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11(原著风,温馨)

11 不听话的小孩是魔鬼

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在这紧张的时刻,五个人各有所思。

“走了,没时间了!”土方率先打破沉默,打横抱起受伤的小银时,冲出了工厂。另外三人也很快的反应过来,一边掩护着土方和孩子,一边向来时的地方撤退。

“喂喂,放我下来啊!你们什么人啊?跟我很熟吗?这算什么?绑架?诱拐儿童?为什么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啊啊啊混蛋!”
  
——————————

凌乱的散落一地的jump漫画和纸质牛奶空盒,拆开却没有吃掉的零食,被随意抛弃的蛋黄酱和万宝路香烟……
  
你说很可怕?不不,比起这些,更可怕的是对这一切熟视无睹的,心安理得的呆在猪窝里,现在正大大咧咧的躺在专属于真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的榻榻米上,睡得像猪一样死的孩子。

终于结束了一上午枯燥无聊的会议,回到起居室的副长看到的就是这么挑战人耐性的一副画面。

土方沉默了一会儿,认命的捡起散落的牛奶盒扔进垃圾箱,低头一看,果然是草莓味的。

收拾好一切之后,他还细心的抹掉了挂在小孩嘴角的一串口水,又替他把被角向上拉了拉,检查了一下伤口的恢复情况。

——在一周多的相处后,这个孩子已经能放下对他最初的戒备,睡得像个真正的孩子了。

从工厂回来的那一天,在艰难的接受了银时变小这一事实后,几人立刻对银时的去处产生了争议。最后由土方一槌定音,强势争取了这个孩子的抚养权,众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弃了。理由很简单,总不能让万事屋两个孩子再去照顾一个孩子吧……什么?你说交给桂小太郎?开什么玩笑,把老婆(小)交给情敌(假想)他的脑子是进红糖水了吗?

他明白,尽管与他相遇后,银时看似活得与世无争,但曾经的银时造过不少杀孽……除了自己,他不放心任何人,也不相信谁有这个能力,去保护失去了力量的银时。没有人会比他更上心了……在关乎银时的任何事情上,他都不能冒险。

安顿好银时后,他并没有掉以轻心的认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而是做了充分的调查,最终带人去查封了那间旧工厂。关于银时为何无故变小,只能交给江户第一科学家源外老爹去寻找答案了。

但这一切,毫无疑问,都是需要时间的。

还能怎么办呢?只能等待了。

土方脱下外套席地而坐,默默看着熟睡中的孩子。

其实他这副样子,要比白天可爱的多。这小子打小就有痞子天赋,外加上懒惰和毒舌,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惹了他的人还真会有种吃不了兜着走的感觉。

这时的银时,还没有经历过一个不得不做出的抉择,还没有体味到人生所有美好在瞬间消逝的痛楚。没有背负着沉重的爱与恨,隐藏着锋芒,默默在这个和平时代,守护着自己的原则。

但尽管如此,他已经比富贵人家的小少爷,成熟了太多太多。至少没有孩子能在短时间内,如此镇定的接受自己可能穿越了十几年时光的事情吧?

土方的目光中难得带了些怜爱——银时,不论你经历过什么,将会发生什么……有我在的地方,你就安心的睡吧。

有些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抚摸蹂躏孩子软软的发丝,却一不小心对上了孩子一双暗红色的眸子。

“……醒了?”土方悻悻把手收回,想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法生过。

不过小银时是不会给他这个面子的,孩子一脸不耐烦的揉着惺忪的睡眼:“你这么吵,又动手动脚的,神仙睡觉也被你吵醒了吧。”

“……”动手动脚?这是什么话!!明明自己是关心他,怕他着凉才……土方深呼吸一口气,默默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像个成熟的大人,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镇定下来的副长默默掏出一根香烟——

“不准抽烟你这个青光眼,”小银时已经开始搜寻着乐子,正眼都没看土方一下,随手一指道:“要么你就出去抽,我可不想吸取二手烟。对了,帮我把那本漫画拿过来。”
  
  
土方十四郎:“……”
  
  
——谁是青光眼啊你这杀千刀的小混蛋?

