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06(原著风,温馨)

06 大小便还是哔——都要注意场合

吃完甜品,暂时想不到什么好的去处,土方姑且跟着银时回到了万事屋。

“那两个小鬼呢?”副长看着一瞬原形毕露,慵懒的侧卧到沙发上开始散发颓废气息的某人,也跟着坐了上去。

“别管那么多,青春期的孩子啊,总是会自以为神秘的玩失踪,比起这个,我们先来算笔帐……”银时悠悠打了一个响指:“你知道你塞给我的那个小麻烦每天在什么地方自由的小便吗?喂喂饶了我吧……我可是个伤员啊,一个事业心这么强的大男人每天追在它屁股后面当保姆……知道现在请一个全职保姆要多少钱吗,税金小偷?”

土方:“……你哪里算是事业心强的大男人了?”

银时立刻打断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报酬什么的随便你给多少这个委托我不干了!”

副长把手背到沙发后,不无可惜道:“……是吗,本来想包你一年分的草莓牛奶……”

“我知道了!我一定把它照顾的好好的!蛋黄酱什么的也会按时喂不就多一张嘴吃饭吗,完全没问题!”银时顺势仰躺在副长的大腿上:“多串君难得拜托我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尽力呢……你说是吧多串君?”

土方:“……”
  
这家伙是在勾引他吗?

“喂……”副长钳住银时的手腕,俯身在他耳边轻道:“别乱动了。”

“哈?”银时被耳边温热的气息弄得浑身不自在,察觉到两人过于暧昧的姿势和土方微红的脸颊,他突然意识到,玩出火了。
  
土方单手控制着银时,俯身细碎的吻着他——从眉眼,到耳垂,再到嘴唇。

“混蛋……”银时不满受制于人的状态,强行挣脱了桎梏,反手揽住土方修长的脖颈,含住他的唇反复蹂躏,挑衅般轻轻咬了一口。
  
土方被撩拨的心尖一颤,内心吐槽道这小子莫非是属狗的吗?

“说了让你别动,这可是你自找的……”灵活的舌长驱直入,撬开银时的牙关,大肆的攻城略池,得益于甜食控的属性,这个人的味道一如既往的甜蜜美好。

辗转至深,两人谁也不肯认输,谁也不会先停下。杂乱的呼吸交织在一起,灼热的眼神仿佛要把对方拆吃入腹。银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终于连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弦也崩断了。
  
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因为两人的思考方式是如此相似。

早就说了,你想什么,我心里清楚得很呢。
  
占有对方的冲动使他们的动作急切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扯掉对方身上的遮掩。

明明不是第一次了,可每次坦诚相对,都如同青涩少年般莫名其妙的害羞。

——啧,身材真好啊这小子。

双方不约而同的这么想着。

“银酱!你在家吗我回来了阿鲁——”神乐一把拉开大门。
  
土方最先反应过来,急中生智的扯了一条毯子盖住两人。

“等一下神乐!!!”新八慌乱的脚步从远处传来,眼镜仔面色绯红的道歉后,刷的一声拉上了门。
  
坂田银时:“……”
  
土方十四郎:“……”
  
“混蛋!看你干的好事!发情不分场合的吗!?这下好了!阿银我今后还怎么以大人的口吻教育两个孩子啊!”卷毛的内心是崩溃的。

“感觉上来了谁管那么多啊!话说是你这混蛋先撩拨我诱惑我的吧!”某副长不甘示弱——

“啧,给我起来,”银时毫不留情的推开身上的男人:“这么一搅和,气氛都没了。”
  
土方也憋了一肚子火,一言不发的进屋冲凉去了。
  
卷毛翘着二郎腿在客厅里翻漫画,其实视线一直都跟着一丝不挂从浴室出来的土方。
  
“衣服在你右手边那个柜子里。”银时好心提醒道。
  
土方换好之前留下的衣服,默默出门了。
  
“嗤……闹什么脾气。”银时盯着合上的门,想翻一个大大的白眼。
  
原以为两人今天会这么不欢而散,没想到片刻,土方十四郎叼着一根烟悠悠折返了回来,把手中的方便袋递给银时。
  
“拿去。”
  
草莓牛奶和最新期的jump漫画,安静的躺在袋底。
  
银时接过袋子,说不感动是假的。
  
不过一码归一码,该说的还是得说。
  
“不准抽烟。”
  
——————
  
当晚,两人挤在银时的房间,相拥而眠。
  
银时是被土方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短短一夜,手机都不知是第几次响起了。

喂喂——老子砸了你的手机哦混蛋。
  
卷毛烦躁的翻了个身,背对一大早就扰人清梦的某人。

“嗯,是……知道了,这就回去。”刻意压低声音的土方轻手轻脚的爬起,银时也懒得装睡,转过身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土方。

“局里有事情要我回去处理,先走了。”
  
“这个任务有机密性,所以最近两天我可能不会那么频繁的联络你。”

——喂喂,混蛋工作狂,今天明明是星期天吧?

“还早,闭上眼睛再睡会吧。”收拾完毕的土方俯下身子,吻了吻银时的额头:“只有保证充足的睡眠,才能快点把伤养好。”

——婆婆妈妈的真是烦死了。

“真是的……”银时伸了个懒腰:“我管你执行什么任务……反正多串君,你要是死在我前面我可就解放了,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

“混蛋,你关心我就不能坦率点吗?”副长冷笑一声拉开门。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卷毛朝外摆摆手。

“盖上被子啊你小子这样睡也不怕着凉——?”

“别啰嗦了要走就快点行不行啊?!你知道时间等于金钱吗?!再不走要不要我给你开支票啊混蛋?!”

“多保重。”第二个电话响起之前,拖延症晚期的土方副长才终于走出了万事屋。

“唉——”银时颓唐的瘫了回去,迷迷糊糊里他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评论
热度(229)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