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12(原著风,温馨)

12 三岁看到老

“土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土方刚刚出了屯所,便被一脸焦急的桂拦住了去路:“为什么我的手下看到银时被天人带走?”

“你说什么?”土方咬了咬牙,默默闭上眼睛,这一瞬间他的大脑飞快运转了很多种可能性,同时也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慌,不要慌,土方十四郎,越是这种时候,越应该冷静,慌乱只会让自己和银时陷入险境……

但是他快要没有办法控制了,他真选组鬼之副长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银时可能遇到的危险面前,在巨大的自责下,快要土崩瓦解。如果不是他情绪的失控,那银时根本不会赌气跑出去……

面颊上突然传来痛感,他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曾经被誉为贵公子,温润如玉的桂小太郎,竟然粗暴的动手了。

满脸怒容的桂上前,揪起土方的领襟。

“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好他?”

……什么?

“这点程度你就承受不起了?”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土方,我真是看错了你,才会把银时交给你。”

……银时。

……我,到底在干什么?

冥冥之中,仿佛某根弦被波动,土方恍然惊醒,大力挥开了桂。

“终于清醒了?”

“你还真敢动手,”土方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迹,摸出一颗香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把你调查到的情报告诉我。”

“当时袭击银时的大概有五个天人,其中有两张熟面孔,是宇宙海盗‘春雨’的部下,”桂叹了口气:“我只能猜测是银时变小的奇遇,撞破了天人们正在研发的见不得人的秘密,招致报复。”

“不,那撞见这个变化的你我和现在去研究的源外老爹都难逃干系,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土方吐出一口烟圈:“宇宙海盗……春雨……还对银时感兴趣……是么”

“该不会是……”桂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惊出了冷汗,可是排除别的不可能,剩下的一个无论多么难以接受,都无疑是最接近真相的那一个。

“高杉晋助……你又打算干什么……”土方拔出随身佩戴的腰刀,狠狠地插进面前的土壤。

高杉晋助,攘夷志士的激进派,最危险的男人,他对银时的执着,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的。

可是现在的坂田银时,根本没有自保能力。他们不仅存在实力上的巨大差距,更难以逾越的,是十几年时光的鸿沟。

“土方,你回去利用真选组的情报网监视高杉,我从天人这边下手。”桂摇摇头道:“你的身份不适合在天人这边追究的太深,这条线索交给我。”

土方从像此时此刻这般痛恨过自己的职业。

或者说,痛恨自己的无能。

他的银时身处险境,而眼下他能做的,竟然只有对面前的人说一句——

“多谢了……桂。”

——————————
  

银时在翻墙出来的十几分钟之后,就隐隐察觉到有一伙人在跟踪他。因此他一直往人多的地方引路,刻意的通过许多条分岔多且窄小的深巷。
  
  
“就这素质还能是职业的警察……?”果然,在经过几片住宅区并且藏身进一处垃圾箱之后,这伙人就彻底失去了踪影。他不禁在内心暗暗吐槽了下这群不靠谱的公务员。
  
  
他正打算从箱子里钻出来时,几个人武士打扮的浪人和奇形怪状的天人晃晃悠悠的从巷子的另一头走来,银时顿时提高了警惕,暗暗观察着这伙人的举动。有两个地方令他生疑,首先这条路鲜少有人经过,其次,他记得土方说过在这个时代,武士是不允许佩刀的,除非是攘夷浪士,或者幕府下属的公职人员。
  
  
“……”随着几人在垃圾箱面前停住脚步,银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为首的男人点了点头,几乎可以断定他们有什么阴谋了——这一瞬间小孩准确的判断了形势,果断利落的翻身出箱,竹剑一扫,转身快速的逃跑。然而还没跑来多远,伴随着一声压抑的枪响,他感到小腿一阵剧痛抽搐,膝盖一软,整个人趴倒在地。
  
  
——那么这伙人就不可能是土方的手下了,因为土方的下属绝对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开枪打伤他。
  
  
“又子,你怎么能开枪呢?晋助大人一定不希望这个孩子受伤的……”男人缓缓走过来,蹲在小孩的面前:“呀嘞呀嘞,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还真是彻彻底底的变了副样子。”
  
  
——晋助?……难道……
  
  
“喂,你是谁?谁的手下?为什么要抓我?”小孩即使身处险境也一点也没有慌乱,不顾鲜血淋漓的腿,也没甚在意又子直指他的黑漆漆的枪口,他坐起身环顾一周,打量着这伙来者不善的家伙。
  
  
“前辈,不要跟他废话!这小子诡计多端……”
  
  
——哪怕能拖延一会,可能刚刚被他甩掉的人就能找过来了……无论如何,要尽量拖延时间!
  
  
“鄙人武市变平太,是鬼兵队的参谋。”男人摆摆手阻止了又子,眨了眨黑眼珠多到夸张的眼睛,只回答了一个问题。他没想到的是小银时对这个名字反应极大,只见他难以置信的惊恐道:
  

——“什么?竟然是鬼变态?!”
  
  
武市变平太:“……”
  
  
有句老话说:三岁看到老。果然古人的话都是真理。
  
  
“这种年纪的小男孩果然比女孩差远了。”鬼参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面无表情道:“快点带走他。”
  
  
两个手下一左一右架起了小孩,小孩奋力挣扎着:“喂,喂喂——”
  
  
这小小的孩子力气竟然极大,受着伤也把两人折腾的够呛,根本招架不了他。
  
  
“说话能不能别只说一半啊?你当吐出来的痰还能再咽回去吗?!你只回答了我一个问题啊!好歹告诉我为什么抓我吧?”
  
  
“……”武市变平太有些讶异,看来这个小孩被保护的太好了,根本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而且那个比喻……是不是也太恶心了点?
  
  
“小鬼,你知道多少人,多少势力在找你的下落吗?”又子上前道:“天人,攘夷志士,哼,现在又多了一伙幕府的忠犬。”
  
  
又子把枪对准他的另一条腿对周围人示意道:“把他带走。”在看到手下无奈的表情后,转而威胁小孩道:”你敢乱动,我就再废你一条腿。”
  
  
武市变平太:“……”
  
  
坂田银时:“……”
  
  
——这到底是个多么扭曲的女人……还有,为什么这个女人的作风这么硬派啊?!到底谁是参谋谁是小弟啊?!鬼变态这不是完全被比下去了吗?!
  
  
这种状况下,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银时瞥了一眼远处的竹剑,觉得有那个线索和血迹,以土方的智商应该能发现一些端倪。于是他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被人拿枪顶着的时候还是顺着他们吧。
  
  
他刚一转头,还没来得及表明态度,后脑勺被狠狠砸了一下,随即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
  

评论
热度(234)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