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19-20(完结)

20 如何应对大人出轨?

“银桑,神乐,还没起吗?”新八解开外套,抖了抖身上的一层薄雪:“外面下雪了哦。”
  
  
新八到来银时才从回忆中抽出思绪,懒懒应了一声,摆明了对下雪不感兴趣。神乐倒是特别开心,顿时不怕冷了,兴奋雀跃着跑出去看雪。
  
  
银时默默翻了个白眼,心想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那么多活力。
  
  
“呐银桑,信箱里有这个,我顺便给带上来了。”新八揉揉鼻子笑道:“奇怪,今年居然只是百华的忘年会邀请,没有真选组的呢……”
  
  
闻言银时微怔了一下,接过信函,抓抓头无奈道:“百华吗……那种场合实在不适合未成年人,没办法,我自己去就好了。”
  
  
——话说,为什么今年没有真选组的邀请呢?
  
  
“我知道了,那今晚我就带着神乐回家跟姐姐一起吃饭吧。”
  
  
——————————
  
新八是第一次处于面对土方先生手足无措的状态。
  
  
是的,他本来已经做好要隐瞒银时去百华喝酒而一夜未归的准备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休假的副长杀上了门。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的表情憋的都有点不自然了,看了看身边的神乐,好像也十分紧张,没好到哪里去。
  
  
“这么早,到底去哪了?”
  

“呃呃,那个,银桑他今天说想吃火锅所以去买菜了……对吧,小神乐。”
  
  
土方犀利的视线扫了两人几下,叹息道:“别撒谎了,好歹我也是刑侦人员。”
  
  
新八和神乐齐齐打了个激灵。
  
  
虽然早就知道瞒不住,可是瞒不住也要瞒……这不是小事啊,虽然觉得土方先生很可怜,不过不论做错了什么,他们都会坚定的站在银桑这头啊……
  
  
“难不成……昨晚喝酒没回来?”土方看他们有些激动的反应顿时心里有了数,其实他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银时出去宿醉也不是一次两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他都可悲的快要习惯了。所以,两个小鬼头吓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为什么?
  
  
“去哪,跟谁喝酒?”他敏锐的抛出这个问题,让新八跟神乐又是一阵坐立不安。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两个小鬼身体一僵,祈祷着千万不要是银时。
  
  
“打扰了——”
  
  
门被从外面拉开,一身酒气月咏架着醉醺醺的银时,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新八倒抽一口冷气,迅速转头,果然看到土方的一边的嘴角微妙诡异的抽搐上扬了一下,爱莫能助的他只能抱头内心默念:银桑,你自求多福吧……我们实在救不了你了……
  
  
——最糟糕了!这种事态发展!
  
  
土方盯着酒气熏天的两人沉默几秒,突然上前,娴熟自然的从月咏手里接过银时:“给我吧。”
  
  
眼前的一幕比他们预想的要和谐很多,新八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其实事情本来这样也就可以结束了,但是我们正义感责任心爆棚的,生怕给别人惹麻烦的小月月红着脸,撇过头解释了一句:
  
  
“你,你可不要误会,我们什么也没有。”
  
  
志村新八:……
  
  
“那我先走了。”新八连推带搡的把月咏送出门外,再回来时,土方已经沉着脸去照顾吐的天昏地暗的银时了。于是整个下午,由土方带来的持续低气压一直盘旋在三人头顶,也就只有那个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卷毛此刻心安理得的躺着享受着来自副长的顶级服务。
  
  
“……啊嘞,你怎么在这?”终于清醒过来的银时揉着太阳穴,看到土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突然有些火大:“你这家伙干嘛摆一副臭脸啊?”
  
  
土方看了他一会儿,接着一言不发的起身出去了。
  
  
——那视线让他心里发毛,终于意识到什么的卷毛犹豫的问道:“他生气了?”
  
  
神乐和新八严肃的点点头。
  
  
“怪我?”
  
  
两人又一阵猛点头。
  
  
“什么嘛不就是出去喝个酒吗?你们这群小白眼狼居然觉得是我的错?阿银我连这点人身自由都没有了吗?”
  
  
停下来的银时无语的看着两人有些鄙夷又嫌弃表情,那表情准确无误的传达着他们内心的话语:真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银桑/银酱。
  
  
终于放弃了为自己辩解,卷毛披上外套无奈叹息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不要这种表情看着我。我现在出去找他总行了吧。”
  
  
平日里喧嚣的街道,也在这雪花的点缀下,变得有些静谧安详。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突如其来涌上心头的竟是一种陌生感。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呢,他对于这条街,再不是一个过客。吵吵闹闹的,随心所欲的活着,就这么认识了一群笨蛋,也渐渐的再次有了想要守护的人。
  
  
就比如入眼的那个,刚从银行走出来的某人。
  
  
银时伸展开手掌,一丝凉意,一片亮晶晶的六角雪花就这么不偏不倚的落入他的手心。他小小的惊喜了一下,一抹微笑不知不觉的染上嘴角。
  
  
然后那个人走过来,宽大厚实的手掌自然而然的覆盖上他的,非常,非常的温暖。
  
  
“想什么呢?笑这么开心?”
  
