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微高银】夫夫纪事 09(原著风,温馨)

09 恋爱中吃醋的笨蛋都是天使 

“共计一千零三十八元,请注意拿好喔,欢迎下次光临~”正在收银的女孩快速扫描好客人选购的东西,微笑着递上打包好的商品。

啊啦,天使,简直是天使一般的笑容呀——超市众男性员工无一不感觉自己被这个甜美的小妹妹深深地治愈了,挤破了脑袋也要占据有利地势,跟他们的女神,声音甜美,笑容温暖,待人有礼的收银女孩——小栗子,搭上一句话。

可惜他们不曾见识过,这位温柔的小妹妹在威胁自己那担任警察厅局长的老爹不准跟来时,是怎么样一副笑容中透露杀气的霸气样子。

而此时此刻,超市外的草丛中——

“呐我说,神乐酱,”眼镜仔有些担忧的推了推自己的镜架:“我们这样岂不是变成了偷窥狂,别人什么坏事都没做,我们要先变成反派了。”
  
  
这还不是重点,跟踪狂……虐待狂……如果再多两个偷窥狂的话,这部动画是不是就要改名成变态传了呢?

“你就是这么单纯新八唧!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神乐对眼镜仔的瞻前顾后表示非常嗤之以鼻:“不好好铲除这种婚外情的不稳定因素,是会导致婚姻走向破裂的。”

“嗤,说的好像自己结过婚一样。”新八默默叹了口气,再次质疑道:“我说,我们现在做的事情真的有意义吗?”

“闭嘴闭嘴,快看快看——”神乐紧张的摆摆手示意新八安静下来。

——超市几百米外,一身黑色浴衣的真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一边锤着肩膀边从左侧的道路悠悠踱步走来。

神乐小公主即刻摩拳擦掌道:“阻止阻止阻止,不能让那个对蛋黄酱王子念念不忘的女人重新见到十四!!!”
  
新八一把拽住少女,示意她冷静下来向那边看。少女顺着眼镜仔的手势,看到骑着小绵羊的死鱼眼天然卷,他们的废柴老大,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正挖着鼻孔从右侧的道路悠悠驶来。

少女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巴,眼镜仔则无语的看着她一人进行丰富的内心戏——这是什么?十四的修罗场吗?十四的修罗场啊混蛋!
  
运动中的两人终于邂逅在他们共同的目的地——超市门前。
  

——“呦。”

——“呦。”

“呦”你个头啊!我们不要看这么平淡乏味的情节啊!我们需要更加枝繁叶茂的剧本啊混蛋!给我更加蠢蠢欲动一些啊混蛋!

银时和土方在无数次休息日的偶遇后,已经放弃了吐槽,毅然接受了两人仿佛命运般会随时在某处相遇的设定。而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就会开启一个新的世界。

他俩连话都懒得说,互相点点头,默契的一同走进了超市。
  
——走进了……超市……
  
——走进了……
  
——超市?!
  

“哇啊啊啊啊啊啊——”外头监视的偷窥二人组顿时阵脚大乱,慌成一团。

——“怎么honey,为什么又来买狗粮了,”银时瘫着一张脸,非常顺手的摸了摸土方的下巴:“乖乖,来叫声汪汪听听。”

“你这家伙……”副长虽然表面一脸不爽,但竟然微微仰头配合了银时某只不安分的爪子:“一把年纪还看jump,你也差不多该从中二里毕业了吧。”

银时顿时捏住了某人下巴:“闭嘴,谁是中二啊!你懂得jump什么啊?没有少年心的人啊,很快就会变成秃子,连枕巾上散发着老爸的臭味……呕……”

副长理都没理他,扒开他的爪子走向收银台:“好了,快点拿过来我一起付钱了。”

某卷毛听见这句话瞬间偃旗息鼓,什么怨言都没了。当然,怎么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于是他顺理成章的多拿了十盒冰激凌,又抱来了一堆草莓牛奶,想了想,再加上一盒醋昆布。
  
土方见怪不怪的看着他小人得志,拿出银行卡,连眼都没有多眨一下,他低着头对收银员道:“这些。”

——“……真,真由罗十三大人!”
  
