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10(原著风,温馨)

10 别给别人找麻烦

“呐银酱,问你一个问题阿鲁。”

“什么?”天然卷抖着腿悠哉悠哉看报,漫不经心回道。

“银酱,你跟蛋黄酱混蛋做那档子事的时候究竟是下面的那个,还是上面的那个?上面的?快给我说是上面的啊你这魂淡。”

——天然卷停止了抖腿。

什么,这种被女儿问到“妈妈我是怎么来的”的感觉是什么?这种被儿子指着“成人用品”店问“这里卖的是什么”的感觉是什么?!?!

“你这家伙,”卷毛大力扯碎了报纸,捏住少女的下巴:“究竟背着大人看了什么东西?”

神乐瞪着湛蓝的眼睛,那是一双无比纯洁的眼睛:“没什么,普通的科普罢了。”

“喂——!哪门子的科普啊!”

“小银!不要逃避问题阿鲁,小银你不可能是下面的对吧?敢说你是下面的试试你这混蛋,连十四这种装傻加吐槽的属性你都驾驭不住真是丢脸……”小神乐捂脸:“不要跟别人说我养过你这种废物阿鲁。”

“喂你给我听着只要有爱啊,上啊下啊有什么好争的?只要是真爱怎么都无所谓了,你们这些小鬼哪里懂得大人的成熟了!”

“啊,银酱你这样说的话,果然你是……”

“已经够了闭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不就是看上我的巧克力?巧克力也好草莓牛奶也好你给我闭嘴行不?”

一旁喂狗的新八默默听着日常拌嘴,虽然不想吐槽这对活宝了,但其实,说真的,他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好奇的。

银桑那么强,怎么说都不会是下面的那个吧。

但是土方先生好像看起来靠谱一些。

怎么办呢……嗯……好纠结啊。

话说回来……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啊。

眼镜仔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一天的杂务结束后,新八终于可以告别万事屋两人,回家陪姐姐吃晚饭了。

而此时,潜伏在万事屋屋顶偷窥——啊不对,监视已久的狗头天人二人组,互相使了个眼色,与渐渐降临的夜幕,一同隐藏进了黑暗中。

接下来的几日里,不管是去打小钢珠的路上——

去买jump的路上——

去遛狗的路上——

还是去哔——的路上……

“银酱,头顶上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吃薯片的烦死了阿鲁,可以上去宰了他吗?”

“为什么啊,这种不管到哪里都有脑残fan跟踪的明星感,明明我早就退圈做我纯良的小市民了啊,头疼啊我这天生的明星气质——”

“拜托你们认清现实好吗?!”新八嘴角抽搐:“什么fans啊那只不过是普通的跟踪狂吧?被盯上了,我们绝对被盯上了啊。”

“银酱,真的不能宰了他们吗?为什么?为什么fans可以有薯片,女王大人只有鸡蛋拌饭,果然还是不甘心阿鲁。”

“冷静点神乐!”新八劝阻道。

一旁的卷毛若无其事的接了个电话,便准备出门了。

“工作吗?”阿八质疑。

“总而言之,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哦,”银时提上靴子:“新八唧,看住神乐啊。”

“对不起,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能不能不要推给别人啊!”

——————

“十四,你们前两天封了的那个场子……”近藤局长为难道“好像跟天道众关系匪浅啊……”

“就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也不能太无法无天了,”土方按灭烟蒂:“我们已经忍很久了。”

“安心吧,不过是给天人一点教训,叫他们不要欺人太甚罢了。”
  
  
“近藤老大,这里头水挺深的,早在我们之前,攘夷志士就盯上他们了。”

“要比喻的话,我们就是趁着鹬蚌相争,分一羹利的狡猾渔翁的角色。”

“真是的……警察也好恐怖分子也好天人也好,”卷毛懒散道:“我们这些安分守己的市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我们要被卷进这么麻烦的事里啊?”

“老板,”少年拍了拍卷毛的肩膀,:“趁早把土方先生踹了,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了。”

“总悟你小子……”副长狰狞道:“活的不耐烦了?”

“很明显,他们是狗急跳墙,打算报复我们但是发现我们没有漏洞,所以才盯上了跟副长联系密切的老板吧。”

————————

“嘁,我就知道,这种麻烦事不是跟你们有关系就是被假发那家伙连累了,”银时向近藤伸出手:“废话少说,拿来吧。”

“唉?!”近藤勋在与这位万事屋老板相处的漫长时日里,深深地明白这个手势代表着什么。不过此时此刻,他依然决定装傻,于是一边把求救的眼神传递给土方,一边问道:“拿什么?我有欠你什么东西吗?”