  
碍于身边路过的行人,银时微微避开了他的手,立马否认:“没想什么。倒是你,干嘛一声不吭跑去银行?中彩票了吗?真是的,你还是不懂规矩的小孩子吗?害的我还以为你在闹脾气。”
  
  
他的话音刚落,抬头就对上土方有些严肃的表情。这把银时吓了一跳,虽然土方一直都是个生活态度比较严谨的人,但是在他面前,还是很少露出这种表情的。
  
  
“我刚才心情确实有点不爽。”
  
  
“哈?”银时一脸不解,半晌才抬手无奈的抓抓头:“我说土方君……咱能不这么小气吗?——然后呢,你现在又不生气了?为什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啊,”土方把双手揣在兜里,率先挪动脚步,走在了前面:“突然想通了呗。”
  
  
银时无语的看着那人高大的背影,内心暗道:
  
  
——谈恋爱什么的,对象是个敏感的玻璃心什么的,果然最糟心了!
  
  
——不管怎么看那都不是想通了的样子吧喂!
  
  
“喂喂,等等我啊幼稚十四郎。”银时一咬牙,大步追上去,主动把手摸进了他的棉衣口袋。口袋里的空间有些小,容纳了两个人的手,立刻拥挤了起来,但是也传递着非常温暖的热量。
  
  
“我错了我道歉行不行啊?别生气了,昂?”银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又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哄着。
  
  
“我们的关系这么见不得人吗?”土方挣开来,两人突然一阵沉默。
  
  
“你以为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啊?!”不知道这个要命的死心眼又在钻什么牛角尖,银时彻底抓狂了:“我没身份没地位的无所谓,你可是公众人物啊,honey,请你不要谈了恋爱就忘记自己顾全大局心细如针的鬼之副长人设,ok?”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土方突然加快了脚步向前小跑,不过银时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嘴角的笑意。
  
  
顿时一种深受奇耻大辱的感觉涌上,卷毛抡起胳膊冲了上去:“玛丽隔壁的你敢耍老子?!”
  
  
冬日,寂静的歌舞伎町,仅仅因为两个人的欢笑和打闹而充满了温馨的,蕴藏的活力,虽然仍是天寒地冻,但是让人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春天,很快就会来了吧。
  
  
————————————
  
“呐神乐,这是你的围巾……”土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银时在两人采购的大包里翻翻找找。神乐小公主正满脸期待的跪坐在银时周围,想看看自己的新年礼物是什么。
  
  
“thank you 小银!”神乐接过纯白的兔毛围巾迅速围好,毛茸茸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她是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的孩子,因而有着强大的感染力,让周围的人都不知不觉开心了起来。
  
  
“红包……”土方拿出红包的手还没完全掏出来,手上的信封就不见了,他嘴角抽搐两下看向银时,只见某人习以为常的对他耸耸肩。
  
  
“唉?这么多~谢啦蛋黄酱王子,小银你的呢?”
  
  
来不及吐槽神乐对土方的称呼,银时一听钱顿时急了:“浑蛋,我的也放一起了啊!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
  
  
“唉那样不行的啦……我早就说过你们两个的一定要分开给阿鲁!婚后财政独立才能保持婚姻的长久不变质,我教你的都忘记了吗小银!”
  
  
“好,好——”银时拖着长音打断了喋喋不休,义愤填膺的少女,取走她手里的钱,在众目睽睽下分成两个信封,又递还到神乐手上:“这样就是分开给了。”
  
  
神乐委屈的撇撇嘴,出其不意的一拳过去把卷毛撂倒在地,画面太过血腥暴力,可是在场的居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可怜的万事屋老板,在万事屋竟然也是食物链最底层呢。
  
  
“咳。”土方若无其事又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又拿出一个红包:“那,刚才那个算他的,这个算我的好了。”
  
  
“嗷呜!”神乐立马扔下手中的卷毛转身冲土方敬了个礼:“多谢!队长!”
  
  
“喂喂哪有这么宠孩子的……?不要惯着她们啊,什么队长啊真是的!”银时爬起来揉着肩膀坐到土方对面的沙发上,以一个更嚣张的姿势翘着腿:“话说今年为啥没给我发请帖啊?我们还等着白吃一顿呢,队长?”
  
  
“请帖?”土方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你说忘年会吗?今年跟局里申请了,我出来跟你们一起过。”
  

“是吗……”银时点点头:“确实刺激他们孤家寡人的不太好,不过等会新八跟阿妙过来的话,家里的酒菜不太够啊。”
  
  
“……”土方拍拍屁股站起来:“我再去趟银行吧,刚刚准备给新八的红包都给神乐了。顺便买菜。”
  
  
银时一边满意的点头,发现土方盯着自己,立马警惕的问道:“干什么?我可不去,外面超冷。”
  
  
土方的眼神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是这种时候就是要铁石心肠,不然挨冻的就是自己了——卷毛默默告诉自己。
  
  
终于,土方叹息一声妥协:“知道了,我自己去,这位大爷,你就在家好好呆着吧。”
  
  
银时心情甚好,待到土方离开,他伸了个懒腰,拉开大门,踱步到二楼阳台,托着下巴目送那个逆光的背影。雪这会儿下大了,纷纷扬扬的,就像哪一年的春天,飘落而下的美丽的樱花瓣。
  
  
土方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回过了头,就看到银时对着他,绽放的那个暖进心坎的温柔的微笑。他银色的发丝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那么熠熠生辉,美丽耀眼。
  
  
银时没有回避他的视线,也没有一点偷窥被抓包的尴尬,大大方方的冲土方挥了挥手,那笑容仿佛带着魔力,连带着土方也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
  
  
他用力的向后挥了挥手。
  
  
他们的故事,如同眼前的道路,还有很长,很长。
  
  
—————end—————

评论
热度(260)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