土方错愕的抬头,就见少女激动得撂下扫码机器,一脸绯红,含情脉脉的凝视着自己。
  
“喂,喂……”少女不顾土方的后撤,一步一步逼近,猛地扑到土方身上抱住他道:“真的是您咩?您从蛋黄酱星回来探望小栗子了咩?我就知道您一定会回来的,您曾经说过会守护我,小栗子一直都没有忘记,一直默默等您回来履行约定的咩……”

“……”土方暗道一句造孽啊,转身朝银时使了个眼色,没想到银时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错开他的视线已经挖起了鼻孔。在他没有看到的地方,窗外的两只偷窥狂已经炸开了锅。

土方决定自己面对现实,他清楚关键时刻那个小子八成是指望不上的。于是给自己做了无数心里建设后,副长强制性在脸上撑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按住少女的肩膀使两人摆脱暧昧的姿势,保持适当的距离道:“那、那个……小栗子,我呆不了多久,等下就要回去了……蛋黄。”
  
——蛋黄个鬼啊?

“这样啊……”少女以祈祷的姿势,同情又带着爱怜的眼神看向她的王子:“您忍着身体万般不适,千里迢迢来地球看望我,我真的很感动的咩,王子大人。”少女说着,再次投送怀抱,这次抓着土方的衣袖,整个人搂的更紧了。

银时面无表情的抬手示意了一下,转身开启自动门。

——“拜拜咯,你这蛋黄酱王子。”小绵羊呼啸着扬长而去。
  
  
“喂——”土方挣扎着想追出去,又碍于上司的女儿,怕动作太大会伤到她。

一旁草丛里看戏的新八和神乐,终于看到了自己意愿中枝繁叶茂的剧本,心情却远没有料想中那么幸灾乐祸。
  
  
神乐有些失落的望着渐渐远去银时的背影念道:“小银……”

下一秒,她就燃起了熊熊斗志,握拳道:

“混蛋,我要去替小银狠狠教训一下那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

“冷静点,冷静点啊神乐!”新八赶紧制住濒临暴走的小神乐:“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土方先生单方面被追求了吧,我们现在应该好好替他想想办法而不是把他划到对立阵营,那就是把他推给别人了!”

“呸,新八唧,这种跟前任藕断丝连男人根本不能要,分手后还说什么我会守护你的一定是渣男。”少女义愤填膺道:“这都不懂,果然是个纯情小处男。”

“谁是——………处!!!"少年涨红了脸也没能喊出羞耻的台词,他硬生生把吐槽憋回去,重新劝导少女道:“如果实在不想帮助土方先生……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安慰下银桑吧……”

——————————

“大叔,和平时一样。”两只手一左一右,同时撩起定食屋的帘子,手的主人在听闻对方的声音后,都微妙的僵硬了一下。

这两位的同步率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惊人啊。

“土方君——”银时单手托着侧脸,另外五个手指头以某种次序敲打着有些油腻的桌面:“今天真是到处可见真选组副长和这位可爱的小姐成双成对的身影呢——怎么,女朋友吗?”

“混蛋你说什么——?!”向来冷静的土方一拍桌子,暴戾的气息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好了——客人请慢用。”和事佬老爹趁机把餐摆上了桌。那是两碗堆满一坨蛋黄酱的盖饭,和一碗堆着红豆山的盖饭。
  
周边的客人都快吐了,他们惊悚的看着那三人异常淡定的拿起筷子……

“这女朋友不是很对味嘛……蛋黄酱知音什么的,喜欢那种狗粮的女孩,这年头可是很难找咯。”银时仍大胆挑衅着濒临爆发的土方。
  
“你……再乱说一个字……”副长某种诡异的隐藏属性显露了出来,他无声对银时做出口型:
  
  
——“晚上床上等着。”
  

读懂了这句话的银时冷哼一声,面不改色:“这位小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银时凑近栗子接道:“其实啊,你的这位伟大的王子大人已经克服了在地球水土不服的问题,换句话说,他可以一直陪你呆在地球了,懂?”