“小鬼,这里是老子的卧室!不要以为你受伤了……我就拿你没办法!”虚张声势的副长到底还是心疼孩子,一边碎碎念一边乖乖走到一边捡起一本漫画,抬手翻了翻嫌弃道:“果然我讨厌jump。”

“我讨厌幕府。”小银时接过漫画,毫不客气的反击道。
  
……

土方此时此刻终于明白这个孩子,仍然对他存着戒备,仍旧幼稚的试探着他的底线,这个小屁孩……远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成熟。于是副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银时……你没必要再试探我。”
  
  
小银头也没抬一下。

“说实话,我现在确实拿你没办法。这么说吧,你就是我的小祖宗,都可以骑到我头上来了……但是啊”

“你不用管我为什么对你好,不用管为什么你会和幕府要员扯上关系,你只用知道,在这个时代,你仍然守着你的武士道。而我们两个,是在这个世界上可以相互依托生命的人。”

终于,小银时缓缓把目光从漫画转移到副长的脸上。

“……唉~?”小孩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扬扬手中的漫画:“这本看完了,麻烦把下一期的给我拿过来。”

这能把死人气活的本事,不论从前还是现在的银时都掌握的炉火纯青……土方甚至感觉到了自己额头上的青筋在一根根暴起……但是,没办法,谁让眼前这位是他的小祖宗呢。

“……没了,在真选组里头,这是禁书。”

“是这样啊~”小银时拍拍屁股起身,边说边向门口走去:“那就不麻烦副长大人了,我还是去叨扰假发那家伙吧,反正不管多少年,我都会记得他欠我一顿拉面钱,你说他都这么大人了总不会还跟我抵赖吧……”
  
……这家伙……!

“你给我站住!”土方大喝一声,快充血的双眼不仅仅成功震慑住了小银,也把举起手刚要进门的山崎吓了一大跳。

“副长……呃,”山崎尴尬的站在门口,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千不该万不该这个时候闯进来的,副长的心情好像很糟糕……怎么办啊这下真的完蛋了……

“山崎……”土方冷笑一声:“你最好有什么要紧事……”

山崎退:“……”

“……那个,副长,我们成功追查到桂一伙攘夷志士的行踪,但是这次解救被绑架的市民他们也出力了,想请示您是否……唉,等等啊副长!”

“开什么玩笑,”土方若无其事的拔出刚刚戳穿地板的刀刃:“跟这帮攘夷份子谈什么将功补过?我们本就是水火不容的两派。给我追,一个都别放过。”

“是!”山崎赶忙立正接收指令,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副长不太一样。在对于攘夷志士的态度上……恩,好像比平时更激进了那么一点点……难道跟副长带回来的这个孩子有什么关系吗?话说这个孩子长的真的很像万事屋老板啊……天,该不会是私生子什么的……

——去他的吧!还是赶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吧!

“咳。”被忽视的小银时有意无意的咳嗽了一声,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可怜的山崎立马收回视线,敬礼告退。

——“等等。”土方突然出声。

——“???”山崎万分惊恐的瞪着副长从地上捡起一本状似漫画书的东西。

——“给我去把这一期以后的,都收集过来。”

手忙脚乱的接住本子,低头一看,清清楚楚一行——《周刊少年jump》。
  
  
嗯……确实记得局中法度多少条来着?看╳╳之外的漫画都要切腹……

“不准露出那种表情给我切腹去啊!”土方在小银时挖着鼻孔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中恼羞成怒道:“弄过来当反面教材!快去!”

色……色厉内荏。副长,您竟然是傲娇的属性。
  
  
“还不快去!”

小监察赶忙应着,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了。

这一段小小的插曲就这么以副长的妥协过去了,两人各干各的事,度过了相对平静的一个下午。入夜后,处理完公务好不容易能喘口气的副长,揉揉酸疼的肩膀,转头一看,小鬼已经背对着自己呼呼大睡了。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自己居然妄图从他身上寻找那个银时的影子,想想也真是可笑。

副长笑着摇摇头,也熄灯宽衣,静静躺在了小家伙旁边。

“喂,你们幕府警察就这么寒酸?不能给我单独安排个地方睡吗?”独属少年的青涩嗓音,回响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的传入两人的耳朵。

“你嘴里还真是没一句好话,从小就这么刻薄可不行。”土方已经习惯了这个小人时不时的挖苦,嘲讽,羞辱……不论是眼前这个小小只的银时,还是他所熟知的那个男人,都拥有一个相同的灵魂,未经雕琢和沉淀,没有磨平棱角的小孩,只是更加坦率的呈现了坂田银时的本色。

这就好办了……土方十四郎这对付起坂田银时式挖苦,那还不是轻车熟路,得心应手。只要坚持扯开话题的原则,保持脸皮时刻如城墙弯一般厚,对方从来只有炸毛的份。

得意洋洋的副长于是根本没搭理银时的嘲讽,直接拿手臂从背后搂住小孩,形成一个背后拥抱的姿势,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

