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13(原著风,温馨)

13 小孩子的心灵是很脆弱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已经被精心处理包扎好了。热腾腾的饭菜摆在一边的桌子上,勾的他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两声。
 
   
  
吞了口口水,忍着痛坐起身后,他突然发现角落的暗处坐着一个男人!小孩被狠狠的吓了一跳,差点惊叫出声,看清那是人不是鬼后,心里默默问候了一圈男人的祖宗十八代。
  
  
  
“……”那个男人盯着他默默抽了一口长烟,他的一只眼睛不知道被什么伤到而绑着绷带,一身深色奢华的和服使他看起来慵懒而随性。只这一只眼睛,带来的震慑就足矣。
 
   
  
不知为什么,银时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再结合刚刚那个女人脱口而出的“晋助”,他有个非常不好的猜想。
  
  
“……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这样的你。”
 
  
 
男人浑然不觉小孩警惕的视线,一步步接近,最后侧坐在了小孩的身边。
  
 
“银时啊,我啊,真是嫉妒你。”
  
  
“高杉……”小银时几乎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想,试探性的说出口,果然,男人也没有反驳。
  
  
这有些颠覆了他的认知,尽管他跟高杉那小子从来都不怎么对盘,但并不意味着他会对“高杉真的长成了个变态”这种事情无动于衷。眼前的人不管从视觉上还是感觉上,都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松阳把你放养了吗……?”银时默默吞回后半句话:不然怎么能让你长歪了……?你看,假发就比你正常的多……
  
  
闻言,高杉突然笑了一声。这一声很突兀,很不符合现在的气氛。让人觉得有些嘲讽,听着很不舒服。
  
  
男人伸手掐住小孩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直视自己的双眼。力道很大,小孩根本挣不开。
  
  
“多美啊……多美好啊……”男人笑着,缓缓收紧指尖:“真是美好的让人忍不住想毁掉……”
  
  
“疼疼疼,放开!”小孩一挥胳膊打破了男人的桎梏,他的下巴上已经有青色的指印,并且很快充血变得紫红。
  
  
“松阳怎么会让你变成这样?”
  
  
——松阳,松阳……
  

高杉几乎可以算是贪婪的注视着孩子单纯的双眼,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如果眼神也可以有温度,恐怕孩子已经被扒掉了一层皮。
  
  
高杉压抑住了那种异样,暴戾的神情,随手温柔的端起已经半冷的粥,舀起一匙轻轻送到小孩的嘴边:“该饿了,先吃点。”
  
  
小孩子沉不住气,三番两次得不到回答,此时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他看也不看的抬手打翻了整个瓷碗——这还是他收敛了的结果,如果是跟土方发脾气,他能不眨眼的掀了整个桌子。
  
  
“松阳他到底怎么样了?!”
  
  
高杉搁下勺子,也不生气,一副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模样,有些吓人。片刻,他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微微的笑意。
  
  
——在他的时代,一切惨剧和变故都还没有发生,一个充斥着希望,满是对未来憧憬的时代……多么美好,不过,时光还是不要倒流了吧……因为,那只是别人为我们营造的一个虚假的幻象,呐,银时,知道吗?那只是一场黄粱美梦。
  
  
如果早就有人去提醒他们,如果有人能替他们打碎那个幻象……他们也许就不会从天堂到地狱,摔得那么惨,跌的那么疼。
  
  
我可是为你好啊……银时。
  
  
你还真是神奇,不论什么样子的你,都让我有种想要毁掉的欲望。
  
  
“喂……高杉!”  
  
  
“怎么,假发没告诉你吗?”高杉优雅的昂起头,笑容愈发的灿烂而诡异,一字一句的缓缓道出:“老师他……死了啊。”
  
  
银时浑身都不自觉的震颤了了一下,在他内心还没体会到什么感觉时,身体已经先行感知到这轻飘飘的几个字,有多么沉重,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有多么的残酷。
  
  
他抬头看着高杉,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问出来。高杉不再笑了,摸了摸他错愕的脸,故弄玄虚道:“你知道谁杀了他么……”
  
  
“银时啊……”高杉把脸凑近小孩到鼻尖快要碰在一起的程度,咧开嘴笑了:“是你,亲手杀了松阳老师啊。”
  
  
几乎是惊慌失措的推开了眼前的人,“这个人是魔鬼”,小孩这么想着,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人的鬼话,但心底隐隐有个声音叫嚣着让他相信,他杀了松阳,这是事实。
  
  
他杀了松阳,杀了他的恩师,杀了给他二次生命的人。不论有什么原因,他都绝对无法原谅那样的自己。
  
  
或许他心里是有点怨恨的,他恨高杉为何要告诉他这件事,如果一无所知,那还能心安理得的苟活着……他为什么而活着?那个冲他伸出手的人已经不见了,他究竟为什么还要活着?
  
  
“看你也没心情吃东西了,饿了就喊外面的人重新给你弄饭吧。”高杉优雅的起身,最后笑盈盈的看了看孩子,转身出了门。
  
  
只是,关上门的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殆尽了。
  
  
他何尝不明白呢,银时充其量只是个被推出去的侩子手。真正杀害了老师的,是他们三个人。是这个错误的世道。
  
  
————————
  
“线索到这就断了,”搜查员沮丧道:“怎么办,副长。”
  
  
“前面是海,还能跑哪去?”土方冷笑一声:“以为上天了我就找不到?”
  
  
“但是……”
  
  
“查,查这一片海域最近活跃的飞船,圈个范围一个个上去搜。”土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辛辣的烟草,又从肺部缓缓渡出一口气。
  
  
“副长,但是我们没有权限去搜查天人的船只,这,您看……?”搜查员有些为难的看着土方。
  
  
“在我的地盘上,有什么不能搜的?”土方把烟头扔到脚下,几下踩灭,又狠狠的碾了碾:“没有赃物就栽赃点上去,反正谁也不干净。搜查令没有我来开,要多少有多少。”
  
  
小小的搜查员连带着身后的一大票人听见土方这话都哆嗦的低着头不敢出声,他们真是难以想象副长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理,那么平静的说出一番这么颠覆人三观的话语。
  

在某种程度上,这真的是滥用职权,或者是以权谋私的行为了。谁都可以这样,谁这么做也都不奇怪,但是他大公无私的真选组副长不可以。
  
  
正当一位不怕死的队士准备不要命的上去谏言时,一个带着斗笠,僧人打扮的怪人突然出现在土方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反应过来的一堆人喊着保护副长纷纷拔剑出鞘,一瞬间气氛非常紧张。
  
  
“不是跟你说我来查这边吗?你是信不过我,还是沉不住气?”
  
  
土方没出声,瞥了斗笠下的人一眼。
  
  
“让你的人都散了吧,你跟我一起。”僧人笑了笑:“我已经知道他在哪了。”
  
  
土方长长的叹了口气,挥挥手遣散了身后的士兵。那些队士如获大赦,顿时收了武器连滚带爬的四散跑走了。
  
  
“这艘船的起落是有规律的……它要到地面补给资源,而最近的一次就在七天后。只要瞅准那个时间混进去的话……”
  
  
“不,”土方打断了桂的陈述,斩钉截铁道:“我等不了七天。”
  
  
“……”桂收起图纸,无奈道:“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
  
  
——“七天,谁能保证高杉不对他下手?”
  
  
“所以让你不要那么急,好歹听人把话说完吧?”桂笑着摇摇头:“我能确保银时的无事,那艘船上,有我的内应。”
  
  

  

评论
热度(242)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