“真的咩?”少女面色微红,眼睛星星亮亮的,她十分开心的挽上土方的手臂,左右摇晃娇声道:“真由罗十三大人……我们,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土方咬牙切齿,狠狠瞪了一眼那个一脸无谓的坐在旁边吃饭的卷毛——真是不知道他的脑子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在试探什么。难道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请后,他还在怀疑他们之间的感情吗?

何况装作蛋黄酱王子来欺骗小栗子什么的……这种天方夜谭,匪夷所思的怪主意,本就是银时给他想出来的吧!

“说起来,那个——失礼了,”栗子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银时的红豆山盖饭:“这位银发的武士先生,是真由罗大人的朋友吗?”
  
银时闻言对上土方的视线,暗暗笑了一下,土方明白他这是想看好戏了。
  
臭小子,我会便宜你吗?要死一起死吧。

“咳,这位是……是红豆星的王子蛋黄,”土方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红豆星是……是蛋黄酱星临近的星球,蛋黄。”

“唉?是这样啊——”女孩配合的惊讶道。

土方愈演愈入戏,他挣开栗子挽着自己的双手,转而走近银时,一把揽过银时的肩膀道:“而且啊,我们两颗星球政治联姻了,也就是说我们俩已经订婚了哦,蛋黄。”

银时错愕的差点一口饭喷出来。
  
什么是影帝的实力?
  
什么是忽悠十四郎?
  
——土方君,我看你的脑洞堪比宇宙黑洞了吧。你还干什么警察?为什么不去写科幻小说?去当个漫画家也好过这朝九晚五的公务员吧?!
  
  
银时一脸惊悚加防备的盯着身边的少女。

——小栗子啊,这家伙在耍你啊,快发觉这家伙在耍你啊!不要告诉我这么荒谬的事你也会信啊姑娘???
  
  
少女水灵灵的眼睛蒙起了一层雾气,她缓缓低下头问道:“政治联姻……那,王子大人,你真的爱着这位红豆大人吗?”
  
土方勒住挣扎的银时,回以一个深情款款的吻。
  
整个定食屋因为土方这个大胆的宣告骚动异常,反倒是老板非常淡定,一副笑眯眯的乐天样子,该干什么干什么,绝不多管闲事。

“是……是这样啊,”少女垂着头沉默了一会儿:“虽然我很爱真由罗大人……但是也不想做破坏别人幸福的第三者……祝你们幸福……”
  
——声音都带上哭腔了。银时表情罪孽感深重。

栗子很快振作了起来,三口两口拔完了蛋黄酱盖饭,起身对还在打打闹闹(在别人看来就是打情骂俏)的土方和银时面前鞠了一躬:“你们请一定不要忘记小栗子哦,有空一定要回来看我,那,后会有期啦。”
  
坂田银时:“……”

“真不敢相信这年头还有这么单纯的姑娘,”银时嘟囔道,随即不耐烦的打开某人还扒在他肩膀上手掌:“撒开,热死了。”

“银时,我问你一个问题。”土方坚决不肯撒手,面色突然严肃了起来,带的银时也浑身不自在。

“搞什么啊,突然这么正经,”卷毛不耐烦道:“——有屁快放。”
  
……

“……你,今天是不是吃醋了?”

银时生生抑制住了一拳对着这张俊脸揍过去的冲动,转而嘲讽道:

——“怎么可能,你当我是没谈过恋爱的青涩中学生吗?嗤。”

——“有没有?”

——“没有!”

——“真没有?”

——“说了没有啊你烦不烦啊!!!”

“那……你为什么忘记拿走jump?”土方看着某人落荒而逃的身影,笑着从怀中掏出被银时落下的漫画书。
  
所以说,傲娇属性说出口的话,请大家务必反着理解。

评论
热度(238)
© 罩子菌 | Powered by LOFTER