方昨晚要拖着一个体重个头差不多的昏死过去的大男人悉心照顾。
  
  
银时感受着身圝体的不适,撇撇嘴想着以后还是节制点好,别再玩的那么疯了。一把年纪肾虚了可不好。
  
  
握了握某人的手腕,悄悄翻了个白眼道:“你这混圝蛋,还挺持久的嘛。”
  
  
刻意忽视了这句话中酸溜溜的味道,收回自己的手,土方无辜道:“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射圝了啊。”
  
  
到底是怎么样才能用这么纯洁的表情说出这么不圝要圝脸的话呢……十四郎先生。
  
  
“你说什么?!”卷毛一瞬间炸了,张牙舞爪就往副长身上撕:“有种你让我上一次,让你看看老圝子有多持久!”
  
  
“不,你那么懒,还是我来辛苦吧。”土方不动声色的把人捂在怀里,慵懒的转移话题道:“这些天,你去了哪里?”
  
  
“……”怀里的人一下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儿,才闷闷的笑出声来。
  
  
土方不解,他得意道:“安心吧,就是去调圝戏了一下小时候的土方君。”
  
  
“什么?!”土方有些诧异:“但是……”
  
  
“本来是在松圝下私塾,不过我没想打乱他们的生活,所以就离开了。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什么好去处,也不知道你们这群无圝能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把我换回去……所以,就顺路去了趟武州嘛。”
  
  
“喂什么叫顺路去了趟武州你怕打扰松圝下私塾的生活就去打扰我吗根本是故意的吧!”某副长气急败坏的吐槽着,又深深叹了口气:“知道了,我一定被整的够惨。”
  
  
“也没什么啦honey,”银时伸出手指扯了扯土方的脸:“还没打到你叫爸爸的程度就换回来了,明明只差一点点了,啧,太可惜了。”
  
  
土方十四郎:“……”
  
  
看着某人一脸得意的表情,土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我先去开晨会了,你慢慢起,觉得累就再睡一会儿。”
  
  
看到某人出门工作,银时一脸满足的爬起来换衣服,登上鞋子,伸了个懒腰,这才不疾不徐的去洗手间洗漱了一番。自从他们交往,土方的冷藏库里必定常年备有草莓牛奶,布丁和巧克力,卷毛大大咧咧的美餐了一顿,逍遥自在的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
  
  
正在主持开圝会的土方听到清脆的扣扣两声,抬头就看到门边银时的身影,万事屋老板面对一屋子人也丝毫不怯场,只不过这一屋子刚刚还昏昏欲睡死气沉沉的人突然都如同打了鸡血般坐直了身圝体,很是奇怪,连冲田队长都摘下眼罩了。
  
  
“没事,你们开晨会吧,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小圝鬼等着招呼呢。”
  
  
初冬的阳光很暖,木地板上阳光被这个男人的身影遮去,映出一个黑色的轮廓。他所说的话和呼吸都化作冬日的一缕白雾,看到这白雾,才让人恍然惊觉,天气已经很冷了。
  
  
快要下雪了吧。
  
  
坂田银时随性的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去。土方突然喊住他:“等等!”
  
  
在几百人的众目睽睽下,真选组副长放下了剑,起身走到门边,解下自己脖子上蓝色的围巾,一圈一圈给万事屋老板围上,连毛边都细心的掖好。
  
  
“到家来个消息,轮休我去找你。”
  
  
银时捧住他的后脑勺,不由分说的印上一个吻。
  
  
“拜拜呦,税金小偷。”
  
  
面色微红的副长大人回去后,诧异的发现满屋子的人都把两根手指对准自己的双眼,哀嚎声此起彼伏。
  
  
醒醒吧,血气方刚的将士们,戳瞎了,也是会被秀恩爱的。
  
  
“十四……”近藤局圝长泪流满面:“不要在工作时间谈恋爱啊……”
  
  
  
  
  

评论
热度(232)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