“这还用问吗!钱啊!”卷毛瞬间爆炸:“你们把我喊过来难道不是要给我赔偿金吗?!我可是为了你们追查每天都忍受着被、视、奸、的生活啊!”

“等等,”土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皱眉问道:“你说,是我们喊你过来的?”

银时微微愣了一下,即刻反应了过来:“糟了,”他土方对视一眼,两人突然拔腿向外冲去。路过停车场时土方一把拽住银时道:“开车比较快,我陪你回去。”

看着开着巡逻用的警车绝尘而去的两人,近藤局长忧心忡忡道:“十四,虽然知道情况紧急,但是公车私用是不好的……吧。”

————————

“新八唧!神乐!”银时急匆匆的推开门,万事屋内,一切都还是自己出门前的模样,只是少了那两个孩子。看到银时终于出现,待命已久的桂小太郎突然破窗而入——

“银时!”桂一脸焦急道:“我的手下没能看住两个小鬼,他们被天人带走了。”
  

坂田银时:“……”
  

先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会理所当然的从我家窗户进来好吗?

“也就是说,每天趴在我家房顶上监视的也有你一份子咯?假发。”银时思索着,并且友好的把右手搭在桂的肩头。

“不是假发是桂!我是担心你们的安全……慢着银时,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桂被银时的气势吓得冷汗直冒:“当务之急是把小鬼们安全的找回来。这次算我欠你们一个人情,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银时啧了一声,转身带头下楼,看到自己逃过一劫,桂舒了口气,紧跟着银时跑下楼去。可是,他没想到,前方还有更大的劫数等着他……

“桂!!!”驾驶室内等候的土方在看见桂的一瞬间激动的拔刀出鞘,这一举动也使这里的气氛紧张了起来,各处藏匿的攘夷志士纷纷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剑,只等待桂的一声令下,一场恶战就会爆发。

“唉……”坂田银时看了看对峙着的两人,悠悠叹了口气。自顾自的钻进了副驾驶,冲土方道:“呐,给个面子吧,多串君。”

不等土方说些什么,银时就捏住他的下巴,轻轻吻了上去,灵巧的舌头绕着他的唇线舔舐一周。他能感受到,这是来自银时的请求和让步。

车内分开的两人气氛依然暧昧,车外的人则嘴巴掉了一地。很明显的,土方的态度立刻有了个急转弯,他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道:“咳,既然这次目的一样,那就暂时放过他,下不为例。”

……要命哦十四,明显优势在人家攘夷志士那边,非得说成是自己放过人家。

……要命哦十四,竟然被一个吻给制死了。

桂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不情不愿的上了车,于是车内出现了比气氛更加诡异的三人行组合。

——前攘夷志士大鱼一只,现攘夷志士boss一只,真选组副长一只。

“干什么啊假发,你从刚才开始就一副欠揍的表情,看的我很火大啊。”银时一脸嫌弃的从后视镜瞥了一眼后座不知在纠结什么的桂,土方也连带着看了一眼。

“银时……!你堕落了……!”桂憋了半天,终于痛心疾首道:“你竟然出卖色相!”
  

土方闻言立刻从镜子里看了一眼银时,果然,额头冒出了一个十字路口。如果不是距离的问题,想来桂会不大好受。

“说什么呢假发子,我们这对双头牌不是一直一起努力的吗?”银时忍着怒气微笑道:“而且我可是为你出卖色相啊,我还没问你要精神损失费,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倒是转身反咬一口了。”

……

土方暗中观察着这两人吵吵闹闹的互动。他所知道的,银时跟桂小太郎是师出同门,可以说是竹马竹马的发小关系。后又一同参加了攘夷战争,成为可以互相交托性命的战友。在和平年代的现在,他们仍旧没有断了联系。甚至桂受到银时的影响,政治主张都由激进转成温和……

副长的心情慢慢不爽了起来,再也不看那两人一眼。

哼,关系意外好呢。

大约半个小时后,三人顺着桂的情报,找到了一处年久废弃的旧工厂,他们一路没有受到什么阻挠,顺利的潜入里面并且躲进了暗处。

“这么寒酸,真的是天人的基地吗?”银时小声嘀咕了一句:“假发,我看你的情报有问题吧。”

“你说什么?”桂平静的回头与银时对视:“你是在找茬吗?伊丽莎白的情报从没有错过,伊丽莎白没有错,伊丽莎白是无辜的,错的是这个世界。”