“喂!你干什么!”小银时身体一僵,几乎被这人的厚颜无耻震惊了,奋力挣扎起来,想要挣脱这个亲昵的拥抱。

“别动,乖点。”土方把头埋在孩子的颈窝,蹭蹭他乱糟糟的发,轻声念道:“想你了……睡吧。”

闻言,小银时果真不再挣扎了。

——说实话,以他现在的阅历和人生体验,根本猜不透多年后的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的关系。他不懂,也不明白……但是可以感受到的,那份不容置喙的,彻骨的思念。

不论是他……还是别的什么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轻视和作贱别人的感情,每一个用心付出的人,都值得温柔以待。

暗夜中,得逞的土方微微勾起嘴角,哼,银时果然还是银时,这个吃软不吃硬的小东西……表面比任何人都要毒舌,内心其实比谁都要温柔。
  
  
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呢。
  
  
  
  

———————

尽管副长极力对外隐瞒着小孩的存在,但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真选组在这段日子里,还是出现了不少风言风语。

像是“副长对万事屋老板的真爱感天动地,非但不介意,连私生子都帮老板照顾的好好的”,再比如副长金屋藏娇,每天跟美人同寝同卧,同吃同住……直到他们偶然发现:竟然是个小孩!于是又有了副长不为人知的恋童癖……等等版本。

而真正知道真相的,无非是几位走的比较近的高层人物。像是头疼辟谣的近藤局长,和巴不得流言传的更诡异,每日制造段子的冲田队长。

众人在津津乐道于副长八卦的日子里,才惊觉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那位万事屋老板,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晨练和早会结束后,惯例的是真选组相互切磋剑术的时间。

一旁的冲田戴着个眼罩旁若无人的补眠,土方站在一旁看近藤认真的纠正一个队员,虽然他的剑术在真选组也是数一数二的,但他更倾向于脑力活动,这种时候总是可以稍微走一下神,偷个小懒。

不过当他神游回来,才发现整个队伍都诡异的静下来了。

土方猛然意识到什么,转身就看到小小的人抱着竹剑,斜倚在门边,一只眼睛睁着,一只眼睛闭起,慵懒的打量着场内的情况。

……他来干什么?

土方终于彻底惊醒,还没等他快步朝着银时走过去,小家伙就已经大步步入了场中央。

“能跟我比试比试吗?”银时抬起头,向刚刚受教的队员发起挑战。

“这……”队员不知所措地望向近藤,又求救似的看向土方。

近藤有些难堪的看向土方,土方急忙走过去,拉起银时的手腕小声道:“别胡闹了,跟我回去。”

整个场子都听的清清楚楚,压抑的议论声充斥在空气里。

“……”银时瞪了土方一眼,无声的挣开了他牵制自己的手。土方只能叹口气,稍稍让步退后,无奈的对两人道:“你们点到为止吧。”
  
  
副长居然答应了!——整个真选组都沸腾了,再也压制不住议论声,几乎所有人都在大声谈论着眼前匪夷所思的情况,就连冲田副长,也摘下眼罩,兴趣盎然的看戏。

——这么小的小孩,胎毛都没换掉吧?好歹他们真选组也是真刀真枪上过战场的,跟个小孩比试,还跟副长关系匪浅……这不是存心折辱他们吗!

……副长也太没原则了吧!连老板的私生子都宠着?!

“都安静点!”近藤局长皱着眉头,难得严肃,一声令下制止了非议,冲两人点头示意切磋可以开始了。

只见队士大喝一声,举着剑直面劈向银时,凌厉的剑气冲着小人破风而去——土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揪起来了。

银时稳稳的保持着架势,不躲,不动。队士几乎迟疑到要收回攻势,只见孩子突然出剑,竟是直冲胸口而去,速度奇快无比。队士即刻做出反应,收剑回挡胸口,却不料银时只是虚晃一招,一个侧身连人带剑穿了过去。

腰部被狠狠击中,队士一个不稳跌坐在地,良久,还是没能从失败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那不是一个孩子应有的水平。不论是对时机掌控,奇快的速度,实实在在的杀气……都已经超出他们太多太多。
  
  
“我应该说过,不论对手看起来多么弱小,永远不要轻视你的对手。”近藤无奈的摇摇头:“你败在轻敌。”

不用别人强调纪律,这次队里是真的鸦雀无声了。土方的眼底充满复杂的情绪,看着孩子,表情晦暗不明。冲田队长则忍不住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小银时重新把竹剑扛在肩上,抬手挠挠乱糟糟的卷毛懒散道:“还有哪个要来试试的?”

