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05(原著风,温馨)

05 笨蛋是会传染的

真选组的工作一向排的满满当当,难得的休息日,副长会做什么呢?
  
没错,约会。

“果然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你吃的那个玩意儿很恶心……而且往咖啡里加蛋黄酱你那到底是什么猎奇的吃法啊?跟猩猩待久了品味也变成猩猩级别了么土方君?”银时的左手还吊着绷带,气色已经恢复正常,并且可以看得出,心情好到飞起。

当然啦,有免费的巧克力圣代吃,谁会心情不好啊。

“混蛋不能侮辱蛋黄酱,给我向蛋黄酱谢罪啊!”休假中的副长总是一身黑色浴衣,隐隐约约还看的到一圈圈的绷带。这件衣服很衬他,显得他既随性,又有种禁欲的性感。
  
为什么会有人一脸理所当然的拿刀鞘搅拌着“特制”蛋黄酱咖啡?这真是个未解之谜。
  
“昨天,你可是毫不留情的给我来了一剑。别以为我会忘了这件事,你别想蒙混过关。”

“知道了啊……真是的你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嘛?”银时把自己的芭菲往前一推:“呐,我请你吃芭菲总行了吧?你到底有多记仇啊?小学生吗?”

“武士才不吃那种软弱的玩意儿!”副长一脸嫌弃地推了回去。

“我没骗你,偶尔吃点甜的,心情真的会变好的,这是有科学依据的,科学,懂吗土方君?”

银时叹了口气拖起下巴,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天人,武士,平民,形形色色的人混杂在一起,一个二个都长了一张难以分辨的凡夫俗子的脸。

“嘛,这次大概是我……错了吧。”

“哈?”土方疑惑的放下咖啡,顺着银时的目光看出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啊……那时候虽然很努力找回自己了。”银时翘起二郎腿,自嘲地冷笑一声:“终究还是被控制了。如果我的意志力再弱一点,可能今天你就要去监狱给我送芭菲了。哇哦~这是什么,监禁play吗,想想还挺带感的。”

半天没听到土方的动静,银时转头瞟了一眼——

只见副长端起杯子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干掉了银时那杯对他而言甜到腻人巧克力圣代。

坂田银时:“……”

他会吐吗?

混蛋你敢吐一个试试。

“那个,土方君,”银时一脸惋惜的看着八成脑袋出了问题的副长,幽幽道:“虽然我很开心你发现了芭菲的美味之处,但先前积累的蛋黄酱是不是你是把脑子胡住了……呕,呸、呸呸、呸呸——”
  
“臭条子你干什么,宰了你信不信!”银时拼命想吐出喉咙里味道诡异的酱状物体。

“闭嘴给我吃。”副长把满载蛋黄酱的爱心之勺抽回来:“明明是笨蛋就不要想那么多,神戳戳的。”

“你砍的那三个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为民除害替天行道,局里都想给你发奖章了。”

喂喂十四这样变卦没问题吗十四?!昨天是谁在真选组一本正经的说犯人目无王法的啊?!

“银时,好好听我说。我就说这一次。如果,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自己背负的东西太重,就挑一部分甩给我吧。反正我身上,人命也不是一两条。”土方突然微微脸红,连带着声音也弱了下去:“我啊……希望你偶尔也能依靠我一下……”

“啊?”银时掏掏耳朵:“你最后那句说的什么啊,后面没听清。”

“没,没什么。”副长强作镇定喝了口咖啡。

依靠……吗?

多少年都没有过那种东西了。

坂田银时的作风,向来是一马当先,敢作敢当的。

当然,他知道自己的身后,会有值得相信的同伴为他闯下的祸收拾烂摊子。不论他多么顽劣,也始终有人为他撑起一片家的港湾。

比起依赖,也许这种感情称作‘信任’更恰当一些。

“依赖……啊。”

毫无保留的去依赖一个人,究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银时突然把土方面前满满一杯蛋黄酱倒进了垃圾桶。

“喂!!!干什么你!!!”副长一脸心疼,全身都散发着“作孽啊”的怨气。

“对不起啊多串君,我果然还是觉得这种狗粮一样的玩意儿很恶心。”

“嘛,安心好了,总之多串君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不是用来擦屁股的。”银时笑着顺了顺副长的毛。

“不知道你自言自语个什么玩意儿。”副长无奈地掏出一根香烟点上。
  
抱歉了十四,我啊……还是不习惯去依靠别人。

“喂喂算什么啊还摆出一副要别人相信你的样子,这种连不抽烟的自制力都没有的混蛋凭什么大言不惭让别人依靠你啊。”银时说着又叫了一份巧克力圣代:“你这么想死在我前面就随便你了,反正你死了我就要儿孙满堂颐享天年。”

“抱歉你恐怕没有那个机会了,”土方深深吸入一口尼古丁:“你不懂,抽烟的话可以让心情变好而且脑子更加灵光。”

“哦~是那么神奇的东西啊。”银时换坐到土方一侧,揽过副长的肩膀,伸出咸猪手在副长的衣襟中不无色情的摸了一把。

土方十四郎:“……”

这算什么?性骚扰?色诱术?我可以喊警察吗?

对不起,您就是警察啊多串君。

“喂喂光天化日的你不会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呐多串君?”银时跨坐在土方的腿上:“真是这么神奇的东西,不如我也来尝尝?你觉得呢多串君?”
  
于是他从土方口中抽取香烟,含在了自己嘴里,深深吸了一口,感觉到一股辛辣的刺激直冲脑门。然后一口烟雾从口中轻轻呵出,缭绕于两人之间。
  
土方怎么看怎么觉得,面前这个魅力爆表的男人,该死的撩人。

“谁是多串啊。”夺下银时口中的香烟扔进垃圾桶,土方逼近银时的脸:“我知道了,那就一起颐享天年吧。”

银时啊……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别扭的温柔,任性的关心。

其实这种性格的我们都是笨蛋呢,不是吗?

评论
热度(239)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