“我知道了,我看错的不是世界,也不是伊丽莎白,是你的脑子吧。”

土方比了一下手势,示意正在拌嘴的两人噤声。

一组巡视的天人,悠哉悠哉地从三人面前穿了过去,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

躲过天人的巡查后,三人又观察了一会,银时思索后决定主动出击,对土方道:“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听着,我们兵分三路,你和假发去查那两排厂房,我去后面宿舍区找,这里地形不复杂,面积也不大,如果一方出了什么问题,另一方可以前去支援。”

“小心行事。”土方想了想,觉得可行,于是表示赞同。

“你才要小心吧,我和假发被抓了还交代的过去,你可是幕府要员,”银时起身拍拍土方的肩膀:“孩子们回来还要等着你养活,可不要丢了饭碗呐。”

“还有你啊,假发,你可是攘夷志士,别那么逊的被天人干掉,如果你死的很难看我拒绝给你收尸,葬礼也别想我出一分钱。”银时说着比划了个money的手势。

“不是假发是桂!”桂小太郎起身摇摇头:“无需多言了,赶快去把两个小鬼带回来吧,银时。”

这一刻,我们不是幕府重臣,不是攘夷志士,只是单纯的想帮他守护什么的,坂田银时的同伴!

————————

与他们分开后,银时一路小心的绕过各种巡查,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比起来前面松散的戒备,越向后走,防范越是严密。
  

看来自己还真是选对了路。

他闪身躲进残破的宿舍老屋,沿着屋子向前摸索,用木刀从窗户内向外捅去,击昏了两个看守。

就这样一路来到了宿舍楼的尽头——那是一间用红色油漆和黄色标志着无数禁止入内的房间,外表看应该是杂货间,总之,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因为红色总是危险的信号,而黄色是一种公认的警示色。

“新八?神乐?”银时试探着唤了两声,没有听到回应,他便一脚踹上木门,意外的纹丝不动。

“新八唧,神乐,在的话应一声!”看来这间房子并不像表面那么普通……它的内部是用别的什么材料加固过了,应该是在藏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银时心一横,直接举刀劈向木门,门终于有了一丝松动,银时迅速推开,踏入屋内的瞬间,他还什么都没有看清,眼前就一片漆黑……意识也随之模糊了……
  

木刀同它的主人一起,跌进了地面。一阵白色的烟雾胧起四周,在烟雾散去后,一个银发的少年赫然出现银时刚刚的位置。

——乱糟糟的白色卷毛,嘴角还挂着口水,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揉着惺忪的睡眼,抱着竹剑从地面爬起。

“……啊嘞?”
  

“……我这是在哪?”

————————
  
工厂的另一处,土方已经发现了两个小鬼的踪迹。
  

“土方先生!”眼镜仔看清破门而入之人,惊喜地喊出了声。

“十四!”神乐也挣扎起来,配合着土方解开桎梏。

“你们俩快跟我走!”土方已经伤了不少守卫,他担心很快风声就会传出去。事实上,虽然已经有不少人赶来,但这跟他预想的人数依然不符合。

“土方!”桂也闻乱赶来支援,单手就解决了两个追兵,念道:“你们平安无事就好。”

土方做掩护,带着三人退回了最初藏身的地方,也就是跟银时分开的地方。
  

——该死的,银时还没回来!

“有点奇怪,我们这边已经败露了,但援军似乎都在往另一个方向去。”

土方焦躁:“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冷静些,土方。”桂直视土方的双眼:“在担心这一点上,我们也是一样的。”

土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没点,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我不能这么干等着,再等一分钟,如果——”

巨大的爆炸打断了土方的声音,不知发生什么的四人瞬间紧张起来,土方扭头往银时去的路上看,发现一个小小的少年冲出火光扑向他们,四人赶紧围了过去,少年被爆炸的冲击波比,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单从外看,就知道他伤的不轻。

“喂……”土方翻过少年的身体,整个人在看清他面容的瞬间僵硬在原地:银色的天然卷,半睁开的瞳孔透露着熟悉的暗红……这俨然就是……就是……

“开玩笑的吧……”桂小太郎觉得比起少年,自己才是没法呼吸的那个人:“少年,你的名字是?”

“坂田……银时。”少年平复了一下呼吸,用衣袖抹了抹脸上的焦灰,抬眼不无警惕的打量着眼前不伦不类的四个人。

评论
热度(235)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