仿佛在发泄被人看不起的怨气,受人非议的委屈,总之这个孩子完全没掩饰自己一身的本领,毫不留情的把自告奋勇,不服气的队士一个个撂倒在地。

——丢人,太丢人了。这要是传出去,真选组的面子往哪放?

“虽然很嚣张,不过真是天才啊,如果能好好培养……十四?”近藤局长不得不感叹着孩子的高水准,没有听见十四回应,转头才发现他整个人都不太对劲,仿佛浑身都散发着能冻死人的低气压。

“……就没人了吗?”银时百无聊赖的挖了挖鼻孔,队士们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没人再敢应战。小银时准备打道回府,突然,一个有些高大的影子遮住了阳光,使他整个人都置身阴影中。银时抬头,看到面前逆着光的土方十四郎,比平时看起来更加危险而强大。

他从队士那随手抽了一把竹剑作为自己的武器,点起一根烟含在嘴里,面无表情冲银时道:“来吧。”

因为感觉到了土方的认真,小银时也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嘴脸,深呼吸一口气,摆好架势——进攻!

——不一样……这个人跟刚刚那些人不一样。银时出招皆奇快奇准,但均在这个人密不透风的防守下被一一化解了。

渐渐的,他有些沉不住气了。但是用剑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浮躁,一旦急于取胜,便会乱了章法。于是银时只能节节败退,越是急切的想击中眼前的人,越是难以成功。

“你不攻过来?那轮到我了。”

“糟了——”银时一个侧挡,心下已经知道自己露出了破绽。土方当然没有放过这个失误,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整条手臂都震的失去了知觉,竹剑被拦腰斩断,小孩也随着掉落的残剑跌坐在地板上。

土方呼出一口气,把烟丢到一边,伸手想把地上的孩子拉起来,却被无情的一把挥开了。

——“再来。”小孩心有不甘地重新爬起,从一旁随便捡了把竹剑,摆好架势。

“……”土方看了小孩一会,一言不发的冲他勾勾手。

“总悟,十四他真的生气了。”近藤凑到冲田身旁悄悄道。

“近藤老大,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冲田一脸坏笑,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小孩的身体素质本身就不如大人,银时本身体力消耗过多,又心绪不稳……一次又一次被那人斩断的剑,躺在地板上,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终于,最后一根竹剑也被击溃,小孩揉揉酸疼的手腕,随手扔下破损的剑往外走:“不打了,打不过你。”

随即他头也没有回地离开了训练场,小小的背影倔强的挺直,勉强的维持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

“上午的训练就到这,队长们安排一下任务,没事的都回去休息吧。”近藤连忙遣散了一屋子各有所思的人。于是偌大的训练场很快只剩下了他和土方两个人。

“十四,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你做的也太过了,他现在只是个孩子。”

“我知道。”土方又捻起一根尼古丁,点火,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你伤害了他的自尊心。”近藤看他这副样子,也很是无奈,最终只能拍了拍土方的肩膀离去,放他一个人去思考。

土方静静吐出一口烟圈,转眼看向窗外晴好的天空,却不知该如何才能传达出对另一个人的思念和担忧。

——自从他们在一起,从来没有这么久的分离过,就算因为自己的工作,他们也在分别的过程中明晰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可是现在呢?连人都不知道在哪,举起电话,也明知没法听到他熟悉的嗓音。

他何尝不知道最近自己情绪的失控,可是太久了……他不知该对谁去倾诉,不知谁能够理解,他土方十四郎并不是如同外表一样冷静的,对,他可以承认,此时此刻,他慌了。
  

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场冷静了半天,在这半天里,他竟然抽完了一整包的烟。土方决定去向小鬼道歉,因为这次确实是他不对。

——但是,到处都看不见那个孩子的影子。

土方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心跳的回声,一下一下,都显示了他的躁动不安。
  
  
没办法了……银时,我已经失去你,难道连这点希望和线索,也不能留给我吗?

“副长!大事不好!”守卫匆匆赶来,气喘吁吁:“刚刚副长一直带着的那个孩子偷偷溜出去了,我们一直暗中跟着想把他带回来,但是不知道他怎么躲的,现在找不到了!”

“……”口中的烟头掉落在地上,本该是质量轻轻的物体,此刻却重同千金坠地。

土方的心,也跟着一起坠了下去。他立马推开眼前的人,准备去寻回自己家不听话的小孩。

评论
热度(246)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